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存心卖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1章 存心卖弄

不过,这次地瓜还真的说早了,因为小鹿原俊泗派来刺探消息的朝比奈舞、朝比奈清就混在刚才看热闹的人群里,而且两人都扮成了大学生的模样,再加上她们又能说一口流利的上海土话,根本就没人会把她们跟日本间谍联系起来。

  事情,就是有这么巧,朝比奈姐妹俩才刚到上海就遇到了这一出。

  看着地瓜被柳眉捉上了吉普车,朝比奈舞跟朝比奈清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

  确定四周没有人偷听,朝比奈舞小声对妹妹说道:“看来大佐阁下的判断是对的,狼牙大队并没有全部前往重庆,而是留下了一部份在上海,刚才出现在街上的狼牙,至少也有二十七八个,而且军营里边没准还有。”

  朝比奈清点点头说道:“必须立刻将这个重要情报报告大佐阁下,我们去联络站,通过联络站的电台给大佐阁下发电报吧。”

  “八嘎!”朝比奈舞便小声骂道,“你忘了临行前,大佐阁下叮嘱的话了吗?大佐阁下特意的叮嘱过,让我们不要跟中村机关留下的联络站有任何接触!”停顿了一下,朝比奈舞又紧接着说道,“所以,你现在就回苏州,当面向大佐阁下报告。”

  “哈依。”朝比奈清微微一顿首,然后说道,“姐姐,那你要当心。”

  “放心。”朝比奈舞对着妹妹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别忘了,我们可是井上小姐的嫡传弟子,就连町田龙二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朝比奈清轻轻嗯了一声,转身扬长去了。

  目送朝比奈清的身影消失在了小巷深处,朝比奈舞整理了下身上的学生装,然后就跟玩变脸戏似的,冷浚之色顷刻间就被女大学生应有的清纯气息所取代,然后挎着书包从小巷子里走了出来,并且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分割线)

  这时候,柳眉已经将地瓜带到徐锐面前。

  地瓜就跟做了错事的熊孩子,耷拉着头,用可怜兮兮的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柳眉,柳眉却根本不为所动,把刚才在街上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徐锐,不过徐锐的反应却有些出乎柳眉的预料,徐锐听完之后只是微微一笑。

  柳眉猜不透徐锐心里是怎么想的,便说道:“司令员,这可不是小事……”

  话还没说完,便让徐锐给打断了,徐锐摆了摆手说道:“没那么严重,先不说当时人群里有没有小鬼子的间谍,就算是真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柳眉讶然道:“司令员,当时人群中真要是有鬼子间谍,你的将计就计岂不是就让小鬼子给识破了?”

  “小鬼子可没有那么傻,这么容易就会上当。”徐锐摇了摇头,又说,“更何况,或许这根本不是鬼子的调虎离山计,是我在杞人忧天呢?”

  “这倒也是。”柳眉点头,又说道,“刚刚我去跟联络站蹲守的同志接了一下头,这几天没发现任何异常,小鬼子真要是有什么行动,小鹿原大队真要来上海执行什么任务,他们一定会提前跟中村机关留下的联络站进行联络。”

  “那也未必。”徐锐摇头,又说,“总之,让同志们提高警惕。”

  “好的。”柳眉点了点头,接着瞪了地瓜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地瓜冲着柳眉的背影吐了吐舌头,又回头臊眉耷脸的对徐锐说:“司令员,这次你不会关我禁闭吧?”

  “关禁闭?”徐锐嘿然说道,“想得倒美,我枪毙了你。”

  “那不成。”地瓜便立刻笑道,“司令员你费了好大劲才勉强把我培养成才,哪能这么轻易就给枪毙了,那你岂不是亏大了?”

  “你也知道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你培养起来?”徐锐气道,“那你还当众显摆?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是吧?我教你武术,不是让你用来炫耀显摆的,是让你用来杀鬼子的,我最后再说一次啊,今后不准人前炫耀。”

  地瓜蔫蔫的哦了一声,不吭声了。

  这个时候,办公室外忽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然后王沪生带着一身的泥土回来了。

  一走进来,王沪生便立刻抓起桌上的凉水壶,也不用杯子,直接对着水壶壶嘴就是咕咚咕咚一通牛饮,一气喝了半茶壶的凉开水才作罢。

  徐锐问道:“怎么样啊,老王,工程顺利不顺利?”

