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 恕难从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99章 恕难从命

看到苏军中将被一枪爆头,小鹿原俊泗便松了一口气,然后收起搁在瞭望孔边上的那张照片,然后直接离开坦克残骸,尽管狙击枪加装了销声器,对面的苏军未必就会发现这个伪装得很好的狙击点,但是小鹿原难泗不愿意冒险。

  狙击手的原则,就是不在一个地点连开两枪。

  事实证明,小鹿原俊泗的谨慎是十分必要的,就在他离开坦克残骸后不到十秒,一发炮弹便击中坦克残骸,直接将这辆T-32坦克的残骸炸成碎片,显然,对面的苏军官兵也已经发现了这个狙击点,并且拉来战防炮予以摧毁了。

  不过对于小鹿原俊泗来说,这都不再重要了,因为他已经完成今天的狙击任务,他已经狙杀了,苏联红军的一个中将!这已经是自从特战大队来到赤塔后,死在小鹿原俊泗枪口下的第四个苏联将官!

  如果算是校官,则已经超过了二十个!

  这样子的战绩,恐怕也只有汉斯教官、还有狼牙的那个男人能比他更出色了吧?想到狼牙的那个男人,小鹿原俊泗心下刚刚升起的喜意便顷刻间荡然无存,因为跟狼牙的那个男人相比,他的这点战绩真的不算什么,更不值得骄傲。

  穿过战壕,再通过幽深的甬道,小鹿原俊回到了特战大队营地。

  小鹿原俊泗回到特战队营地时,天色已经黑了,派出去的四个特战中队都已回来,正在大声吹嘘各自的战绩。

  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跟徐锐的狼牙大队,稍有不同,狼牙大队有三个特战中队,分别是狙击中队、突击中队及火力中队,也就是说,狼牙大队的编制是按照功能来划分的,狙击手一个中队、突击手一个中队,然后火力输出又一个中队。

  但是在实际战斗中,狼牙大队往往会以小组形式出战。

  但是小鹿原大队却是沿用了德军特种部队的一贯做法,下辖四个特战中队,每个中队都配有狙击手、突击手以及火力输出,相比之下,狼牙大队的编组方式更加灵活,作战的效能也明显更高,小鹿原大队则是难免有些落后了。

  看到小鹿原俊泗扛着枪走进来,几个中队长便立刻围了上来。

  特战第一中队的中队长安部佑二笑着问道:“大队长,你杀了几个?”

  小鹿原俊泗将三八式狙击步枪搁在脚边,又从一名队员的手里接过温水,然后微笑着说道:“我今天运气比较差,只逮着一个目标。”

  “纳尼,只干掉一个?”安部佑二大笑,“大队长,那你可落后了。”

  “安部君,你这话说得太早了。”特战第二中队的中队长山上武男说道,“你为什么不问问大队长干掉的那个目标,是个什么军衔呢?”

  “索代斯。”安部佑仁又问小鹿原俊泗说,“大队长,你干掉的目标是什么军衔?”

  小鹿原俊泗微微一笑,淡然说:“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目标,只是个中将罢了。”

  “只是个中将?罢了?了?!”安部佑仁、山上武男还有其余的狙击手瞠目结舌了,没想到大队长今天又干掉了一个将官,而且还是一个中将!

  这个时候,一个绰约的身姿款款走进了特战大队营地。

  虽然只是普通的军装,但是穿在这个女人身上却立刻变得非同凡响起来,无论是纤细的腰肢、鼓腾腾的胸脯还是挺翘的圆臀,无一不将女性的婀娜柔美展现到极致,稍嫌美中不足的是,一双腿稍弱短了些,要是再能有一双大长腿,那简直就是人间极品了。

  看到女军官进来,正在休整的特战队员们便立刻怪笑了起来,目露淫光。

  对着两百多双狼一样的凶狠目光,那个女军官却是毫无惧色,甚至还伸出右手,向其中一名队员挑衅的勾了勾手,然后说道:“龙二,我知道你想****,今天我给你机会,只要你能够把我打倒,不仅是我,我还叫上我姐姐一起伺候你。”

  “町田君,好机会啊!”

  “町田君,赶紧上啊!”

  “町田君,小舞和小清可是我们甲贺忍者村最漂亮的姐妹花。”

  “町田君,作为一个男人,你可千万不要被女人给看扁了啊。”

  那个女军官话音刚落,营地里的两百多名特战队员便立刻开始起哄,怂恿其中一个又矮又壮硕的队员,那个矮壮队员被女军官充满挑衅意味的话激得满脸通红,不过脚下却是一个劲的往后出溜,竟是不敢应战。

  “真没用。”女军官不屑的撇了撇嘴,“给你机会你都不敢上。”

  那个矮壮队员的一张黑脸,便立刻胀成了猪肝色,当着这么多战友,让一个看轻,这滋味确实不好受,当然,这个漂亮女人可不是一般女人,她可是特战大队的副大队长井上千代子的嫡传弟子,那对有名的姐妹花的姐姐,朝比奈舞!

