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角田招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36章 角田招了

百老汇大厦,地下审讯室。

  经过连续三个昼夜的审讯,角田健司的意志已经快要崩溃了。

  事实证明,所有的刑讯逼供手段,最管用的仍然是疲劳审讯!疲劳审讯,甚至比上古流传下来的十大酷刑都还要管用!

  审讯室里,角田健司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旁边的一个狼牙便立刻将扩音喇叭的开口对准了角田健司,然后打开电源,接着,扩音喇叭里便立刻传出一阵刺耳噪音,这阵噪音足有一百三十分贝,几乎将角田健司的耳膜都刺穿。

  “啊啊啊……”角田健司便立刻满脸痛苦的惨叫起来,睡意也不翼而飞,没办法,在这样的高分贝的杂音的刺激之下,再强烈的睡意也会被赶跑,但是睡意能赶跑,角田健司的精力还有体力却不可能补充回来,反而只会变得越发的疲惫。

  那个狼牙却没有丝毫怜悯,兀自扶着扩音喇叭,对着角田健司持续放送,于是乎,超过一百三十分贝的噪音便片刻不停的侵入角田健司的耳膜,对他的意志展开连续的摧残,角田健司便如同一尾快要断气的鱼,张大嘴巴,不停的惨叫。

  角田健司挣扎着想要躲开,可惜四脚都被绑住,根本挣扎不脱。

  一边惨叫,角田健司一边还大声咒骂:“魔鬼,你们这群魔鬼,没人性,没人性,你们这群魔鬼统统都该下阿鼻地狱,下地狱吧,西内……”

  徐锐摘下耳机感受了一下噪音的强度,然后赶紧又戴上了耳朵,再然后,徐锐便走到角田健司的跟前,打出手语说道:“角田君,你很不老实,一直在撒谎,说真的,我们的耐性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再撒谎,就只能对你采取措施了。”

  角田健司的意志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当下歇斯底里的怒骂起来:“八嘎牙鲁,支那人去死,支那人去死,八嘎,八嘎,杀了我,快杀了我吧……”

  看到角田健司如此失态,徐锐嘴角却反而勾起了一抹微笑。

  角田健司这样的表现,这就足以说明他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旁边放送噪音的狼牙队员却向徐锐投来征询的一瞥,这样超过一百三十分贝的持续放送对人体的伤害是很严重的,现在已经持续放送了两分钟,这几乎已经是人类极限了,如果再持续放送下去,没准就会把角田健司的意识炸散,变成一个白痴!

  徐锐却毫不犹豫的摇头,示意狼牙继续放送,他已经没多少耐心了!

  狼牙队员便立刻狠下心,继续拿扩音喇叭对准角田健司持续放送噪音。

  在超过一百三十分贝的噪音环境之中,每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角田健司的表情变得越发的狰狞,额头上、脖子上甚至脸上都凸起一根根的青筋,就像蚯蚓爬满了他的脸,眼角的毛线血管甚至已经开始崩裂,有鲜血渗出。

  徐锐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从现在开始,角田健司大脑里面的毛细血管随时可能因为高血压而崩裂,那时候,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形成大面积的脑梗,从此变成白痴,而最坏的结果则可能导致直接猝死,哦当然,如果让角田健司自己选的话,一定会选后者!

  求饶,快求饶!只要你求饶,立刻就能解脱,立刻就能摆脱一切痛苦!

  当徐锐心底默念到三的时候,角田健司终于坚持坏住,终于彻底崩溃!

  “停,快停下,快给我停下!”角田健司终于不再骂人,转而开始哀求,“我说,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求你们停下,求你们!”

  放送噪音的狼牙也一样戴着耳塞,听不到角田健司的哀求声,但是徐锐可以读懂角田健司的唇语,知道这个小鬼子终于认怂,当下冲行刑的狼牙一摆手,行刑的狼牙队员便立刻掐断了扩音喇叭电源,刚才充啻整个囚室的高分贝噪音便嘎然而止。

  徐锐不给角田健司冷静思考机桧,趁着角田健司的意识还处于模糊时迅速问道:“角田君你告诉我,这次来上海,你们小鹿原大队一共来了多少人?”

  角田健司虚弱的答道:“来了两个中队,一共一百零七人。”

  “哟西。”徐锐又问道,“你们的大队长,小鹿原俊泗来了没有?”

