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 通电嘉奖-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2章 通电嘉奖

冷铁锋和陈元贵已经找到,徐锐便将打扫战场的任务交给了五营,然后命令六营针对苏州、昆山方向做好警戒的工作,至此,第二十师团已经被彻底的歼灭,徐锐相信,小鬼子多半是不敢再拿第一零四师团来冒险了。

  但是小鬼子敢不敢冒险是一回事,他们做不做警戒又是另一回事,在历史上,在大胜之后因为疏忽大意导致反胜为败的战例,可是数不胜数,所以任何时候,加强警戒工作都是十分必要的,徐锐更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很快,徐锐一行便回到了百老汇大厦。

  冷铁锋和陈元贵直接被送进野战医院,狼牙大队的队员们则争先恐后的冲向食堂,准备享用大餐,是真正的大餐!百老汇大厦的食堂专门为得胜归来的军分区将士,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大餐,红烧肉加大米饭,而且还管够!

  徐锐也跟着狼牙大队的队员们一起冲进食堂。

  自从五天前战斗开始后,徐锐不是呆在淞沪军分区的这边,就是呆在小鬼子那边,就没有从阵地上下来休息过一天,吃的也都是饭团子,有些时候因为战斗任务紧,甚至连饭团子都吃不上,干脆只能饿肚子!

  所以,徐锐也是饿坏了。

  一进食堂,一闻到那红烧肉的肉香味,徐锐的肚子便咕咕直叫。

  地瓜的肚子叫得比徐锐还要响,跑得也比徐锐还快,别看他小,动作却极其麻溜,一个噗溜就从人缝里边钻了进去,头一个抢到了打饭的窗口,然后将硕大的搪瓷饭缸递上,打饭的老军头先往地瓜的大搪瓷饭缸里打了满满一大勺子饭,少说也有一斤多重!再然后,又从装满红烧肉的大脸盆里舀起一大勺红烧肉,盖在米饭上。

  地瓜舔了舔嘴唇,叫道:“老猪,添点,再给我添点。”

  炊事班的这个老军头姓朱,也是个滞留在上海的老兵,不过因为腿受伤,所以没办法再上战场了,就留在司令部当了个伙夫,地瓜因为人小嘴甜,再加又是司令员的警卫员,所以跟司令部各个部门的人都混得很熟了。

  老猪呵呵的一笑,便真的又从脸盆里舀了半勺红烧肉,装进地瓜的饭缸。

  地瓜这才端着几乎跟他脑袋一般大的搪瓷饭缸走开,坐到饭厅的角落里,美滋滋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还在心里感慨,堕落了,自从当兵之后,自己真的是堕落了,前些年在上海滩,自己哪顿不是下馆子吃饭?

  可是现在,一顿红烧肉都能让自己高兴半天。

  吃完之后,地瓜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倒头就睡。

  徐锐也已经很困,吃完之后却还是不能睡觉,因为还有许多工作等着他,战斗虽然结束了,可还有善后工作,比如阵亡将士的抚恤发放,比如受伤将士的医疗安排,再比如武器装备以及战利品的分配,都需要他这个司令员参与。

  走进办公室之时,徐锐发现王沪生几个已经等着他了。

  王沪生首先神情凝重的说道:“老徐,老谢已经确定牺牲了。”

  徐锐对此早有了心理准备,当下问道:“老谢的遗体找着了吗?”

  “找着了。”王沪生点头说,“就在复旦大学图书馆的广场阵地。”

  “火化之后,派专人将老谢的骨灰送回梅州老家。”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又接着说道,“限于条件,其余阵亡将士的骨灰就不一一发送了,就地撒入黄浦江吧!这些将士是为了保卫上海而死,让他们长眠在黄浦江中是最好的选择。”

  王沪生点点头说:“好,那就以军分区党委发个讣告。”

  “这事你来安排。”徐锐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又问道,“伤亡情况呢?”

  王沪生便把目光转向柳眉,柳眉叹息一声,神情黯淡的说:“司令员,这次日军第二十师团虽然被我们全歼了,可是为了打赢这一仗,我们淞沪军分区也是伤筋动骨了,到目前为止,阵亡数字已经超过了三千,还有一千余人失踪。”

  所谓失踪,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般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当了逃兵,再就是被倒塌的房屋建筑给活埋了,所以没能找到尸体,或者干脆就是让鬼子海军的大口径舰炮炮弹给炸碎了,一节完整的躯体都没找着。

  徐锐相信,逃兵不太可能,这些老兵,可都是参加过第一次淞沪会战的国军老兵,都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出来的铁汉,就算是死,也是绝对不可能临阵脱逃!所以,这失踪的一千多国民军老兵,十有八九也已经为国捐躯!

