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兄弟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1章 兄弟情

狼牙大队撤退到了大场镇,迎面就遇到了徐锐。

  徐锐遂即对狼牙进行点名,点到最后,发现冷铁锋和陈元贵两人还没有归队,徐锐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狼牙队员可都是宝贝疙瘩,损失一个人都是莫大损失,何况两个?何况其中还有个冷铁锋?这可是一个升了级的狼牙!

  徐锐沉声问:“你们谁最后见到的老兵还有阿贵?”

  所有人沉默,最后还是余必灿低着头走上前说道:“司令员,这都怪我。”

  “老鱼,我不是要追究谁的责任。”徐锐摆了摆手,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余必灿说道:“我缴获了鬼子的一面联队旗,交给阿贵保管着,撤退的时候,阿贵不小心把装有联队旗的挎包弄丢了,然后下到地面上去捡,结果让鬼子海军的大口径炮弹给炸翻了,我想回去救,可是大队长没让……”

  停顿了一下,余必灿还要再说时,却让徐锐制止了。

  徐锐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显然,冷铁锋在阻止了余必灿之后,他自己却冒着鬼子海军的大口径舰炮的炮击回去救陈元贵了!徐锐能够理解冷铁锋的做法,因为换成他,他的做法也跟冷铁锋一样,这是长官该做的事!

  好在这时候,鬼子海军的无差别炮火覆盖已经结束。

  当下徐锐便带着狼牙大队,还有五营、六营折回来,仔细打扫罗店镇的战场,小鬼子的大口径炮弹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徐锐绝不相信,在刚刚进行了一轮无差别炮击后,鬼子海军紧接着又会第二轮无差别炮击。

  徐锐率领部队返回罗店时,发现罗店镇已经被炸成一片废墟了。

  这种烈度的集群炮击,小鬼子留下的武器装备,只怕也是找不出几样完好的了,比如说野炮兵第二十六联队的野战榴弹炮,能够拆解下一部份备用零件,就已经烧高香了,要找出一门完整的,根本是妄想。

  鬼子的装备尚且如此,民房建筑就更不用提了。

  可怜罗店镇的老百姓,第一次淞沪会战后,花了将近有两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把家园重新建起来,现在两天之内连续经历两次大战,家园转眼间又毁于一旦,真不知道,当逃难的百姓回来,看到被毁的家园后会是什么反应?

  欲哭无泪?仰天长叹?还是擦干眼泪再次建设自己的家园?天知道。

  还有江湾镇的老百姓,他们的家园也毁了,损毁得比罗店更加彻底。

  徐锐在江湾镇上放的这把大火,固然是烧掉了鬼子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却也把江湾镇上的一千多间民房付之一炬,直到现在,江湾镇上的大火都还在持续的燃烧,至少在今天天黑前,这场大火是熄不了的。

  要说徐锐心下没有一丝的愧疚,那不可能。

  军人的职责是保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可是现在,为了打击小鬼子,为了打击侵略者,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老百姓的财产化为乌有,徐锐心里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但是,在这里还有个小我跟大我的区别。

  有时候,为了保全大我,就必须牺牲小我!

  小群体跟整个民族相比,终究是微不足道,这话说起来的确残酷,因为小群体对于整个民族来说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但是对于小群体的本身而言,却是全部!比如江湾镇或者罗店镇的老百姓,这里的家园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

  为什么牺牲的非得是我,为什么不是别人?

  人们面临被动的牺牲时,大多都会这么问。

  但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有时候就是要有人付出牺牲!

  就如他们军人打仗之时,在许多时候为了保全大部队,就常常得牺牲小部队,因为牺牲了小部队,保全了大部队,也就保住了希望!可如果谁都不想牺牲,到最后就连小部队也保全不下来,大部队都没了,也就没有了希望!

  当下徐锐将杂念抛到了脑后,指挥部队开始战场搜索。

  徐锐率先带领着一个狼牙小组进入罗店镇,放眼望去,已经分辨不出哪里是街道哪里是房屋建筑,视野所及都是一片片断垣残壁以及一个接一个的弹坑,一个个直径超过五十米的巨大弹坑,而且这些弹坑仍在往外面袅袅冒烟。

  而且,在第一个弹坑的边上,徐锐发现了好几具残尸,一具残尸只剩下了半边躯干,脑袋和四肢都不见,胸腔还有腹腔里的内脏和肠子也都不见,估计是在被炮弹爆炸的气浪直接给撕裂了,死状要多惨就有多惨。

  不过,从残尸身上的军装看明显是个鬼子,死有余辜!