  小鬼子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第三次淞沪会战,淞沪军分区也没有闲着。

  就在全歼第二十师团残部、打赢第二次淞沪会战后的当天晚上,淞沪军分区就开始了紧张的战备工作。

  其中的重中之重就是坑道工程。

  徐锐预料到第三次淞沪会战中,小鬼子一定会出动更多的兵力,所以,外围阵地的失守是毫无疑问的,于是徐锐就想在地表之下挖掘几条坑道,要紧时刻就可以将部队通过坑道悄悄的拉到鬼子的身后发起突然袭击。

  这项工程,由王沪生全权负责。

  “不顺利。”王沪生摇摇头说,“而且是非常不顺利。”

  徐锐问道:“怎么个不顺利法?”

  王沪生说:“主要是上海海拔太低,下挖不到两米就是含水层,再挖深一点,坑道里边全是积水不说,而且还容易垮塌,光今天就已经发生垮塌事故好几起,庆幸的是,并未造成大的伤亡事故,只有两位同志受了点皮外伤。”

  “这样啊。”徐锐皱眉说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办法还是有的。”王沪生摇摇头说,“就是使用原木支撑坑道顶部以及侧壁,或者干脆使用洋灰浇铸,那就更加牢固,建成后,不仅可以调兵,还可以作为地下防空洞,用来躲避小鬼子的空袭,可谓一举两得。”

  徐锐皱眉说:“但是这样一来,工程进度就没法保证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王沪生叹息一声说,“法租界、公共租界还有地下排污管道可以利用,可是在华界却连排污管道都没有,只能临时再挖掘,然后加固!我估计,半个多月的时间,最多也就建成几条主坑道。”

  “先建着吧,有总比没有要强。”徐锐摇头说。

  王沪生轻嗯了一声,然后问道:“对了,老兵那边有消息过来没有?”

  徐锐摇头说:“只说已经安全到达重庆,别的消息就没了,不过老兵的为人处事你用不着担心,他会处理好的。”

  (分割线)

  老兵和随行的九十多名“狼牙队员”被安顿在了卫士排的营地里。

  蒋委员长身为国民政府的领袖,安全问题当然是个大问题,所以派有一个卫队旅专门负责蒋委员长安全,不过一个旅的兵,当然不可能全部住在蒋委员长的官邸里,要不然,官邸还不变成军营了?你让蒋委员长和蒋夫人怎么生活?

  所以,卫队旅只负责蒋委员长官邸的外围安保。

  官邸内部的安保工作则由卫士排负责,这个卫士排是一个加强排,足有一百多人,而且都是侍卫长王世和从奉化老家招募过来的同乡子弟,忠诚可靠、装备精良而且全部都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战斗力还是十分强悍的。

  正因为强悍,所以卫队排对于初来乍到的狼牙,有着本能的敌视。

  为什么敌视?原因很简单,本来我们保护蒋委员长保护得好好的,可是你们一来,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卫士排保证不了蒋委员长的安全?卫士排保证不了蒋委员长的安全,你们狼牙就一定能行?你们狼牙真就比我们强?

  卫士排官兵的心里边是一百个不服气。

  王世和也是故意把狼牙的住宿安排在卫士排的军营里边,目的就是让卫士排有机会跟狼牙切磋,只不过王世和倒不是因为不服气,更不是存心想找狼牙的茬,而是希望狼牙,能够治一治卫士排的这群骄兵悍将,让他们知道一下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正因为这样,狼牙才刚刚住进军营里,摩擦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先是几个卫士找到了狼牙,提出来要跟狼牙比试枪法,然后消息就迅速扩散开来,很快就演变成了整个卫士排跟狼牙之间的比武。

  卫士排的营地跟卫队旅不同,卫队旅分别驻扎在蒋委员长官邸的四周的各座军营,可是卫士排却是直接驻扎在官邸之内,王世和专门从蒋委员长的官邸内划出了一个小院子供卫士排驻扎,还允许卫士排到官邸的后花园里进行操练。

  卫士排跟狼牙在花园里列队,很快就惊动了正在书房里休息的蒋委员长,片刻后,蒋委员长和蒋夫人便联袂来到花园里,蒋委员长虽然不是军人出身,但他特别喜欢穿军装,也特别喜欢观摩军人操练,因为他觉得军人出操特别有朝气、活力。

  冷铁锋这次前来,肩负有特殊的使命,所以也是存心卖弄。

  看到蒋委员长还有蒋夫人联袂走过来,冷铁锋便立刻带着十几名狼牙队员将蒋委员长和蒋夫人团团围了起来,他自己更是身体挡在了蒋委员长的面前,仿佛外围有小日本或者汪伪的狙击手埋伏着,随时准备狙杀蒋委员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