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亲我一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5章 亲我一下

虽然是子夜时分,而且还下着雨,不过地瓜还是借着远处朦胧的路灯灯光,看到了朝比奈舞做出的这个手势,地瓜立时火了,狗曰的还挺嚣张的啊,竟然敢挑衅小爷?行,小爷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狼牙!

  地瓜虽然从来没有住过狼牙营地,但他确实是狼牙一员!

  当下闷哼了一声,地瓜陡然加速,然后带着一身泥水冲到了那栋民房近前,那栋民房是一栋高门大院,屋檐距离地面足有四米多高,直接纵跳是绝对不可能跳上去的,但是这根本就难不住地瓜,只见地瓜双脚一蹬地,整个人便已向上拔起,到了两米多高时,双脚猛一分撑住大门门框,然后借力再往上一跳,双手便已经稳稳的抓住离地四米多高的屋檐,再接着往前一个空翻,人便已经翻到屋顶上。

  这一过程,说起来似乎有些复杂,其实也就是转瞬之间。

  地瓜翻上屋顶时,朝比奈舞才刚刚收拾好装具,这时候,两人相距还不到五米。

  朝比奈舞还是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摊摊手说道:“不错嘛,还是个武术高手呢。”

  “女人?”地瓜闻言便愣了一下,他万没想到,鬼鬼祟祟躲在这里偷窥他们工地的家伙竟是个女人,而且说的也是上海土话,当下讶然说,“你是……军统的人?”

  “想知道?”朝比奈舞将背包往背上一挎,然后一扬柳眉说道,“那就来追啊,只要你能够追上我,我就告诉你。”

  说完了,朝比奈舞一个转身,踩着瓦楞飞奔而去。

  “追就追,怕你不成!”地瓜轻哼了一声,当即便追了下去,地瓜打小就出入百乐门这样的风月场所,可刚才这个小娘皮的这记媚眼却着实震了他一下,这小娘皮很骚啊!只可惜脸上蒙着黑纱,看不清她的长相。

  一逃一追,当下两人便拿大街两侧的民居当起了竞速的舞台。

  转眼之间,朝比奈舞便跑到了一栋高楼上,再往前却是一栋要低矮得多的楼房,高度落差足有七八米,朝比奈舞冲到高楼天台边缘后,没有片刻的犹豫,便纵身跳了下来,转眼之间,轻盈的身躯便已落在下方低矮的楼房顶上。

  起身之后,朝比奈舞回眸一看,便看到地瓜也纵身跳了下来。

  地瓜落地的动静就比朝比奈舞要大得多了,发出咚的一声响,不过借助翻滚的技巧还是轻松卸掉了从高处落下的巨大惯性,毫发无损。

  就这么一耽搁,两人便已经跑个并驾齐驱。

  “小妞,识相的就乖乖跟小爷回司令部去。”地瓜一边大步流星往前飞奔,一边扭头对朝比奈舞说,“把你的问题交待清楚。”

  “我要是不呢。”朝比奈舞轻哼一声,脚下忽然一折,往北狂奔而去。

  “你跑不掉的。”地瓜跟着脚下一折,也往北追上去,转眼之间,两人又跑了个并驾齐驱,通过刚才的追逐,地瓜已经发现了,他的速度要比这小娘皮稍快,所以此刻也是心神大定,今天遇到了小爷,你就自认倒霉吧。

  朝比奈舞却不再多说话,开始埋头往前狂奔。

  朝比奈舞也已经发现了,这个中国兵的速度非常快,比她都要快,她必须全神贯注的奔跑,而且必须时刻变换方向,才能确保不被追上,所以,要是再分心,没准真会被这个中国兵给追上,到时候就狼狈了,无论如何这里还是市中心。

  地瓜连续追过了几条街,好几次手都已经快抓住这小娘皮的衣襟,却又给她溜了,地瓜便立刻意识到,他得抓紧了!如若不然,让这小娘皮逃出了上海市区,那可就麻烦了,没准外面还会有她的同党在接应,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脑筋一转,地瓜便轻轻的挥了挥手,嗯声说:“好臭,哪来的臭味?”

  说完之后,地瓜又装模作样的吸了两下鼻子,又说道:“我去,是你身上的体臭!”

  其实,地瓜闻着的明明是香味,而且还是一种很好闻的香味,这香味就是从前面那小娘皮身上飘来的,地瓜闻惯了脂粉味,却从来没有闻过这样的香味,所以,这种香味多半是前面那小娘皮身上自带的体香,体香,这可是体香!

  但是地瓜却故意将这体香说成体臭,这就是恶心人了。

  地瓜有十足的把握,前面这个小娘皮绝对受不了这个!

  果然,地瓜话音才刚落,朝比奈舞就受不了,反驳说:“放屁,这明明是体香!”

