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小鹿原的意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7章 小鹿原的意图

徐锐决定,直接将炮台山的山体挖空,打造成一个类似松山要塞那样的地下要塞,然后再对炮台山的前侧山体,进行专门的加固,并预留出射击孔,用来安装那四门从鬼子巡洋舰上拆下来的大口径舰炮。

  这样设计的射击孔,射角局限性很大,左右角及俯仰角调节范围最多也就三十度,但是对于扼守吴淞口来说却已经足够了,因为,徐锐并不需要借助吴淞炮台的四门要塞炮,压制小鬼子的海军,而只需要它们保护好沉船封锁线就已经足够。

  淞沪军分区只要保住了封锁线,就能将鬼子海军挡在吴淞口外!

  为了抵御小鬼子的大口径舰炮以及重磅航弹,徐锐对炮台山的山体正面以及顶部,进行了专门的加固,根据计算结果,除非小鬼子调来五百毫米以上口径的舰炮,或者往炮台山扔下五千磅航弹,否则绝炸不开!

  不过现在,鬼子的大和舰也只装备了四百毫米口径舰炮。

  也就是说,单从设计上讲,吴淞炮台工事是不可摧毁的!

  当然,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眼下工程刚开工,远未完成!

  而且,既但工程顺利完工,也不意味着吴淞泡台就真的是不可摧毁的,因为摧毁吴淞炮台除了扔航弹以及用大口径舰炮轰击以外,还有另外的办法,就是投入步兵抢占外围,只要抢占了吴淞炮台的外围,炮台也就沦陷了。

  所以,除了炮台工事本身,还需要大量的步兵辅助工事。

  首先,在炮台山的反斜面,必须得事先修筑大量的散兵坑以及交通壕,确保鬼子海军实施炮击时,淞沪军分区的步兵有地方可躲,等鬼子结束炮击,出动步兵时,淞沪军分区的步兵又可以及时出现在炮台正面、发起阻击。

  总之,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工程,按照徐锐的估计,半个月时间,也就勉强修出个大概轮廓,三个月左右的时间,主要结构就能够基本建设好,但是等工程彻底完工,怎么也要六个月,甚至是一年的时间!

  现在徐锐最担心的问题是,鬼子不会给他们足够的时间。

  好在,也不是没有好消息,至少工人还有洋灰是足够的。

  王沪生带着地瓜赶过来时,徐锐正亲自带头,在挖山腹。

  既便挖山腹也是有讲究的,不是简单的将山腹挖空就行,真要是这样,没等你把山腹挖空,整个炮台山就已经塌下来,工人都会被活埋,所以得首先挖一排洞窟,先用洋灰进行加固,然后在这排洞窟的上方再挖一排横着的洞窟。

  这些挖出的洞窟将会与地表的防御工事相连,最终建成一个错综复杂的地下迷宫,等到第三次淞沪会战爆发后,这个地下迷宫将会成为吴淞炮台守军的最大倚仗,无论调兵、藏兵还是防炮,这个地下迷宫都将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老王,你不在闸北主持坑道工程,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徐锐问道。

  王沪生便将目光转身地瓜,地瓜便将他遇到的那个日本女人的事说了。

  “女人?还是个日本女人?身手还如此厉害!”徐锐听完之后沉声说道,“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女人就是忍者,就是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

  王沪生说:“老徐,看来我们之前的担心已经成为事实,对五战区长官部的斩首以及放出风声要对重庆方南实施斩首战,果然是鬼子的调虎离山计,在老兵他们离开后,小鹿原的特战大队果然还是来了!他娘的!”

  徐锐皱着眉头说道:“问题是,小鹿原意图何在?”

  现在的情况是,小鹿原特战大队在暗,而他们在明。

  小鹿原特战大队这次来上海,必定有着明确的目标,他们却不知道。

  王沪生皱眉说:“要是影子还在就好了,他如果在就能明确告诉我们,小鹿原大队来上海究竟是干什么的,要知道这个,我们就能够张网以待,让小鹿原大队成为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不像现在,我们根本是两眼一抹黑。”

  地瓜小声说道:“政委,我们可不是狗啊。”

  徐锐却摇头说:“那也没什么,小鹿原大队来上海,终归不是来旅游的,他们只要肩负着使命,他们只要展开行动,我们就能知道了,也就可以做出相应的布置了,至于现在,只需静观其变就行了,用不着刻意的去提防什么。”

  事实上,面对小鹿原大队这样的特种部队,也根本防不住。

  狼牙虽然对付得了小鹿原大队,但那也要等到小鹿原大队显露形迹之后,在小鹿原大队显露形迹前,狼牙也是无能为力的,毕竟上海那么大,狼牙总共才百十号人,又怎么可能设下天罗地网,令小鹿原大队无所遁形?

