第1282章 隐忧-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82章 隐忧

不过很快,狼牙大队的搜刮战利品的行动就被迫中止了。

  因为刚才,冷铁锋让时小迁打开电台,准备向司令部汇报他们已经安全的返回,但是电台才刚刚打开,便收到司令部的紧急命令,命令他们狼牙大队火速赶往罗店,准备参加对日军第二十师团残部的全面围攻。

  原来,淞沪军分区主力对步兵第七十九联队的围歼战并不顺利。

  前文说过,驻守在罗店的并不只是一个步兵第七十九联队,还有第二十师团的另外的三个直属联队以及野医院等机构。

  所以,虽然真正的步兵只有三千多人,但是加上非战斗人员却足有一万余人,鬼子的非战斗人员,可不是通常意义的非战斗人员,这些小鬼子也是接受过正规的训练的,拿起三八大盖不见得就比步兵联队的小鬼子差多少。

  所以,淞沪军分区主力对罗店镇的围攻,进行得并不顺利。

  所以,徐锐才急着将冷铁锋的狼牙调去,力求在最短的时间**解决掉敌人!

  因为徐锐的战场嗅觉十分敏锐,战场洞察力也是远胜常人,所以他能够看的比别人更加深更加远。

  在王沪生、杨瑞以及那几个营长看来,甚至在冷铁锋看来,淞沪军分区现在的局面可以说是一片大好,日军步兵第七十九联队虽然还没有歼灭,但是已经被他们淞沪军分区的主力围困在罗店镇,被歼灭已经是早晚的事情!

  步兵第七十九联队一旦被歼灭,也就意味着第二十师团已被全歼!

  这个时候,再将第七师团调来,就没有太大意义了,这就意味着,他们淞沪军分区已经取得了第二次淞沪会战的全面胜利,小鬼子如果不肯接受失败的结果,就只能从国内紧急动员更多的兵力发动第三次淞沪会战。

  王沪生、杨瑞以及几个营长都这么想,所以军中是一片喜气洋洋。

  尤其是那些国民军出身的营长,脸上的得意之情都快要洋溢出来!

  两年前,国民军调了一百多个精锐师,都没能打赢第一次淞沪会战,可现在他们区区一个团的部队,居然打赢了第二次淞沪会战,胸中憋了快两年的这口恶气,今天终于酣畅淋漓的发泄出来,个中滋味,怎一个爽字得了?

  但是徐锐却从大好局面中看到了隐忧,从表面上看,现在的确是淞沪军分区兵锋最盛的时候,他们刚刚在江湾全歼了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狼牙又刚刚摧毁了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部以及第十二军的司令部,光中将就干掉了两个之多!

  然后,淞沪军分区的主力,又挟带着大胜之威包围了罗店,将第二十师团的残部包围了起来,并且展开了猛烈的围攻,尽管进展不是很顺,但是所有人都对全歼第二十师团的残部充满信心,没一个人心生动摇。

  但是,这仅只是表面现象!

  只有徐锐知道,这个时候,其实也是淞沪军分区最为脆弱的时候!

  这话乍一听似乎难以理解,但是如果仔细分析,就能发现端倪了!

  淞沪军分区最大的问题是,兵力不足!

  尽管徐锐想尽一切办法进行各种动员,但是迄今为止前来归队的国民军老兵,只有徐锐原先估计的一半不到,只有一万五千余人!

  在之前与第十一团交战时,伤亡了大约五千人,就算其中的轻伤员很快归队,等到第二十师团登陆狮子林时,淞沪军分区的兵力也仅只有一万两千余人,论兵力的数量,甚至还不及第二十师团的一半!

  然后,昨天白天以及晚上与第二十师团的恶战,又伤亡了至少三千人!

  而且,这部分伤员是不可能这么快伤愈归队的,这也就是说,现在淞沪军分区的全部兵力相加也就九千余人!除了必须留守的部队,徐锐已经把所有的兵力都调了上来,这才勉强围住罗店,这才勉强困住第二十师团的残部。

  但是,这个其实还不是徐锐最为担忧的。

  徐锐最担心的是,淞沪军分区的部队连续作战,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整过了。

  此刻正在罗店作战的九千官兵,无论是精力还是体力,都已经快要到达极限,此时因为大胜,所有官兵都处在极度亢奋之中,所以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一旦战事不顺,局面陷入胶着,疲惫感就会潮水一般席卷而至,到那个时候就危险了!

