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板垣的条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7章 板垣的条件

闲院宫载仁无可反驳,因为东条英机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如果再反驳,那就是怀疑近卫师团的战斗力了,这要是传扬出去,近卫师团的三万多官兵还不得恨死他?更何况闲院宫载仁还曾经担任过近卫师团的师团长。

  “好吧。”闲院宫载仁无奈的说道,“可是,就算天皇陛下同意近卫师团去上海,两个师团是否就足够了呢?会不会单薄了些?”

  闲院宫载仁觉得,作为一场会战,至少也应该调集四个师团。

  东条英机顿首回答说:“亲王殿下,如果有近卫师团加上第七师团,兵力就足够!因为近卫师团足足有四万余人,比两个特设师团都还要多。”

  近卫师团的规模确实是十七个常设师团中最大的,因为除了近卫师团、第一师团以及第二师团以外,剩下十四个常设师团通常只辖八个联队,四个步兵联队外加骑兵、工兵、炮兵以及辎重兵,各一个联队。

  但是近卫师团却下辖十六个联队!

  这十六个联队包括四个步兵联队、四个炮兵联队、两个骑兵联队、两个铁道联队,再加工兵、气球、通信、辎重各一个联队,所以近卫师团的规模要比一般常设师团大得多,兵力数量足足有三万五千余人。

  只不过,东条英机一个人的看法还不足以说服闲院宫载仁,当下闲院宫载仁又把目光转向板垣征四郎,问道:“板垣君,你的看法呢?”

  “哈依。”板垣征四郎猛一顿首,然后说道,“卑职的看法与东条君差不多,如果有近卫师团加第七师团前往上海,兵力确实是足够了,甚至,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兵力。”

  “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兵力?”闲院宫载仁闻言一愣,讶然说,“这话怎么说?”

  板垣征四郎回答说:“亲王殿下已经看过关于第二次淞沪会战的详细战报了,如果你仔细加以分析,就会发现,这一战徐锐的淞沪军分区不过是借助阴谋诡计取得胜利,如果堂堂正正的交锋,他们是没有太多机会的。”

  “索代斯。”东条英机深以为然道,“要不是徐锐在江湾放了把大火,烧了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第二十师团绝对不会有此惨败。”

  闲院宫载仁皱眉说:“谁又敢肯定,徐锐不会想出另外的阴谋诡计,来对付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呢?又有谁敢担保,近卫师团和第七师团不会重蹈第二十师团的覆辙?”

  板垣征四郎当然不会做这个担保,但是坚持说道:“亲王殿下,阴谋诡计之所以是阴谋诡计,是因为只能用一次,用过一次后再用就不灵了!”

  这话板垣征四郎说的十分有底气,至少,如果让他来指挥第三次淞沪会战,就可以保证不会重蹈第二十师团覆辙,为徐锐的阴谋诡计所击破。

  事实上,在板垣征四郎看来,第二十师团也是败得十分冤枉。

  但凡川岸文三郎这个蠢货只要稍微谨慎一些,就绝不会有此惨败!

  “哟西。”闲院宫载仁终于被说服,又问东条英机,“东条君,如果天皇陛下最终批准了陆军部关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作战计划,你又准备推荐谁来担任第十二军的司令官,负责全权指挥第三次淞沪会战?”

  “第十二军司令军之人选,非板垣君莫属。”东条英机说完,又转身向板垣征四郎深深鞠躬,语气诚恳的说道,“板垣君,一切拜托了!”

  东条英机也是够光棍,将姿态摆得也是足够低。

  板垣征四郎看着东条英机,脸上神情有些复杂。

  板垣征四郎在第十二军司令官任上干得好好的,仅仅只是因为不赞同大本营的计划,就遭到东条英机蛮横的解职,要说对此没有一点意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在第二十师团遭到全歼之后,东条英机的表现却是一反常态。

  东条英机不仅将他召到陆军部参与败战总结,而且还让他主持会议!现在,更是当着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以及陆军大臣寺内寿一的面,请他重新出任第十二军司令官,可以说是给足了他板垣征四郎的面子。

  东条英机做到这地步,板垣征四郎再大的怨气也早已经消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板垣征四郎就愿意重新担任第十二军司令官。

  所以,板垣征四郎始终扳着脸,没立刻表态,东条英机也是够光棍,见板垣征四郎始终不肯表态,就一直弯着腰不肯起身。

  最后还是闲院宫载仁看不下去,皱着眉头问:“板垣君,你不愿意?”

