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8章 伏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28章 伏杀

这个黑影自然就是大兵。

  罗芳姣在大兵肩膀上咬出了两排深深的牙印,遂即又感到有些心疼,拿小手轻轻抚摸着大兵被咬的肩膀,小声的问:“疼么?”

  被一个女人拿手抚摸着,而且还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大兵的收都快要酥了,可惜时机不对,眼下可不是郎情妾意、柔情蜜意的好时候,小鹿原大队的特种兵可是来了,而且已经从后门渗透进入了中山医院。

  甩了一下头,大兵强行将脑子里边的柔情蜜意甩出去,然后对着罗芳姣说道:“你和你的同事乖乖躲在这里别出去,无论外边发生了都不要出去,外边很危险,明白吗?”

  “嗯。”罗芳姣轻轻点头,又说道,“那,你也要小心。”

  大兵点点头,然后轻轻松开罗芳姣,一转身就消失了。

  罗芳姣骤然离开大兵怀抱,忽然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分割线)

  东西华德路,虬河路桥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故障,平时一直亮到通宵的路灯今晚忽然灭了,所以整条大街都陷入到一片黑暗中,再加上今晚又是阴天,月亮还有星星都隐藏在云层后,没有路灯,也没有星光、月光,十几米外便已经不可视物。

  事实上,这是徐锐故意切断路灯电源的。

  意图嘛,当然还是为了隐匿狼牙的行踪。

  徐锐虽然猜到了小鹿原大队很大概率会去袭击医院,因为袭击医院不仅可以在上海制造恐慌的情绪,更可以大量杀死正在各家医院接受治疗的淞沪独立团伤员,这样一来,就可以极大削弱淞沪独立团的战斗力。

  因为这些曾经负伤的老兵,伤愈归队之后战斗力将会变得更加强大!

  徐锐猜到了小鹿原大队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是医院,甚至还猜到了小鹿原大队极可能以小组为单位,对上海各区的十几所医院,同时发起袭击,因此做了针锋相对的安排,徐锐同样将狼牙分成十几个战斗小组,分别埋伏在各家医院里。

  当然了,徐锐的手段远远不止这些,徐锐不仅事先转移走了正在各所医院养伤的所有伤员,而且还让至少一个营的官兵伪装成伤员,荷枪实弹的入驻各家医院,万事俱备,现在就等着小鹿原大队往陷阱里钻了。

  只不过,徐锐也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这一切,终究只是他的猜想,万一小鹿原俊泗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没来医院,而是选择了袭击别的目标,那就尴尬了。

  因为心中焦虑,徐锐开始不停抽烟。

  不一会,徐锐脚边的烟头已经积成了一小堆。

  小桃红放下狙击枪,回过头有些关切的问道:“姑爷,少抽几根吧,烟抽多了,对身体不好。”

  徐锐笑笑,当即将抽剩下的半截香烟掐灭。

  小桃红甜甜的一笑,扭头再次举起狙击枪,开始透过狙击枪上加装的四倍望远镜搜视前方两百米外的宏恩医院,宏恩医院就在虬河边,站在虬河路桥上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宏恩医院的后门及侧门,反过来,从宏恩医院那边却看不清虬河路桥上的情形,因为东西华德路上的路灯全都关了,虬河路桥这边现在是一片漆黑。

  倏忽之间,瞄准镜视野中有黑影一闪而过。

  虽然时间非常短暂,但是小桃红目力极好,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这个只是一闪便消失在阴影中的黑影。

  小桃红当即小声说:“姑爷,小鬼子来了!”

  “是吗?”徐锐狰狞一笑说,“终于来了!”

  (分割线)

  安部佑二半蹲在地,确定左右两侧没有人,当即回头打出一连串的战术手语,距离他最近的两个鬼子特种兵猛的一顿首,再飞速上前,来到围墙边之后便立刻交握双手,霎那间就搭成了人梯,安部佑二再扬起手,用力往前挥!

  下一刻,一个鬼子特种兵便立刻从阴影中冲出来,快速来到围墙前,然后一脚蹬在之前两个鬼子搭成的人梯上,那两个鬼子顺势一送,便将后来的那个鬼子高高的抛起,后来那个鬼子在空中再一个腾身,便无声无息的翻越过了围墙。

  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最后是安部佑二!

