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1章 故人相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01章 故人相见

把目光转回上海。

  王沪生一大早就找到徐锐,说道:“老徐,军部首长来电了,问我们要不要支援?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可以考虑从大梅山军分区或者苏中军分区抽调一到两个主力团来上海,这样多少可以缓解一下我们兵力不足的困局。”

  徐锐仔细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说道:“算了,大梅山军分区、苏中军分区现在正在遭受鬼子扫荡,日子不见得就能比我们好过,真要是一家伙抽走一两个主力团,局面岂不是就要雪上加霜?所以还是算了,我们能应付。”

  徐锐说的也都是事实,虽然现在徐锐已经不在大梅山根据地,但是鬼子对大梅山根据地的封锁却从未有一刻放松,就连跟大梅山根据地毗邻的苏中根据地也受到了重点照顾,连续遭受小鬼子的大规模扫荡。

  事实上,华中派谴军的兵力规模现在已经膨胀到了五十万人,甚至还要超过华北方面军的四十万人,这五十万人中的二十万人,都被用来围困、封锁大梅山根据地以及苏中、苏北抗日根据地,要不然淞沪这边也不至于空虚成现在这样。

  要不然,日军大本营也不至于调近卫师团前来上海!

  就眼下,新四军的各个军分区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

  当然了,这几个军分区再怎么困难,比淞沪军分区总要好些,所以军部首长才会发来电报,询问徐锐还有王沪生是否需要支援?如果需要的话,军部首长还真有可能从下面的各个军分抽调一到两个主力团过来。

  只不过,一两个主力团对淞沪来说,真是杯水车薪,如果军部首长能够抽调十个八个主力团来上海,那徐锐就绝对不可能拒绝,以现有的兵力,再加十个八个主力团,徐锐就真敢在上海跟小鬼子打一次大型、正面会战。

  只可惜,这也就是想想,军部首长根本拿不出这么多主力团。

  王沪生点了点头,对徐锐说道:“老徐,那我就给军部首长回复了。”

  “回复吧,不过说得委婉一些。”徐锐说,“就说我们暂时还不需要。”

  王沪生起身离开,不过走到门边忽又折返回来,说:“对了,还有个事,影子已经被调回国内了,而且转入预备役了。”

  徐锐看出王沪生有些沮丧,当下安慰他说:“这至少说明影子还没有暴露。”

  王沪生说:“就算没有暴露,但也失去了日军高层的信任了,今后也不可能再给我们提供机密情报了,比如现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日军大本营在干吗?或许,日军高层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第三次淞沪会战了也未可知。”

  王沪生一语成箴,日军高层真的在加紧准备第三次淞沪会战,不过,徐锐和王沪生对此却是懵然不知,而这,就是情报的重要性,如果影子还没有暴露,如果影子能在第一时间将日军高层的动向告知,徐锐就可以提前做出部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徐锐叹息一声,又道,“让影子沉睡吧。”

  王沪生点点头,又说:“眼下也只能让他沉睡了,将来或许还能有用。”

  徐锐嗯了一声,又问:“对了,老王,还有个事,昨天三战区长官部发来电报,说今天有个国民政府的重量级人物要来,这个人到了没有?”

  “你不提这茬我都差点忘了。”王沪生一拍额头,说道,“已经到了。”

  “这人谁啊?”徐锐哂然说,“还重量级人物?我听古长官的意思,好像还希望我们搞个盛大欢迎仪式。”

  王沪生笑道:“这还真是个重量级人物,而且老徐你还见过。”

  徐锐便立刻反应过来,笑道:“你是说,宋部长?”

  “可不?”王沪生笑着点头,“就是宋部长。”

  徐锐说:“那我真得去见见,他现在哪里?”

  王沪生说:“刚刚入住华懋饭店。”

  徐锐当即扭头对着门外喊:“地瓜,备车!”