  不仅如此,这些老兵连尸骨都没留下!

  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牺牲如此之大,说来不免令人唏嘘。

  当下徐锐沉痛的说道:“老王,立刻从租界难民中征发民夫,对江湾战场以及罗店战场进行全面清理,尤其是江湾战场,一定要尽可能的将阵亡官兵的遗骨找回来,我们不能让他们为国牺牲了,却还要落个失踪,连一个烈士的名义都得不到。”

  按照条令,因为不能排除逃兵的嫌疑,失踪是不能报烈士的。

  也就是说,将来建英烈碑时,这些失踪者的名字,是不能铭刻上去供后人瞻仰的。

  虽然这些为国捐躯的老兵未必在乎烈士的身后名,他们内心存有大爱,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甘愿做个无名英雄,但是,身为这些将士的长官,徐锐却不能不在乎,他必须尽可能的为部属正名,这是他应该做的。

  “好的。”王沪生沉重的点头。

  柳眉又说道:“此外还有两千多将士伤势特别沉重,既便最后伤愈了,只怕也是不太可能上战场了!所以这一部份数字也要计算在永久减员中。”

  王沪生说道:“也就是说,既便是等到医院里的轻伤员全部伤愈归队,我们军分区的部队也就剩九千人,甚至还不到。”

  柳眉点头说:“基本是这样。”

  徐锐闻言也是眉头微微一蹙,这个数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如果只剩九千多官兵,要想守住上海五年那是绝无可能的!

  徐锐有过大概的计算,要想守住上海至少五年时间,坚持到抗战胜利,至少需要三万部队,而且只能多,不能少!徐锐原以为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至少有三万,这样再加上从上海的难民中挑选一批青壮,差不多也就够了。

  可他没想到,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比他预计的少了一半,两仗下来,这一万五千多老兵又伤亡了近半,现在已经只剩九千余人了!仅以现在的兵力,要想连续打赢接下来的第三次、第四次甚至第五次淞沪会战,绝无可能!

  徐锐又问道:“老王,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都归队了吗?”

  “基本上都归队了。”王沪生点点头,又说,“之所以跟我们预计的数字有很大出入,是因为我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病亡!第一次淞沪会战溃败之后,这些老兵都被直接遗弃在战场上,最后虽然都进了租界,可是真正得到救治的只是小部分,大部分伤员却还是因为缺医少药病亡了。”

  徐锐喟然说:“十几万伤员,就只活下来一万多不到两万?”

  王沪生叹道:“十几万伤员,能活下来一万多就已经不错了。”

  徐锐点头说:“这么说的话,征兵的计划就必须提前进行了,要不然,就算勉强打赢了第三次淞沪会战,等到小鬼子第四次打过来,上海就一定会失守,而如果现在征兵,等打完第三次淞沪会战,这些新兵正好成为长老兵。”

  王沪生说道:“我也这样想的,征兵计划确实需要提前展开。”

  “还有女兵!”柳眉忽然插话进来说道,“其实我们女兵并不是只能做些辅助工作,如果让我们参加训练,再发给我们武器,我们女兵也一样可以上战场打鬼子!而且我坚信,我们女兵做的绝对不会比你们男兵稍差!”

  王沪生不信,徐锐却重重点头:“这个我信!”

  徐锐是真信,因为美越战争中,甚至是中国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当中,美军还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就吃尽了越南女兵的苦头!所以,如果能够将上海的一百多万妇女武装起来,绝对会成为小鬼子挥之不去的可怕梦魇。

  当然,这事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做成的。

  征兵、训练,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但是,至少,不用再担心兵源的短缺!

  当下徐锐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又说:“说点开心的事情吧,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们都全歼了小日本的第二十师团,经此一败,半个月之内小日本不会再派兵前来,也就是说我们至少拥有半个月的休整以及准备的时间。”

  “还有个好消息。”王沪生也笑着说道,“蒋委员长又通电嘉奖了。”

  “又是通电嘉奖。”徐锐撇撇嘴,说道,“蒋委员长就不能来点实际的?”

  “老徐,这次你还真错了。”王沪生说,“这次蒋委员长可不是说说的,还要奖励我们一部份武器装备及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