  王沪生忧心忡忡的说道:“怕就怕,等到小鹿原大队展开行动的时候,就来不及了。”

  “不会。”徐锐却摇摇头,笃定的说,“小鹿原大队还没这么大的能量,我们淞沪军分区也没有这么脆弱,一点风雨都经受不起。”

  听徐锐这么说,王沪生才稍稍放心了些。

  不过王沪生并不知道,徐锐内心其实比他还担心,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徐锐担心的原因也很简单,小鹿原特战大队可不是一般的部队,而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特种部队,如果正面交锋,徐锐一点都不怕,但是如果是特种作战,那结果可就难讲了,因为像这样的一支特种部队,破坏力极其惊人!

  比如说军分区司令部、隐藏在租界东区以及中区的八个军火库,甚至还有吴淞炮台工地以及闸北的坑道工程工地,都可能成为小鹿原特战大队的攻击目标,狼牙大队虽然厉害,却终究人数有限,绝对不可能守住这么多要点。

  所以徐锐的心也是悬着的。

  (分割线)

  几乎同一时间,朝比奈舞也已经与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主力会合了。

  “大佐阁下,我要向您检讨。”朝比奈舞顿首说,“我可能暴露目标了。”

  说完,朝比奈舞又将不久前被地瓜发现并且追杀,然后又反过来、试图生擒地瓜并且失手的过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的说了。

  山上武男一听立刻就急了,训斥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山上武男率领特战第二中队刚刚回到苏州还不到半个小时,甚至连口水都来不及喝,便又跟着小鹿原俊泗匆匆来上海,准备参加下一阶段的破坏行动,也是够辛苦的,好在特战第二中队的队员全都是忍者出身,一个个体力、精力都非常充沛。

  小鹿原俊泗却摆摆手说道:“这都是小事,小舞,我交待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哈依!”朝比奈舞一顿首,然后从挎包里掏出一张地图,恭敬的说道,“大佐阁下,我已经将找到的十几个储粮点绘成了详图!”

  一边说,朝比奈舞一边将地图递给了小鹿原俊泗。

  小鹿原俊泗接过地图,又沙的展开,再低头察看。

  旁边的山上武男便立刻打亮手电筒,照亮了地图。

  地图上,朝比奈舞将她找到的十几个储粮点标示得很清楚,不仅如此,朝比奈舞甚至连渗透的线路、撤退的线路,以及撤退途中哪几个点可以提前设置阻击阵地,全都已经标示得清清楚楚了,这甚至已经是行动计划了。

  “哟西。”小鹿原俊泗欣然点头说,“小舞,你做的非常好。”

  安部佑二兴奋的说道:“大佐阁下,有了这张地图,我们就可以按图索骥,通过信号弹给航空兵团的轰炸机群提供精确的引导,这样一来,只需区区几十枚硫磺炸弹,就可以将图上的这十几个储粮点炸掉,徐锐的部队,就等着饿肚子吧!”

  山上武男也诚恳的说:“小舞,我为刚才的鲁莽向您道歉。”

  “哈依。”朝比奈舞微一顿首,说道,“山上君,您言重了。”

  小鹿原俊泗掏出铅笔,很快给图上的十几个储粮点做好标记。

  然后对安部佑二和山上武男两人说道:“安部君,你们第一中队负责一到七号目标,山上君,你们第二中队负责八到十四号目标,小舞还有小清,你们两个跟我去十五号目标,你们给我记住,行动开始前绝不可打草惊蛇!”

  “哈依!”安部佑二和山上武男重重顿首。

  “现在对表。”小鹿原俊泗说完抬起左手,沉声说道,“现在时间是凌晨两点二十分,行动时间为凌晨四点五十分,你们都记住了吗?”

  “哈依!”安部佑二和山上武男再一次顿首。

  小鹿原俊泗轻哼一声,又说道:“先回去各自准备吧。”

  “哈依!”安部佑二和山上武男第三次顿首,然后将各自手下的几个小队长及组长召集起来,将作战任务分解了,片刻后,休息时间到,小鹿原俊泗便立刻扬起右手往前一挥,小鹿原大队的两个特战中队,便立刻分成了十五组,迅速分头而去。

  转眼间,十五个小组,一百多人便消失在了幽暗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