  “亲王殿下,并非卑职不愿意。”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接着说道,“卑职想说的是,如果不能够解决好一个问题,无论派谁去担任第十二军司令官,并且指挥第三次淞沪会战,恐怕都不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

  “哦?”闲院宫载仁问道,“什么问题?”

  板垣征四郎定了定神,沉声说道:“狼牙!”

  “狼牙?!”东条英机闻言,霍然直起了身。

  闲院宫载仁和寺内寿一闻言,也是神情一凛。

  “是的,狼牙!”板垣征四郎点点头,又说道,“亲王殿下,还有伯爵阁下、东条君,如果你们仔细分析第二次淞沪会战,徐锐在江湾所放的那一把火,其实只是表象,一场火,无论火势有多么的大,都是不可能烧掉三个联队的!”

  东条英机说道:“板垣君,你的意思是说……”

  “是指挥体系!”板垣征四郎点点头,沉声说,“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之所以会在江湾镇一败涂地,徐锐放的那场大火仅只是诱因,真正的致命的因素,其实是第二十师团以及第十二军的指挥体系同时遭到了摧毁!”

  “索代斯奈!”寺内寿一深以为然的道,“从常理来说,江湾的那场大火再大,直接烧死的官兵最多也就一两千人,而攻入江湾镇的步兵联队却足足有三个,将近一万人,这也就是说,当时仍然有至少七八千皇军还在战斗!”

  停顿了一下,寺内寿一又说道:“如果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部或者第十二军的司令部没有遭到摧毁,就有机会将这剩下的七八千皇军重新组织起来,这样既便会吃个败仗,也绝不至于三个步兵联队全军覆没,进而影响到后续的罗店围歼战!”

  “伯爵阁下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板垣征四郎重重点头,又说道,“所以,如果不能有效解决狼牙的威胁,无论派谁去上海,无论派谁担任第十二军的司令官,最后只怕仍然难免重蹈川岸君的覆辙,第三次淞沪会战,只怕也不会有好的结果。”

  “狼牙真有这么厉害?”闲院宫载仁皱眉说,“难道就不能加强戒备么?”

  板垣征四郎摇了摇头,苦笑说:“亲王殿下,从来只有千日做贼,而没有千日防贼,如果只是一味的被动的戒备,则无论警惕性有多高,也终究难免有出现疏忽的时候,然而,也许只要一次疏忽,就有可能酿成无可挽回的结果。”

  “那怎么办?”闲院宫载仁说,“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办法还是有的!”板垣征四郎说道,“徐锐有狼牙部队,我们大日本帝国,也一样拥有自己的特种部队!”

  “小鹿原特战大队!”闲院宫载仁说。

  “哈依!”板垣征四郎重重顿首,说,“亲王殿下,只有小鹿原君的特战大队才能对付得了狼牙部队,如不能将小鹿原特战大队调往淞沪战场,则无论选谁担任第十二军司令官,都将处在狼牙的威胁之下,随时都会丧命。”

  东条英机听明白了,这就是板垣征四郎开的条件。

  板垣征四郎的条件就是,将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调到淞沪战场。

  当下东条英机对闲院宫载仁说道:“亲王殿下,卑职以为板垣君说的在理,只有小鹿原君的特战大队才对付得了徐锐的狼牙!而眼下的赤塔保卫战,已经打成阵地战,小鹿原君的特战大队留在那里也是多余,不如就此调往淞沪。”

  闲院宫载仁轻轻颔首说:“板垣君,如果我将小鹿原君的特战大队调到第十二军,你是否愿意重新担任第十二军司令官,挑起第三次淞沪会战之重任?”

  “哈依!”板垣征四郎重重顿首说,“身为军人,卑职自当服从军令。”

  听到这话,东条英机不由撇了撇嘴,简直狗屁,也不知道刚才谁提的条件?

  不过东条英机并未点破,闲院宫载仁年老成精,就更加不可能点破,当下点头说:“哟西,我这就前往天久山觐见天皇陛下,请求天皇陛下批准关于板垣君你的委任,以及关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作战计划,不过在此之前,你们就可以先行准备起来了。”

  “哈依!”板垣征四郎、东条英机以及寺内寿一三人同时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