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4章 挑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4章 挑衅

蒋委员长闻言眼前一亮,说道:“雨农,你倒是提醒我了,梁钢说替缉私总队训练一批老兵,可是他也并没有说只给缉私总队训练,左右都是要练兵,不如索性往大了练,就让他把中央军校的十四期、十五期学员一并练了。”

  “这是个好主意。”王世和跟戴笠同时点头。

  狼牙的战绩那可真是如雷贯耳,狼牙的身手,今天他们也已经亲眼目睹,像狼牙这样的特战精锐,无论戴笠,还是王世和,都欢喜得紧,戴笠恨不得军统局的特工个个都像狼牙一样的厉害,王世和更是希望整个卫士排甚至卫队旅都是狼牙。

  蒋委员长又对王世和说:“世和,这段时间你要多费点心。”

  王世和跟随蒋委员长已经很多年,蒋委员长只是起了个话头,他便立刻明白了,蒋委员长是在暗示他,要趁这段时间多接触狼牙的队员,多多拉拢他们,就算最后没办法将冷铁锋这个大队长拉拢过来,也至少要留下大部分队员。

  当下王世和点头说:“委座,卑职知道怎么做。”

  蒋委员长又接着对戴笠说道:“雨农,调查的事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这批狼牙队员的籍贯、家庭成员等情况调查清楚,然后给我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总之你要明白一点,要不惜代价将这批狼牙队员留在党国的阵营。”

  “是!”戴笠站起身,恭敬的答应道。

  蒋委员长轻嗯了一声,又问戴笠道:“对了,你有事情要汇报?”

  “是的。”戴笠点点头,压低声音说,“委座,卑职现在怀疑,日本人对第五战区长官部实施斩首战,然后放出风声说要对重庆实施斩首,其实是在调虎离山,其目的只是为了将狼牙调离上海,然后出动小鹿原特战大队突袭上海。”

  蒋委员长闻言先是松了口气,旋即皱眉问道:“消息可靠?”

  戴笠犹豫了一下,然后答道:“委座,卑职只能说,可能性非常大。”

  “就是说,这只是你的猜测。”蒋委员长皱眉说道,“说说你的根据。”

  戴笠说:“根据是,现在徐锐的淞沪军分区对日军的威胁更大!日军如果不能尽快消灭徐锐的部队、夺回上海,不仅会导致整个淞沪地区的糜烂,甚至连长江航道都有可能被徐锐的部队截断,这样一来,华中的五十万日军也就末日到了!”

  蒋委员长皱眉说道:“就只有这些么?这可支撑不起你的结论。”

  “不止。”戴笠摇了摇头说道,“卑职之所以这么怀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凭据,那就是我们技术科刚破解了日军的密电码,并破译了日军的部分往来电文,其中就有提到,让第一零四师团配合末日计划。”

  蒋委员长皱眉问道:“这有什么奇怪?”

  “委座,这不正常。”戴笠说,“第一零四师团现在驻扎在苏州,如果末日计划针对的是国民军各个战区长官部及委座您,那么需要提供协助的应该是长沙、武汉甚至随枣前线的日军各个师团,而不应该是苏州的第一零四师团。”

  顿了顿,戴笠又问道:“委座,您看,是否需要通知中共方面?”

  “算了。”蒋委员长却淡然说,“消息可靠不可靠都不知道,就不要多此一举了,免得中共误会我们,说我们是在危言耸听。”

  “好的。”戴笠便不再多说什么。

  戴笠其实也不想通知中共方面,因为徐锐的淞沪军分区才刚刚把军统上海区的所有人员驱逐出上海,并且还把暗中留在上海的部分地下特工也抓起来,然后强制送出上海,这就做的有些过了,搞得他戴笠很没面子。

  所以戴笠很希望徐锐栽个跟斗。

  (分割线)

  在上海,百老汇大厦。

  王沪生、徐锐和地瓜正在吃饭。

  徐锐忽然间毫没来由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然后摸摸鼻子说:“他娘的,又是哪个夯货在背后咒我?有完没完了?”

  王沪生翻起白眼,说:“老徐,能不能别闹?”

  “不说,不说了。”徐锐笑笑,又对地瓜说,“地瓜,这几天你跟着政委,一定要保护好政委的安全,知道不?”

  地瓜点头答应道:“嗯,知道。”

  王沪生却皱眉说:“老徐你这是做什么?”

  徐锐说:“常言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真的是小鬼子的调虎离山之计,那么老王你就极有可能成为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目标!”

