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断人粮道-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03章 断人粮道

琉球,天久山温泉宫。

  在陆军部跟小鹿原俊泗见面之后,闲院宫载仁便立刻带着作战课制定的、关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作战计划,乘专机直飞琉球,到了琉球机场之后,早就有专车等着,然后乘坐专车直奔天久山温泉宫,这里是日本皇室的别苑。

  闲院宫载仁见到裕仁时,裕仁正趴在温泉边的躺椅上,由一个身材丰腴、长相十分妩媚的女技师给他按摩。

  近半个月没见,裕仁的气色已经好多了。

  显然,在离开东京之后,在远离诸多国事的烦扰之后,裕仁终于有了休息的机会,身体也就很快恢复如初,说到底,裕仁现在也就刚满三十八岁,四十岁都还不到,正是人生中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只要稍加将养就能恢复。

  看到闲院宫载仁走过来,裕仁挥了挥手,丰腴的女技师便弯着腰退下去,裕仁又从旁边抓过一条毛巾围在自己腰上,然后坐起身来跟闲院宫载仁打招呼:“皇叔祖,你不在东京主持陆军部,也跑到这天久山温泉宫来做什么?”

  “哈依。”闲院宫载仁先一顿首,然后说,“陆军部刚刚拟定了一份关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作战计划,恭请陛下圣裁。”

  “第三次淞沪会战?”裕仁微微的一蹙眉,问道,“第二次淞沪会战呢?朕记得第二十师团好像先行去了上海,打得怎么样了?”说到这里,裕仁忽又摆摆手说道,“只是看皇叔祖你的脸色,朕就知道,一定是打输了。”

  “哈依。”闲院宫载仁再次顿首说,“确实是输了。”

  裕仁轻轻哼了一声,又问道:“而且输得还很惨,是吧?”

  “哈依。”闲院宫载仁第三次顿首,然后满脸羞愧的说道,“老臣辜负了陛下的期望,还有陛下责罚。”

  “罢了。”裕仁摆了摆手,淡然说,“朕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说完了,裕仁又伸手说道:“皇叔祖,把计划拿来给朕看看。”

  “哈依!”闲院宫载仁重重的一顿首,然后把手里拿着的文件夹递了过来,裕仁伸手接过,然后翻开了文件夹,非常认真的阅读起来。

  足足看了半个小时,裕仁才终于全部看完。

  闭着眼睛想了一会,裕仁忽睁眼问道:“皇叔祖,你想过没有,如果朕批准这计划,将近卫师团派去淞沪战场,那几乎就是将日本皇室的脸面都押了上去,如果打赢也就罢了,可是如果最后竟然打输了,皇室将颜面无存!”

  “哈依!”闲院宫载仁顿首说,“不过老臣以为,这次绝对不会输。”

  “是吗?皇叔祖就这么有信心?”裕仁摇了摇头,悠然说道,“朕却没多少信心呢。”

  闲院宫载仁解释说道:“陛下,关于第二次淞沪会战的失败,陆军部已经做了深刻细致的败战总结,老臣已看过这份败战总结,可以说分析得十分客观,将两军的优点、缺点以及各自战法的得与失,都完整的展现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闲院宫载仁便被裕仁给打断了。

  裕仁摆了摆手,说道:“皇叔祖,侈不用解释,朕不是不同意,帝国眼下的财政有多困难,你不说朕也是知道的,以帝国眼下之国力,虽然仍可以动员十个师团上前线,但是这十个师团是为了远东会战的决战准备的,绝不可轻动。”

  稍稍停顿了下,裕仁又接着说道:“所以,调近卫师团去上海是唯一的办法,朕刚才之所以说这话,仅只是为了提醒皇叔祖,同时希望皇叔祖转告东条君,还有板垣君,这第三次淞沪会战不容有失!否则,皇室的脸面将荡然无存。”

  “哈依!”闲院宫载仁顿首说,“老臣明白。”

  “去吧。”裕仁挥挥手,再次闭上了眼睛。

  闲院宫载仁深深鞠躬,然后退了下去。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东京港。

  尽管作战计划还没有得到裕仁的批准,但无论是闲院宫载仁还是东条英机,对此都是信心满满,所以,尽管还没有得到正式任命,但是板垣征四郎却已经在东京港附近借了海军一处营地,将第十二军的临时司令部搭起来。

  眼下第十二军的临时司令部仅仅只有一个职能,就是跟海军方面进行协调,以尽可能的抽调更多运力,将近卫师团还有第七师团,一次性的运到江阴要塞,是的江阴,这次板垣征四郎不打算在狮子林抢滩,而准备从江阴要塞登陆。

