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走漏风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0章 走漏风声

上海,租界北区。

  地瓜和时小迁两人在一群狼牙的簇拥下来到了街上,两人一边走,一边还在激烈的争论着什么,一副谁也不服谁的样子,而旁边随行的狼牙也在那跟着起哄,巴不得地瓜跟时小迁吵得更加的激烈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离得近了,终于可以听清楚两人的吵啥。

  时小迁说:“就你,长得跟豆芽菜似的,地瓜,还真不是我小瞧你,想跟我比脚力,你小子还差得远了。”

  “我是豆芽菜?”地瓜指了指自己鼻子,然后反唇相讥,“那你比我也强不到哪去,勉强也就是另一颗豆芽菜。”

  周围簇拥着的几十个狼牙便立刻大声起哄。

  地瓜是还没有长成,时小迁本来就瘦小,两人还真长得豆芽菜似的。

  “行行行行,你们瞎起什么哄。”时小迁便立刻意识自己说错了话,示威似的冲四周的狼牙挥了下拳头,又转头对地瓜说,“看来今天不给你小子点厉害瞧瞧,还真是不行了,既然如此,那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轻功!”

  “好啊。”地瓜不屑的撇了下嘴,然后抱拳说道,“还请赐教。”

  时小迁嘿嘿的一笑,先紧了紧腰间系的武装带,然后又往左右手心各吐了一口唾沫,地瓜便立刻皱了一下眉头,他可是个爱卫生的文明人,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庄稼把式做派,好好的手心吐什么唾沫呀,也不嫌恶心?

  时小迁却还道地瓜怕了,当下得意的嘿嘿一笑。

  再然后,时小迁便立刻甩开大步,风一样刮向对面一栋大楼,对面的这栋三层大楼以前是一家银行,临街的正门足有五米高,大门两侧是两根两人合抱的水泥柱,看到时小迁笔直的冲向右侧那根水泥柱,围观的狼牙立刻鼓噪起来。

  地瓜却环抱着双臂,站在那不屑的看着时小迁。

  眨眼间,时小迁便已经冲到了那栋大楼台阶下,只一个垫步,时小迁便已经越过三级台阶来到了那根水泥柱下,再然后,时小迁一个蹬步便踏在了那根水泥柱上,然后瘦小的身躯一下拔起来,往上升起足有两米。

  还没完,借着疾速冲刺形成的强大惯性,时小迁紧接着又在水泥柱上连踏两步,瘦小的身形再次往上拔起两米,不过这时候,时小迁因为极速奔跑形成的惯性已经耗尽了,双手距离大门顶部向外凸出来的门台却仍有一米多。

  眼看着时小迁就要惯性耗尽而掉下来时,却突然往前一甩手,时小迁的右手护肘里便射出一只飞爪,只听得丁的一声响,飞爪便立刻抓住了门台的边缘,时小迁再一发力,瘦小的身形便立刻翻上去,稳稳的落在大门顶部的平台上。

  看到这,底下围观的狼牙顿时哄然叫好,这手越障可真厉害,不少路过的上海市民也是纷纷的鼓掌。

  时小迁站在平台上抱了抱拳,然后往后退两步,再一个箭步往前冲,然后在围观市民的惊呼声中疾如流星一般坠落下来,就在围观市民以为时小迁肯定会摔出个好歹之时,时小迁却把身体团成球形,往前滚了两圈就轻松卸掉了从高空坠落的巨大惯性。

  片刻后,时小迁毫发无损的站起身,围观的市民便立刻热烈的鼓掌,好功夫啊,这可比往年那些街头耍把式的强太多了。

  时小迁得意洋洋的来到地瓜的面前,扬着下巴说道:“咋样,小子?”

  “也不过如此。”出乎时小迁的预料,地瓜却只是摇了摇头,然后了学着时小迁的样子紧了紧腰间武装带,不过终究没有学时小迁往手心吐唾沫,而是径直甩开一双长腿,大步流星的冲向前方大楼。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一看地瓜这速度,时小迁的眉头便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如果单论速度,这小子明显已经不在他之下了,就不知道这小子的攀援技巧掌握得怎么样,要是攀援技巧也有了六七成火候,这还真难不住他。

  时小迁思忖间,地瓜便已经到了前方大楼的台阶下。

  跟时小迁一样,地瓜也是一个垫步越过了三级台阶,再一脚蹬在右侧水泥柱上,同样瘦小的身躯立刻往上拔起,不过,地瓜拔起高度足足有三米,这个却超出时小迁不少,紧接着地瓜又蹬出第二脚,头部便已经接近大门顶部的平台下沿。