  小鬼子死在了自家海军的大口径舰炮之下,徐锐只感到残酷的快意。

  又往前走没多远,来到第三个弹坑的附近,徐锐和随行的几个狼牙忽然听到了一阵微弱的呼救声,几个狼牙便立刻举枪,纷纷挡在了徐锐的面前。

  徐锐却摆了摆手,示意几个狼牙不要紧张,再定睛看,却发现有个鬼子正躺在这个大弹坑的底部,高举着手,正向徐锐他们哀哀求救:“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我想回家,我想妈妈,妈妈,妈妈……”

  小鬼子语气悲切,眼睛里满是求生的欲望。

  生前,这个小鬼子或许很残忍,或许杀过很多中国人,可现在,他内心的软弱、以及对这个人世的留恋却暴露无遗,此时,这个垂死的小鬼子跟所有濒死的人没任何区别,充满了对故乡及母亲的思念,还有对这个世界的留恋。

  不过,可惜的是,已经没有任何人能救他,因为他的身体自从腰部以下已经不翼而飞,估计也是被大口径炮弹爆炸产生的气浪给撕裂,然后上半截身体抛飞到了这里,下半截身体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也或许早已经被炸碎了。

  当下徐锐给一个狼牙使个眼色,那狼牙立刻握着刺刀,走向了弹坑的底部。

  那鬼子看出了狼牙队员的来意,便用祈求的眼神看着那个狼外,哀哀的说:“不要,不要杀我,请不要杀我……”

  但是那个狼牙队员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一刀照着那鬼子肩颈刺下去,那小鬼子的目光瞬间变得呆滞,片刻之后又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情也慢慢缓和了下来。

  徐锐一行继续往前面搜索前进。

  片刻之后,往另一个方向搜索前进的一组狼牙忽然大叫了起来:“找到了!司令员,找到大队长还有阿贵了,找到他们了!”

  徐锐的心脏便立刻怦怦狂跳起来。

  下一霎那,徐锐便猛的转过身,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狂奔而去。

  紧接着另一个狼牙的声音响起:“还活着,大队长还活着!活着!”

  这个时候,徐锐已经冲到了那组狼牙附近,然后就看到两名狼牙队员蹲在一个超级巨大的弹坑的底部,搀扶着两个人坐着,尽管那两个人满脸的硝烟,头发、军装都被硝烟熏得乌漆麻黑,但徐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其中一个就是冷铁锋无疑。

  “大队长!大队长!”余必灿先于徐锐冲到冷铁锋面前,带着哭腔嘶吼道,“你没事,你没有事,这真是太好了,这太好了。”

  如果这次冷铁锋真的牺牲了,余必灿绝对会愧疚一辈子。

  好在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余必灿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咳咳咳……”冷铁锋剧烈的干咳了几声,旋即又骂道,“嚎什么丧,老子又没死,再敢嚎丧,老子打断你腿。”

  话没说完,冷铁锋嘴角却溢出了一股血丝。

  虽然没死,但是冷铁锋明显已经受了重伤。

  不过能从这种烈度的炮击中活下来,受伤已经不算什么了。

  余必灿便立刻不敢再哭嚎了,又把目光转向旁边的陈元贵。

  陈元贵同样受了伤,一边嘴角溢血,一边献宝似的将身边挎包擒过来,然后从挎包里翻找出半面残破的联队旗,对余必灿说道:“排长,鬼子的联队旗,联队旗!”

  余必灿接过联队旗,又劈手扔地上,然后说:“我要这破玩意做什么?你个傻子,这破玩意丢就丢了,值得你拿命去换?”

  陈元贵说:“排长,我知道你心里憋着股劲,想跟豹子哥比。”

  余必灿的眼泪便立刻下来了,蹲下来抱着陈元贵就嚎啕大哭,一边哭,余必灿一边哽咽着对陈元贵说:“阿贵,我不比了!从今天开始,我再不跟豹子比!我认输,我认输!只要弟兄们好好的,我情愿当个输家。”

  说完之后,余必灿又转过身,从地上捡起那面联队旗,然后拿刺刀割成无数碎片!一面至少能换回一个一等功的联队旗,就这样被余必灿给毁了!徐锐和其余的狼牙都看着,却没有一个人阻止,反而觉得余必灿做的好。

  冷铁锋对着徐锐微微的一笑,说道:“老徐你是对的,同一个弹坑落进两发炮弹的概率果然是非常小,所以我们俩还能够活着,这次真得感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