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 狙击表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2章 狙击表演

冷铁锋不仅拿身体挡在蒋委员长面前,还郑重的说道:“蒋委员长,这里的视野太开阔了,很容易遭到敌方狙击手袭击,所以请您还有夫人立刻回到房间里去,等我们完成了对周围环境的彻底排查,才可以出来!”

  看到冷铁锋如临大敌的样子,王世和便跟着紧张起来,赶紧示意蒋委员长和蒋夫人蹲下身,尽可能的减小被弹面,不过,卫士排的排长王大奎却有些不高兴了,什么叫等我们完成了对周围环境的彻底排查?搞的来好像我们没有排查似的!

  当下王大奎便冷然说:“梁营长,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的话?我刚才说什么了?”冷铁锋明知故问,又接着说道,“还有,我现在叫冷铁锋,不叫梁钢,所以请叫我冷大队长。”

  “好,冷大队长。”王大奎语气不善的说,“你刚才说,要等到你们完成了对周围环境的彻底排查,委座还有夫人才可以从室内出来,这什么意思?”

  “我说的不对吗?”冷铁锋冷冷的说道,“蒋委员长还有夫人的安全无小事。”

  “这我当然知道。”王大奎没好气的说道,“可问题是,早在委座还有夫人住进官邸之前的半个月,我们卫士排就已经对周围环境进行彻底的排查,我可以拍着胸脯说,官邸周围绝对没有留下任何死角,所有隐患都被排除了。”

  “真的吗?”冷铁锋哂然一笑,一扭头,正好看到韩锋悄悄的回到队列中,在进入队列前还冲冷铁锋点点头,冷铁锋微微的一颔首,然后指着前方斜坡上废弃的水塔,又问道,“那边的自来水塔排除过了没有?”

  “哪边的自来水塔?”王大奎一边应着,一边扭头,顺着冷铁锋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待看到山坡上的自来水塔,便不由得愣了一下,因为他对蒋委员长官邸四周的每一个警戒哨都了如指掌,但是对这座自来水塔却毫无印象。

  但是,王大奎很快就回想起来,当时在布置官邸的安保措施时,也有人提到这座废弃的自来水塔,但最终却让王大奎给一票否决了,因为那座自来水塔已经废弃不说,而且距离蒋委员长官邸足有一千米。

  更重要的是,官邸所在这片都是封锁的,闲杂人等根本进不来。

  当下王大奎哂然说:“那座废弃的自水来塔距离官邸至少有一千多米!先不说小鬼子的狙击手能否进来,就算渗透进来了,躲在那么远的距离,也不可能对官邸内的任何目标构成任何威胁!更不要说威胁到委座还有夫人了。”

  “是吗?”冷铁锋哂然说道,“王排长,你难道不知道,一个优秀的狙击手甚至可以击中一千五百米外的目标?”

  “一千五百米?”王大奎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大笑起来,“冷大队长,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是了,你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呵呵。”

  冷铁锋的脸色却是冷了下来,沉声说道:“王排长,我没跟你开玩笑,蒋委员长和夫人的安全可不是小事!再怎么谨慎也绝不为过!”说完了,冷铁锋又把目光转向王世和,冷冷的说道,“王侍卫长,你觉得呢?”

  王世和点点头,直接下令说:“王排长,立刻派人排查那座废弃水塔!”

  王世和下了令,王大奎便不敢再炸刺了,因为王世和不仅是他的本家堂叔,更是他的顶头上司,还是将他从奉化老家的农家子弟提拔成卫士排排长的恩主,当下王大奎便派出一个卫士班,前往斜坡上的废弃水塔进行排查。

  大约一刻钟后,前往废弃水塔的卫士班便又回来了,不过去时的十三个人,回来时却只剩十个,剩下的三个人已经留在废弃水塔,建立警戒哨,这还没完,这个卫士班的班长竟然还带回来两颗烟头,而且还是菊花牌香烟。

  “这是什么?”看着班长手里的烟头,王大奎的脸色有些难堪。

  “排长,我们在废弃水塔背面发现了这两颗抽剩的烟蒂,还有……”卫士班长将手中的烟头递给王大奎,又接着说道,“我们还在水塔顶部发现了两个脚印,还有趴卧的痕迹,因为水塔已经废弃,顶部的灰尘很厚,所以痕迹很清楚。”

  王大奎接过烟头,脸色顷刻间变得越发的难堪:“烟头是刚抽剩的!”

  侍卫排长也说道:“还有自来水塔上的那个痕迹,也是刚刚留下的!”

