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大局为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06章 大局为重

白崇禧说:“应该是很厉害的吧。”

  “应该很厉害?”蒋委员长皱眉说,“健生,能不能把话说得更明白些?”

  白崇禧解释说:“委座有所不知,卑职对于这个小鹿原大队的了解,也仅限于从大梅山广播台的道听途说,但是从广播之中可以知道,这个小鹿原大队是唯一可以跟徐锐的狼牙大队掰下手腕的部队,这就十分厉害了。”

  陈诚皱眉说道:“可以跟狼牙掰手腕,就很厉害了么?”

  “难道不厉害?”白崇禧十分看不起只会拍马屁的陈诚,哂然说道,“狼牙的战绩,似乎用不着我跟辞修兄多说了吧?板垣征四郎初到九江时,就险些让狼牙给干掉,这一次,狼牙更是一家伙就干掉了小鬼子的两个中将,这还不厉害?”

  何应钦闻言后,脸色立刻变凝重起来,说道:“如果小鹿原大队真跟狼牙一样厉害,那岂不是意味着,我们的各个战区的长官部,甚至连重庆,都不再安全了?狼牙可以深入日占区刺杀小鬼子的高级将领,小鹿原大队也一样可以深入国统区刺杀我们!”

  陈诚闻言顿时沉默了,蒋委员长的脸色也在顷刻之间变得十分的难堪。

  因为相比之下,在场的这四个人中间,蒋委员长本人反而是最危险的,小鹿原大队如果再次实施斩首作战,目标极有可能就是蒋委员长,甚至,这次要不是恰好随枣会战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小鹿原大队直接就奔重庆来了。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五战区长官部是替重庆挡灾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小鹿原大队就不会再来重庆了!

  当下蒋委员长回头对侍卫长王世和说:“立刻打电话叫戴雨农到这来!”

  “是!”王世和答应一声,正要转身去打电话,外面却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几人人扭头一看,便看到戴笠神情匆匆走了进来。

  一走进作战大厅,不等蒋委员长发问,戴笠便低声说:“委座,东京急电!”

  “东京?!”蒋委员长闻言顿时间便心头一凛,很少有人知道,军统在东京其实也有联络站,甚至在日本陆军部里也有军统卧底,只不过因为级别不够高,一般情况下很难获得到有价值的情报,但是,这次却似乎有收获。

  当下蒋委员长挥手制止了戴笠,然后两人走进了隔壁的会议室。

  蒋委员长和戴笠走进会议室之后,侍卫长王世和便立刻把守住了大门。

  会议室里,戴笠神情紧张的说道:“委座,潜伏在东京的卧底发来急电,说是日军大本营刚刚制定了一个代号为‘末日’的刺杀行动,行刺目标是各战区的长官部,尤其重应更是他们主要目标,负责具体实施的,则是直属于日本陆军部的小鹿原特战大队。”

  “小鹿原大队?!”蒋委员长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难堪,说,“真有这支部队!”

  如果说这之前,蒋委员长内心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的话,那么现在,他连这丝最后的侥幸心理也是没有了,这事必须引起重视了,老话说的好,从来只有千日做贼,而没有千日防贼,这事如果处理不好,真会有性命之虑。

  戴笠却不知道这些,讶然问道:“委座知道小鹿原大队?”

  蒋委员长摇了摇头,将第五战区长官部遭到小鹿原大队斩首的事情说了。

  戴笠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道:“这么说,末日行动已经开始了!”

  停顿了下,戴笠又焦急的说道:“委座,看来你不能够继续留在重庆了,卑职建议你现在就离开重庆,日军大本营既然制订了这么一个行动计划,就绝不会满足于只是摧毁了第五战区的长官部,下一步,他们很可能会对委座实施斩首战……”

  蒋委员长却冷然说:“我是不会离开重庆的,我就不信,区区一个小鹿原大队,区区几十号人,就能够杀了我!”

  戴笠急道:“委座,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哪!”

  “不会有什么万一。”蒋委员长说,“我相信我的卫队。”

  见蒋委员长不肯走,戴笠屁都快要急出来了,不过这家伙也是有急智,急切间,还真让他想出了一个应对之策。

  当下戴笠小声说道:“委座,您的卫队虽然也是精锐,但是毕竟没有接受过专门的特种作战训练,所以未必是小鹿原大队对手,但是有一支部队,却对付得了小鹿原大队,委座何不下一个命令,将这支部队调到重庆来?”

  蒋委员长讶然说道:“国民军的战斗序列中还有这样一支部队?我怎么不知道?”

