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收买人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85章 收买人心

与此同时,在重庆。

  一大清早,何应钦、白崇禧以及陈诚等几个心腹幕僚便早早的聚集到了统帅部,蒋委员长也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还有统帅部的那些个高参,有一个算一个也是全都到齐了,没有一个人请假不说,甚至还没有一个人迟到哪怕一秒钟。

  统帅部的人为什么到得这么齐?为什么到得这么早?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部队,已经在上海跟日军第二十师团激战了一个晚上!按理来说,这种大型会战是不可能这么快分出胜负的,少说也得打上半月,甚至几个月也是有可能的,但问题是,徐锐这个人不能以常理来衡量。

  无论什么规律,无论什么原则,一到徐锐身上就必定失灵!

  徐锐这个家伙,仿佛天生就是为了打破各种规律、各种原则而生的!屈指数数,这家伙指挥的超常规战斗,已经不知凡几了!

  所以,尽管第二次淞沪会战仅仅只打了一天一夜,可国民军统帅部的高级们却都开始预感到要分出胜负了,这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这么认为,而是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蒋委员长虽然嘴巴上没说,但是内心里也是认可这个结论的。

  唯一例外的或许只有白副总长了,白副总长仍旧坚持己见,认为第二次淞沪会战不可能那么快就分出胜负,而且他还断言说,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终将输掉第二次淞沪会战,需特别说明的是,白副总长可没有承认这是第二次淞沪会战。

  这会,在十几个高参的注视之下,白副总长仍在侃侃而谈。

  “从昨天的战况看,淞沪军分区就没能守住罗店,江湾镇虽然是守住了,但是守得也是十分吃力,而且我估计,淞沪军分区的伤亡绝不会小,既便是最保守的估计,淞沪军分区也至少伤亡了三千人以上!”

  白副总长还是有点能力的,这个分析就十分靠谱。

  白副总长接着说道:“淞沪军分区总共才多少兵力?撑死也就两万左右,算上这之前与第九师团交战时的伤亡,再加上在罗店以及江湾的伤亡,淞沪军分区现在的兵力满打满算也就剩下一万左右,而且只会少不会多。”

  白副总长的这个分析也是非常靠谱。

  眼下淞沪军分区的兵力真就只有九千多,不到一万。

  白副总长又接着说:“按照这个消耗速度,多则五天、少则三天,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兵力就将会耗尽,到那时候,战事也就结束了,也就是说,上海市区很可能不会再爆发大规模的巷战,这点跟我们之前的预计有些不一样。”

  白副总长的这一条分析,明显就有些不靠谱了。

  在场的十几个高参也明显对此不以为然的样子。

  话说回来,白副总长因为在淞沪军分区的前景上连续看走眼,连续判断失误,不仅蒋委员长不再像之前那样器重他,就是统帅部的高参们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信服他了,所以现在大伙也就听听,没人拿白副总长的分析当一回事了。

  蒋委员长更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一直在想着他自己的心事。

  徐锐这家伙自从到了上海滩之后,混的是越发的风生水起了,小日本不靠谱,指望小日本把徐锐击败,有些不现实,所以还得自己想办法!

  通过接触,已经基本可以看清楚,徐锐这家伙就是一个铁杆共党分子,直接收买徐锐是完全不可能的,动用军统特工暗杀他,希望似乎也不大,尽管戴雨农信誓旦旦的保证说,一定会干掉徐锐,但是蒋委员长对此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那么,除了直接收买和暗杀以外,还有别的对付徐锐的办法吗?

  还真的有,那就是间接收买徐锐的心腹心下!当年中原大战时,蒋委员长就通过这一招干败的冯玉祥、阎锡山,还有李宗仁,你老冯再能打仗,你老阎再能算计,你老李再是德高望重,我大把金元撒下,把你们的手下全收买了,让你们都变成光杆司令,你们还拿什么跟我斗?三家联军又如何,不照样败在我的手底下?

  所以现在,也完全可以用同样方法对付徐锐。

  徐锐之所以厉害,不是因为他一个人,而是因为他手下有一群的心腹,尤其是那个狼牙大队的大队长冷铁锋,更是徐锐手下的头号得力干将,对了,据说这家伙好像还是八国银行锐警总团出身的军官?

