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3章 我还会回来的-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33章 我还会回来的

得知守中山医院的大兵小组吃了亏,徐锐还有些恼火,他却不知道,小鹿原俊泗这会已经气得快吐血了!

  在行动之前,小鹿原俊泗就跟另外八个战斗小组约好,无论行动结果如何,都必须得在四个小时之后赶到预定的集结地点集合,就是那竹林小院,结果四个小时之后,赶到集结地集合的,就算加上他的小组也只有七个。

  而且这七个小组还有四个遭了重创。

  什么叫重创?就是人员损失超一半!既便是活着回来,也都受了伤。

  这也就是说,能够在规定时间之内赶到集结地集结的,只有不到五十个人!而且回来的这不到五十人中,还有将近一半受了伤,伤势最重的朝比奈清更是已经因为失血而休克,小鹿原俊泗只能派一个小组先送她回太仓。

  那些伤势较重的特战队员也一并回太仓县城接受治疗。

  不过,小鹿原俊泗和二十多个没有受伤的特战队员却没有走,因为,直到现在为止,安部佑二小组都还没有回来,一个都没有!小鹿原俊泗绝不相信安部佑二小组会全军覆灭,所以在没等到安部小组之前,他不会离开!

  其实,理智告诉小鹿原俊泗,安部佑二小组必定已经全灭了!

  但是,从情感上小鹿原俊泗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自从来到了上海之后,小鹿原大队的两次行动全都以失败而告终,第一次袭击粮仓的行动,折损了山上武男的一个小组,第二次也就是这一次对医院的袭击,又折损了安部佑二小组!

  山上武男跟安部佑二,是原特战大队硕果仅存的两个老队员,可是现在,这两名老队员却先后栽在了徐锐的手下,这样的结果,让小鹿原俊泗无法接受,小鹿原俊泗一度以为他的特战大队可以力扛狼牙大队而不落下风,何曾想过会有这种结果?

  所以,小鹿原俊泗带着没受伤的二十余名特战队员留了下来,希冀着会有奇迹发生,但是一直等到第二天的黎明,都始终没有等到安部佑二小组的归来。

  朝比奈舞犹豫了一下,上前劝说道:“大佐阁下,我们还是尽快转移吧。”

  小鹿原俊泗默默的点了点头,安部佑二小组迄今为止都还没有归队,但是安部小组究竟是被狼牙干掉了还是全部被生擒,却是个未知之数,如果全部被干掉了,那也没什么,但如果被生擒了,那就存在变节危险!

  一旦安部小组的某名队员被生擒并且叛国变节,然后供出集结地点,然后狼牙再来个顺藤摸瓜,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说朝比奈舞的建议是十分正确的,这里确实不宜久留,当下小鹿原俊泗转身回头,向二十余名队员下达撤退命令。

  不过跟上次一样,小鹿原俊泗内心还是存了一丝侥幸,在集结地留下了指示暗标,希冀着安部佑二小组仍能够突出重围,然后在看到他留下的指示暗标后,前去与他们会合,再然后小鹿原俊泗就带着特战队撤回到太仓。

  撤退时,小鹿原的内心分明在滴血!

  一周前,当他们乘坐海军的运输机前来中国时,小鹿原俊泗还显得雄赳赳气昂昂,自信满满的认为可以跟狼牙一较高下,然而,一周之后,小鹿原大队的境况就已判若云泥,甚至就连小鹿原俊泗这个大队长都垂头丧气。

  (分割线)

  在东京,十二军临时司令部。

  第十二军的新任参谋长田中久一已经正式到任,田中久一是刚刚驻广州的第二十一军转调的,调任的理由是因为田中久一在第二十一军攻占广州的战役之中表现优异,的确,田中久一这个老鬼子也确实有点水准。

  指挥水平先不说,至少田中久一是个有脑子的。

  第二十一军在攻占广州之时,有这么一件事情,当时因为连日的暴雨,道路泥泞,结果导致第二十一军的所有辎重车辆全陷在了泥淖之中,寸步难行!而这时候,作为前锋的一个步兵联队却已经打到了广州城外。

  这时候,广东省主席陈济棠敏锐的嗅到了战机,立刻调集了十几个团的主力部队,将第二十一军这个前锋联队团团围住,经过两昼夜激战,眼看着第二十一军这个前锋联队就要因为粮弹不济支撑不住,这个时候,田中久一却出了个绝妙主意。

  一个什么主意呢?因为广州附近的农民几乎家家户户养牛,地主家的水牛尤其多,于是田中久一就想到了把牛集中起来,替第二十一军运输给养辎重,结果一夜之间,第二十一军就强抢了数百头水牛,愣是将给养弹药给送了上去。

