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 地面引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18章 地面引导

这时候,在吴淞炮台。

  王沪生在向徐锐报告完了情况之后,并没有马上就返回闸北,而是留在了炮台山,跟地瓜两人一组,推着小板车,往外运泥土。

  只不过,地瓜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

  干了还不到半个小时,地瓜便开始叫苦。

  正好徐锐推着车经过,地瓜便立刻叫道:“司令员,我肚子饿。”

  徐锐抹了把额头的汗,说道:“坚持一下,再过半个多小时天就差不多应该亮了,到时候炊事班就会送早饭上来,现在可没有饭吃。”

  “可我真饿了。”地瓜叫苦道,“我想吃饭。”

  王沪生闻言立刻火了,训斥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个吃货!”

  “吃货怎么了?”地瓜反驳道,“司令员说过,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不吃饭哪来的力气干活?吃饭,是为了更加高效的干活。”

  听了地瓜这话,徐锐突然间心头一震,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饿得慌?饿?!小鹿原的目标是粮食!

  几乎是一霎那间,徐锐便神至心灵,一下就判断出了小鹿原此行的意图!

  “嘿,歪理还一套一套的,讨找是吧?”王沪生却是毫无察觉,说完之后就一巴掌照着地瓜的后脑扇过去。

  地瓜猛一缩头,轻松躲过,又扭头对徐锐说道:“司令员,你倒是评评理,司令员,你怎么了?”

  地瓜一扭头才发现徐锐的神情不太对。

  听出地瓜的声调有些不对,王沪生便也本能的扭过头来看,这一看,却发现徐锐脸上的神情已经变得冰冷。

  王沪生愕然道:“老徐,你不会真生地瓜的气吧?”

  徐锐却摆摆手,沉声说:“老王,我知道小鹿原此行的目标是什么了!”

  “啊?”王沪生闻言便愣在那里,他一下有些跟不上徐锐的跳跃性思维。

  徐锐却已经没时间跟王沪生解释,直接下命令说:“老王,炮台山工地就有电话,你立刻给司令部打电话,命令狼牙大队以战斗小组为单位,立刻赶赴各营、各连的驻扎地,告诉豹子还有老鱼他们,他们的任务是保护好驻地的粮仓!”

  “啊?”王沪生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就反应过来,连声说,“好好。”

  徐锐又回过头对地瓜说道:“地瓜,你现在就跟我去杨树浦的海军俱乐部,海军俱乐部可是我们淞沪军分区最大粮仓!绝不能让小鬼子炸了!”

  说完,徐锐转身便向着吴淞镇方向飞奔而去,地瓜赶紧跟上。

  从炮台山到杨树浦足有二十多里路,跑着去太慢了,所以得去吴淞镇弄辆自行车。

  回头看了眼跟上来的地瓜,徐锐又嘿然说道:“地瓜,让我看看你都学了些什么,把你的轻身术使出来吧!”

  “好!”地瓜答应一声,脚下陡然加速,顿时风驰电擎般往前去了。

  “有点儿意思,只可惜,跟我比还是不够看!”徐锐嘿嘿一笑,脚下也陡然加速,只片刻,徐锐便已经追上了地瓜,并且完成超越,地瓜见状不由得急了,咬紧牙一通猛追,却始终追不上,始终都跟徐锐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见始终没办法追上徐锐,地瓜便开始耍心眼。

  地瓜一边跑一边问徐锐:“司令员,你怎么确定小鹿原大队的目标是我们的粮食?”

  徐锐又岂能看不出地瓜的小心思?不过并未点破,也是一边跑一边回答说:“你刚才不是说了么,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如果我们的粮食让鬼子给烧了,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我们还是干脆点直接撤离上海算了。”

  地瓜皱眉说道:“可那么多的粮食,鬼子烧得过来么?”

  “烧得过来么?”徐锐摇摇头,说道,“还真就烧得过来。”

  “是吗?”地瓜满脸不解的问,“怎么烧?我们的粮仓可是建在各营、各连的驻地,有军队保护着,小鹿原大队总共才多少人?就算他们战斗力强悍,能够打赢营地内的驻军,可是这得时间,等到他们打赢,再往粮仓浇汽油、放火,那得多长时间?”

  停顿了一下,地瓜又说:“司令员,你不可能给他们这么多时间吧?”

  “地瓜,你想太简单了,我告诉你怎么烧。”徐锐嘿然说,“小鹿原大队根本就不需要打败各营地的驻军,也根本不需要浇汽油再放火,这太麻烦了,他们还有更简单的办法!而且这办法速度更快,瞬间就可以完成任务。”

  “瞬间完成?”地瓜茫然问道,“什么办法?”