  下一刻,地瓜一探手便抓住了平台下沿,再一个翻身,便稳稳站到了平台之上。

  看到这,底下围观的市民们便哄然叫好,不过几十个狼牙却跟吃了屎一样难受,时小迁已经是他们狼牙大队中轻身术最为了得的了,如果连时小迁也不是地瓜这小子对手,那整个狼牙恐怕就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地瓜却存心卖弄,挑衅的看了眼时小迁,然后便把双腿踩成风火轮似的,风一样冲出大门顶部平台,然后竟是踩着大门右侧那九十度直立的墙壁跑了下来,跑下来!下来!时小迁只能跳下来,地瓜却是跑下来!

  在九十度的墙壁上跑下来,难度可比跳下来大多了!这不仅需要非常高的技巧,更需要极快的速度,时小迁脸色难堪,他自认轻身术无人能及,可是今天,却结结实实的栽了个大跟斗,他真的输给地瓜这臭小子了。

  街上围观的市民先是一片寂静,遂即哄然叫嚣起来。

  地瓜摸了摸鼻子,缓步走到时小迁面前,得意的说:“老时哪,别看你比我多吃了十几年饭,不过小爷花在轻身术上的时间和精力,却不见得比你少多少,实话告诉你吧,司令员那一身本事,小爷就只学了轻身术。”

  “司令员偏心眼。”时小迁梗着脖子说,“单独给你开小灶。”

  “那没办法。”地瓜得意的说道,“谁让小爷我的天分高呢。”

  话音才刚落,耳朵根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疼,地瓜便立刻惨叫起来。

  再侧头一看,却是姐姐柳眉,便立刻叫道:“姐你轻点,你轻点,你可别把我的耳朵给揪下来,你轻点,哎唷。”

  见地瓜吃瘪,四周的狼牙便立刻哄笑起来。

  柳眉生气说:“地瓜,你还记不记得你是干什么来的吗?”

  “当然记得。”地瓜连声说道,“我是来传达司令员的命令的。”

  “那司令员的命令是怎么说的?”柳眉说完,又生气的对周围二十多个狼牙说道,“还有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警惕心,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

  时小迁和二十多个狼牙发一声喊,转眼间就跑了个干净。

  刚刚地瓜真的是过来传达徐锐的命令的,徐锐的命令是,从接到命令那一刻开始,狼牙大队的所有人员就必须老实呆在营地,任何人任何时候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驻地半步,结果命令才刚传达完,一伙人就来到街上,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真追究起来,这件事情的性质还真挺严重的,集体关禁闭那都是轻的。

  所以转眼间,时小迁和二十多个狼牙便跑了个干净,四周围观的百姓也纷纷散去,只剩下地瓜还被他姐姐柳眉揪着耳朵,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

  片刻后吉普车开过来,柳眉又揪着地瓜耳朵上了车。

  直到上了车之后,柳眉才松开地瓜的耳朵,责备说:“地瓜,这些日子你是不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司令员的话你也敢当耳旁风?”

  地瓜小声辩解说:“姐,我没有,真没有。”

  “还说没有。”柳眉说,“那刚才怎么回事?”

  “刚才的事真不怪我。”地瓜叫屈道,“是老时非要缠着我比轻身术。”

  “老时要比你就比啊?他叫你去跳黄浦江你是不是也跳啊?”柳眉哼声说,“司令员的命令是怎么说的?你现在就给我重复一遍。”

  地瓜哪敢重复徐锐的命令,支支吾吾不吭声。

  柳眉便叹道:“地瓜,你要有警惕心理,别看现在上海已经光复了,甚至连租界也事实上处在我们军分区的控制之下,但是暗地里,不知道还潜伏着多少军统、汪伪乃至小日本的谍报人员,这要是走漏了风声,就会坏了司令员的大事。”

  地瓜撅着嘴小声反驳:“哪来那么多间谍,早抓完了。”

  地瓜说的是前两天的事情,两天前,在跟戴笠三令五审之后,徐锐终于还是出手,将明里暗里赖在上海不肯走的军统特工全给抓了,然后强制谴送出境,不过这次雷霆行动,针对的不仅仅只是军统的特工,对鬼子及汪伪潜伏在上海的特工也来了次梨庭扫穴的行动,足足抓获了一千多名可疑人员。

  据说戴老板知道这件事情后非常的生气,不过生气也没办法,因为徐锐连堂堂国舅爷都给赶走了,还会在乎军统的区区百十个特工?说真的,徐锐没有把军统的人给关起来,只是驱逐了事,说起来就已经很给戴老板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