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近卫师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6章 近卫师团

“兵力不足?”闲院宫载仁皱眉问道,“板垣君,能不能说具体点?”

  “哈依。”板垣征四郎先是一顿首,然后回答说,“中村君电报上说,徐锐的部队兵力只有一万余人,在全歼第二十师团之后,兵力更是锐减至不足五千人,我认为是可相信的,要不是这样,这次徐锐肯定会趁胜追击,攻击太仓、昆山甚至于苏州!”

  “中村俊这个人不可信。”闲院宫载仁摆了摆手,说道,“海军第三舰队遭偷袭的事,他的嫌疑最大!”说完了,闲院宫载仁又对东条英机说,“东条君,这个人我看就不要再让他留在中国战场,调回到国内随便安置吧。”

  “哈依。”东条英机顿首说,“那就调他回日本,再转入预备役。”

  闲院宫载仁点头,表示认可,又把目光转向板垣征四郎,示意继续。

  板垣征四郎说道:“亲王殿下,还有诸君,关于海军第三舰队的案子,中村俊的嫌疑确实非常大,但是他关于淞沪军分区的情报我认为还是可信的,因为中村机关的分析从逻辑上讲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闲院宫载仁点头说:“那么,你的结论是什么?”

  “我的结论是,大可不必惊慌!”板垣征四郎沉声说,“第二十师团虽然被全歼了,但是淞沪战场的局面并没有彻底的崩坏,至少在三个月之内,不会出现大的反转,也就是,淞沪军分区绝对不可能在三个月之内发起大规模的反攻。”

  听了板垣征四郎的这个判断后,不仅是闲院宫载仁,便是东条英机也松了一口气!

  是的,在第二十师团被全歼后,东条英机最担心的,就是徐锐领导的淞沪军分区,会趁机向上海周边各县市发起全面反攻,而眼下上海周边各县市的防备可以说是十分空虚,第一零四师团,已经是整个淞沪地区唯一成建制的警备师团!

  但是,第一零四师团的战斗力,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不过,闲院宫载仁还是不放心,问道:“板垣君,你敢保证?”

  板垣征四郎便毫不犹豫的说道:“亲王殿下,我敢以武士的荣誉担保!”

  闲院宫载仁微微动容,以武士的荣誉担保,这就说明板垣征四郎对此十分的自信,闲院载仁这才彻底放心,说道:“这么说,我们就可以先松一口气了,要不然,我还真担心徐锐的部队会趁胜追击,攻击太仓、昆山甚至苏州,甚至于直接切断长江航道,这样的话,驻扎在武汉以及华中地区的五十万日军可就危险了。”

  板垣征四郎说:“亲王殿下放心,这种局面不会发生。”

  “哟西。”闲院宫载仁点了点头,又说道,“不过我们也不能等三个月。”

  “索代斯。”板垣征四郎顿首说,“如果等上三个月,徐锐就完全有机会从上海的难民中间招募到足够数量的新兵,并且将这些个新兵训练成军,到那时,徐锐的淞沪军分区就真的有足够的兵力,向上海周边发起大规模反攻了。”

  闲院宫载仁又把目光转向东条英机,问道:“东条君,如果从现在就开始筹备第三次淞沪会战,需要多长的准备时间?”

  一场败战总结会议,开着开着就歪了楼了,开成战争筹备会。

  东条英机想了一下,说道:“半个月!半个月就可以完成筹备,不过……”

  闲院宫载仁闷哼了一声,有些不高兴的说:“不过什么,有话直说,不要吞吞吐吐。”

  “哈依!”东条英机一顿首,沉声说,“不过卑职不建议进行新的动员,最近半年帝国的财政状况虽然有所改善,东京米价也有所回落,但是仍然还没有彻底改善,所以,如果这次进行了动员,下次一旦远东战场有变故,帝国将无力承担!”

  东条英机言下之意,就是现在日本政府的人力、物力、财力,只能够承担一次动员,如果这次为了对付淞沪军分区,把原本给远东会战准备的十个乙种师团动员了起来,那么,下次远东战场发生变故时,关东军将得不到任何支援!

  说到这里停顿了下,东条英机又道:“而且,卑职以为,第三次淞沪会战,根本就用不着动员十个师团这么多!”

  闲院宫载仁又问道:“那么,能否先动员三到四个师团?”

