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将计就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08章 将计就计

“好。”蒋委员长又对陈诚说,“辞修,关于狼牙什么时候来,走什么路线,由你跟徐锐商讨确定,但是你记住,一定要快!”

  蒋委员长也担心哪,鬼子特种兵可是随时都会来。

  “好的委座。”陈诚恭敬的应道,“卑职这就去办。”

  当下陈诚便告辞离开了蒋委员长官邸,在返回到统帅部之后,便立刻致电新四军军部再致电中共淞沪军分区,跟徐锐还有王沪生商讨狼牙的动身日期以及具体路线,最后确定当天就出发,先走陆路到浙西,然后再搭乘专机直飞重庆。

  为了狼牙,蒋委员长甚至将美龄号专机都派了去。

  当天上午,徐锐亲自将冷铁锋一行送过青浦县城。

  临别之际,冷铁锋说道:“老徐,要不我还是不去重庆了吧?你不就担心蒋委员长的安全问题么?让豹子带一个小组过去也一样可以胜任的,我们过去,也就起个预警的作用,蒋委员长的卫队可也不吃素的,所以并不一定非得我去。”

  冷铁锋说的也都是实话,特种部队虽然神出鬼没、威胁极大,但是如果蒋委员长的卫队里边能有几个熟悉特种作战的特种兵,及时提供预警,那么蒋委员长的卫队是完全有能力顶住鬼子特种兵的斩首作战的。

  所以,让钻山豹或者余必灿带一个小组过去也一样可以胜任。

  徐锐却摇了摇头,说道:“老兵,你可是蒋委员长亲自点的将。”

  “亲自点将?”冷铁锋哂然说道,“老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尊重蒋委员长了?”

  “嗳,老兵,你这话可就说错了。”徐锐摆手说,“我可是一贯很尊重蒋委员长的,不管怎么说,蒋委员长都是领袖,不尊重领袖那还得了?”

  “得了吧你。”冷铁锋哂然一笑,又说,“鬼才相信。”

  徐锐微笑说:“信不信是你的事,尊不尊重是我的事。”

  冷铁锋的表情便冷下来,又问道:“老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还真有事。”徐锐的表情也跟着冷下来,低声说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非要从七营带半个排过来?”

  冷铁锋说道:“我倒想问,可是你会说么?”

  徐锐嘿然说:“那我现在就告诉你,这半个排我是给你准备的,你带他们去重庆,而且从现在开始,他们已经是狼牙的一员了!”

  “狼牙一员?”冷铁锋立刻就急了,叫道,“老徐,你过分了!”

  停顿了一下,冷铁锋又紧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狼牙大队的大队长呢,你连招呼都不跟我打,就往我们狼牙大队塞进这么多人,这么做合适吗?”

  徐锐嘿然说:“怎么着,我这个司令员做个决定,还得你来批准?”

  冷铁锋却从徐锐不羁的语气之中听出了弦外之音,当下压低声音说:“我明白了,老徐你是打算让七营的这半个排冒充狼牙大队?”

  徐锐从七营带来的这半个排足有八十多人。

  “什么冒充,他们就是狼牙!”徐锐说道,“我亲口答应的。”

  冷铁锋苦笑:“行,你说是就是,谁让你是司令员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哪。”

  “知道就好。”徐锐嘿嘿一笑,接着说道,“到了重庆之后,你们一定要把狼牙大队的架子摆足了,该嚣张时候那就得嚣张,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有些人呢就是贱,你越是低调他们越是顺着杆子往上爬,你越嚣张,他们反而不敢招惹你。”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当然了,如果遇到事,还是得靠你还有锋子他们几个出面摆平,千万不要让别人摸清楚你们的底细。”

  “这你放心。”冷铁锋嘿嘿一笑,接着问道,“老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锐沉吟片刻之后,对冷铁锋说:“我怀疑,这可能是鬼子的调虎离山计!”

  “调虎离山?”冷铁锋神情一凛,接着说道,“老徐,你是说鬼子对第五战区长官部实施斩首战,然后放出风声对蒋委员长实施斩首战,只是虚张声势?目的是为了引诱国民政府向我们狼牙求助,然后把我们狼牙大队调离上海?”

  徐锐反问道:“老兵,以你的直觉,有没有这个可能?”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冷铁锋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借用你常说的话,小鬼子的脑洞得有多大,才会想出这么个调虎离山计?小鬼子就这么肯定国民政府会向我们狼牙求助?小鬼子就这么肯定,我们狼牙大队会出手?这太牵强了吧?”

