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箭在弦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09章 箭在弦上

转眼之间,三天时间过去。

  冷铁锋率领的“狼牙大队”顺利飞抵重庆,对于这支不远千里赶来重庆的特殊部队,蒋委员长给予了超乎想象的热情,不仅亲自前往机场迎接,而且到了机场之后,拉着冷铁锋以及狼牙的九十多队员分别合影。

  整整九十多名狼牙队员啊,蒋委员长愣是不厌其烦的逐一合影留念。

  合影留念,也是蒋委员长对付各个地方军阀时常用的一招,当年无论是到了东北军、西北军还是川军,蒋委员长都必定会在机场拉着前来迎接的地方军的军官,逐一合影留念,尤其那些年轻的少壮军官,更是蒋委员长的最爱。

  不过这次稍有不同,这次是蒋委员长亲自前往机场接别人,紧接着,蒋委员长又在官邸举办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将冷铁锋正式介绍给党国的高官要员,再然后,这一消息便经过潜伏在国民政府高层中的间谍迅速传递到了东京。

  东京又在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发送到苏州。

  小鹿原大队这次来苏州属于绝密,甚至就连第一零四师团的师团长三宅俊雄都不知道具体的内情,三宅俊雄只知道,大本营派来了一支地质勘测队,并且要求他们第一零四师团妥善安置好,这支地质勘测队。

  三宅俊雄作为日军高层,也知道大本营的一些高度机密,他知道,大本营最近正在帮助产业省对满洲、华北乃至华中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地质勘测,其目的还是为了石油,只要在中国找到石油,日本就再不用在石油资源上受制于美国人了。

  不过,地质勘测的重点是满洲,为此产业省还从美国进口了钻探深度可达一千五百米的深井钻头,相比之下,华北以及华中地区还停留在勘测阶段,就是从地质层面进行一些基础性的勘测,看看是否有生成油田的地质条件。

  所以,三宅俊雄并未过多怀疑,虽然他也看到勘测队里有不少气势慑人的老兵,却以为那不过是负责保护勘测队的护卫队,毕竟勘测队经常要在野外作业甚至露营,如果没有护卫队的保护,一旦遇上中共的游击队就危险了。

  三宅俊雄不知道,这支勘测队的护卫队居然是小鹿原的特战大队!

  眼下,这支勘测队就驻扎在苏州的郊外,并且划出了一千米的警戒区域,严禁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小鹿原俊泗也是够谨慎,不仅在驻地的外围拉起了警戒线,而且,严禁特战队的队员外出,就是上个厕所也要至少三人一起。

  对此,特战队的不少队员都是颇有微词。

  但是,小鹿原俊泗对此却根本不为所动,特战大队的这批队员都是后来招募的,没跟狼牙交过手,而且他们还是忍者村出来的忍者,原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强者,所以心理上就难免自视过高,但是小鹿原俊泗却跟狼牙交过手,更知道狼牙有多么的可怕。

  面对狼牙,再怎么谨慎也绝对不会过分,再怎么小心也是有必要的。

  帐篷之内,小鹿原俊泗正在看一封书信,这封信是他的妻子写来的,信里除了满满的对他的思念之外,还说到了他们的女儿美枝子,妻子说了许多关于美枝子的趣事,还说美枝子十分想念父亲,希望父亲能够早日回到日本。

  对着书信,小鹿原俊泗脸上的冷酷之色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慈爱,尤其是信中又附上了一张美枝子的照片,照片上面的美枝子明显又长高了一些,小脸虽然不再那么圆嘟嘟了,却出落得越发的美丽。

  看着照片,小鹿原俊泗的心都快化开了。

  不过,对于战争年代的军人来说,这种温馨的时刻从来都是短暂的。

  很快,帐篷外便响起沉重的脚步,小鹿原俊泗便立刻收起书信照片,片刻之后,帐帘便被人掀开,遂即特战第一中队的中队长安部佑二弯腰钻了进来,顿首说:“大佐阁下,那些家伙又在闹了,闹着要去苏州城诳街。”

  “不要理他们。”小鹿原俊泗闷哼一声,冷然说道,“我倒要看看,没有我的允许,他们谁敢踏出营地一步!”

