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6章 吴淞炮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6章 吴淞炮台

“纳尼?你就让我亲一下?”朝比奈舞立刻傻在那里。

  地瓜这个思维跳跃有些大了,朝比奈舞明显有些跟不上。

  趁朝比奈舞愣神的短暂间隙,地瓜便立刻一个原地蹬身,身形早已经敏捷如猴般窜上死胡同的隔墙,等到朝比奈舞反应过来时,地瓜双手已经攀住了隔墙的上沿,只要双手再一使劲,就能整个人都翻到墙上去了。

  只不过,这时候朝比奈舞也反应过来了。

  “好个狡猾的小贼!”朝比奈舞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到墙根下,然后伸手就去拉地瓜的腰带,试图将地瓜从墙上生生拉下来,结果只听呲啦一声,人没拉下来,却把地瓜的裤带给拉断,再顺势一扯把地瓜长裤连同内裤一古脑的扯了下来。

  地瓜的整个下半身便立刻变得光溜溜的,连丁丁都露了出来,而且还没毛。

  “我去,耍流氓啦!”地瓜立刻惨叫一声,不过借着这个机会,赶紧将光溜溜的双腿缩到了隔墙上,然后用手捂住了下体,满脸羞愤,胯下没毛是耻辱哪,简直是毕生之耻!今天却居然让这个日本小娘皮给看到了,没法活了!

  无论是武者还是忍者,六识都要远胜常人,所以既便是在夜间,既便光线不太好,可是朝比奈舞还是把地瓜的小丁丁看了个清清楚楚。

  朝比奈舞落地之后便立刻格格的娇笑起来,一边说:“哟,本钱不小嘛,只不过,毛都还没长齐呢,不知道中用不中用呢。”

  “中用你妹啊,你这只女流氓!”地瓜心下羞愤至极,我宝贵的童贞啊。

  朝比奈舞却又在霎那间变了脸,脸上的笑意忽然隐去,取而代之却是冷厉的杀机,说时迟、那时快,朝比奈舞便掏出一枝南部式手枪,瞄准地瓜,连续扣动扳机,在意识到生擒地瓜已经没可能之后,朝比奈舞便立刻动了杀机。

  之前的追逐以及戏耍,都是为了生擒地瓜。

  现在生擒已经无望了,朝比奈舞就要杀人了。

  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放这个中国兵活着回去,否则对于他们小鹿原大队就是个威胁!

  要是反应慢的,一准就中了朝比奈舞算计,不过地瓜的反应却是极快,几乎是朝比奈舞手才刚一动,他就瞬间意识到了危险,然后一个倒翻从隔墙上往后翻下去,朝比奈舞射出的子弹便全数落了空,连根毛都没打着。

  朝比奈舞犹不肯放弃,后退两步,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前,再翻上隔墙。

  等朝比奈舞追上隔墙,地瓜早已经跳下墙,跑到前方三十多米开外了!夜色之中,朝比奈舞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地瓜的白屁股,正在黑暗中左挪右闪,没片刻犹豫,朝比奈舞便举起南部式手枪,对着地瓜屁股连开数枪。

  黑暗中,响起了地瓜的一声凄厉惨叫。

  只不过,朝比奈舞知道并未命中要害,正当朝比奈舞准备跳下隔墙继续往前追时,前方街上忽然响起吵杂的人声,紧接着便有几十束手电筒的光束往这边照过来,看到这幕,朝比奈舞便立刻收回脚步,身躯往后翻倒下去。

  回过头再说地瓜,这会正光着屁股在狂奔。

  地瓜也同样发现了前方街上冲过来的人群,发现有人来救援,地瓜顿时大喜过望,便赶紧加快脚步迎了上去,跑了没多远,前方过来的人群便离得近了,灯光中,地瓜一眼就看到了手持双枪的王沪生,正一边奔跑,一边高喊。

  “地瓜,是你吗?你没有事吧?”王沪生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有些焦急。

  王沪生当然急了,他能不急吗?地瓜可是他小舅子,小舅子要是出事,而且还是当着他的面出的事,柳眉又岂能饶得了他?

  “政委,我没事。”地瓜高声应答。

  片刻后,两下里便已经会合在了一起。

  再然后,王沪生就发现了地瓜身上的异样,讶然问:“地瓜,你裤子呢?”

  “政委,别提了。”地瓜用手捂着自己裆部,苦笑说,“让刚才刺探我们的那个日本小娘皮给扒掉了。”

  “刚才刺探我们的那个间谍是个女的?还是个日本人?她还扒了你裤子?”王沪生的脑子明显有些不够用了,愣愣的说道,“你们,你们干什么了?”

