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唯一机会-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5章 唯一机会

在此之前,捷报早已经传回到了延安。

  接报之后,延安各界当然是欢欣鼓舞,毛主席、朱老总还有周副主席尤其高兴,朱老总和周副主席再次聚集到了毛主席的窑洞里,于繁重工作之余,享受难得的片刻闲暇,一起聊聊徐锐的战绩,当真惬意。

  现在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党领导下的敌后抗日武装更在一天天的持续壮大。

  朱老总说:“第二十师团遭到全歼之后,鬼子的第一零四师团立刻就缩回苏州,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短时间内,北海道的第七师团也是不敢来了,依我看,这一战之后,上海至少可有三个月的和平时期。”

  周副主席点点头说道:“我也这么认为,眼下远东会战胜负未分,鬼子的关东军虽然占据了一定优势,但是这优势并不是决定性的,这就迫使日本政府将几乎所有的军事资源都向远东战场倾斜,这么一来,就势必要削减投入华中战场、上海战场的军事资源,这次第二十师团遭到全歼,三个月内,鬼子怕是无力再卷土重来了。”

  毛主席却摇了摇头说:“老总哪,你们两个低估日本人的决心了。”

  停顿了下,毛主席又紧接着说道:“在我看来,最多也就半个月,华中日军就会卷土重来,再次发起第三次淞沪会战!上海,可不仅是远东地区最大的国际性大都会,更是整个长江航道的起点,是长江的锁钥!上海一日不夺回去,小鬼子是一日不得安寝哪!”

  要不怎么说毛主席是千年一出的战略大师?他的眼光就是厉害,一下就切中了问题的要害!上海确实是长江航道锁钥,如果上海不能夺回,那么长江航道就随时都有被淞沪军分区给切断的危险,这可是致命的!

  一旦长江航道被淞沪军分区切断,那么驻扎在武汉及华中地区的五十万日军,立刻就会成为一支孤军,随时可能陷入弹尽粮绝的绝境之中!不要说三个月,哪怕一个月,华中日军都会承受不起,毕竟现在随枣会战还在持续进行中。

  朱老总和周副主席闻言尽皆凛然,这个他们两个还真是没想到。

  嘿嘿一笑,毛主席紧接着又说道:“依我看哪,眼下日本政府的确是很困难,但是还远远没有困难到揭不开锅的地步,更重要的是,远东会战虽然激烈,但是规模不大,眼下也就北上集群的两个师团在赤塔跟苏联红军相持,整个关东军集团却并没有全部动员,所以并不需要大规模的军事资源投入,所以,这时候从供给关东军的军事资源中拿出一部份,适当向淞沪战场倾斜,关东军是可承受的。”

  朱老总和周副主席连连的点头,都认可毛主席的判断。

  毛主席又说道:“所以我敢断言,最多不超出半个月,华中日军必定卷土重来,发动第三次淞沪会战。”

  朱老总点点头,蹙眉说:“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要开始替徐锐这小家伙担心了。”

  周副主席也深以为然说:“是啊,这第二次淞沪会战,淞沪军分区虽然打赢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大,战前的八个主力营总计一万五千余人,战后锐减至不足九千人,减员比率已经超过了四成,如果日军三个月之后再来,淞沪军分区就会有足够的恢复时间,但如果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恐怕就……”

  半个月的时间,也就轻伤员能够伤愈归队,重伤员都来不及归队,至于战后新招募的那些新兵,更远没有完成训练,要想形成战斗力,更无可能!这个时候,淞沪军分区所要面临的局面就会变得极端的困难。

  因为完全可以预料得到,第三次淞沪会战,日军的兵力肯定更多,对上海的攻击力度肯定也会远超第二次淞沪会战。

  毛主席点点头,沉声说:“可以预见得到,第三次淞沪会战的形势一定会比第二次淞沪会严峻得多,不过,要说淞沪军分区一点机会都没有,那也是不对的,不过,现在我们要考虑的问题是,是否需要在上海进行第三次淞沪会战呢?”

  周副主席说道:“主席你的意思是,主动放弃上海?”