  鬼子援军到达后,陈济棠立刻不战而逃,将广州拱手相送。

  这虽只是件小事,却足可以证明田中久一是个遇事很爱动脑子的日军将领。

  上任还不到三天,田中久一便已经将第十二军的各项杂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不仅第七师团已经到达了大阪港,而且近卫师团的人员装备也已经完成了集结,只等海军的运输船队一到位,立刻就可以动身前往中国。

  然后到今天上午,田中久一连海军方面也接洽好了。

  这一切,田中久一甚至都没有劳烦板垣征四郎丝毫,只凭借着他自己的人脉关系就把事情给办成了,老实说,板垣征四郎甚至都已经准备好跟海军部打嘴皮官司了,却不料,田中久一不声不响就把事情给办妥了。

  “司令官阁下。”田中久一大步流星走进办公室,向板垣征四郎报告说道,“海军方面刚刚也已经接洽好了,今天中午四艘大型运输舰以及十艘中型运输舰就能到位,除了近卫师团的重型装备,第十二军的大部分人员物资都可以一次运抵江阴要塞。”

  “纳尼?”板垣征四郎讶然道,“已经跟海军接洽好了?田中君,你是怎么做到的?”

  田中久一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卑职无非就是跟海军部的人陈明了一下利害关系,然后他们立刻就办了。”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点头,又说道,“田中君,你辛苦了。”

  “哈依。”田中久一重重顿首说,“司令官阁下客气,这是卑职应该做的。”

  板垣征四郎呵呵的一笑,又问道:“对了,田中君,小鹿原大队可有消息?”

  小鹿原大队对上海的第一次袭击行动效果差强人意,虽说摧毁了几处粮仓,也至少烧掉了几十万石的大米,但是小鹿原大队本身也付出了较大的伤亡,尤其是山上武男这个久经战场的中队长的阵亡,可说是莫大损失。

  第一次袭击行动的结果已经知道,现在板垣征四郎关心的是第二次的袭击。

  “司令官阁下,暂时还没有消息……”田中久一摇了摇头,话还没有说完,一个通信参谋便已经匆匆进来,向两人顿时报告,“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刚刚接到小鹿原大队的急电,对上海的第二次袭击行动,仍旧以失败而告终……”

  “纳尼?”田中久一立刻打断道,“第二次袭击仍以失败告终?”

  “哈依!”通信参谋重重顿首说道,“不仅如此,而且小鹿原大队还遭受了重创,折损了一半的队员,甚至就连特战第二中队的中队长安部佑二少佐也为国玉碎了,小鹿原大佐来电请示,是否继续对上海的袭扰行动?”

  “八嘎!”板垣征四郎立刻骂道,“还继续个屁,连续两次袭扰行动都惨遭失利,这足以说明小鹿原大队完全不是狼牙的对手,如果再继续袭扰行动,小鹿原大队说不定就该全军覆灭了,到时候谁来保护司令部的安全?”

  “哈依!”田中久一重重顿首说,“司令官阁下所虑极是!”

  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立即电告小鹿原君,袭扰行动取消,让他们去江阴要塞,准备与司令部会合。”

  田中顿首说:“哈依!”

  (分割线)

  太仓县,宪兵队司令部。

  朝比奈舞摘下耳机,先掏出密码本将纸上记录的点划符转译成数字,然后又掏出本小说将这些数字转译成文字,最后拿着翻译出来的电报来到小鹿原俊泗面前,顿首报告说:“大佐阁下,司令部回复了。”

  正在闭目养神的小鹿原俊泗便立刻睁开眼睛,问道:“司令部怎么说?”

  朝比奈舞轻叹一声,小声说道:“司令官阁下命令我们放弃袭扰行动,前往江阴要塞与司令部的全体人员会合!”

  小鹿原俊泗闻言后,脸色便立刻垮下来。

  留下未走的二十余名特战队员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们可是忍者啊,一支由清一色的忍者所组成的特种部队,却在与狼牙的两次交锋中落败,而且还都是惨败,先后损失了两名中队长,让人情何以堪?

  但是无论多不甘心,也必须得执行命令。

  当下小鹿原俊泗便从太仓县的宪兵队借了两辆卡车,帮忙运输重伤员,然后带着残缺不全的两个特战中队前往江阴要塞待命,不过在临走之前,小鹿原俊泗回头深深的往上海方向看了一眼,在心里默默的念道:徐锐,我还会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