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小鹿原大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8章 小鹿原大队

赤塔,是中东铁路跟西伯利亚铁路的交汇点,只要占领了赤塔地区,横贯西伯利亚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就会被切断,苏军的远东方面军就会失去欧洲本土的支援,而日军则可以通过中东铁路源源不断的获得补给。

  这样的情形如果持续下去,不出一年,苏军远东方面军就将会崩溃,日军就将占领赤塔以东的整个远东地区,大日本帝国也将一次就开疆拓土数百万平方公里,这将成为日俄战争之后最大的军事胜利!

  当初石原莞尔之所以选择赤塔作为切入点,就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点。

  现在,日本关东军已经实现了第一步目标,石原莞尔率领的北上集群已经完全控制赤塔及周边上百公里区域,并且以赤塔市作为核心、以中东铁路在苏联境内的延伸段为轴,构筑起了完整的防御工事。

  不过,苏联红军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第一时间就发起了猛烈反攻。

  眼下,苏联红军将赤塔选为首要攻击目标,来自西边的驻蒙集团军、来自东边的红旗第一集团军,从东西两个方向朝赤塔发起了猛攻,此外红旗第二集团军已经在伯力集结,一旦形势需要,随时都可能投入赤塔战场。

  而且,驻蒙集团军和红旗第一集团军都是兵力超过二十万的大军团,这也就是说,现在围攻赤塔的苏联红军,光是步兵就已经有超过四十万人,如果算上空军,数量就更多,甚至已经超过了五十万人!

  反观石原莞尔的北上集群,却只有两个师团加一个战车师团!既便是把警戒中东铁路苏联延伸段的第四师团计算在内,总兵力也不过十万余人,所以从兵力上,日苏两军在赤塔市投入的兵力是完全不成比例的。

  不过,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关东军已经掌握了赤塔的制空权。

  自从远东会战全面爆发后,关东军的直属航空兵团,已经跟苏联空军在赤塔、伯力以及海参崴连续爆发三次大型空战,三次大型空战打完之后,苏联远东方面军下属的空军已经基本被打残,已经无力主动出击,只能龟缩伯力、海参崴,勉强进行国土防空作战,至于伯力市的领空,已经完全沦丧于关东军直属航空兵团的手里。

  这个也是中日战争带给小日本的战争红利,小日本的航空兵,在经过与中国空军的空战锻炼之后,无论实战经验还是技战术能力都有很大进步,反观苏联空军的飞行员,却几乎没有任何实战经验,落败也就不足为奇了。

  所以,尽管关东军的北上集群在兵力上处于劣势,在装甲力量上更处于绝对劣势,但是由于关东军直属航空兵团掌握了制空权,因而使得赤塔的战局保持着一种脆弱的平衡,至少从目前看,日苏两军都无力打破这平衡。

  战事一旦陷入僵持,攻守双方就会本能的修建工事、加固工事。

  日军是世界军事史上有名的土拨鼠,再加上他们又是防御作战,所以修建起工事来就格外的卖力,仅仅半个月,便几乎将赤塔修成了一座要塞!除了纵横交错的主战壕之外,还有大量地堡、暗堡、地下掩蔽所以及地道。

  对面的苏联红军也不甘示弱,也修建了几百公里长的堑壕工事,除了赤塔市南边的中东铁路方向,由于日军的严防死守,没办法彻底封锁以外,其余方向,已经完全被苏联红军的堑壕工事所封锁,甚至就连一只苍蝇都不可能飞得出去。

  就在三天前,苏联红军从东西两个方向发动了一次大型的攻势,试图以钳形攻势,击破赤塔的日军防线,但是最后以失败告终,所以最近几天,苏联红军并未发动大的攻势,双方的犬牙交错的前沿阵地上,也只有零星的交战。

  这种零星的交战,却最适合双方的狙击手发挥作用。

  小鹿原特战大队,就已经跟对面苏联红军的狙击手们较上劲了。

  穿过幽深的地道,踩着及膝深的泥泞通过一段坑道,小鹿原俊泗进入到了他昨天就已经选择好的一个狙击点。

  这个狙击点隐藏在一辆已经被炸毁了的苏联T-32坦克车厢内,小鹿原俊泗昨天无意中发现,有一条坑道可以直通这辆T-32坦克残骸的腹部,然后在这辆坦克残骸的腹部,居然有一个被炸开的大洞,通过这个大洞可以进入坦克车厢。

