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3章 损失惨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23章 损失惨重

杨瑞说道:“总共有十四处军营遭到轰炸,被烧毁的粮仓有九座,虽然当地驻军已经尽可能的抢救了,但是仍有超过三十万石大米被大火焚毁!”

  “你说啥,超过三十万石大米被焚毁?!”徐锐的脸色立刻阴下来。

  损失惨重,这一下对于淞沪独立团来说,绝对算得上是损失惨重了!

  徐锐通过虞洽卿的中意轮船公司,从东南亚购得的大米总共也才三百万石,现在一家伙就被烧掉三十万石,足足十分之一啊!要是明天、后天,大后天鬼子多来几回,三百万石大米又还能剩多少石?要是没有了粮食,还打他屁!

  徐锐可是还指着这三百万石大粮,坚守上海五年呢!

  杨瑞接着说道:“除了粮食,人员方面的伤亡也很大,主要就是在抢救粮食时所造成的伤亡,共计有三百多军民被烧伤,其中有五十多人是重伤,抢救过来的可能性极小,再一个就是,二营一连连长马长宇也牺牲了。”

  “马连长也牺牲了?”徐锐说道,“怎么回事?”

  杨瑞叹息一声,说:“老马为了扑灭小鬼子的信号源,拿身体死死压住烟雾弹,结果被弹雾弹活活烧死了,连****都烧穿了。”

  徐锐沉痛的说:“让老叶一定要做好善后的工作。”

  “我们大意了。”杨瑞叹息一声说,“这些天净忙着抢修工事、招募新兵、训练新兵,却忽略了对粮食的保护!甚至都没顾得上修建几座坚固的地下粮仓!早知现在,当初我们就应该抽时间修建几个大型地下粮库,也就没今天这一出了。”

  要说忙,淞沪独立团的官兵也确实是忙,先是打仗,打完了第十一师团,接着又打第二十师团,好不容易打完了第二十师团,立刻又要开始紧张的战备,抢修工事,忙着迎接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第三次淞沪会战。

  因为忙,因为手头上要紧的工作实在太多,比如说吴淞炮台的修复工作,比如说闸北以及龙华各区的坑道工事,又比如说招兵、练兵,等等,徐锐、王沪生、柳眉、江南等干部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使,淞沪独立团的官兵也忙得没日没夜。

  结果相对不是那么紧迫的粮仓建设,就无形中被忽略了。

  然后才有了今天的惨重损失,一次被烧掉三十万石大米!

  “现在亡羊补牢也还来得及。”徐锐摆摆手,沉声说道,“老杨,你先把手头的其他工作放一放,修建地下粮仓的事情就交由你来负责,一定要尽快建成几座大型地下粮库,尤其是公共租界及法租界的粮食,得尽快的保护起来。”

  公共租界及法租界的粮食基本都是露天存放的,而且储存的粮食也最多,也就这次小鹿原大队选择的是闸北还有杨树浦,他们要是选择了公共租界或法租界,这次损失的恐怕就不是三十万石大米,而是五十万石,甚至上百万石了!

  杨瑞凛然道:“轰炸公共租界、法租界?小鬼子不敢吧?”

  “不敢?”徐锐哂然说道,“老杨,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别忘了南京保卫战时,小鬼子还曾经在长江上炮击过英国皇家海军的军舰!真要是让小鹿原大队发现粮仓的位置,鬼子航空兵绝对敢往公共租界、法租界扔炸弹!”

  顿了顿,徐锐又说:“老杨,老话说的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冒不起这险哪,剩下的粮食可不能出事了!”

  “团长,我明白了!”杨瑞沉声说。

  当下杨瑞便带着几个干部匆匆去了。

  目送杨瑞带人离去,徐锐又转身下了地牢。

  地牢里,地瓜早已经带着几个狼牙将那个鬼子特种兵架了起来,鬼子特种兵身上的几处伤口也已经被包扎过了,要不然,只是伤口流血就能够要了他的命,徐锐可不希望这鬼子特种兵这么快就去见阎王,还得从他身上突破呢。

  (分割线)

  上海北郊,刘行镇。

  在刘行镇的东北方,有一片小竹林,竹林里有一户单独的人家,这原本是一户以桑农为生的普通人家,只可惜,现在一家六口全都已经遭了小鬼子的毒手,甚至就连一个襁褓中的婴儿也没能够幸免于难。

  还是小鹿原俊泗亲自下的手。

  此时此刻,这户人家的六具尸首就被搁在东边厢房的床上,胡乱用被子盖住,而小鹿原俊泗和特战大队的十几个鬼子特种兵,就紧挨着六具尸体休息,其中的一个鬼子特种兵甚至还有心情进食,拿刺刀撬开一盒牛肉罐头,正大口大口的吃着。

  小鹿原俊泗面前也搁着一盒牛肉罐头,不过他却没心情吃。

  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了中午十点四十分,距离上午的行动结束已经整整三个半小时,如果山上武男小组和龟田小组没有出意外的话,他们早就应该看到他留在集结地的指示标,赶过来这里跟他们会合了。

  遗憾的是,到现在为止,山上小组和龟田小组都沓无音讯。

  所以,基本上可以判定,山上小组和龟田小组已经出事了!