  徐锐哼声说:“小鹿原大队只需要设法将冒黄烟或者红烟的信号标,插到各个营地的粮仓上,接踵而至的鬼子轰炸机群就可以根据地面引导做出最精确的轰炸,这时候只需要几枚硫磺炸弹就可以轻松焚毁一座粮仓。”

  别人不知道,徐锐却是知道特种部队的作用。

  其实,后世的特种部队的最大作用,并不是渗透、暗杀或者营救之类的任务,而是负责给空中轰炸提供地面引导,比如说基地组织的先后两任大头目,本拉登和奥马尔,就是由特种部队提供精确地面引导,然后被炸死。

  而利用特种部队给空中轰炸提供地面引导,也是德军首创。

  比如说二战中的英德大空战,在发动之前,德国空军就首先对英国境内的所有地面雷达站进行了精确的定点轰炸,这次轰炸就是由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特种兵负责引导,而且效果也是超乎想象的好,英国的雷达站幸存者寥寥。

  小鹿原俊泗是从勃兰登堡出来的,肯定也懂得这个。

  “啊?”地瓜闻言瞠目结舌了,空中轰炸还可以这么玩法?

  停顿了一下,地瓜又大叫起来:“司令员,那你是说,小鹿原大队这次来上海,就是为了找到我们的粮仓,并且给鬼子的轰炸机群做地面引导的?”

  “没错!”徐锐点头说,“这就是小鹿原大队的真正意图。”

  地瓜想了想又接着问道:“可是,小鹿原大队为什么不直接攻击我们的军火库呢?要是摧毁我们的军火库,岂不是更具有釜底抽薪的效果?”

  “摧毁军火库?”徐锐嘿然说道,“他们倒是想,可是办不到哪。”

  “说的倒也是。”地瓜闻言嘿嘿一笑,他这才想起来,淞沪军分区的两个军火库,可是全部深藏在地底下,而且每间库房都用钢筋混凝土加固过,小鬼子就是扔下千磅航弹,也无法将军火库给炸穿,直接从正面进攻就更扯淡,小鹿原大队都不行。

  说话间,两人便已经来到了吴淞镇上,吴淞镇上驻有七营的三连。

  徐锐和地瓜接近七营三连驻地大门时,正是黎明之前最黑暗时分,不过守门的哨兵却是警惕性极高,两人才刚刚进入到视野之内,哨兵便立刻拉栓推弹上膛,然后厉声喝道:“什么人?站住!再敢往前我们可要开枪了啊!”

  徐锐这才闷哼一声,沉声喝道:“是我!”

  “司令员?”听出是徐锐声音,哨兵便立刻放松了下来,不过哨兵还是按照条令,要求徐锐应答口令。

  应答之后,徐锐又说道:“马上给我们找两辆洋车过来!”

  “好的,司令员请稍等。”哨兵答应一声,转身找洋车去了。

  第二次淞沪会战胜利后,淞沪军分区从中村机关、汪伪七十六号以及百老汇大厦的手中缴获了大量的洋车,这洋车其实就是自行车,每个营都分到了一批自行车,专门用于通信员的往来通讯,之后的通信速度还真快了不少。

  当然了,只有在电报或者电话到不了的地方才用得着自行车。

  不片刻,哨兵便和另一个老兵推着两辆自行车过来了,徐锐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跟地瓜挎上自行车,向着海军俱乐部方向疾驰而来。

  (分割线)

  这时候,在南京的紫金山机场,机场航站楼里已经是灯火通明,指挥塔台里更是人来人往,各种通讯工具的声音响成一片。

  机场上,跑道两侧的引导灯已次第亮起,正不停闪烁。

  紧接着,一架一架的轰炸机便从不远处的停机坪驶出,然后排好了长队,缓缓进入到跑道的起飞端,早在昨天晚上,这些轰炸机就已经注满燃油,并且装填好炸弹,所以今天一早就可以升空,而无需再装备。

  随着指挥塔队一声令下,第一架九七式陆上轰炸机便开始了滑跑、加速,加速到了飞行临界速度后,机头猛的一抬,便顷刻间腾空而起,呼啸着升到了空中,接着,第二架、第三架九七式轰炸机也陆续升空。

  不一会,九架九七式陆上轰炸机便全部升空,在空中完成编队后,便调转机头向上海方向呼啸而去。

  几乎是同时,在苏州、无锡、嘉兴的机场也在上演同样的一幕。

  在这个时间,至少有超过三十架轰炸机同时升空,飞赴上海市!

  为了实施好这次空袭,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东久迩宫捻彦甚至将随枣前线的十六架轰炸机都调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