  于是,这辆T-32坦克的残骸就成了一个十分理想的狙击地点。

  小鹿原俊泗尽量减小自己的动作幅度,穿过坑道,无声无息的进入到坦克残骸内,然后从坦克残骸的瞭望孔,观察前方敌军阵地,这辆坦克残骸是在上上一次的攻势作战中,被关东军航空兵给炸毁的,残骸正好处在一处高地,因而视野十分开阔。

  透过坦克残骸的瞭望孔,小鹿原俊泗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前方的一处苏军掩蔽所,掩蔽所外,两个苏军士兵正靠着主战壕在闲聊,一个苏军士兵正在烧水,还有一个苏军士兵背着个文件包从掩蔽所里走出来,看样子是要去传达命令。

  小鹿原俊泗便下意识的架起狙击步枪,通过瞄准镜锁定背着文件包的那个苏联兵,与此同时,右手食指也轻轻的搭上了步枪扳机。

  不过,就在小鹿原俊泗即将要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却又放弃了。

  仅只是一个传令兵而已,却不值得他浪费这么好的一个狙击点!

  小鹿原俊泗松开了手指,同时将瞄准镜的十字线从背着文件包的苏联兵身上移开,重新对准了掩蔽所的出口,小鹿原俊泗决定赌一把,赌今天会有苏联红军的某个高级军官,从这个掩蔽所的出口出来,出现在他的狙击枪口下。

  等待是漫长而又枯燥的,时间仿佛停滞了,仅仅只是十几分钟,可是在小鹿原俊泗的感觉中却仿佛几个世纪般漫长!这种时候,小鹿原俊泗就只能够通过想一些愉快的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帮助他摆脱这种枯寂的感觉。

  于是他从口袋里边掏出了一张相片,搁在瞭望孔的旁边,这样只需要微微一偏头,视线就能够扫到相片,就能够看到相片上的那个胖嘟嘟的小姑娘,这个小姑娘名叫美枝子,是小鹿原俊泗的女儿,今年七岁。

  看着相片上女人那胖嘟嘟的小脸蛋,小鹿原俊泗的心情终于变得好了一些,时间,也不像之前那么难熬,倏忽之间,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然后,小鹿原俊泗终于等到了他所想要的目标!

  一个肩章上扛着中将军衔的苏军将领,在一大群军官的簇拥下从掩蔽所里走出来,这个可怜的家伙,应该只是想来前沿阵地视察,却没想到最后竟然选择了一条错误的线路,然后让自己处在了死亡的边缘。

  通过瞄准镜看清楚那个苏军将领肩章、领章上的军衔标识之后,小鹿原俊泗的精神顿时间为之一震,苏军的中将,在这样的时候,也算得上是个重量级的目标了!下一霎那,小鹿原俊泗的右手食指便轻轻搭上了步枪扳机。

  距离是早就测定好的,风速也可以通过挂在瞭望孔外挂的棉絮飘动幅度判断出来,根据距离以及风速算出提前量,小鹿原俊泗将瞄准镜上的十字线稍稍往上再往右侧移少许,然后开始静静等待开枪的时机。

  现在肯定不是一个好的时机,因为在那个苏军中将的前方,还有许多警卫的阻挡,小鹿原俊泗如果现在扣下扳机,前边的某一个警卫突然间撞上子弹,将会是大概率的事件,因为从狙击点到前方的掩蔽所,距离足有八百多米远,子弹需要飞行一秒多钟,一秒多钟,足够那个苏军中将和他的随从,改变身形方位。

  小鹿原俊泗屏住呼吸,静静等待更好的时机。

  走出掩蔽所没多远,就是一条横向的交通壕,那个苏军中将以及随从,在小鹿原俊泗的瞄准镜视野中,走位就从前方叠加变成一字排开,看到这,小鹿原俊泗的嘴角便立刻绽起一抹狰狞的笑意,哟西,机会来了!

  锁定目标,调整呼吸,然后慢慢的压下扳机,某一刻,抵在小鹿原俊泗肩膀上的狙击步枪突然震了下,然后发出噗的一声闷响,霎那间,一发6.5mm口径的子弹便已经从三八式狙击步枪的枪口喷射出去。

  吃过狼牙的销声手枪以及加装了销声器的狙击步枪的亏之后,小鹿原俊泗也给新组建的特战大队的队员装备了加装销声器的南部式手枪及三八式狙击步,现在小鹿原俊泗使用的就是加装了销声器的三八式狙击步枪。

  扣下扳机之后,小鹿原俊泗的眼睛便紧紧盯着瞄准镜。

  一秒钟延时后,瞄准镜视野中,那个苏军中将的面门上突然间绽起一朵血花,然后就像一截被锯倒的木头,直挺挺的往后倒下,下一刻,走在苏军中将身前以及身后的警卫以及参谋人员瞬间就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