  “那他们不敢!”安部佑二嘿然摇头说。

  日军有着森严的等级制度,这些忍者村出来的忍者虽然都是强者,可现在他们的身份已经从忍者变成军人,那就必须服从上级命令,当然了,安部佑二之所以这么说,却是因为小鹿原俊泗拥有碾压这些忍者的超强实力。

  经过济州岛的三个月训练,从忍者村出来的这些忍者学会了各种特种战术,确实变得比以前更加的强大了,但是成长的并不是他们,小鹿原俊泗、安部佑二还有山上武男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他们原本就有着不错的底子,学习了忍术之后,无论力量、速度、反应还是感知都有了脱胎换骨的提升。

  其中,小鹿原俊泗的成长尤其明显,在整个特战大队,也就井上千代子、町田龙二、药师丸鬼七以及朝比奈姐妹等廖廖几个人,能够打赢小鹿原。

  安部佑二停顿了下,又问道:“大佐阁下,山上君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小鹿原俊泗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说道:“算算时间,他们现在应该已经上飞机,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傍晚就能到苏州机场,到时候你过去接一下。”

  “哈依。”安部佑二猛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时,帐帘又被人掀开。

  回头看,便看到一个窈窕的倩影弯腰走了进来,细腰、****还有那鼓腾腾的胸脯子,却是那对姐妹花中的姐姐,朝比奈舞,朝比奈舞弯腰钻进帐篷,然后款款走到两人的面前,顿首说:“大佐阁下,大本营的急电!”

  说完了,朝比奈舞又将手中电报递了过来。

  小鹿原俊泗接过电报,看完之后一对浓眉却立刻蹙紧了。

  安部佑二便低声问道:“大佐阁下,是不是出什么变故了?国民党没有向狼牙求援?或者说徐锐没有答应国民党?不肯派狼牙去重庆?”

  “没有,事情很顺利。”小鹿原俊泗摇摇头,又接着说道,“国民党已经向狼牙求援,徐锐也已经答应了国民党的请求,甚至狼牙大队都已经到重庆了!”

  “是吗?”安部佑二闻言顿时精神一振,兴奋的说,“这可真是太好了!”

  “好吗?”小鹿原俊泗却越发蹙紧眉头,低声说道,“可我却反而觉得,这件事情实在是太顺利了,顺利得让人心中隐隐的不安哪。”

  安部佑二脸上便立刻流露出吃了屎的神情,低声说:“大佐阁下,这我就有些无法理解了,在没有消息的时候,你着急狼牙不会上当,可现在狼牙已经上当,你又反过来担心其中会不会有诈,要是这样,那这事就没办法做了,干脆还是回东京算了。”

  “八嘎!”小鹿原俊泗便骂道,“安部君,你别忘了,现在我们的敌人是徐锐,面对徐锐这样的对手,再怎么小心谨慎也是不会过分!”

  “哈依!”安部佑二顿首说道,“还请大佐阁下明示。”

  小鹿原俊泗想了想,断然说道:“眼下的局势已经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了,所以不论其中是否有诈,上海我们是一定要去的!”

  说完了,小鹿原俊泗又对朝比奈舞说道:“小舞,你们小清曾在上海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不仅能说一口地道的上海土话,还对上海十分熟悉,所以这次就由你们打前站,我给你们两天时间,两天之内,必须摸清楚徐锐藏粮食的地点!”

  “哈依!”朝比奈舞重重一顿首,然后转身扬长去了。

  安部佑二目光灼灼的盯着朝比奈舞的****,一摇一摆的往前走,直到朝比奈舞撩起帐帘然后落下来,将她婀娜的身姿掩盖住,才失望的叹息一声。

  小鹿原俊泗微微一笑,问道:“安部君,你喜欢小舞?”

  “哈依。”安部佑二先是顿首,然后摇头,“没有,没有这回事。”

  小鹿原俊泗却哈哈一笑,然后拍拍安部佑二肩膀,说:“作为一个男人,喜欢美人并没错,但是要想博取美人芳心,却不是一件易事。”停顿了下,又说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朝比奈姐妹的秘密。”

  安部佑二的耳朵立刻竖起来,问:“什么秘密?”

  小鹿原俊泗便附着安部佑二的耳朵,小声说道:“听井上小姐说,朝比奈姐妹的父亲是名短跑选手,曾经在柏林奥运会上获得百米短跑的第三名,所以从很小时候,朝比奈姐妹就很崇拜父亲,所以我想她们应该喜欢跑得快的男人。”

  “纳尼?”安部佑二脸色立刻垮下来,叫苦道,“这岂不是说,我还要苦练短跑?”

  “如果能够抱得美人归,再苦也值得,不是么?”小鹿原俊泗拍拍安部佑二肩膀,微笑着出了帐篷,只留下安部佑二一个人还在原地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