  “当然。”角田健司道,“这次来上海就是由我们大队长亲自率队。”

  “哟西。”徐锐又问道,“那么这次你们小鹿原大队来上海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主要目的就是袭扰。”角田健司答道,“尽可能的杀伤你们的人员、焚毁你的物资,动摇你们的军心,为接下来第十二军的扫荡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

  “第十二军的扫荡?”徐锐心头一动,又问道,“第十二军已经重新编成了?”

  “是的,第十二军已经重组了。”角田健司答道,“重组之后的第十二军下辖近卫师团、第七师团以及第一零四师团,不过,第一零四师团只担负苏州到嘉兴一带的警备任务,将不会参加对上海的第三次扫荡。”

  这就是情报上的不对称,角田健司所说的这些,对日军方面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也正因此,军统局潜伏在东京的间谍也能得到这个情报,但是自从影子进入到沉睡期之后,淞沪独立团却失去了情报的来源,对于这些就一无所知。

  徐锐又问道:“第十二军对上海的第三次扫荡,什么时候开始?”

  角田健司道:“应该就是这几天了吧,说不定已经从东京开拔了。”

  “是吗?”徐锐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第十二军会从哪里登陆?还会是狮子林?还是别的什么地方,比如宝山?”

  角田健司道:“这个我不知道。”

  说完这一句,角田健司的眼睛间忽然睁开,神采也是稍稍有所恢复。

  徐锐唯恐角田健司出现反复,又赶紧问道:“好,剩下最后一个问题,分头行动前,小鹿原俊泗选定的集结地点在哪里?”

  角田健司说:“在刘行镇西北小竹林里的老庙村。”

  “哟西。”徐锐又问道,“如果小鹿原大队提前离开了集结地,你们之间又怎么联络?”

  角田健司说:“大佐阁下会在集结地留下指示标,指引我们前往新的集结地与他会合,指示标由三枚小石子组成,三枚石子会摆成一个锐角等腰三角形,锐角逆时针旋转的第一个角指向方向即是下一个集结地所在方向。”

  停顿了一下,角田健司又接着说道:“然后会有第二个指示标,第二个指示标按顺时针旋转的第一个角指向方向走,再然后又是逆时针方向,再然后顺时针,直到最后,与特战大队的主力以及大佐阁下会合。”

  “哟西!角田君辛苦了,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吧。”徐锐嘿然一笑,扭头对站在他身边的钻山豹道,“豹子,集合队伍!”

  “是!”钻山豹答应一声,转身走了。

  徐锐走到休息室洗了把手,再上到地面时,狼牙大队已经完成集结。

  徐锐刚一出现,八十多个狼牙的目光便齐刷刷的扫过来,从狼牙的眼睛里边,徐锐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战意,显而易见,此前与小鹿原大队的两次交手都没有让他们过瘾,他们要的不是这种零敲碎打的伏击暗杀,他们要的是正面的强势碾压!

  徐锐嘿嘿一笑,狞声说道:“怎么着,不过瘾是啊?”

  “不过瘾!”

  “不过瘾!”

  “不过瘾!”

  八十多个狼牙队员顿时间轰然回应。

  “好,那今天就把瘾给老子过足了!”徐锐点点头,又说道,“目标刘行镇东北方的老庙村,出发!”

  徐锐一声令下,八十多名狼牙便纷纷挎上自行车,飞驰而去。

  有自行车代步,速度就要比徒步行军快多了,不到半个小时,狼牙大队就已经来到刘行镇东北方的老庙村,不过让人遗憾的是,小鹿原大队早已经离开,失望之余,徐锐再令狼牙队员散开寻找小鹿原俊泗留下的指示标。

  指示标很快就找到了,跟角田健司交待的一个样,确实有三枚小石子在路边的草丛中摆出了一个锐角等腰三角形,徐锐当即率狼牙顺着逆时针第一个角指示的方向,向着西北方向追下去,追出大约四五里,到了一个岔路口之后,又在路边草丛中发现了新的指示标,就这样追出二十多里后,徐锐就发现不对了。

  因为再往前就要进入太仓县的地界!

  钻山豹端着狙击步枪走过来,问道:“团长,还追不追?”

  “不用再追了。”徐锐摇摇头,说道,“小鹿原这个怂包,很明显已经放弃任务了,我们再追就进入日占区,就成了我们去袭扰鬼子了!”

  钻山豹嘿然说:“袭扰一下鬼子也好,不能只许小鹿原大队袭扰我们淞沪独立团,却不许我们狼牙袭扰小鬼子吧?这就叫一报还一报!”

  徐锐却摇头说:“不行,现在有更重要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