  “别闹了,小舞。”小鹿原俊泗适时阻止了朝比奈舞的挑衅,又说,“你怎么来了?”

  自从小鹿原大队被调到赤塔战场之后,石原莞尔便找了个借口将井上千代子还有她的一对嫡传弟子留在了司令部,石原莞尔的野心,傻瓜都看得出,不过他的借口真的很烂,他居然说司令部的机要处还缺三个机要秘书。

  不过说真的,小鹿原俊泗并不认为石原莞尔能得偿所愿。

  井上千代子还有她的这对嫡传弟子,可不是谁都能碰的。

  朝比奈舞哈依一声说:“大队长,司令官阁下请你过去。”

  远东会战全面爆发后,关东军第一时间组建了北上集群,这个北上集群的正式番号是关东方面军第三军,下辖第二师团、第二十三师团、第四师团外加战车第一师团、独立战车第一联队,司令官则由关东军参谋长石原莞尔兼任。

  所以现在朝比奈舞称呼石原莞尔为司令官,而非参谋长。

  听说是石原莞尔找他,小鹿原俊泗不敢怠慢,赶紧跨上一辆边三轮摩托车,载着朝比奈舞,直奔处在赤塔市最中心的第三军司令部而来。

  小鹿原俊泗走进第三军司令部的大作战室时,发现石原莞尔正在大发雷霆。

  小鹿原俊泗听了几句,隐约听见石原莞尔提到中东铁路、轰炸、延误等词,便猜测多半是中东铁路遭到了苏联空军轰炸,铁路被炸断了,因而导致供给第三军的物资被延误,这势必会严重影响到再接下来的战事。

  不过最终的事实却证明,小鹿原俊泗猜错了。

  片刻之后,石原莞尔走过来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君,刚接到第四师团急电,说是有一支蒙古骑兵居然孤军深入满洲国境数百公里,并且袭击了满洲里的火车站,不仅焚毁了大量军需物资,还炸了一段铁路,实在令人生气。”

  “是吗?”小鹿原俊泗说道,“苏军改变战术了?”

  “我也有这样的担心。”石原莞尔点点头,又道,“看起来,苏军眼见在赤塔方向迟迟都打不开局面,就把主意打到了我们的后勤被给线上,对于这一现象,皇军不能不重视,所以我决定从你们特战大队抽调出一个中队前往满洲里,协助保护中东铁路。”

  “哈依。”小鹿原俊泗老老实实的一顿首,不过心里却难免有些不忿,心忖我们小鹿原大队可是战略级别的特种部队,可是石原这个家伙却拿我们当铁道兵使用,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资源浪费,这简直就是犯罪!

  小鹿原俊泗刚刚想问,调哪个中队前往时,第三军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忽然之间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矢野音三郎原是关东军参谋次长,这次也跟着他的顶头上司石原莞尔一并调了过来,担任第三军参谋长。

  矢野音三郎将手里那份电报递给石原莞尔。

  石原莞尔看完电报后,立刻气得破口大骂:“八嘎,东条这个蠢货,真的是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给我添堵啊!”

  矢野音三郎小声说道:“司令官阁下,这可是大本营的电令。”

  “什么大本营的电令,这就是东条这个蠢货的主意!”石原莞尔怒道,“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淞沪战场至关重要,狗屁!淞沪战场难道还能比远东战场更重要?眼下远东会战正是最要紧的时候,却居然要把小鹿原大队从我的手里抢走!简直岂有此理!”

  矢野音三郎小声问道:“司令官阁下,卑职应该怎么回复大本营才好?”

  石原莞尔蛮横的说道:“你这样回复,远东局势严峻,苏军攻势十分凌厉,赤塔有随时失守之危险,小鹿原大队在赤塔战场拥有无可替代之作用,所以,关于从远东战场抽调小鹿原大队前往淞沪战场的命令,恕难从命。”

  矢野音三郎便小声劝道:“司令官阁下,这么做会不会闹僵?”

  石原莞尔一想也是,虽说他不怕东条英机,更不相信东条英机敢在这时候换了他,但是能不闹僵的话,他还是不愿意跟东条英机闹僵。

  当下问道:“矢野君,那你说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