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报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28章 报仇



徐锐回过头看着冷铁锋森然一笑,说道:“走。复制网址访问 ”

“走?”冷铁锋一下没反应过来,问道,“去哪?”

“不去哪。”徐锐摇摇头,嘴角却勾起一抹冰冷的杀机,狞声说道,“咱们找小鬼子报仇去。”

“报仇?”冷铁锋脑门上立刻浮起两条黑线,急声说道,“老徐,咱们现在就只剩下两个人,还怎么报仇?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逃出去,只要留着有用之身,报仇还怕没机会?你说是吧?”

见徐锐根本不为所动,冷然锋便又接着说道:“算算时间,咱们诱敌的任务差不多也该完成了,1连、3连还有4连现在应该已经进入海安镇以北的林区了,现在,该是咱们俩为自己逃命的时候了。”

“逃命的事暂且不说。”徐锐摇摇头,沉声道,“2连的一百五十多号好弟兄,都是因为我而死的,身为他们的营长,现在我能够为他们做的事情不多,而报仇,是我唯一能为这些弟兄们做的事情了。”

冷铁锋急了,说道:“老徐,你可得冷静,你可不能冲动,是,2连一百五十多弟兄全部阵亡,这我也很难过,可是难过归难过,咱们却绝对不能够被仇恨冲昏了头脑,越是这个时候咱们越得冷静。”

徐锐冷然道:“老兵,我现在很冷静。”

“冷静就好。”冷铁锋舒了口气,又道,“有道是君子所仇,十年不晚,只要小鬼子还在中国,还怕没报仇的机会?”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徐锐摇摇头,冷然道,“老兵你错了,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是咱们独立营,却是君子报仇,从早到晚!这次咱们独立营吃了那么大的亏,一家伙就损失了一个连,如果我不能十倍、二十倍杀回来,那我就不配当这个营长。我就不配当你们长官!”

冷铁锋还想再劝,却让徐锐给打断了:“行了你别说了。要么你跟我走,要么,你一个人逃命去吧,权当我没你这个兵。”

冷铁锋便沉默了,徐锐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得,老子今天就把这条命交给你了,左右这条性命也是你救的,权当是还给你了。

徐锐轻哼了一声。对冷铁锋说道:“老兵,今天老子让你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特战兵王!你给我睁大眼睛瞧好喽!”

冷铁锋撇了撇嘴,说道:“就算报仇,最好也还是等天黑之后再动手。”

天黑之后再动手,好处是不用多讲的,因为对于经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而言。黑夜对他们几乎毫无影响,而对于那些没有接受过专门训练的普通士兵,黑暗却会严重的影响到他们的行动,此消彼涨之下,徐锐和冷铁锋想要猎杀鬼子,自然也会更加轻松。

“不行。”徐锐却断然摇头道。“不能等天黑,必须现在就动手。”

“为什么?”冷铁锋不解道,“为什么必须现在动手,不等天黑?”

徐锐道:“如果不马上弄出点动静来,把小鬼子牢牢的吸引在这,万一小鬼把注意力转向1连、3连还有4连怎么办?万一1连、3连还有4连有个好歹,2连一百五十多弟兄岂不是白白牺牲了?”

冷铁锋无言以对。不过悬着的那颗心却落了地。

徐锐能够这么想,足见他真的已经冷静了下来,足见他真的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

“走!”徐锐端着三八大盖,选定一个方向就飞奔而去。

冷铁锋摇摇头,只能跟上。

两人往前跑出了大约五百米,徐锐忽然间停下了脚步,然后闭上眼睛将他的听觉释放出去,片刻后,徐锐便睁开眼睛,狞声说道:“六点钟方向,有一个班的鬼子正往这边过来,咱们就先拿这十四个鬼子来祭刀!”

说完了,徐锐便纵身一跃,攀上了附近一颗大树。

冷铁锋不甘落后,也纵身攀上了另外的一颗大树。

过了大约十分钟,大约一个班的鬼子就呈搜索队形从徐锐、冷铁锋藏身的两颗大树之间缓缓的经过。

前面十三个鬼子,毫无发损的走了过去。

轮到最后一个鬼子时,一个绳套忽然从天而降,一下就套住了那个鬼子的脖子,将他整个都给吊了起来,小鬼子的脖子被勒住了,再发不出任何声响,吊在空中,两条腿胡乱踢腾了几下,便再没有动静了。

直到走出去十几米远,一个鬼子无意间回头,便看到了被吊在半空中已经咽气的那个鬼子,当时就大叫起来:“小野桑!”