  由于第十二军参谋长暂时还没有到任,所以由小鹿原俊泗临时担任参谋长。

  尽管眼下还没到上海,但是板垣征四郎却已经迅速进入了角色,开始为即将上演的第三次淞沪会战谋划了,陆军部的作战课虽然制定了作战计划,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指导性质的概略计划,具体的战役实施,还是要依靠板垣征四郎来制定。

  作战室里,板垣征四郎正在图上作业,小鹿原俊泗忽然拿着一纸电报进来。

  “司令官阁下!”小鹿原俊泗猛的收脚立正,然后顿首说道,“刚刚接到闲院宫亲王殿下从琉球发来的电报,天皇陛下已经批准陆军部制定的作战计划,关于由您出任第十二军司令官的任命,也已经下来了。”

  板垣征四郎摆摆手说:“知道了。”

  小鹿原俊泗便夹着电报的文件夹合上,交给身边的勤务兵,然后缓步走到板垣征四郎的身后站定,看着板垣征四郎在那图上作业,小日本的高级将领,无一例外都是从陆军大学毕业出来的,全都拥有出色的图上作业水准。

  板垣征四郎忽然回头看着小鹿原俊泗,说道:“小鹿原君,我倒是忘了,你不仅是一名出色的特种兵指挥官,还是集日德两国军事思想以及军事理论于一身的精英,对于第三次的淞沪会战,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议要跟我说?”

  小鹿原俊泗摆了摆手,说:“卑职岂敢在司令官阁下面前现丑。”

  板垣征四郎嗳了一声,说:“小鹿原君,你这样可不像是帝国军人应有的做派,倒像是一个圆滑世故的中国军人。”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这样的话,卑职可就有话直说了。”

  “这才像个帝国军人。”板垣征四郎笑了笑,又伸手说道,“请说。”

  小鹿原俊泗微微颔首,又说道:“在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意思是说要想打赢一场战争,首要就是粮草供给,如果粮草供给中断,则军队就会不战而溃,纵观中日两国今古战争史,这样的战例可以说是不胜枚举。”

  板垣征四郎说:“小鹿原君的意思是,切断徐锐的粮道?”

  “哈依!”小鹿原俊泗一顿首,说道,“只要切断徐锐所部的粮食供应,不出三天,徐锐的部队将不战而溃,皇军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夺回上海了。”

  “切断徐锐所部的粮食供应?这个怕是不容易。”板垣征四郎摇头说道,“情报显示,在第二次淞沪会战前,徐锐曾经通过沪上豪商虞洽卿从南洋购得数百万石大米,有这么多的粮食在手,徐锐的部队在数十年内都不会有缺粮之虑!”

  板垣征四郎本有的以为,断道粮就是切断徐锐买粮的渠道,这却是没用。

  “那也不尽然。”小鹿原俊泗摇头说,“如果这批粮食突然被大火烧了呢?”

  “被大火烧了?”板垣征四郎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大喜道,“小鹿原君,你的意思,是由你们特战大队对淞沪军分区的粮仓,实施突袭?”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一顿首,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等近卫师团完成集结,至少也要一周的时间,至少在这七天内,司令官阁下您,还有近卫师团的师团部安全无虑,那么我们特战大队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突袭淞沪军分区用来储藏粮食的粮仓,如果能够一举烧掉所有的储备粮,固然是好,但既便只烧掉一部分,也能运摇对方的军心。”

  “可是……”板垣征四郎皱眉说,“第二次淞沪会战失败后,中村机关已经被徐锐的部队一锅端了,皇军在上海的情报侦察能力已经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所以现在,要想调查清楚淞沪军分区的粮仓所在地,并不容易。”

  小鹿原俊泗淡然说道:“这个卑职有办法解决。”

  “哟西。”板垣征四郎闻言大喜道,“这样的话,的确值得尝试。”

  小鹿原俊泗接着说道:“如果司令官阁下同意这个计划的话,卑职今天就想率领特战大队前往上海。”

  板垣征四郎讶然说道:“倒也不用这么急。”

  小鹿原俊泗却坚持说:“司令官阁下,兵贵神速。”

  “哟西。”板垣征四郎便欣然点头说,“这样的话,我这就跟海军方面联系,让他们借调四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你们今天晚上就搭乘海军的运输机去上海,如果一切顺利,明天黎明之前你们就可以降落在苏州军用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