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1章 激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21章 激战

从山上武男诡异的笑容中,徐锐意识到了危险,当即急速后退!

  在往后退了几步之后,便一屁股撞上那口水缸,徐锐便顺势往后一翻,一头翻进了那口水缸里,几乎是在徐锐倒翻进水缸里边的一霎那间,山上武男的身体就轰的一声炸开,敢情这小鬼子的自杀手段不止一样!

  除了藏有剧毒的假牙之外,山上武男又在身上绑了好几节炸药,而且导火索就隐藏在他的腰间,刚才趁着徐锐出手捏碎他下巴的那一瞬间,山上武男就拉着了腰间的导火索,而且导火索很短,几乎是瞬间就炸。

  “轰隆!”捆在山上武男身上的炸药猛然爆炸,一下就将山上武男的身体给炸碎,爆炸产生的气浪又狂暴的扩散开来,徐锐藏身的那口水缸也遭到波及,一下就碎裂了开来!徐锐便立刻随着水流,很狼狈的滑倒在地。

  庆幸的是,********爆炸后形成的巨大能量波,却被水缸全部吸收,只有极小的部分波及到徐锐身上,但既便是这样,徐锐也仍旧被余波撞得********,这毕竟是********,血肉之躯很难承受,徐锐也是不行。

  刚才徐锐但凡反应慢上哪怕半拍,此刻只怕也已经落得跟山上武男一样的下场了!

  徐锐带着一身的水渍从地上爬起,定睛看时,只见山上武男早已经被炸成了碎块,甚至连一截完整的肠子都凑不齐了,更遑论抓活口了!现在,抓活口的唯一希望就只剩下之前被地瓜杀伤的那个鬼子特种兵了。

  闭上眼睛稍稍分辩了一下,徐锐便选定一个方向疾追了下去。

  沿着这个方向追了百余米,徐锐便从空气中闻到一丝微弱的血腥味,显然刚才被地瓜所伤的那个鬼子特种兵就是往这个方向跑了,徐锐当即加快了速度,再往前追出百余米,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便更加的浓郁。

  然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天上却忽然响起飞机引擎的轰鸣。

  我艹!徐锐下意识的抬头,便看到几十架飞机从西方天际的云层中穿出,排成了一个个飞行方阵,向上海市区扑过来。

  (分割线)

  与此同时,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姐妹正跟余必灿的小组激战。

  行动之前,小鹿原俊泗分别给安部佑二的第一中队还有山上武男的第二中队划出了七个袭击目标,剩下的十五号目标,则由他带着朝比奈姐妹亲自负责,而这个十五号目标,就在闸北区内,由二营的一连驻守。

  本来,一切都非常的顺利。

  二营的一连虽然足够警惕,连长马长宇甚至布置了两个暗哨,防的就是鬼子偷袭,但既便是这样,也还是没有能够防住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姐妹的渗透,凭借着娴熟的技巧,小鹿原俊泗三人很轻松就渗透进来。

  进了军营,三人很快又确定了粮仓所在方位。

  白天时候,朝比奈舞来侦察的时候,只是发现军营内有粮车在往外拉,所以判定军营内藏有一个粮仓,却不知具体在什么位置,因为当时是白天,朝比奈舞很难渗透进军营,而且她也没有时间,因为要排查的目标太多。

  马长宇也确实是非常小心,他让储藏粮食的粮仓跟他的连部挨在一起,这样一旦失火就能够及时救火,马长宇想过粮仓可能会遭到空袭,却没有想过会遭到袭击,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可能,小鬼子根本不可能渗透进入军营。

  可惜的是,马长宇所做的防火工作也仅仅只是在粮仓四周放上十几口大水缸,并且在水缸里灌满了水,这样一旦粮仓遭到鬼子飞机轰炸,着了火,就可以就近取水灭火,马长宇却没有想过小鬼子会直接扔硫磺弹,而且还能很准确的命中!

  总而言之,对于小鹿原来说,本来一切都非常的顺利,但是在临近天亮时分,却忽然间来了三个狼牙!之所以说是狼牙,是因为小鹿原俊泗能够清楚的嗅出危险的气息,而能让他感受到威胁的,除了狼牙再不可能有别的人员了!

  事实也的确如小鹿原俊泗所猜测的那样,来的三人确实就是狼牙,而且还是余必灿所率领的战斗小组!

  狼牙在接到王沪生的电话后,立刻分兵出击!