这一声大叫,却把另外十几个鬼子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就在十几个鬼子同时扭头往回看的瞬间,又一个绳套从另一颗大树上垂下,一下就将原本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那个鬼子军曹长给套住,并且很快就给拉了上去,消失在了遮天蔽日的林荫里面。

十几个小鬼子七手八脚,才刚将小野给放了下来,再回头,却发现他们的军曹长河野又不见了。

“军曹长呢?”

“河野桑哪里去了?”

“你们有没有看到河野桑?”

十几个鬼子面面相觑,遂即同时大叫起来。

“支那人,一定是支那人!”十几个鬼子一边大叫,一边举起三八大盖,对着头顶浓密的树冠还有四周幽深的草丛连连开火,一时间,乒乒乓乓的枪声响成一片,密集的枪声中,无数的树叶从天上飘飘而下。

半分钟过后,一个军曹扬起右手喝道:“停止射击!”

十几个鬼子便同时停火,森林里便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鬼子军曹正要派人爬上树去看个究竟,一个身影却忽然间撞开树荫,从天而降,最后重重的坠落在了地上,十几个鬼子急定睛看时,从树上落下的这个人影可不就是刚刚失踪的军曹长河野?

这十几个鬼子没有看到,趁着他们的注意力被坠地的河野所吸引时,徐锐还有冷铁锋已经从大树的背面迅速下到了地面,然后借着草丛的掩护,悄无声息的逼近到了他们的身后。

徐锐先动手,纵身一扑,便将离他最近的那个鬼子扑倒在地,不等那个鬼子做出任何反应,徐锐手中的刺刀就已经从他的颈侧轻轻的抹了过去,只一刀,鬼子的颈侧总动脉就被切断,鲜血便立刻像利箭般飙射出来。

徐锐却一个转身,就避过了飙射出的血箭,竟是滴血不沾身。

转眼间,三个鬼子就已经毙命当场,剩下的十一个鬼子听到身后动静,急转身回头擦看时,便与徐锐来了一个近距离面对面,都到这种时候了,徐锐甚至还有心情冲着鬼子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冷森森的牙齿。

“八嘎!”

“支那人!”

“杀了他!”

十一个鬼子先是吃了一惊,遂即勃然大怒,纷纷举枪准备射击,离徐锐最近的两个鬼子则迅速端起三八大盖,拿刺刀往徐锐身上猛刺过来。

然而,徐锐只是一个侧身,就鬼魅般从两把刺刀中间穿了过去,然后,不等离他最近的那两个鬼子做出反应,徐锐就探出蒲扇一般的大手,摁住两个小鬼子的狗头往中间发力一带,两顶钢盔便猛的撞在一起,一下就瘪了。

只看那两顶钢盔瘪进去的程度,就知道这两个鬼子的脑袋已经碎了。

不过这个时候,剩下的九个鬼子已经举起了三八大盖,哦不对,是八个,因为其中一个已经被冷铁锋从身后无声无息干掉了,剩下的八个小鬼子终于举起了手中的三八大盖,然后,徐锐只是一个闪身,就从他们的枪口前消失了。

二十米以内,步枪的回转半径还是太大了,远不及手枪更灵活。

徐锐一个闪身,就绕到了八个鬼子的侧面,然后飞起一脚踹中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小鬼子的后腰脊,现场立刻响起骨骼碎裂声,仅凭脚尖传回来的触感,徐锐就知道那个小鬼子的腰椎已经彻底断裂,既便不死,剧烈的疼感也足以使他在短时间内彻底丧失行动能力。

几乎是在同时,冷铁锋也用右手从身后勒住了另外一个鬼子的脖子,然后左手持刀往前轻轻一送,三八式刺刀便从第三肋骨与第四肋骨间的缝间中刺了进去,直接就穿透了鬼子的心脏,那鬼子顷刻就丧失了行动能力。

就这片刻功夫,一个班十四个鬼子就只剩下了六个。

剩下的六个鬼子意识到了危险,转身就想跑,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冷铁锋只一个纵身,就抓住了落在最后的那个鬼子的脚踝,鬼子脚踝被捉,整个人便立刻失去了平衡,往前重重摔倒在地,徐锐再腾空而起,然后一个侧身,拿自己的身体当成撞槌从空中重重的砸落下来。

徐锐穿着衣裳显得有些瘦,可脱了衣服,却是一身的肌肉,这小两百斤从天上重重砸下来,可不是闹着玩的,只听得喀嚓一声,那小鬼子的背脊整个被徐锐砸得从中间凹陷下去,脊椎都碎了,肋骨更不知道断了几根。

那小鬼子呜咽一声,便再没什么动静了,只有嘴角有殷红的血丝,就跟泉水似的不断的溢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