  不过安部佑二并没有直接翻过围墙,而是在落到围墙正上方时猛的的一收腹,身轻如燕般停在墙上,然后探出手将留在下面搭人梯的两个鬼子特种兵接应上去,直到最后两个鬼子特种兵顺利的翻过围墙,安部佑二才最后跃落进院内。

  安部佑二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却被百米外的狼牙看了个真切。

  翻越过了围墙之后,安部佑二便立刻将手下的十几个鬼子鬼种兵叫到了跟前,用手语下达作战命令。

  连同安部佑二在内,这次前来袭击宏恩医院的鬼子有十一个,安部佑二将十一个鬼子分成四组,另外三个小组每个小组三人,安部佑二自己和另外一个鬼子特种兵则两人一组,四个小组,每个小组分别负责一栋大楼。

  在最后,安部佑二用战术手语再一次强调了一遍,只要是这家医院里的生物,不论是人是鬼或野兽,全部干掉,一个活口不留!

  昏暗的路灯灯光下,十几个鬼子特种兵无声顿首。

  安部佑二再一扬手,九个特种兵便立刻四散去了。

  安部佑二再带着最后剩下的鬼子特种兵直奔正中的住院大楼而来,片刻之后,安部佑二两人便到了这栋大楼外,但只见大楼里的廊灯都亮着,但是光线极暗,诡异的是,大楼里居然看不见一个人的身影,也听不见人声。

  安部佑二的浓眉便立刻下意识的蹙紧了。

  不对啊,这么安静?这也太过安静了吧?!

  按理说,就算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但作为一栋住满了伤员的住院部的大楼,里边怎么也应该有伤员的哀嚎声,还有值夜班的护士,怎么也应该有点动静吧?怎么可能安静到这个程度,就跟死一般寂静?

  跟安部佑二一组的鬼子特种兵扭头看来,脸上表情也同样的困惑。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大楼里边却忽然响起了一阵人说梦话的声音,紧接着又响起好几个人的呢喃声以及咳嗽声,整栋大楼便仿佛一下子活过来了似的,重新充满了生气,安部佑二和那个鬼子特种兵顿时松了口气,这才对嘛。

  下一刻,安部佑二猛一挥手,便带着那个鬼子兵闪身入内。

  进了门,就是一条东西横向的幽深走廊,这个年代的公共建筑物,比如学校、医院、银行甚至政府大楼,基本都是筒子楼,就是中间一条走廊,走廊两侧串着一个个房间,宏恩医院的住院部大楼,自然也不会例外。

  安部佑二跟身后的鬼子一摆手,那鬼子特种兵会意,反手就从腰间抽出了匕首,然后摸向走廊的东半端,然后伸手轻轻推开东边的第一个房间,几乎是同时,安部佑二也掏出匕首并推开了走廊西半段的第一个房间。

  房门虚掩着,安部佑二只是轻轻的一推,便推开了。

  对此安部佑二并没有感觉不对,在医院这样的地方,根本不上锁!

  房门一推开,安部佑二便立刻听到了七八个呼吸声,事实上,刚才隔着房间门安部佑二也听到了呼吸声,只不过现在听得更加清晰,安部佑二甚至还听到有病号放了个屁,下一个霎那,安部佑二便立刻蹙紧了眉头,给臭的。

  定了一下神,安部佑二便摸向右侧的第一张架子床,然后扬起匕首就照着睡在下铺的那个病伤猛刺下去,紧接就是噗哧的一声闷响,给人感觉,这一刀仿佛是插进了稻草,安部佑二便立刻意识到了不对,怎么可能会是稻草?

  下一个霎那,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便瞬间亮起了七八束手电光!

  七八束灯光,几乎是同一时间照射到安部佑二身上,刺眼的灯光,瞬间就晃花了安部佑二的眼睛,一霎那之间,安部佑二只感觉白花花的一片,再无法视物!不过,安部佑二的脑子却仍然还保持着镇定,并瞬间做出了反应。

  八嘎,中了埋伏了!安部佑二低喝一声,脚下一滑,一个侧身扑倒在地。

  几乎是在十几束手电光亮起的同一时间,几乎是在安部佑二滑倒在地下的同时,七八束耀眼的火舌便扫射而至,一下就将房间右侧的那张架子床的下铺打成了筛子,装扮成伤员躺在架子床下铺的稻草人也同样被打成了筛子。

  不过,安部佑二这小鬼子却是毫发无损。

  安部佑二不仅没事,反而猛然一甩手将手中匕首飞掷了出去。

  几米开外,淞沪独立团的一个老兵躲闪不及中刀,顷刻间惨叫着倒下。

  下一霎那,安部佑二伸出右脚,用力一蹬左侧架子床的床腿,整个身体便贴着地面倒着滑行出了门外,再接着,一颗手雷便骨碌碌的从门外滚进来,又轰的炸开,埋伏在房间里的七八个独立团老兵瞬间被炸翻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