  “是很牵强。”徐锐点头说,“但是我觉得,可能性还是有的。”

  冷铁锋说道:“所以,你就整出了这么一出?准备给鬼子来个将计就计?”

  “对。”徐锐点头说,“如果这真的是小鬼子的调虎离山之计,那就如他们所愿,我就调狼牙大队去重庆,而且把大半个狼牙大队都调去!”

  见徐锐说的这么肯定,冷铁锋也不由犹豫起来。

  因为无数次事例证明,徐锐的直觉都是很准的!

  那么这一次,徐锐的直觉很有可能也是对的,这真有可能是鬼子的调虎离山计!

  当下冷铁锋沉声说道:“真要是这样,那我就更不能去重庆了,还是让豹子或者锋子带队去重庆,我留下来帮你。”

  “不,你还是去重庆。”徐锐摇头说,“蒋委员长都点了你的将,你要不去重庆,蒋委员长该会有多失望?我可不想做这个恶人。”

  冷铁锋哂然:“你不想作恶人,所以让我去作这个恶人?”

  徐锐微笑说:“老兵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让你作恶人了?”

  “你还真以为我不懂?”冷铁锋说道,“你非得让我去重庆,不就存心想要恶心一下蒋委员长么?”

  徐锐嘿然说:“老兵,你还真的说错了,当然,我不否认有这个副作用,但是我的本意真不是为了恶心蒋委员长,我的本意是为了打广告。”

  “打广告?”冷铁锋皱眉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徐锐沉吟了片刻,说:“老兵,我先问你个问题,在你看来,在国民党的军队里,像你这样有志于为国而战,但是又对国民党内的派系倾辄心怀不满的军官多不多?”

  冷铁锋不假思索的说:“那还用得着说么,很多!事实上,除了极少数靠着逢迎拍马混上去的少数人,绝大多数人都还是希望少些派系倾辄。”

  徐锐又问:“那么,这些国民党军官中有没有优秀的人才?”

  “那是不用置疑的!”冷铁锋笃定的说道,“国民党军队里,优秀的人才多了去了。”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道:“尤其是中央军校毕业的军官,个顶个都是英雄好汉!甚至直接把他们招进狼牙都没有问题,老徐你是知道的,当年我去报考中央军校居然没考上,这才进了税警总团,然后经宋部长介绍去的西点军校。”

  “所以说嘛!”徐锐用力击掌,又说道,“这次去重庆,你除了保证蒋委员长的安全,还必须做好另外一件要紧事,那就是,将狼牙的风采毫无保留的展示给那些党国的精英们,尤其是中央军校的在校学员,你一定要尽可能的抽时间过去,给他们上上课,再讲讲故事,着重讲你们跟小鹿原大队的特种作战!”

  冷铁锋这下算是明白徐锐的意思了。

  “老徐,你可真是阴险。”嘶的吸了一口冷气,冷铁锋又摇摇头说,“我突然觉得蒋委员长好可怜,他跟你玩心眼,还真的是不自量力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蒋委员长这回恐怕也要上演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徐锐笑:“啥意思,你还想从重庆娶个如夫人回来?小心我告诉雁子。”

  “啥呀,我就这么一说。”冷铁锋急得双手连摇,“你可别在雁子面前乱嚼舌根子。”

  徐锐嘿嘿一笑说:“你给我带上百把十个党国精英回来,我就不把这事儿告诉雁子。”

  “咦呀,你还讹上我了?”冷铁锋摇头苦笑,接着说道,“不过这样做,真的好吗?”

  “这是他自找的!”徐锐嘿嘿一笑,接着说道,“要不是他心存贪念,想撬走狼牙,我就是想挖他的墙角也没机会,你说是吧?”

  “行,我知道了。”冷铁锋便点头说,“老徐,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完,冷铁锋便把目光转向徐锐从七营带来的那半个排,厉声喝道:“归队!”

  那半个排的老兵原本还战战兢兢的,虽说有司令员担保,可是冷铁锋这个狼牙大队长还没有点头,他们心里也是忐忑不安的很,现在听到冷铁锋让他们归队,悬着的一颗心这才落了地,然后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到了韩锋等十几个狼牙的身后。

  很快,韩锋便重新整好了队列,冷铁锋再往前猛一挥手,九十多个“狼牙”便立刻开始向前进发,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前方的竹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