  一次就损失了两个战斗小组,六名训练有素的精锐特种兵,其中还包括一个中队长!这对于小鹿原大队来说,真可谓是损失惨重!如果再这样来几次,这次带来上海的两个特战中队就该丧失战斗力了!

  想到这,小鹿原俊泗就恨得咬牙切齿。

  小鹿原俊泗原本还以为,这次跟狼牙大队之间的特战交锋,就算占不到什么便宜,也绝不至于落败,却万万没想到,才一个回合,他就损失了两个战斗小组六名精锐特种兵,其中还包括山上武男这个、资格最老的中队长!

  “八嘎!”小鹿原俊泗气得一脚将面前摆的牛肉罐头踢飞出去,“这些该死的狼牙!再接下来的较量,我要你们好看!你们等着罢!”

  虽然说损失惨重,小鹿原俊泗却并不打算就此收手。

  应该说,这次的袭击行动还是成功的,这次至少炸掉了十几处粮仓,烧掉的粮食少说也有几十万石,但是在跟狼牙大队的较量中,小鹿原大队却是遭到了惨败,因为根据十几个战斗小组反馈回的战报,他们甚至连一个狼牙都没能干掉!

  换句话说,这次他们小鹿原大队跟狼牙大队之间的较量,伤亡比很可能是六比零!小鹿原俊泗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所以,小鹿原俊泗绝不会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返回东京。

  真要是这样回去,板垣司令会怎么想?大本营的寺内总长还有东条次长会怎么看?帝国花了那么多人力物力,招募了那么多忍者,好不容易组建起的特种部队,这么不经打?你小鹿原俊泗到底行不行?你在勃兰登堡到底有没有认真学?

  真要是这样,小鹿原俊泗今后就别再想在军界混了,干脆退役算球。

  因为在以前,小鹿原俊泗还能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现在却真找不出推脱的理由。

  当下小鹿原俊泗恶狠狠的说道:“所有人都给我听着,抓紧时间进食,吃完后休息,半个小时之后出发,执行下一阶段袭扰任务!”

  “哈依!”周围的鬼子特种兵纷纷顿首应答。

  安部佑二却忧心忡忡说:“大佐阁下,有句话卑职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因为第一次行动就损失了两个小组外加山上武男这个中队长,导致小鹿原俊泗的心情变得十分恶劣,当下小鹿原俊泗冷冷的瞥了安部佑二一眼,沉声说:“你觉得该说就说,你要觉得不该说,那就给我闭嘴!”

  “纳尼?”安部佑二闻言便立刻一愣。

  想了想,安部佑二却还是说道:“大佐阁下,山上小组和龟田小组如果已经玉碎,那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万一要是让狼牙给俘虏了,然后熬不住酷刑,把跟我们联络的方法给供出来,那么,我们整个特战大队就都会有危险,所以……”

  “所以什么?”小鹿原俊泗立刻打断了安部佑二,冷然说道,“所以你想要逃跑?”

  “大佐阁下,这怎么能是逃跑?”安部佑二皱眉说,“卑职完全是为了特战大队的安全考虑,毕竟狼牙可不是一般的对手……”

  “八嘎牙鲁!”小鹿原俊泗再次打断了安部佑二,恶狠狠的说,“你给我闭嘴!首先,山上小组和龟田小组未必就一定出事,其次,就算山上小组和龟田小组真的出事了,他们也绝无可能会被生擒,最后再退一万步,就算山上小组或者龟田小组的某个勇士真的被生擒,他也绝不会供出特战大队的联络机密!所以,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看到小鹿原俊泗如此激动,安部佑仁只能顿首说:“哈依,是卑职失言了。”

  小鹿原俊泗闷哼一声,又把目光转向朝比奈舞还有朝比奈清说:“小舞、小清,下午你们继续潜入市区实施侦察,除了继续查探粮仓所在的方位之位,再加上一项,那就是打听山上小组还有龟田小组情况,记住了,一定找到他们!”

  “哈依!”朝比奈姐妹重重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