  徐锐能够隐隐约约的猜到,这极可能是小鹿原大队的调虎离山计,却没法猜到,小鹿原大队在将狼牙大队调离上海之后,究竟想要干什么?是对淞沪军分区实施斩首战呢?还是针对性的搞一些破坏?徐锐斩时还没办法确定。

  根据过往经验,小鹿原大队最大的可能还是要实施斩首战!不是斩他徐锐的首,就是斩老王或者别的淞沪军分区主要领导的首,比如说柳眉还有江南,所以,徐锐现在必须得加强王沪生他们几个主要领导的安保。

  至于他自己,徐锐并不担心。

  王沪生知道了徐锐的意思后,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匆匆吃完晚饭,徐锐和王沪生便分头离开,各忙各的事情,徐锐要去吴淞炮台,王沪生则去闸北继续主持坑道挖掘工程,地瓜也只能暂时收心,再不敢去百乐门或米高梅,只能很苦逼的跟着王沪生来到闸北工地。

  结果挖到半夜,忽然下雨了。

  地瓜便赶紧从车上拿来雨衣,准备要替王沪生披上,结果就在快要披上的一瞬,地瓜的眼角余光却陡然间发现一道光亮,当下地瓜便心中一紧,对于这种光亮他绝不陌生,那是光束照射在瞄准镜上反射出的反光!当然也可能是望远镜!

  这可能是小鹿原派的狙击手,也可能只是军统特工!但是地瓜必须假设这是小鹿原大队派出的狙击手,凡事要往好处想,却必须最好最坏打算!当下地瓜便大叫一声小心,然后一把将王沪生推开,同时飞起一脚,将王沪生警卫员手里打着的手电筒给踢飞。

  王沪生猝不及防,一下摔跌在泥水中,摔成落汤鸡,王沪生警卫员手里的手电筒也被地瓜一脚给踹飞了,周围便立刻陷入黑暗中,地瓜却在踢飞王沪生警卫员手中的手电筒后的第一时间,就向着前方的一栋民房飞奔而去。

  地瓜注意到,刚才那束反光就是从前方那栋民房顶上发出来的!不管这人是小鹿原大队派过来的狙击手,还是潜伏的军统特务,他就潜伏在对面民房顶上!此时此刻,地瓜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抓住这个家伙!绝对不能让他给跑了!

  (分割线)

  地瓜并没有看错,对面民房顶上确实躲了个人,而且这个人就是朝比奈舞。

  看到底下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朝比奈舞就知道她已经被发现了,当下不慌不忙的收起望远镜以及雨衣,准备从房顶撤离。

  朝比奈舞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完全就是个巧合。

  午夜之间,朝比奈舞就已经基本完成侦察任务,确定了至少十二个储粮点,这十二个储粮点分布在上海各区,基本上每个区都有一到两个,而且就在驻军的军营之内,这么做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就近保护原则嘛。

  这个,倒也不能怪徐锐大意。

  这毕竟是好几百万石的大米,这么庞大的目标,徐锐绝对不可能把它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发现踪迹,更何况,淞沪军分区足足有一万多部队,每天都要吃掉几万斤大米,这都是要从粮仓取的,怎可能瞒得过像朝比奈何舞这样的忍者?

  朝比奈舞逐一确定目标并且画成概略草图之后,便准备撤离上海。

  不过,在途径闸北区的时候,朝比奈舞却无意中发现淞沪军分区对其中一处街道实施了全面戒严,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这便极大的引起了朝比奈舞的好奇,当下朝比奈舞便改变主意,决定对这一区域展开侦察。

  然后,朝比奈舞就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无声息的上到街边的房顶,然后借助飞索从空中进行飞渡,最终无声无息的来到了戒严区域的上方,并在一处民房顶上落下来,举起望远镜准备观察,结果看了还不到半分钟就让地瓜给发现了。

  朝比奈舞只能自认倒霉,不过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朝比奈舞对自己的忍术有着绝对的信心,无论下面过来的是什么人,哪怕是传说中的狼牙,朝比奈舞也有信心摆脱!正因为有信心,朝比奈舞甚至不急于离开,当底下那道身影已经追到她藏身的民房跟前时,朝比奈舞甚至还有心情从屋檐上探出身躯,冲底下飞奔过来的那道身影做了个挑衅的手势。

  朝比奈舞将左手比搁在颈部,做了个抹喉的手势。

  这是一个极具警告意味、或者说挑衅意味的手势,意思是说,别追,你要是敢追,就别怪我割断你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