  蒋委员长正在心下盘算时,大厅角落的收音机忽然沙沙沙的响了起来。

  听到这沙沙声响,包括蒋委员长在内,作战大厅里的所有人便立刻停下动作,淞沪军分区的战地广播又要准时播音了,却不知道,今天上午会不会又爆出什么大新闻来?霎那间,大厅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淞沪军分区的战地广播台保持着一贯的简洁,一段简短而又激昂的音乐之后,便立刻响起主持人梁一笑熟悉的声音:“听众朋友们早上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梁一笑,很高兴又与大家见面了,这新的一天,我将与你们一起度过。”

  听到梁一笑的悦耳声音,白副总长心情微微一松。

  至少从梁一笑的语气中,听不出一丝的兴奋之意,要这么看起来,昨天晚上淞沪军分区应该是没有取得像样的胜利,但是下一刻,白副总长便立刻感到羞耻,作为一个中国人,居然在内心里盼着中国人吃亏,真是不应该。

  但是这回,白副总长明显是想太多了。

  因为主持人梁一笑在说完开场白之后,随即话锋一转又接着说道:“在正式开始今天的广播节目之前,先给大家播报一个好消息,昨天晚上,经过我淞沪军分区各主力营苦战,成功的全歼了侵入江湾的日军三个步兵联队,眼下我淞沪军分区主力已经将日军第二十师团残部包围在罗店,正全力围攻,若不出意外,很快又会有新的捷报传来。”

  “光当……啪!”一个高参手里端着的咖啡杯落在地板上,顷刻碎裂。

  “哎唷!”另一个高参更是突然惨叫出声,原来刚才他一直在把玩手里的古巴雪茄,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后,因为心神震荡,竟然将烧着的那一端送进嘴里,结果被烫了个正着,只片刻,上下嘴唇便已经生出了水泡。

  白副总长也是瞬间张大了嘴巴,好半晌都合不拢。

  太吃惊了!真的太吃惊了!居然!居然又是全歼!

  他奶奶的,你个徐锐,除了全歼是不是就不会别的了?来个击溃行不行?你老这样,今后还有谁敢预测你的胜负?

  蒋委员长也是下意识的握紧了座椅的扶手。

  除了吃惊,蒋委员长更加坚定了心中所想,不能等了,必须立刻派得力人手去上海,去跟徐锐手下的头号心腹冷铁锋接触!无论如何,不惜一切代价,也定要把冷铁锋拉过来,哦对了,还要把狼牙大队一并拉过来!

  只要冷铁锋答应过来,直接提为陆军少将!对,就这么干!

  还有徐锐手下的军官,那些个营长、连长,只要投奔党国,统统官升三级,连长直接升旅长,营长直接提为师长!我就不相信,面对如此的名利诱惑,他们不会动心?徐锐你就等着成为光杆司令吧,哈哈!想到兴奋处,蒋委员长忽大笑起来。

  (分割线)

  与此同时,罗店前线。

  徐锐忽然间激泠泠的打了一个冷颤。

  王沪生便关切的问道:“老徐,你是不是着凉了?”

  “没有。”徐锐摇头说,“就我这体格,怎么可能着凉。”

  “那你一定是累了。”王沪生说,“不如你回去歇着吧,反正现在大局已定,罗店的小鬼子已经不可能再翻天了,这里有我就行了。”

  “恐怕不行。”徐锐摇摇头说道,“这个时候可不能歇。”

  王沪生又说:“老徐,你还能撑,可是将士们已经撑不住了,你看看前边,将士们全都已经累得不行了,要不然,暂缓进攻?”

  徐锐不用看,都能知道各营官兵早已经是呵欠连天了。

  之前追击时,因为处在亢奋之中,所以感觉不到困倦,可现在战局陷入胶着,各营将士们失去了支撑点,人就立刻变得困倦,真恨不得倒头就睡!所以王沪生才会提出,暂缓进攻让将士们歇一会,哪怕眯上一会也好。

  但徐锐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歇。

  这时候一歇,人的精神就立刻会松懈下来,再想紧起来就不可能了,这时候,如果鬼子第一零四师团猛扑过来,跟第二十师团的残部来个内外夹击,则淞沪军分区的部队非得要全线崩溃不可!这种蠢事,徐锐是绝不会干的。

  “不行!”徐锐断然拒绝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休息!”

  顿了顿,徐锐又对地瓜说道:“地瓜,立刻通知各营各连,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在今天中午之前,必须把罗店拿下来,必须把狗曰的第二十师团给老子全歼了,谁敢懈怠,谁敢有一丝放松,老子的枪子不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