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9章 玉石俱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89章 玉石俱焚

余必灿两步抢到正在冒烟的军旗前,一通急踩将火踩灭。

  再弯下腰把军旗从地上捡起来一看,却发现只剩半面了,余必灿也是学过日语的,依稀可以认出“御赐步兵第七十九”的字样,再后面却是没有了,余必灿顿时间大喜过望,他还真没想到,这居然是步兵第七十九联队的联队旗!

  联队旗可是好东西,比小鬼子的将官都稀罕!

  若算上大梅山时期,直接或者间接被他们干掉的鬼子将官已经超过二十个,但是缴获的联队旗却仅仅只有两面!缴获步兵第十联队联队旗的野狗更是直接从二等兵晋升排长,不久之后又晋升为连长,成为大梅山晋升最快的干部。

  余必灿不在乎晋升,让他在当营长和留在狼牙当个组长之间做选择,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但他在乎的是,缴获了这面联队旗之后,意味着他终于在跟钻山豹之间的较量中占了上风,这可是第一次!

  正好陈元贵走进来,余必灿便将手里的半面联队旗揉成一团递给他,然后叮嘱说:“保管好了,这可是联队旗!”

  “联队旗?”陈元贵闻言大喜道,“排长你这回立大功了!”

  陈元贵也是识货的,知道鬼子的联队旗有多么的难以缴获。

  “啥大功。”余必灿心里乐开了花,嘴上却轻描淡写的说道,“不就一面联队旗么。”

  说完之后,余必灿便又一弯腰冲出大门,再纵身轻轻的一跳,便以双手轻松攀住了民房的屋檐,再一个腾身便倒翻到房顶上,然后再次踩着瓦楞往前冲,这时候,其余的狼牙小组也重新回到了屋顶之上,继续往前快速突进。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第二十师团临时指挥部。

  半小时前,除了西边之外,其余各个方向同时遭到了中国军队的猛攻,中国军队这次投入进攻的兵力并不多,全部加起来也就两个营,一千余人。

  但是,作为先锋的那支小部队却非同小可,战斗力竟是变态的强悍!

  最为显现的标志,就是这支小部队绝不走寻常的道路,他们根本不从地面的大街小巷推进,而是直接从大街小巷之间的民房屋顶推进,这么一来,立刻就让第二十师团沿着大街小巷构筑的防御工事变成了摆设。

  所以,短短不到半个小时,三个方向的防御全部崩溃,是真的崩溃,部署在三个方向的三个步兵大队直接就被击溃了,然后被紧跟着扑过来的中国军队主力给围歼了,他们甚至连撤回来重整旗鼓的机会都没有。

  高桥多贺二便立刻意识到,中国人是出动了特种部队!

  徐锐手下有一支特种部队,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至此,高桥多贺二便已经明白,第二十师团彻底完了!

  于是,高桥多贺二便赶紧命令指挥部的参谋烧毁文件,自己则走进通信处,开始对着通信兵口述,发给大本营的诀别电报。

  大本营:支那军出动了最精锐之特种部队,我师团在罗店之防御,遭受沉重打击,久守已然不可能……昭和十四年五月X日,步兵第四十旅团旅团长高桥多贺二,谨此诀别,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

  口述完了诀别电文之后,高桥多贺二又将司令部所有的女报务员、电话接线员以及女医生、女护士赶紧了一个小院,锁住了门窗之后,又命自己的卫兵往小院四周堆上干柴,再往干柴上面浇上汽油,再命令点火烧房。

  片刻后,熊熊烈火便将整栋小院彻底吞噬。

  再然后,高桥多贺二便把自己锁进办公室,又从刀架上取下祖传的短刀,这时候,司令部外面已经响起激烈的枪声,且距离已经很近,高桥多贺二便来不及发感慨,甚至于来不及拿毛巾擦刀,直接面向东方跪下,再解开军装。

  拿刀尖对准自己的下腹,高桥多贺二没有片刻犹豫,便用力一拉,锋利的军刀便直接刺进他的腹部,这老鬼子也是够狠,紧接着再用力的一带,军刀的刀尖便从后腿透出来,接着又横着一切,在腹部切了个十字。

  再然后,高桥多贺二才往前,以额头顿地,咽了气。

  这时候,冷铁锋已经率领狼牙大队的主力,飞檐走壁到了鬼子的司令部,冷铁锋站在高处往下俯瞰,一眼就看到鬼子的司令部已经陷入火海中,在其中的一个小院,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凄厉的哭喊声以及惨叫声。

  冷铁锋当兵这么多年,什么阵仗没有见过?

  一看到这场面,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狗曰的小鬼子,还真是够狠,自己人都杀!

