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医院闹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27章 医院闹鬼?

深夜十点,前来看病的病人以及家属纷纷散去,留下住院的病人以及照料的家属也纷纷进入到了梦乡,值班的医生和护士也躲进了值班室,享受难得的清闲,忙碌了一天的中山医院便安静下来,冷静下来。

  医院冷静,周边的街巷就更加冷静。

  在中山医院的后门外,就是一条幽深的小巷子。

  平常时候,中山医院的这扇后门都是不开放的,只有当有病人死在了医院里,当家属来领尸体的时候,才会打开这扇后门,让死者的家属将尸体从后门领走,也就是说,这扇后门和这条小巷子,其实是专门的太平通道。

  正因为此,这条小巷就格外的阴森,几乎是太阳一下,住在这条小巷子里的人家就会不约而同的关上房门,天一黑,这条小巷子就跟死了似的,不要说人声,甚至就连狗吠声或者猫叫声也是听不到,很渗人!

  但是今天晚上,这条小巷子里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无尽的黑暗中,一道模糊的黑影忽然从阴影中走出。

  紧接着,那道黑影回头一招手,便又有二十多个黑影从阴影中相继现身出来,在快速往前走了几十米之后,街边某栋民房里忽然响起一声咳嗽,下一个霎那,正沿着小巷子往前快速突进的那群黑影,便迅速隐入到小巷两边的屋檐之下。

  民房里的那个声音接着又咳嗽了两声,翻了一个身,再次睡过去。

  隐蔽在小巷两侧的那二十多个黑影却一直都没有动,足足过了好几分钟,直到确定那个声音已经睡熟过去,才又再次从阴影中现出身来,继续快速往前突进,很快,这一群二十多个黑影便来到了中山医院的后门外。

  医院的后门外,却有一盏路灯,洒下了昏黄的灯光,照亮了方圆几十米。

  距离医院后门还有大约二十米,为首的黑影便猛的扬起右手再握紧成拳,身后的二十多个黑影便立刻形开,迅速的隐入小巷两侧的墙角阴影中。

  过了有几秒钟,为首的那个黑影突然之间一个加速,便到了医院后门外,然后迅速躲进了门檐下的阴影中,并且几乎与阴影完美的融合为一体,除非走到很近距离,否则你根本无法发现,门檐下居然还躲了一个人!

  又过了十几秒,确定四周没人,为首的黑影才起身,侧耳聆听门内动静。

  这一听又是十几秒,确定门内没有任何的异常之后,为首黑影又回过头,将右手伸出门檐之外,在昏暗的路灯下打出一连串的手语,下一霎那,小巷两侧的阴影中,立刻又闪出两个黑影,同样一个箭步,就到了医院后门一侧的围墙下。

  眼看快要撞上围墙,前面的那个黑影突然间弯下腰,双手撑墙摆出一个7字,几乎是同一时间,落后半步的另一个黑影双脚一蹬地,人便腾起,到了空中之后又一脚用力蹬在之前那个黑影的背上,然后再一次借力向上腾起。

  下一个霎那,后面那个黑影便已经攀住了围墙墙沿,再然后双手稍稍一发力,整个身影便已经翻过围墙,无声无息的落入到院墙内,然后就再没有动静,之前那个充当垫脚石的黑影也陷入黑暗中,周围再次恢复死一般寂静,仿佛压根没人来过。

  过了好一会,医院的后门无声无息打开,刚才翻墙入内的那个黑影,再一次出现在医院后门内,并向隐蔽在外面小巷子里的同伴连续打出手语:里边一切正常,下一刻,隐蔽在小巷两侧的二十多个黑影便纷纷从阴影中现身。

  不到十秒钟,这二十多个黑影便已经进入医院后门,再然后,医院后门便再次无声无息的关上,一切都恢复到了原来那个样子,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但是,的的确确有二十多个不速之客从后门悄然潜入了中山医院。

  (分割线)

  中山医院,外科急诊值班室。

  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前来问诊的病人终于是没了,一般到了这种时候,除非是有急症病人前来问诊,否则是可以歇了,不过急诊病人不常有,毕竟中山医院可是大医院,一般的老百姓得了病,也舍不得来这里,因为诊金实在太贵了。

  到处理室里洗了把脸,罗芳姣气呼呼的回到急诊室,然后将身上的白大褂一脱,人就瘫坐在了椅子上,一边却说:“丽丽,可真是累死我了。”