  听到侍卫排长这句话,不仅王世和、蒋委员长还有蒋夫人的脸色顷刻都变了。

  卫士排居然真的在前方那座废弃的自来水塔上发现了可疑痕迹?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小鬼子的“末日计划”已经展开了,并且派来刺杀蒋委员长的狙击手也已经到位了,没准刚才鬼子的狙击手就隐藏在水塔上面,要不是冷铁锋足够警惕,说不定……

  想到这里,王世和顿时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再不敢接着往下想了。

  不过王大奎还是有些不以为然,摇摇头说道:“冷大队长,我还是想说,这座废弃的自来水塔距离委座官邸至少有一千米,我绝不相信,有人可以命中一千米开外的目标!你刚才形容的狙击手,恐怕是不存在的吧?”

  冷铁锋说:“王排长,看来有必要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狙击手的能耐!”

  “那好啊。”王大奎欣然点头说,“我和卫士排的弟兄早想开开眼界了。”

  “我保证,绝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冷铁锋轻哼一声,扭头对韩锋说,“锋子,你去前方的那座废弃的自来水塔,让王排长和卫士排的弟兄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狙击手。”

  “是!”韩锋向着冷铁锋啪的敬了一记军礼,然后背着毛瑟98K狙击步枪走了。

  自从徐锐通过大卫军火贸易公司从美国订购了大量枪械之后,狼牙的狙击手基本上都换装了精度更高、射程也更加远的勃朗宁狙击步枪,不过韩锋没换,他还是喜欢用之前的那杆毛瑟98K狙击步枪,因为他已经习惯了。

  等韩锋离开后,冷铁锋又对王大奎说:“王排长,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标靶?”

  “当然。”王大奎才不信狼牙的狙击手真能击中一千米外的目标,冷哼了一声,当即命卫士排的士兵搬来了一架人形标靶,摆在院子正中,摆好了标靶之后,王大奎又故作大方的对冷铁锋说,“冷大队长,只要你的人能够命中标靶,哪怕只是边缘,也算是命中!”

  冷铁锋哂然说:“王排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你放心,如果没能命中要害,那就是我们狼牙输,就是我们狼牙技不如人,我们绝没二话,立刻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我们狼牙侥幸赢了,王排长怎么说?”

  王大奎一拍双手干脆的说道:“要是你们狼牙赢了,我也没有二话,从今往后,委座官邸还有出行的安保,就全部都由你们狼牙说了算,我们卫士排一定会无条件服从你们狼牙的领导和指挥,怎样?”

  冷铁锋伸手说:“君子一言!”

  王大奎伸手与冷铁锋重重相击,一边说:“快马一鞭!”

  两人说话之间,冷铁锋便已经到了前方山坡的水塔上,并且向这边打出了手语,冷铁锋通过望远镜看到后,便立刻回头对蒋委员长、蒋夫人还有王世和说道:“蒋委员长、夫人还有王侍卫长,还请你们移步到前边的围墙下。”

  前边的围墙下放有一排长椅,蒋委员长、蒋夫人还有王世和坐在那,不仅可以近距离观摩标靶是否被命中,而且还安全,因为身后有一堵混凝土浇铸的墙挡着,既便是韩锋发挥严重失常打歪,也绝不会威胁到蒋委员长几个。

  当下蒋委员长、蒋夫人便兴致盎然的移步到了围墙下,王世和自然是不敢落座,只负手站在蒋委员长身后,王大奎和卫士排的官兵也纷纷的走开,离得那人形标靶远远的,显然都在担心韩锋会打偏,误伤到他们。

  冷铁锋却不怕,仍然好整以暇的站在人形标靶的旁边。

  蒋夫人还善意的提醒了一句:“冷大队长,子弹不长眼,你也避避吧?”

  “多谢蒋夫人的美意,不过,还是不用了。”冷铁锋淡淡一笑,又说,“我对我的队员有足够的信心,他绝不会让我失望。”

  蒋夫人还想要再劝时,却让蒋委员长制止了。

  蒋委员长制止了夫人,微笑着对冷铁锋说道:“梁营长,那就开始吧。”

  “好的。”冷铁锋没有坚持要纠正蒋委员长对他的称谓,当即便向前方斜坡上的韩锋打出手语,示意他可以开枪。

  随着冷铁锋高举的右手落下,在场的所有人,一瞬间全都屏住了呼吸!

  尤其是王大奎和卫士排的一百多名官兵,更是一个个都莫名瞪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紧盯着冷铁锋身边的人形标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