  钻山豹凑上来,喘息着说道:“大队长,那边的屋子里好像关了很多人,该不会是有老百姓没来得及转移,让鬼子给关起来了吧?”

  “不是老百姓。”冷铁锋摇了摇头,说,“是鬼子的女兵。”

  “鬼子的女兵?”钻山豹闻言讶然,又说道,“要不要救救她们?”

  “火势太大了,已经没办法扑灭了。”冷铁锋叹息一声,又说道,“命令各战斗小组,立刻散开,打扫战场,仔细检查每个角落,不要放过一个鬼子!”

  然而冷铁锋话音才刚落,便有叫喊声从地面传上来:“冷大队,冷大队……”

  冷铁锋扭头一看,却意外的发现过来的居然是地瓜,便问道:“地瓜,什么事?”

  地瓜便高声喊道:“司令员有令,狼牙大队立刻撤离,司令员让你们立刻撤离!”

  “什么?立刻撤离?为什么?”冷铁锋闻言一愣,很讶然的问,“不打扫战场了?”

  “不知道。”地瓜摇摇头,急道,“反正司令员就是这么说的,让你们狼牙大队立刻撤离罗店,其实不光你们,各主力营都已经撤了!”

  听到地瓜这么说,钻山豹和纷纷赶到的狼牙队员尽皆茫然。

  冷铁锋却终于反应过来,他终于明白了,徐锐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下令后撤?顿时间一股寒气便从脚底心直冲脑际。

  狗曰的,小鬼子极有可能要跟他们玉石俱焚!

  下一刻,冷铁锋便立刻声嘶力竭的高喊起来:“撤,赶紧撤!”

  喊完了,冷铁锋转身就跑,而且跑得皆有兔子都快,看到冷铁锋都已经撤退,其余的狼牙队员便也争先恐后的往回撤,而且不少狼牙也都已经反应过来,一个赛一个快,那场面乍一看,还真像是一场跑酷比赛。

  片刻后,狼牙大队便堪堪撤退到罗店镇边缘。

  这时候,一排排的炮弹便挟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天上落下来,却是停泊在吴淞外海的日本海军第四舰队的军舰开炮了!鬼子海军失去了观测热气球指引,无法精确炮击,但是对罗店镇以及周围区域进行无差别的炮火覆盖却还是可以的。

  就刚才,高桥多贺二在给大本营发去诀别电的同时,也给吴淞外海的海军第四舰队发去了诀别电报,请求第四舰队的大口径舰炮群对罗店以及附近区域进行无差别炮击,高桥多贺二这老鬼子,是想以自己的死,换一个玉石俱焚!

  只可惜,徐锐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在确定已彻底打垮第二十师团残部的第一时间,徐锐便果断下达了全线后撤的命令,徐锐不仅把狼牙大队以及五营、六营撤了回来,更把留在外面的六个主力营都撤到了大场。

  徐锐防的就是小鬼子要狗急跳墙,跟他们同归于尽!

  事实证明,徐锐的担心绝非多余,几乎是狼牙大队和五营、六营刚撤离罗店,日本海军的大口径炮弹便排山倒海般攒落下来,瞬间就将罗店炸成火海!要是再慢上片刻,狼牙大队还有五营、六营绝对会被炸一个正着,要是这样,伤亡就大了!

  既便如此,狼牙大队也还是被日本海军的炮火给覆盖到了,造成了一定杀伤。

  陈元贵在撤退的时候跑得急了些,结果将装着那半面联队旗的挎包给跑掉了,为了捡落到地面的挎包,陈元贵就不免耽搁了几秒钟,结果就这几秒钟,别的狼牙队员都已经安全撤到了罗店镇外,陈元贵却还没来得及跑出去。

  这个时候,一排排的炮弹便攒落了下来。

  一发炮弹正好落在陈元贵身边不到五十米远,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一栋房子顷刻间就被炸得无影无踪,陈元贵虽然还在五十米开外,却也被爆炸产生的气浪给掀翻在地,紧接着就被爆炸产生的硝烟以及灰尘给彻底的吞噬掉。

  “阿贵!”余必灿见状顿时瞠目欲裂,转身就要往回冲。

  “站住!赶紧走!”冷铁锋却是不由分说制止了余必灿,在制止了余必灿之后,冷铁锋自己却猛的一个转身,又重新折返回了炮火连天的罗店镇内,看到这一幕,余必灿顿时越发的睚眦欲裂,却终究没有犯浑再次往回冲。

  顿了顿,余必灿就像一头受伤的困兽,仰天咆哮了起来:“撤,快撤……”

  转眼间,百余名狼牙队员便从罗店镇外撤了个干干净净,几乎是同时,更多的大口径炮弹赞落下来,对罗店外围进行无差别炮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