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袭扰行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25章 袭扰行动

两个小时后,审讯暂时告一段落,徐锐刚走进食堂准备吃午饭,却看到王沪生早就坐在那里大快朵颐了。

  徐锐便问道:“老王,你怎么回来了?”

  王沪生说道:“那啥,我回来找李博士,工地那边要进行爆破。”

  “李博士?”徐锐这才注意到王沪生对面还坐着李肖夏,现如今这李肖夏在整个淞沪独立团也是名人了,因为在上次的江湾一战,第二十师团的三个步兵联队几乎就是他一手烧掉的,没有李肖夏,就没有第二次淞沪会战的胜利。

  李肖夏起身,笑着跟徐锐打招呼:“司令员。”

  徐锐摆摆手,笑道:“现在改团长了,叫团长。”

  “团长?”李肖夏闻言便一愣,有些摸不着头脑。

  王沪生说道:“蒋委员长把我们淞沪军分区给撤了,不过也给了个淞沪独立团的正式番号,所以李博士,今后从今往后你就只能叫老徐团长了。”

  “原来是这。”李夏肖恍然说道,“行,那就叫团长。”

  王沪生又问徐锐说:“老徐,听说你抓了个鬼子特种兵。”

  徐锐嗯一声,又道:“本来能抓三个的,不过这些蠢货的自杀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先是藏毒药的假牙,再是身上捆绑炸药,所以最后只抓了一个。”

  王沪生又问:“那你审得怎么样了,那个小鬼子开口了吗?”

  “开口了。”徐锐点点头,旋即又摇头说,“不过,肯定没说实话,如果我们按照他提供的暗标去追踪小鹿原大队,肯定会被引入歧途。”

  就刚才,角田健司还是没能抵受住抽肠酷刑的恐吓,摞了。

  角田健司将集结地点以及联络暗标都说了,钻山豹也已经带人核实去了。

  不过徐锐有一种直觉,角田健司提供的集结地可能是真的,但是联络暗标却是假的。

  “那怎么办?”王沪生闻言立刻蹙紧了眉头,又接着说道,“要是不能尽快把这个小鹿原大队找出来,并且干掉,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哪!别的先不说它,光是粮食的损耗我们就吃不消哪,今天一家伙就损失了三十万石,好家伙。”

  徐锐说道:“我已经命令各营各连加强戒备了,并且在让老杨抓紧时间赶造两个大型地下粮仓,然后将所有的粮食都转移到地下粮仓里去,这样一来不仅方但集中保护,而且也不用担心鬼子的硫磺弹轰炸。”

  王沪生说:“可问题是,从来只有千日做贼,而没有千日防贼哪,如果不能尽快把小鹿原大队找出来并且干掉,鬼知道他们又会搞什么破坏?这一次是粮食,下一次没准直接就袭击我们军火库,要是军火库有个好歹,那麻烦就大了。”

  徐锐说道:“老王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小鹿原大队的。”

  王沪生闻言心头一动,问道:“老徐,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有线索,但现在还不能说。”徐锐摇摇头说,“角田健司这小鬼子虽然没有说实话,却也在无意中向我们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小鹿原大队此行的意图!知道了小鹿原大队此行的意图,找到他们就变得容易多了。”

  王沪生问:“老徐,小鹿原大队的意图是什么?这个总能说吧?”

  “这个当然可以。”徐锐说道,“特种部队的作战任务,无非就是三项,一是斩首、二是袭扰,再就是救援或者护卫,斩首你知道,我们狼牙也没少干,老兵他们现在干的事情就是护卫,而小鹿原大队现在做的就是第二项,就是袭扰。”

  “袭扰?”王沪生皱眉说,“具体有哪些手段呢?”

  “这个手段就多了。”徐锐掰着手指说道,“投毒、暗杀、纵火、爆破等等,你别说,小鹿原大队要真是跟我们搞袭扰,还真很难对付,因为他们掌握着袭扰的主动权,袭扰目标以及袭扰手段都得由他们来决定,我们却只能被动应付。”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袭扰行动的目的,就是不断的给我们的人员以及物资造成损失,挫伤我们的士气,动摇我们的军心甚至民心,这一来,我们淞沪独立团的战争潜力就会在无形之中遭到削弱。”

  王沪生皱着眉头说:“你还别说,如果任由小鹿原大队无休无止袭扰下去,我们淞沪独立团真有可能军心涣散,上海的老百姓也很有可能丧失信心,甚至不排除将怨气撒到我们淞沪独立团的头上,埋怨我们给他们招来了这些祸端。”

  徐锐点头说:“所以你刚才有句话说对了,必须尽快找到并且干掉小鹿原大队,绝对不能够让他们将袭扰行动无休无止的继续下去,更不能够让小鹿原大队将袭扰的目标,从我们淞沪独立团扩大到普通百姓,不然就麻烦了。”

  王沪生说道:“会不会小鹿原大队已经扩大袭扰的目标了呢?”

