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8章 全军覆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88章 全军覆没

步兵第七十九联队指挥部。

  木越二郎已经从天台观察哨下到地面,这会正像狗熊般在作战室里来回踱步,因为池田亮平亲率一个步兵小队向对面之敌发起反突击已经有一刻多钟了,可是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传回来。

  这就让木越二郎有些担心,会不会是自己的判断错了?

  然而世上就是这样,你越是担心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木越二郎正等得有些不耐烦时,一个通信兵匆匆进来,向他报告说:“联队长,出击的步兵第四小队集体玉碎,池田大队长也已经为帝国捐躯了。”

  “纳尼?”木越二郎闻言一惊,这么说真是自己判断错了?

  紧接着,来自步兵第一大队所属各个中队的通信兵就流水般冲进来,向木越二郎报告他们的阵地遭到猛烈攻击。

  “联队长,步兵第二中队阵地遭受攻击!”

  “联队长,步兵第四中队阵地遭受攻击,中国人的攻势非常的凌厉!”

  “联队长,步兵第一中队阵地遭受攻击,小野中队长已经为帝国捐躯,现在是大久保中尉在接替指挥。”

  “联队长,步兵第三中队遭受重创,阵地已失守!”

  第一个通信兵的到来,就像是打开了潘朵拉魔盒,一下就把魔鬼给释放了出来,紧随其后到来的噩耗,将木越二郎震惊得根本就反应不过来,怎么可能?中国jun队不是已经无力攻击了吗?怎么突然之间攻势又变得如此凌厉?

  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难道真的是个圈套?

  木越二郎正惊疑不定,他的指挥部外忽然间响起激烈的枪声。

  遂即木越二郎的副官小林浅一便从外面匆匆跑进来,顿首报告说:“联队长,步兵四中队阵地已经失守了,支那军已经打到联队指挥部外面了,请您赶紧撤离吧!”作为副官,小林浅一只需要对木越二郎的安全负责,所以他才建议木越二郎赶紧撤离。

  木越二郎却不敢撤离,因为他接到的命令是,死守阵地!而且木越二郎也非常清楚,第二十师团残部的所有部署,就是要在罗店镇死守,而一旦他负责的南部防线被打开缺口,整个防线立刻就会全线崩溃,这也意味着第二十师团残部就将会全军覆没!

  当下木越二郎大喝道:“八嘎牙鲁,撤什么撤,给我顶住,统统顶住!”

  当下木越二郎便将联队部里所有人员组织起来,仓促构筑起一道防线。

  几乎是木越二郎刚刚将防线组织好,对面的中国军队便已经打了过来,不过,等木越二郎看清楚中国兵并没有直接从街道进攻,而是从街道两侧民房顶上飞檐走壁过来的时候,也不由得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副官小林浅一和联队部的所有人也全都惊呆了!

  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存在能够飞檐走壁的人?

  刹那震惊后,木越二郎便迅速反应了过来,他知道局面已无法挽回了,因为他们仓促之间构筑起的防线,防御重点是前方大街,对街道两侧的民房几乎就不设防,可现在中国兵却偏偏却从街道两侧的民房顶上发起进攻。

  所以,防线失守已经是不可避免了!

  这也就是说,第二十师团的全军覆没已经不可避免!木越二郎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赶紧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师团临时指挥部,报告给高桥多贺二,让高桥多贺二赶紧给大本营发诀别电报,然后紧急安排销毁所有物资。

  那些军需物资、武器弹药也就罢了,联队旗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中国人缴获的!因为联队旗一旦让中国人缴获,就意味着整个步兵联队要被撤编!这样的话,他木越二郎就将作为步兵第七十九联队的末任联队长,将会被永远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小林君,联队旗呢?”派出通信兵向师团部报信之后,木越二郎便立刻扭头声嘶力竭的咆哮了起来,“快把联队旗拿过来,快快滴!”

  鬼子的联队旗一般都有一个护旗中队保护,而且护旗中队的中队长一般都由联队长的副官兼任,步兵第七十九闻队也有一个护旗中队,不过由于战斗步兵不足,这个护旗中队已经被高桥多贺二调往了西线。

  步兵第七十九联队的护旗中队已经被调走,但是联队旗不可能带走,所以现在联队旗暂时由小林浅一保管,眼看防御阵地就要失守了,整个联队也要全军覆没,木越二郎便赶紧让小林浅一把联队旗拿过来,准备烧毁。

  联队旗一直被小林浅一随身带着。

  听到木越二郎的命令,小林浅一便一顿首,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翻出了联队旗。

  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甚至一秒都很宝贵,有时候很可能只差一秒,就会导致联队旗无法及时焚毁,因而被缴获,所以护旗中队一般都配有专用的工具用来快速焚毁军旗,护旗中队被调走后,这套工具却并没有带走,但是小林浅一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在挎包里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纵火工具,小林浅一不由脸色泛白。

  “八嘎!”木越二郎很想直接扇死小林浅一,不过现在还是烧军旗更要紧!

