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吓出一身冷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05章 吓出一身冷汗

“我却不这么认为。”板垣征四郎摇头说,“小鹿原君,你只看到了大别山事件事,徐锐无视中国领袖蒋的警告,果断出手占领大别山区并全歼第三十二集团军,却没有看到,在肥城保卫战中,徐锐为了协助国民军第五战区围歼皇军第九、第十三师团,竟然不惜将他仅有的主力部队,拼个精光!”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卑职刚才的断语,确实有失偏颇。”

  “索嘎。”板垣征四郎点头说道,“徐锐对于中国领袖蒋,或许没有多少敬重之意,但是他对于国家、对于民族却很有感情,也就是说,他是一个有大局观的人,所以,如果国民党各个战区的长官部乃至重庆有危险,他绝不会袖手旁观。”

  “哈依!”小鹿原俊泗猛一顿首,然后心悦诚服的说,“卑职收回刚才的话,司令官阁下的这一手调虎离山,果然精妙至极!除非徐锐掌握了皇军关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计划,否则他一定中计,如果这都不能骗过他,那他就真的就是神,而不是人了。”

  板垣征四郎呵呵一笑,愉快的收下了小鹿原俊泗献上的这记马屁,又说道:“那么小鹿原君,你们就开始行动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向着板垣征四郎重重的一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小鹿原俊泗英挺的身影远去,板垣征四郎的神情逐渐凝重起来,喃喃低语说,小鹿原君,这次可就看你们特战大队的了。

  (分割线)

  小鹿原俊泗雷厉风行,回去之后便集合队伍去了机场。

  经过七个小时的飞行,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第一、第二中队便搭乘海军航空兵的四架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飞抵南京,抵达南京之后,小鹿原俊泗便立刻率领特战第一中队转乘华中派谴军安排的汽车前往苏州。

  山上武男的第二中队,却搭乘两架重新加满燃油的运输机直飞武汉,深夜十点多,山上武男的特战第二中队便顺利飞抵信阳机场,然后由早就等候在信阳机场内的两辆卡车,将山上武男的第二中队送到了双方交战的前线。

  凌晨四点,山上武男的特战第二中队顺利进入桐柏山。

  尽管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接着又坐了几个小时车,但是山上中队的五十多名队员全都是忍者出身,适应能力、耐力都很惊人,再加上坐飞机、乘车时也可以适当的休息,所以并没有太疲劳,山上武男遂决定不再等待,连夜对五战区长官部实施斩首。

  早在山上中队到随枣战场前,信阳宪兵队的特务机关就已经事先掌握一定的信息,知道了五战区长官部在桐柏山中的大概的方位,这也是山上武男决定连夜实施斩首的前提,否则山上中队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怎么破?

  确实大概方位,再使用无线电监测器,通过无线电信号源的强弱程度,黎明时分,山上武男终于在一个名叫老河口的小村庄附近,找到了第五战区长官部的电台,因为无线电监测器的警报声已经从嘀嘀的单响变成了连响。

  再往前没多远,便可以隐约看见一片灯火。

  看到这片灯火,山上武男就基本可以确定,国民党第五战区的长官部,就在这里,因为在这样的穷乡僻壤,根本不通电,所以这灯火,只能是由发电机组供的电,而发电机,只有相当级别的国民军司令部才配备。

  从这一点判断,前面既便不是五战区长官部,也至少是集团军司令部,但是如果综合信阳县宪兵队的情报,就可以肯定,驻扎在这里的,一定是第五战区长官部,因为五战区的几个主力集团军现在都在随枣前线。

  看着这片灯火,山上武男嘴角立刻勾起一抹狰狞至极的笑意。

  下一刻,山上武男便扬起右手,给特战第二中队下属的第一战斗小组下达命令,看到山上武男打出的手语,第一战斗小组、十几名鬼子特种兵便立刻跳起身来,借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向着前方的那片灯光摸了过去。

  紧接着,山上武男再次打出战术手语。

  剩下的第二战斗小组以及第三战斗小组便立刻四散开来,就地隐蔽,准备接应。

  斩首行动,不在人多而在突然,只要能够实现突然性,十几个特种兵足够胜任,但如果做不到突然性,就算把整个特战大队都调来,也无济于事。

  片刻之后,前方寂静的小山村里骤然响起激烈的枪声。

  (分割线)