  罗芳姣一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还真吃不了这个苦。

  “忍忍吧。”何美丽说,“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浸会大学医学院的学生,眼瞅着都快要毕业了,却从来没有来医院实习过,说出去也不好听。”

  “不好听就不好听。”罗芳姣嘟着嘴说道,“反正毕业之后我也不当医生,家里更没指望我当医生赚钱。”

  何美丽翻了下白眼,说道:“你就不怕校长找你茬,不让你毕业呀?约翰校长看我们不顺眼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罗芳姣便立刻不再吭声了,无论如何,毕业证那是一定要拿到手的,因为像她们这样的富家千金,除了人长得漂亮外,还必须有文凭有才艺,才有可能成为名噪一时的名媛,才有可能为她们的大家族带来利益。

  比如说唐家那个唐大小姐,唐瑛,还有陆小曼、林徽因。

  别的方面她们尽可以胡闹,但是毕业证却是必须拿到的。

  因为,如果拿不到毕业证,她们立刻会受到家里的严惩,甚至禁足都是有可能的,一想到要像金丝雀般被关在阁楼里,罗芳姣顿时不寒而栗,因为在她小时候,她的姑姑就被长时间的关在阁楼里,直到出嫁都没下过阁楼。

  然后,嫁到夫家还没俩月,就投环了。

  罗芳姣可不希望步她那个姑姑的后尘。

  叹了一口气,罗芳姣说道:“那你给我捶捶。”

  “是,我的大小姐。”何美丽没办法,只能起身给罗芳姣捏肩捶背。

  可是,被何美丽捶了几下,罗芳姣却感到肩部更加的酸胀了,当下说道:“丽丽,要不你找找约翰校长?让他免了我们的实习?”

  “你要死啊。”何美丽气得打了罗芳姣一下,娇嗔道,“那可是个变态佬。”

  “变态佬又怎么了,你可是我们浸会大学的一枝花呀。”罗芳姣格格笑道,“这世上还有你拿不下的男人?”

  何美丽气道:“那你怎么不去,你比我长得还漂亮呢。”

  罗芳姣便叹了口气,无奈的道:“我跟你不一样,我们家老爷子虽没明说,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很明显,就是得留着贞操,将来好卖个好价钱。”说到这,罗芳姣脸上的表情便黯淡了下来,又道,“我呀,就是他们手里的赚钱工具。”

  何美丽也跟着叹了口气,说道:“我跟你不也差不多?”

  就在这时候,罗芳姣忽然听到身后响起喀的一声轻响,虽然很轻,但是在这样寂静幽深的深夜里,却还是十分突兀,不光罗芳姣听到了,何美丽也是听到了,当下两人便不约而同把目光转向门口,再然后两人美目就瞬间瞪大了。

  刚才罗芳姣进值班室时,明明把门给关上了,何美丽也是看到了,但是这会值班室的门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打开了,更加令人惊恐的是,外面走廊上的廊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是全关掉了,从值班室往外看,只见黑漆漆的一片,特别的渗人。

  偏偏这时候,一阵阴风吹过来,将值班室的窗帘吹得轻轻的晃荡。

  看到这一幕,罗芳娇跟何美丽便立放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这个医院里隔三忿五就会死人,这个该不会是闹鬼了吧?一想到闹鬼,两个女生顿时越发的害怕,当下两个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簌簌的抖个不停。

  毫无征兆的,值班室里的灯光也灭了。

  罗芳姣跟何美丽便越发的害怕了起来。

  何美丽牙齿打颤,说道:“姣姣,不会,不会真闹鬼了吧?”

  罗芳姣虽然也十分害怕,却还是要比何美丽胆子稍大一些,她鼓起勇气,颤颤巍巍的走到门背后,正准备关上门时,冷不防一个铁塔一般的黑影从门背后闪了出来,一把就从身背后控掉住了罗芳姣,同时伸出一只大手紧紧捂住罗芳姣的小嘴。

  看到这个黑影,一贯胆小的何美丽直接吓得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罗芳姣却剧烈挣扎起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耳畔却忽然呼起嘘的一声,然后一个低低的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别出声,有危险!”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罗芳姣绷紧的全身便立刻松驰下来。

  那个铁塔般的黑影感受到了罗芳姣的放松,稍稍松开了一些手臂,刚才被抱得险些喘不过气来的罗芳姣便赶紧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头,一口就咬在身后那黑影肩膀上,而且这一口咬得极狠,都咬出了两排牙齿印。

  PS:继续唠叨,您要是觉得好看,看完之后就扔几张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