  真要到了那时候,被第二十师团残部趁机突围,那还是好的!

  徐锐更担心的是,如果东条英机的胆子足够大,悍将下命令,将已经前出到苏州、昆山一线的第一零四师团调上来,那就真要了他们淞沪军分区的命了!第一零四师团的战斗力再弱那也是一个师团啊,一整个师团啊!

  而且,大阪师团打逆风仗是不行,但打顺风仗可是一把好手!一旦被第一零四师团的大阪籍商贩逮着了机会,发现有机可趁,这些大阪商贩绝对会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只把买卖做到极致的精神,赶他们上绝路!

  徐锐横行这么久,最后要是被大阪师团给收拾了,那才搞笑。

  那么,东条英机有没有这个胆子?徐锐认为,东条还是敢的!

  东条英机这老鬼子军事能力平平,堪称废物,但是还算得上是一个有胆色的废物!

  所以,徐锐绝不能给东条英机这老鬼子机会,所以他必须抢在淞沪军分区全体官兵感到懈怠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占罗店,全歼第二十师团残部!所以,徐锐就想到了冷铁锋的狼牙,只有狼牙,才能担得起这尖刀的重任!

  徐锐虽然很不愿意狼牙参加这种战斗,因为狼牙是一支战略级别的特种部队,来参与这种战术规模的围歼战,实在是最大的浪费,但是,眼下徐锐却是顾不了那么多了,如果这一仗打不好,淞沪军分区没准就要不存在了,留着狼牙又还有多大的意义?

  所以,徐锐一个电报将狼牙召了过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东京。

  东条英机一大清早就来到了陆军部的作战课,东条英机今天的心情谈不上有多好,关东军在远东战场表现不错,可是一想到这是在死对头石原莞尔的指挥之下所取得的战绩,高兴的心情便立刻大打折扣。

  不过让东条英机稍感安慰的是,淞沪战场的进展也还算顺利。

  淞沪战场的战役规模虽然跟远东会战没法比,但影响力却丝毫不在远东会战之下,尤其是在天皇陛下的心目中,淞沪战场的份量说不定还要超过远东战场,原因也并不复杂,因为淞沪战场的中国指挥官,徐锐,已经成为天皇陛下心目中的魔障了。

  不过这也并不奇怪,因为徐锐这个人实在是太邪性了,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先后折在徐锐手里的日军将官已经有长长一串了,这样的战绩,也确实是令别人触目惊心,天皇陛下将其视为帝国死敌,也是一点都不过分。

  所以,如果第二十师团能够在淞沪战场取得一场压倒性的胜利,甚至于击毙徐锐,必定可以在天皇陛下面前大大露脸!而从目前情形看,淞沪战场的进展还算是顺利,因为到昨天晚上为止,徐锐的主力部队已经被围困在了江湾。

  现在一个晚上过去,东条英机就有理由相信,江湾应该有所进展,就算第二十师团的三大主力联队没法一举占领江湾,也至少可以占领大半个江湾镇,这样,等今天,在海军第四舰队的大口径舰炮的炮击之下,徐锐的部队就应该土崩瓦解了。

  所以,在东条英机走进作战课的一肯间,心情谈不上多好,却也没有多坏。

  不过,在走进作战课之后,东条英机却发现,作战课里边的气氛有些古怪,课室里的十几个作战参谋全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在打量着他,东条英机的眉头便微微一皱,然后下意识的低头察看身上的着装,却发现状装没任何问题。

  着装没有任何问题,那是仪容有问题?东条英机又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脸,也没发现脸上有残留的饭粒什么的,那就也不是仪容有问题!看来问题并不在自己的身上,下一必,东条英机便立刻变了脸色,因为他已经反应过来了。

  “是不是江湾战场出现了什么变故了?”东条英机劈胸揪住一个参谋衣襟,厉声问。

  “哈依!”那个参谋因为衣襟被揪住,顿首的动作有些困难,所以只能小幅度顿首,“次长阁下,就在五分钟前,刚刚接到中村机关的机关长中村将军从嘉定县城发来的急电,电报上面说,那电报上面说,电报上面说……”

  那个作战参谋吞吞吐吐的不敢往下说。

  “八嘎!”东条英机便立刻火了,劈手扇了那作战参谋一记耳光,厉声喝道,“中村俊的电报上都说了一些什么?快说,你快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