  “我们干什么了?”地瓜茫然道,“那还能干啥,就那事呗。”

  “你们干了那事?”王沪生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不是吧,你们可是两个阵营的好吧,才第一次见面就干那事,这样真的好吗?

  跟王沪生一起过来的还有好几十个老兵。

  其中一个老兵说:“骗人的吧,毛都没长齐,你行不行啊?”

  另一个老兵更过分,指着地瓜说:“童子鸡,没毛的童子鸡。”

  听到这话,四周警戒的那几十个老兵便立刻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什么,你们笑什么?”地瓜立刻急了,“不许笑,不许笑!”

  可是这些老兵才不管他,越发的大笑起来,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

  王沪生的表情变得严肃,又问道:“地瓜,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地瓜真的跟一个日本女间谍乱搞男女关系,那问题就严重了,王沪生就算是他的姐夫,只怕也是不能够包庇,而是必须加以严肃处理。

  地瓜便把刚才的事从头到尾说了,听完之后王沪生就松了一口气。

  “就这事?”王沪生嗨了一声说,“险些被你小子带沟里,真是的。”

  当下王沪生脱下自己的军装,让地瓜绑在腰上权且当围裙,好歹把他那没毛的童子鸡给遮挡一下,然后也不留在工地上,直接带着地瓜来到吴淞炮台上找徐锐。

  (分割线)

  王沪生带着地瓜来到吴淞炮台时,徐锐正领着一支施工队在浇铸炮兵工事。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更加的清楚,上海能否守住,第三次淞沪会战能否打赢,或者说能否长时间的僵持下去,关键就在于吴淞口能不能堵住!只要吴淞口能够堵住,守住上海就没有问题,如果堵不住,那就肯定完蛋。

  道理是明摆着的,小日本拥有强大的海军,如果让小日本的万吨级战列舰顺着黄浦江开到市中心,那这仗就没办法打了,小鬼子只需一发大口径炮弹,就能轻松轰塌一栋楼,就能轻松埋葬他们一个连,就如同第一次淞沪会战。

  反之,如果鬼子的海军军舰过不了吴淞口,进不了黄浦江,那么上海市区的建筑,就会成为一架绞杀鬼子兵的绞肉机,那时候不要说一两个野战师团,小日本就是调来十个、八个师团,也未必能填满这个窟窿。

  说的再明白一些,吴淞口就是淞沪的锁钥!

  就跟沙桥岗要塞是大梅山锁钥,一样道理!

  虽然,徐锐已经想办法在吴淞口自沉了十几艘鬼子的军舰,并且凭借这十几艘军舰的残骸构筑起一道封锁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可以高枕无忧,更不意味吴淞口的隐患就已经一劳永逸的解掉了。

  事实,恰恰相反!

  利用军舰构筑的这道封锁线,其实很脆弱!

  因为鬼子海军可以通过驳船,将沉没在吴淞口的军舰残骸打捞起来,或者干脆拖走,这样一来淞沪军分区精心构筑的沉船封锁线立刻就消解于无形了,再不济,鬼子海军还可以派出潜水员,对沉没的军舰残骸实施水底爆破,同样可以清除沉船封锁线。

  所以,淞沪军分区还必须花大力气保护好这条沉船封锁线,这其中,又以吴淞炮台最为关键!

  吴淞炮台共有两个组成部分,浦东的叫东炮台,浦西的则叫西炮台。

  浦东的东炮台早已经被拆除,只剩下部分遗迹,修复的难度非常大,而且所需要时间又旷日持久,再加上容易遭到攻击,所以徐锐就索性放弃了东炮台的修复,转而集中所有人力以及物力,下死力气修复西炮台。

  不过,修复西炮台也非易事!

  第一次淞沪会战之后,日军就对西炮台的工事实施了永久性的破坏。

  就在赢得第二次淞沪会战之后的当天傍晚,当徐锐带着施工队赶到炮台山,却发现炮台原址已经只剩几个水泥桩,一切都要重新修建,左右都要重新修建,徐锐便索性按照自己的要求对炮台进行重新设计、重新施工。

  徐锐彻底摒弃了之前的设计思路,不再傻傻的直接将炮台修在炮台山正面,因为现在的战列舰已经不是当年的铁甲舰,无论口径还是精度都有了很大提高,再将炮台无遮无掩的修在山体的正面,鬼子的大口径舰炮只需一炮就能够轻松把你轰成渣。

  实际也是这样,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中,吴淞炮台上摆着的四门大口径要塞炮,孔部长花了大价钱从意大利买的四尊大口径要塞炮,总共没放几炮就让鬼子的舰炮干掉了,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所以,徐锐必须转换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