  当下木越二郎赶紧让小林浅一展开联队长,然后掏出火柴开始点火,不过由于紧张,木越二郎连划了好几根火柴,都没能点燃,反而把火柴盒一侧的砂纸给划破了,气得木越二郎像困兽般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哀嚎。

  小林浅一却不声不响的掏出一只精致的打火机,说:“联队长,用这个。”

  “啊!”木越二郎便越发愤怒的咆哮起来,有打火机也不早说?当下木越二郎又劈手压过打火机,然后开始点火,打火机还是防风的,一点就着!当下木越二郎又将打火机凑到联队长下面,抓紧时间烧旗。

  (分割线)

  不过,这个时候狼牙大队的几个战斗组已经突到近前。

  鬼子的防御工事全部修在地面,针对的也是来自地面的进攻,所以对于来自街道两侧屋顶的攻击,真的办法不多,九二式重机枪肯定是用不上了,歪把子轻机枪也只能端着打,导致弹道的散布面积非常大,命中率就惨不忍睹。

  这个时候唯一可靠的,就只有三八大盖了!

  南部式手枪勉强可用,但是卡壳现象严重!

  但是,仅凭鬼子联队部区区五十几个鬼子、三十多杆三八大盖外加二十多枝南部式手枪就想挡住狼牙的致命突进,简直就是痴心妄想!不到片刻,狼牙的六七个战斗小组就已经突进到近前,然后从街道两侧的民房顶上翻下来。

  这六七个战斗小组却是由余必灿所率领的。

  余必灿双手攀住屋檐,一个倒翻就从街边房顶上翻下,再一个前扑,轻松躲过了前方一个鬼子少尉打过来的子弹,鬼子少尉一枪打空,再想要开第二枪的时候,已经没机会了,余必灿已经借着刚才的前扑,欺近鬼子少尉面前。

  下一霎那,余必灿右手一扬,反持的刺刀便已经噗的一声从鬼子少尉下腹轻轻划过,这一刀极其阴狠,一下就将鬼子少尉的命根子从中间切开来,两个蛋蛋也顷刻之间分了家,刀锋更侵入体内,将鬼子少尉的膀胱都切了开来。

  鬼子少尉惨叫了一声,当时就倒在了地下。

  “沙!”一阵破空声忽然从脑后袭至,余必灿一个闪身,躲到一侧,然后左手反手就是一记背刺,身后便立刻响起了一声惨叫,几乎是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刺刀也从余必灿的肩头猛刺过去,锋利的刀锋几乎紧贴着余必灿的脸颊。

  收刀,回头,只见一个鬼子兵已经萎顿于地。

  余必灿连杀两个鬼子,正要再找第三个鬼子,眼角余光却忽然发现前方一间民房内有两个鬼子军官正凑在一起焚烧着什么东西!有问题!余必灿瞬间做出判断,然后脚下一个箭步便从窗户扑进了那间民房。

  正在专心烧着联队旗的两个小鬼子,被突然到来的余必灿吓了一跳。

  “八嘎,小林君,干掉他!”一个年纪稍长、扛着大佐军衔的老鬼子立刻怒吼起来,然后年轻一点的那个大尉军官便立刻反手拔出军刀,喊了一声西内,挥舞着军刀照着余必灿的胸口恶狠狠的刺过来,刀势还算是凌厉。

  但是这种程度的身手,对于余必灿这样的狼牙精英来说简直就是菜。

  余必灿只是一个侧身,就轻松躲过了鬼子大尉刺过来的军刀,然后再一个箭步向前,便欺近到鬼子大尉面前,然后右手再一挥,反握的刺刀便已经将鬼子大尉的喉管给割断了,鬼子大尉的喉头飙着血,一头歪倒在地上。

  剩下那个鬼子大佐便顾不上烧东西,也拔出军刀猛冲了过来。

  余必灿心里挂念着还在冒烟的军旗,便没有心思过多的纠缠,右臂猛的一甩,所持刺刀便顷刻化为一道寒芒,然后呲的一声钉入了那个鬼子大佐的咽喉,鬼子大尉便扔了军刀,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咽喉,然后歪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