  地瓜答应一声,赶紧冲下楼去备车,等徐锐和王沪生下楼,地瓜早已开着那辆标致性的奔驰轿车停在门厅,上海光复之后,徐锐就一直开着梁武义的这辆奔驰车招摇过市,居然没人怀疑他们俩是一个人,而只认为,是徐锐缴获了梁武义的车。

  不能不说,梁武义的这个化身,徐锐演的真的是十分到位,以至于别人根本无法将徐锐这个共产党的军分区司令员跟梁武义这个纨绔公子哥联系起来,因为这两个人的身份及作风实在相差太大,大到完全让人无法把他们联系起来。

  甚至就连日本方面,也没有将这两人联系起来。

  所以直到现在为止,在日军特高课的资料库里,梁武义的档案上都还标着失踪字样,也就是说,日军特高课将梁武义划入到了失踪者名单,而完全没想到,失踪的这个梁武义,跟共产党淞沪军分区司令徐锐是一人。

  不过,当徐锐和王沪生坐车赶到华懋饭店之时,却被宋部长的随行人员告知,宋部长刚刚出去了,问他们宋部长去了哪里,却是不得而知,无奈,徐锐和王沪生只能留了句话,然后顾自返回百老汇大厦。

  那么,宋部长是去了哪里了呢?

  宋部长找梁钢去了,或者说是去找冷铁锋去了。

  这会,宋部长已经在狼牙大队的驻地里见到了冷铁锋,不过宋部长不是一个人去的,他还带了另外一个人同去,这人就是孙立人!跟冷铁锋或者梁钢同期留学西点军校的同学,而且两人的关系十分密切!

  “钢子?真的是你?!”一见到冷铁锋,孙立人顿时大喜过望。

  “阿立?!宋先生?!”见到孙立人和宋部长,冷铁锋却不免有些意外。

  如果换成是别人来,冷铁锋绝对不会承认梁钢的身份,但是当着孙立人这个老同学还有宋部长的面,冷铁锋却再也无法装傻充愣了。

  孙立人当即冲上前,先在冷铁锋胸口砸了一拳,然后伸出右手用力握紧冷铁锋右臂,再用力一拉,两人便右肩抵右肩,紧紧拥抱在一起。

  宋部长也走到两人的跟前,颇为感慨的说道:“梁营长,没想到真的是你!”

  冷铁锋闻言不免有些尴尬,因为按情理来说,冷铁锋在伤愈之后,就应该第一时间去寻找老部队,可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留在了暂编七十九师,再然后又跟着徐锐参加了大梅山独立大队,最后更参加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党员。

  不过,仅仅只是那么一霎,冷铁锋便释然了。

  他冷铁锋虽然曾经是国民军的一员,但那已经是过去。

  现在,他自问无愧于本心、无愧于国家,无愧于民族。

  看着冷铁锋,宋部长很想直接就问,那笔黄金在哪里?不过宋部长终究还是忍住了,现在可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再说这军营大门口也不是说这种机密事的地方,需知隔墙有耳,万一要是走漏消息,让日本人知道了可不得了。

  当下宋部长笑着说:“梁营长,你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冷铁锋哑然失笑,当即肃手说:“宋先生,还有阿立,快里边请!”

  当下冷铁锋将宋部长和孙立人请进他的办公室,又让人给两人泡了茶。

  等两人落座之后,冷铁锋也跟着在两人对面坐下来,笑着说:“宋先生,还有阿立,我真是没想到,居然还能在上海见着你们。”

  “我是更没想到!”孙立人一拍桌子,说,“钢子,不是说你牺牲了么?”

  “并没有。”冷铁锋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当时只是受了重伤,再然后被暂编七十九师的林参谋长给救了,伤愈之后,我就留在了暂编七十九师,再然后,就跟着我们司令员参加了大梅山独立大队,再然后又来到了上海。”

  冷铁锋将的经历,跟宋部长和孙立人大概说了下,不过,关于那批黄金的事情却被他刻意的隐瞒掉了,因为这批黄金现在正囤放在大梅山根据地的保险库里,已经是不可能再交还给国民政府了,更不可能交还给宋部长。

  “我就说。”孙立人又重重一拍桌子,说,“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你真的牺牲了,但是我就不信,我说,谁都有可能牺牲,唯独钢子你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能杀得了你钢子的人还没生出来呢,小鬼子何德何能,还能杀了你?”

  “那不是。”冷铁铁摇头说道,“要不是暂编七十九师的林参谋长,我早就死了。”

  “可你现在不是没死吧。”孙立人说,“这就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你不可能死!”

  “但是特务营的弟兄们都没了。”冷铁锋的表情黯淡下来,低声说,“八百多弟兄,一个都没能活下来,全都牺牲了。”

  孙立人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呢,听到冷铁知主动起话茬,不由大喜。

  当下孙立人说道:“钢子,你不知道,现在我们税警总团已经改编为缉私总队了,而且又招募了不少的新兵,眼下最缺的就是像你这样有实战经验的高级军官,所以,钢子,你跟我回老部队吧,只要你跟我走,一团团长的位置,就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