  “嘁,什么体香,明明就是体臭!”地瓜发现狡计得售,便立刻加大了攻击火力,又紧接着说道,“哇,好臭,简直臭死人了,臭死人了!”

  朝比奈舞勃然大怒,回头猛一扬手,一点寒星便照着地瓜面门打来。

  地瓜见状赶紧侧头,那点寒星几乎擦着他的脸颊掠过去,尽管仅仅只是惊鸿一瞥,地瓜却仍然看清楚了,那竟然是一枚手里剑!

  “手里剑?!”地瓜凛然道,“日本人?!”

  手里剑这种暗器,中国武者几乎不用,小日本的忍者却几乎是标配。

  朝比奈舞恨极了地瓜的污蔑,打出手里剑之后,转身又往地瓜扑来。

  之前一直在逃跑的小娘皮突然之间转身扑过来,地瓜却反而茫然了,这么一犹豫,那小娘皮便已经扑到了面前,一扬手,原本空无一物的手里便多出一把短刀,寒光闪烁间,照着地瓜的咽喉猛刺了过来。

  “我艹!”地瓜硬生生顿步后仰,狼狈的躲了过去。

  躲开攻击之后,地瓜大叫道:“喂,你怎么不跑了?”

  不是说好了你跑我追的么?你他妹的忽然不跑了,这他娘叫什么事?

  “跑?”朝比奈舞又是刷刷两刀,一下将地瓜逼入险境,然后笑道,“你也不看看已经到了哪里?这里已经是城郊了,哼哼,快乖乖的束手就缚吧!只要你乖乖的束手就缚,还能少受点苦,否则就别怪老娘下狠手了。”

  地瓜扭头一看,还真的跑到城郊了。

  看到地瓜回头,朝比奈舞便轻笑说:“别看了,这里距离市中心已经很远,你的同伴不可能这么快就过来,所以,还是乖乖的束手就缚吧。”

  “缚你妹!”地瓜自然不会束手就缚,就算你真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一个自带体香的极品大美女,小爷也绝不会乖乖束手就缚!借着刚才闪躲的机会,地瓜悄悄的从地上抓了一把泥沙,然后抖手就把这把泥沙撒了出去。

  朝比奈舞还道是暗器,便娇叱一声,双手交叉护于面门前,急后退了两步。

  借着这个宝贵的机会,地瓜一骨碌翻身爬起来,甩开大步,玩命的往回跑,刚才的交手虽然短暂,却足以使地瓜意识到一个很残酷的事实,事实就是,他不是这小娘皮的对手,真的打起来,他极可能撑不过三个回合。

  所以,地瓜只能够跑,小命要紧!

  “好你个狡猾的小贼!竟然使诈!”朝比奈舞再度娇叱了一声,甩开大步奋起直追。

  不过,地瓜的速度终究要比朝比奈舞快了一些,之前朝比奈舞在跑、地瓜追的时候,由于朝比奈舞掌握着主动权,所以速度差距看不出来,但是现在反过来了,变成了地瓜跑、朝比奈舞追,这速度差距一下就出来了。

  转眼之间,朝比奈舞就已经被拉下好几个身位。

  不仅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还在急速拉开,再这样下去,很快就要让地瓜跑没影了,朝比奈舞就急了,一扬手又是一枚手里剑照着地瓜背心打过去,不过朝比奈舞并不想杀人,她想抓一个活口,所以又娇叱道:“看我暗器!”

  其实,就算朝比奈舞不提醒,地瓜也已经察觉。

  于是,地瓜于飞奔中猛的一拧身,横移了两步,堪堪躲过了朝比奈舞打出的手里剑,不过这么一耽搁,刚刚已经拉开的距离便又缩近许多,朝比奈舞发现这一招果然有效之后,当即便不停的打出手里剑,逼得地瓜东躲西闪。

  转眼之间,两个人的距离便又拉近到十步以内。

  “救命啊,司令员,快救救我啊。”地瓜立刻急了,一边夺路狂奔,一边鬼哭狼嚎,一边还要拼命躲避朝比奈舞打出的手里剑,真是苦逼极了,为了躲手里剑,时不时的还会在地上蹭一下,或者刮一下,很快搞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

  “别喊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朝比奈舞却没有一丝的怜悯,一边穷追不舍一边不停的打出手里剑,又追出百余米之后,终于将地瓜逼入到了一处死角,那确实是一处死角,或者更确切点说,其实是一个死胡同。

  如果没有朝比奈舞,地瓜很容易就能翻过这死胡同。

  可是现在,有朝比奈舞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瓜根本就没这机会。

  无路可逃,地瓜只能够停下来,苦着个脸说道:“那个谁,要不然我们打个商量呗?要是你能放了我,我就,我就……”

  朝比奈舞微笑说:“你就怎样?”

  地瓜猛的一咬牙,摆出一副我牺牲很大的样子,咬牙说:“只要你能放我走,我就让你亲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