  在整个上海有三十多个粮仓,由于不确定小鹿原大队具体会袭击其中哪几个,所以狼牙大队只能分兵,往每个粮仓派一个战斗小组,被派来二营一连的就是余必灿小组,由于目标明确,所以在到营地之后,余必灿的小组便直奔粮仓而来。

  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姐妹虽然隐藏得非常好,换成一般的部队,既便是白天,也未必能发现他们踪迹,但是,面对同样善于伪装以及潜伏的狼牙队员来说,却毫无秘密,搜索了还不到十几秒钟,小鹿原俊泗便首先被发现了。

  说来真有些丢人,小鹿原俊泗身为特战大队的大队长,却是第一个被发现的。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相比小鹿原俊泗这大队长,从小就接受井上千代子训练的朝比奈姐妹,更加善于伪装及潜伏。

  遂即,两下里就爆发了激战。

  余必灿不是徐锐,他可不会自大到要抓小鹿原的活口。

  所以,在发现小鹿原俊泗的第一时间,余必灿便果断下令开火,狼牙开火了,小鹿原俊泗再不可能隐匿形迹,便也立刻开枪还击!当下双方便爆发了激战,遂即枪声又惊动了军营里的驻军,马长宇也带着一连官兵来助战。

  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姐妹很快就陷入重围。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天际却突然传来飞机引擎的巨大轰鸣声。

  小鹿原俊泗抬头一看,便看到几十架九六式轰炸机从西方云层中穿出,正向着闸北这边猛扑过来,看到这一幕后,小鹿原俊泗顿时大喜过望,立即对朝比奈舞说:“小舞,准备投掷信号标,小清你来掩护!”

  至于小鹿原俊泗自己,得负责缠住几个狼牙。

  “哈依!”朝比奈舞将身体缩在一处墙凹内,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信号标,这个信号标其实就是一颗特制的烟雾弹,口径更大一些,释放的烟雾更多更持久,而且释放的还是最醒目的红色烟雾,从几百米的高空都清晰可见。

  拉着信号标之后,朝比奈舞便毫不犹豫的扔出去。

  “叭嗒。”信号标准确的落在了粮仓的房顶,然后冒出红色浓烟。

  “我艹!要坏事!”一连长马长宇的警惕心非常高,一看这情形便立刻意识到,这几个鬼子特种兵是试图用这红色烟雾弹引导轰炸机进行轰炸,真要是让鬼子的炸弹直接落到粮仓上,那麻烦可大了,就十几缸水也未必够用啊!

  如果鬼子直接扔几颗硫磺弹,那就更麻烦!

  到了这个时候,马长宇终于想到了硫磺弹!

  当下马长宇便大吼道:“二狗子,快上房顶,把那烟雾弹给扔了,扔越远越好!”

  “是!”一个体型瘦小的老兵便把步枪往肩上一挎,然后翻身爬上围墙,然后踩着围墙上到房顶,然而,就在二狗子准备捡起房顶那枚正在冒烟的信号标时,躲在另一侧房顶上的朝比奈清开枪了,只一枪,就准确命中了二狗子的心脏。

  二狗子身体剧然一颤,然后往前一扑倒在了血泊中。

  “二狗子!”马长宇恨恨的跺了跺脚,正准备亲自上房时,二狗子却忽然动了,拼尽生命中最后的力量,一脚将那枚正往外噗噗冒烟的信号标踢下来,信号标落在了地上,却仍在噗噗往外冒红烟,四周聚集的红烟很快汇聚成了一大团。

  如果再多些,从高空就很容易发现了,那就完蛋了。

  当下不及多想,马长宇立刻一个前扑,拿自己身体压在了信号标上!

  烟雾弹的烟雾,其实是由白磷挥发到空气中自燃之后所形成的浓烟,马长宇拿身体覆盖住烟雾弹,弹壳内的白磷就再也无法挥发,也就不会再往外喷出浓烟了,但是白磷的燃烧却并未停止,而只是附着在马长宇身上燃烧。

  这种烈焰烧灼的痛楚,简直就没办法形容。

  “啊……”马长宇便立刻凄厉的惨叫起来。

  “连长!”几个老兵便立刻冲过来,试图救起马长宇。

  “别管我,不要管我!”马长宇却咬着牙,嘶声大吼,“盯住那几个鬼子特种兵,不要再让他……们……扔……烟……雾……弹!”

  话刚说完,马长宇便疼得昏死了过去。

  马长宇的担心并非多余,看到一颗烟雾弹被压住了,朝比奈舞接着又扔了一颗。

  但这一次,余必灿已经反应过来,他留下两名队员压制小鹿原俊泗,自己则向着粮仓这边飞奔了过来,看到一发信号标抛起,余必灿不假思索,对着腾空而起的信号标就是叭的一枪,信号标中弹后立刻改变飞行方向,撞到屋檐落下来。

  信号标落地时,余必灿正好赶到,再一脚就将信号标踢进一间仓库,这样一来,信号标喷出的红色烟雾就被关在了库房里边。

  PS:看完之后要是觉得好,就投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