  “国民军的战斗序列中当然有这样一支部队,委座也是知道的。”戴笠笑了笑,又接着说道,“这支部队就是狼牙大队。”稍稍停顿了下,戴笠又接着说道,“如果狼牙大队真来了重庆,委座正好可以跟梁钢营长谈一谈。”

  “狼牙大队?”蒋委员长闻言顿时心头微动。

  宋部长到上海已经好几天了,跟狼牙大队的大队长梁钢也接触过了,不过,结果却令人沮丧,梁钢竟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蒋委员长的招揽,无论宋部长开出什么样条件,梁钢都不为所动,看样子是铁了心要跟共产党走了。

  对此蒋委员长也是十分困惑,凭啥?

  凭啥共产党就能够得到像梁钢这样的特战精英的拼死效忠?

  这次如果真能将狼牙大队调来重庆,倒是可以跟梁钢谈谈。

  不过下一刻,蒋委员长便苦笑说道:“我倒是想把狼牙调来,可徐锐不可能答应,狼牙大队可是他手里的一张王牌!”

  “那可未必。”戴笠说道。

  蒋委员长便立刻陷入沉思。

  (分割线)

  很快,国民军统帅部的一纸电报便到了大梅山。

  接到国民军统帅部的求援电报之后,新四军军部的几位首长立刻召开会议,商讨如何回应,会上,出现了严重的分歧,一种意见认为应该施以援手,另一种意见认为蒋委员长此举没安好心,所以无需加以理睬。

  两派意见争执不下,最后索性将电报转给了淞沪军分区,徐求徐锐的意见。

  王沪生接到军部转来的电报之后,第一时间找到徐锐,并把电报交给徐锐。

  看完电报之后,徐锐的眉头便立刻蹙紧了,攥着电报,久久没有说一句话。

  “老徐,这事你是怎么看的?”王沪生说,“我赞成后一种意见,蒋委员长此举绝对没安什么好心,他多半是因为宋部长招揽老兵没有什么结果,所以想通过这法子,将老兵连同狼牙大队诳去重庆,然后再慢慢的想办法招揽。”

  徐锐皱眉说道:“但是小鹿原大队已经出手,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王沪生沉默了,第五战区长官部遭到小鹿原大队斩首,这种事情,他相信蒋委员长不会瞎编,也编不出来,因为如果是编的,很容易就能够戳穿,这就说明,小鹿原大队的确是出手了,消失了半年,小鹿原大队终于要回来了么?

  徐锐接着说道:“如果小鹿原大队真的盯上重庆方面,蒋委员长的卫队还真未必能够挡得住,毕竟从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啊!安保工作做得再好,也很难数月如一日的保持下去,但只要有一天松懈,就极可能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

  王沪生皱眉说:“你的意思,是同意狼牙去?你就不怕蒋委员长玩小动作?”

  “老王,大局,我们要以大局为重!眼下毕竟是国共合作时期,如果蒋委员长真的有个好歹,对于整个中国的抗战大局来说绝对是不可承受之重!”说到这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至于小动作,我们还害怕这个?”

  “倒也是。”王沪生点头说,“还真不怕这个。”

  还真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收买?不可能!狼牙大队是不可能被收买的!

  在暗中下黑手?我得不到的,也不让你得到?那就更扯淡了,狼牙大队要这么容易被人干掉,那就不是狼,而是绵羊了!

  当下徐锐笑道:“所以,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是狼牙也不可能长时间离开上海啊!”王沪生皱眉说道,“谁也不知道,小鬼子会在什么时候卷土重来,万一狼牙离开了,鬼子却发起了第三次淞沪会战,到时候,小鹿原大队却突然之间奔着我们淞沪军分区来了,岂不糟糕?”

  “嗯?”王沪生言者无心,徐锐听了却忽然心头微动。

  沉吟片刻之后,徐锐说道:“这样,让老兵带几个战斗小组去重庆,他们不需要对付小鹿原大队,只需要保证蒋委员长的安全就可以了!这样呢,既便鬼子在此期间,突然发起第三次淞沪会战,并将小鹿原大队投放到淞沪战场,也不怕。”

  王沪生摊手说:“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多说的?”

  “那就这样给军部回复吧。”徐锐说,“但是务必请军部首长转告蒋委员长,狼牙对他的保护绝不是无偿的,他必须将拖欠八路军、新四军的经费如数拨付清楚,什么时候拖欠的经费到位了,狼牙就什么时候动身前往重庆。”

  PS:月中了,看在剑客日更九千字的分上,赏几张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