  “如果是局势需要,放弃上海也不是不行。”毛主席将旁边坑头上的烟萝端过来,从里边拿起纸张,还有烟丝,一边自己卷烟一边说,“游击战的核心宗旨,就是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嘛。”

  朱老总说道:“如果情势迫不得已,真到了非放弃上海不可的地步,那么淞沪军分区应该往哪里转移呢?上海周边可没有适合打游击战的山区。”

  毛主席说道:“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恐怕只能渡海了。”

  朱老总说道:“老毛,你是说去浙东山区?四明山区?”

  “这只是到最后万不得已时的选择。”毛主席卷好烟,又划着火柴点燃了,先美滋滋的抽了一口,又说,“不过现在,还没到那地步。”

  三人说话间,周副主席的卫士忽然走进来,再将一纸电报递过来。

  周副主席看完后说道:“主席,老总,共产国际刚刚发来了电报,请求我们中央给淞沪军分区下达命令,让淞沪军分区无论如何也要在上海坚守三到五个月,季米特洛夫同志还说了,如果我们同意共产国际的请求,共产国际总部可以考虑给予十万美元资助。”

  “十万美元?”朱老总哂然说,“共产国际可真是大方,他们给予国民政府的援助动辄数以千万美元计,可是给我们中共的援助,十万美元都嫌多!”说完,朱老总又扭头对毛主席说道,“老毛,这个命令我们可不能下。”

  “这样的命令当然不能下,我们不在前线,不了解前线具体情况,又岂能代替前线指挥员下达作战指令?这么做既是不科学的,也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毛主席点点头,又对周副主席说,“恩来啊,你就这样回复共产国际吧。”

  “好的,主席。”周副主席点点头,起身走了。

  目送周副主席离开,朱老总又问毛主席说:“老毛,你刚才说,既便是日本鬼子在半个月卷土重来,再次调重兵集团向上海发起进攻,淞沪军分区也不是没有一点机会,你倒是跟我说说,淞沪军分区的机会在哪里?”

  “城市游击战!”毛主席沉声说,“淞沪军分区的唯一机会,就是城市游击战!以前我们总认为游击战只能够在山沟沟里打,这是不对的,其实,像上海这样的大中城市,只要组织得力、指挥得当,也一样可以开展游击战争。”

  “城市游击?”朱老总陷入到了沉思中。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东京。

  一场深刻的败战总结正在陆军部召开。

  出席这次败战总结的要员有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陆军部长寺内寿一、陆军部次长东条英机以及鹤舞要塞司令官板垣征四郎,而且,这次会议由板垣征四郎主持,主要是检讨第二次淞沪会战之得失。

  东条英机这次的姿态放的非常低,或者说非常的务实。

  这一次,东条英机不仅正式承认了中国方面的关于第二次淞沪会战的表述,而且不惜自己打自己脸,把刚刚被他解职的第十二军前任司令官板垣征四郎请回到陆军部,并由板垣征四郎主持这次败战总结。

  板垣征四郎也丝毫没有顾及东条英机的脸面,直接说:“第二次淞沪会战之所以战败,原因就一个,过于急躁!在第七师团还没到位前,第二十师团就急匆匆的向上海发起进攻,而且推进速度也是过快,这才有了在江湾遭受火攻的教训。”

  “哈依!”东条英机立刻起身说,“江湾之败,我负有不可推卸之领导责任。”

  “东条君,这次会议的主题是战败决结,不是追究谁的责任。”闲院宫载仁摆了摆手,示意东条英机重新落座,老实说,在刚听到第二十师团被全歼的消息的一瞬间,闲院宫载仁是非常愤怒的,真的想撤了东条英机的职务。

  但是东条英机紧接着做出的一系列举动,却让闲院宫载仁的怨气消了大半,无论如何,东条英机胸襟还是有的,做事也是一贯果断,担当也有,至少从目前阶段来看,还没有任何人比他更适合担任陆军次长一职。

  东条英机哈依一声,重新落座。

  板垣征四郎又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第二次淞沪会战皇军虽然战败,第二十师团也遭到淞沪军分区全歼,但是皇军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接着说道,“通过第二次淞沪会战,让我更加的看清了徐锐的弱点!”

  “徐锐的弱点?”寺内寿一问道,“徐锐的弱点是什么?”

  “兵力不足!”板垣征四郎沉声说,“徐锐或者说共产党淞沪军分区最大的弱点,就是兵力不足!只要抓住徐锐或者说共产党淞沪军分区的这一弱点,再进行针对性的打击,打败徐锐就是可预期的,就不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