  “亲王殿下,不能。”东条英机摇头说,“进行全国性的战争动员,是个系统性工程,方方面面的工作十分繁杂,这就好比一架机器,一旦开动就是全部开动,很难只开动一半,因为这会造成人力、财力以及物力的极大损失。”

  闲院宫载仁又问道:“可如果不进行动员,哪来的军队发起第三次淞沪会战?”

  说完,闲院宫载仁又环顾板垣征四郎以及寺内寿一等人,摊手说:“难道说,从华北战场或者华中战场上抽调?眼下华北方面军的兵力已经削减至三十万人,应付敌后战场的共产党游击队已经十分吃力,再从华北抽调兵力,共产党游击队就要彻底失去控制了,届时,整个华北大地将狼烟四起!”

  停顿了一下,闲院宫载仁又说道:“华中派谴军倒是有五十万兵力,可是华中派谴军所面临的局面却比华北方面军还要恶劣,更何况,眼下随枣会战激战正酣,华中派谴军也根本不要能从前线往淞沪抽调部队。”

  至于关东军,闲院宫载仁直接就没提。

  虽然关东军的兵力规模比华中派谴军还要庞大,多达七十万人,但是关东军要面对的却是苏联的远东方面军,苏联的远东方面军足足有一百多万人,所以,关东军以七十万对苏联远东方面军一百万人,原本就已经很吃力,绝不可能再往外调部队。

  寺内寿一沉声说:“要实在不行,还是先动员吧,先把上海的火扑灭了再说,至于远东战场,以我估计,至少在十月份之前不会有大的变化,也许到时候,帝国的财政又能允许新一轮的动员了呢?亲王殿下,你说呢?”

  “不行!”东条英机却强硬的说道,“战争动员可不是割韭菜,割了一茬很快就又能长出一茬,这万一要是帝国才政没有改善,反而恶化了呢?到时远东战场又发生变故,那可是要动摇国本的,我们不能冒险!”

  寺内寿一已被东条英机顶撞惯了,并未因此生气,苦笑着问:“东条君,那你说,发动第三次淞沪会战的军队,又从哪里来?总不能只靠一个第七师团吧?第七师团的实力不见得就比第二十师团强多少,人民能行吗?”

  东条英机摇头说道:“只靠一个第七师团肯定不行。”

  “可现在没军队了。”寺内寿一一拍双手,苦笑说,“你还能从哪里调兵?”

  “不,还是有兵的。”东条英机说完,又把目光转向闲院宫载仁,沉声说,“亲王殿下莫非忘记了,其实在东京,就驻扎着一个最精锐的师团!”

  “近卫师团?!”

  “你是说近卫师团!”

  东条英机这话一出,板垣征四郎和寺内寿一就都变了脸色。

  近卫师团,是明治维新时期最早编成的七个常设师团之一,无论是高级将领,还是基层军官,都是从陆大学员以及陆军士官学校中优先挑选的佼佼者,士兵也都是从京畿附近的良家子弟中甄选,因而在日本陆军之中拥有无可比拟的超然地位。

  别说东京,整个日本的青年,都以加入近卫师团为最高荣誉。

  闲院宫载仁更是勃然色变道:“不行,这可是护卫天皇的武装力量,谁敢动?!”

  “只有天皇陛下敢!”东条英机说完,对着闲院宫载仁深深一鞠躬,肃然说,“卑职恳请亲王殿下,即刻前往天久山觐见天皇陛下,将第二次淞沪会战之败战总结以及第三次淞沪会战之计划,禀明天皇陛下,并恭请圣裁!”

  东条英机有十足把握,裕仁一定会批准他的计划。

  闲院宫载仁同样猜到了这点,但他还是心有顾虑。

  闲院宫载仁沉声说道:“近卫师团是帝国陆军基石,不可轻动。”

  “不可轻动,不代表不能动!”东京英机沉声说道,“日清战争、日俄战争,近卫师团都曾经参加过战斗,而且表现不俗!”

  闲院宫载仁摇头说道:“但近卫师团毕竟已经很长时间未参战,可以说是久疏战阵,万一到了淞沪战场表现不佳,岂不是就要严重动摇大日本皇军的军心?不行,这太冒险了,我决不同意调近卫师团去淞沪战场。”

  “亲王殿下!”东条英机幽幽的说道,“你要对近卫师团有信心!”

  停顿了一下,东条英机又说:“近卫师团不仅将领、军官以及士兵的素质是最好的,就是武器装备也是帝国陆军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为精良的,甚至连第一师团也是略逊一筹,近卫师团之官兵更是以身为近卫师团一员而深感自感,亲王殿下你应该对近卫师团有信心,这可是,近卫师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