  “暂时不会。”徐锐笃定的说,“因为还有更高价值的目标在!”

  “更高价值的目标?”王沪生茫然问道,“什么目标?”

  徐锐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多说,王沪生也就不再多问。

  刚刚吃完饭,钻山豹就风尘仆仆回来了,向徐锐报告:“团长,那小鬼子所说的集结地是真的,只不过,他说的联络暗标却是假的,我们顺着暗标追出去十几公里,最后追进了苏州地界,却还是没有发现小鹿原大队的行踪。”

  “我知道了。”徐锐挥手说道,“抓紧时间吃饭,然后睡觉,今晚有行动!”

  “是!”钻山豹啪的挺身立正,向徐锐敬了一礼,然后转身打饭、吃饭去了。

  “老王,我还有事,就不送你了。”徐锐跟王沪生打完招呼,又对地瓜说,“地瓜,你还是跟着政委去吴淞炮台,一定要保护好政委的安全。”

  “团长你尽管放心。”地瓜拍着胸捕,大声说道。

  徐锐呵呵一笑,转身出门扬长去了。

  (分割线)

  刘行镇,小竹林中的那个小院依然是一片平静。

  因为是独门独户,尽管一家人出事已经将一天了,却并没有邻居上门来,也就没人发现这一大家子已经出事。

  傍晚时,朝比奈舞和朝比奈清相继回到了小竹林。

  作为甲贺忍者村村长、影忍、井上千代子的弟子,朝比奈舞、朝比奈清的能力的确是没的说,无论是化妆、潜伏或刺探,全都是十分的娴熟,到傍晚时,两姐妹就又各带回来十几个粮仓的详细情报,并且同样绘成了详细的指示地图。

  朝比奈舞将地图交给小鹿原,说道:“大佐阁下,还有个情况。”

  小鹿原俊泗接过地图,随手就放在了一边,问道:“什么情况?”

  朝比奈舞说道:“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几处粮仓储存的粮食或许更多,但是戒备也更加森严,尤其是今天,明显又加强了戒备的等级,正门、侧门全都加了双岗,甚至于就连围墙后面都埋伏了暗哨,要想渗透进去恐怕不容易。”

  朝比奈清也道:“浦东和龙华那边也差不多。”

  安部佑二再次劝说道:“大佐阁下,卑职以为袭扰行动必须立刻中止!”

  “八嘎,你这是在命令我吗?”小鹿原俊泗闻言一下就火了,劈手扇了安部佑二一记耳光,又骂道,“安部君,别忘了你的身份。”

  “哈依。”安部佑二重重顿首,只能乖乖闭嘴。

  无论如何小鹿原俊泗都是大佐,而他安部佑二只是一个大尉。

  小鹿原俊泗闷哼一声,又对安部佑二说道:“不过安部君你放心,我不会蠢到明知道徐锐已经有所准备的前提下,仍然去袭击他们的粮仓!”

  “纳尼?”安部佑二闻言茫然,“不再袭击粮仓了么?”

  朝比奈舞、朝比奈清姐妹俩也是满脸茫然,这是怎么说的?

  既然不袭击粮仓,那为什么还要让她们花这么大力气侦察?

  “小舞还有小清,你们别介意。”小鹿原俊泗难得的解释说,“我之所以让你们花一下午的时间对租界、龙华以及浦东的粮仓实施侦察,并不是为了继续展开袭扰行动,而只是为了转移徐锐视线,将狼牙的注意力转移到如何保护好粮仓的方向。”

  “然后呢?”朝比奈舞蹙眉道,“大佐阁下,再然后怎么做?”

  “再然后?”小鹿原俊泗狰狞的笑了一下,又道,“再然后,我们就去袭击另外一个更具价值的目标,是的,那是个价值更高的目标!如果这次的袭击能够得手,将可以极大的挫伤徐锐的部队的士气,我坚信这一点!”

  “更具价值的目标?”安部佑二茫然问道,“什么目标?军火库么?!”

  “安部君,你的嗅觉一贯很敏锐,这次却居然没有想到?”小鹿原俊泗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这也更坚定了我的决心,安部君还有小舞、小清你们都没想到,想必狼牙也是想不到这点,所以这次袭击,一定可以轻松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