  半个小时之后,在重庆。

  天色才麻麻亮,蒋委员长就已经起床了,简单洗漱过,蒋委员长便匆匆来到了国民军统帅部,因为持续了半个多月的随枣会战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从局面看五战区的部队仍在节节败退,但根据白崇禧的判断,日军应该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所以蒋委员长一大清早就来到了统帅部,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听到好消息。

  但是,今天蒋委员长一走进统帅部,就发现统帅部内的气氛有些不一样,只见通讯处里的通信兵已经叫喊成了一片,电话铃声、电报的嘀嘀声更是响成一片,还有,不断有参谋人员在各个科室之间来来回回,一片忙碌。

  出事了!蒋委员长见状不由得心头一凛!

  “委座!”看到蒋委员长,昨天晚上留在统帅部值班的陈诚便立刻迎上来,蒋委员长注意到,陈诚的脸色竟有些发白,但这绝不是因为疲劳的缘故,应该是因为恐惧,是的,蒋委员长竟然从陈诚的表情中看到了一丝恐惧之色。

  “辞修。”蒋委员长摆了摆手,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诚便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说道:“就在五分钟前,统帅部接到了五战区长官部发来的急电,说是他们遭到了一支不明来历的鬼子小部队袭击,这支鬼子小部队人数不多,也就十几个,但是战斗力却极强!”

  “十几个小鬼子?!”蒋委员长闻言,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

  娘希匹,这什么情况?区区十几个小鬼子就敢跑到国统区的腹地,袭击堂堂一个战区的长官部?鬼子就这么厉害?国民军就这么不被人放眼里?

  “是的,只有十几个。”陈诚神情尴尬的说道,“但是这伙鬼子的装备跟别的鬼子完全不一样,别的鬼子装备的是三八大盖,但是这伙鬼子装备的却是清一色的汤姆森冲锋枪,火力十分的强悍,而且单兵战斗力极强!不到五分钟,五战区长官部的卫队营就被打垮了,长官部也让这伙鬼子给端掉了。”

  “你说什么?”蒋委员长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难堪,“五战区长官部已经被端了?”

  “是的,五战区长官部已经被这伙小鬼子给端掉了,因为通信处在发出最后的一封电报之后,就没了消息,我们这边怎么联络也是联络不上了,如果不是长官部被鬼子端了,五战区的通信处又怎么可能失联?”陈诚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又接着说,“值得庆幸的是,李德邻一行昨晚正好不在老河口。”

  “李德邻昨晚不在老河口?”蒋委员长闻言不由长出了一口气,只要李德邻还在,第五战区长官部随时可以重建,这都不是什么事,不过今天的这件事情,却还是让蒋委员长吓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李德邻昨晚留在老河口,那岂不是就意味着,第五战区的长官部,真的被这伙小鬼子给连锅端了?

  眼下随枣会战已经到了最要紧的节骨眼,如果五战区长官部在这个时候被端掉了,随枣前线的七八个集团军立刻就会失去统一指挥,想到这里,蒋委员长再次惊出一身冷汗,太可怕了,这样的假设实在太可怕了。

  当下蒋委员长又问道:“这伙鬼子小部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陈诚只能苦笑摇头,他哪知道这伙鬼子小部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两人正在说话之间,何应钦和白崇禧也闻讯赶到了,而且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明显是从统帅部的大门口一路跑进来的,在看到蒋委员长之后,两人赶紧上前一步,鞠躬,然后喘息着各自喊了一声委座。

  蒋委员长摆了摆手,沉声说:“敬之,健生,你们也都已经听说了?”

  “刚刚已经听说了。”何应钦点头说,“真是好危险,要不是昨天晚上德邻兄正好去了前线,视察第十一集团军,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哪!”

  “暂时先不说这个。”蒋委员长一摆手说道,“先弄清楚这鬼子小部队的来历。”

  “委座,卑职知道这伙鬼子小部队的来历。”白崇禧忽然接过话茬,沉声说道,“卑职在收听大梅山广播台的战地留声时,曾经听说过,鬼子这支小部队的正式番号是什么卑职不太清楚,但是大梅山方面称呼他们为小鹿原大队。”

  “小鹿原大队?”蒋委员长问道,“很厉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