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8章 侦察敌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38章 侦察敌情

徐锐叹息道:“看来是我太理想化了。”

  仔细的一想,这其实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因为此时距离第一次淞沪会战结束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时间,这也就是说,逃难进入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的这两百多万难民,已经忍饥挨饿过了两年多,两年的时间,如果每天只能喝到一碗续命粥,足可以将一个壮汉折磨成芦柴棒!

  这两百多万难民能够活到现在,就已经是大幸。

  希望这两百多万难民能够有个良好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从这两百多万的难民中,能够选出两万身体状况勉强堪用的民兵就已经不错了!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那就这样,老叶,你马上负责对这二十万体质稍好的青壮年进行第二轮筛选,一定要挑选出足够强壮、能够承受高强度军事训练的青壮年,你先别考虑人数多少的问题,一定要严格筛选的标准,哪怕只选出五千人,也是好的。”

  “行,我知道了。”柳眉点头说,“回头我就进行二轮筛选,这次一定严格标淮。”

  徐锐又接着说道:“再跟你们通报一个情况,日军大本营一周前就已经重组了华中派谴军下属第十二军,新编成的第十二军辖第七师团、第一零四师团及近卫师团,其中第一零四师团只担负警备任务,将不会参与对上海的扫荡。”

  柳眉和江南闻言顿时神情一凝,柳眉又问道:“老徐,知不知道第十二军具体什么时候前来上海?”

  徐锐沉声说:“应该是已经来了!”

  “已经来了?”江南沉声问道,“已经登陆了?从哪里登的陆?”

  “从哪里登的陆目前还不清楚。”徐锐摇摇头,又道,“不过我已经让狼牙去侦察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会有消息。”

  (分割线)

  徐锐没说错,事实上这个时候,狼牙已经发现了第七师团的行踪。

  发现第七师团行踪的,乃是钻山豹亲自率领的一个侦察小组,钻山豹这个家伙也真是人如其名,吃了熊心豹子胆,胆子大到了没边!别的侦察小组在进入日占区之后,都是谨小慎微,唯恐不小心暴露行踪。

  然而钻山豹却是反其道而行之。

  钻山豹带着胡子、耗子两个人,先是袭击了太仓县的一个便衣队哨所,抢了三身便衣队的行头之后,便乔妆成便衣队骑着自行车,沿着公路大摇大摆往县城进发,然后又在半路上袭击了鬼子一个据点,抢了三套鬼子军装。

  哦,顺便提一句,那个据点的鬼子连同伪军都被钻山豹他们给干掉了。

  治下的一个便衣队哨所以及一个日军据点先后遭到袭击,整个太仓县的宪兵队立刻就被惊动了,宪兵队长长岛义夫更是如临大敌,出动宪兵队主力,在太仓县境界大肆排查,试图找到袭击便衣队哨所以及日军据点的凶手。

  结果自然是徒劳,因为这时候,钻山豹他们三个早就已经过了太仓县,骑着从据点抢到的那辆边三轮摩托车,顺着沪宁公路往常熟县方向去了,一路上不断遇到有鬼子盘查,钻山豹几个都以日语应答,愣是没出什么纰漏。

  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鬼子的长官负责制。

  小鬼子等级森严,不仅上下级之间等级森严,同僚之间也是壁垒森严,比如说长岛义夫是太仓县的宪兵队长,就绝不会逾矩过问常熟县的事务,反过来也是一样,常熟的宪兵队也不会关心太仓县的事。

  如果真有什么事情牵扯到太仓、常熟两个县,那就必须得由更高一级的驻军警备司令出面协调,在淞沪地界,那就是第十二军司令板垣征四郎!但是板垣征四郎跟第十二军参谋长田中久一已经忙成狗,哪有闲功夫管这事?

  长岛义夫一个电报打到十二军司令部,请求第十二军司令部给常熟县宪兵队下令,配合他们调查袭击太仓县宪兵队的凶手,然而却是石沉大海,没得到任何回复,结果就是,钻山豹他们三个骑着太仓宪兵队的边三轮摩托,大摇大摆的进入了常熟县境内,沿途所经的好几个伪军哨卡甚至连过问一下都不敢。

  最后一直深入到了白茆镇据点,才终于被拦下。

  一个鬼子少尉走到了公路中间,做了一个手势,示意钻山豹靠边停车。

  但是钻山豹又怎么可能理会他?继续驾车前行,直到距离那鬼子少尉只有不到半米才猛的一拉刹车,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便嘎吱一声减速,等到完全停稳时,边三轮的前车轮距离那鬼子少尉甚至只有不到两厘米远。

  这还没完,钻山豹紧接着下车,走到那鬼子少尉面前劈手扇了仨耳光。

  钻山豹现在可是扛着大尉军衔,又怎么可能把这个小小的少尉放眼里?

  扇完耳光,钻山豹又将脸凑到鬼子少尉的面前,口水狂喷的大声咆哮:“八嘎牙鲁,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竟拦我们的车?知不知道我们有重要情报上报司令部,耽误了大事,你小子就死定了,还不赶紧给我让路!”

  “哈依,请长官息怒!”挨了打,那鬼子少尉却只能很窝囊的顿首认错,不过语气之中却坚持依旧,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们也是奉命行事,我们刚刚接到司令部的紧急命令,这条公路已经被封锁了,除了第七师团、近卫师团的人马车可以经过,别的任何部队的人马车皆不许经过,所以很抱歉,长官你们必须从别处绕行。”

  “纳尼?”钻山豹讶然道,“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鬼子少尉苦笑道:“这是刚下来的命令,长官离开太仓县城时,命令应该还没有下,所以你不知道,不过这会,太仓县宪兵队应该已经接到命令了,从现在开始,沪宁公路必须全力保障第七师团及近卫师团的人马车通行。”

  钻山豹想了一下说:“算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会吧。”

  “在这里等?”鬼子少尉讶然的说道,“长官,我插一句嘴啊,第十二军的司令部可不会这么快就过来。”

  “废话,这个还要你说啊?”钻山豹闷哼一声,又说道,“不过我们这情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情报,在这里交给第七师团也一样,反正报告完了后,我们就可以回太仓复命了,我们还可以少走一百多里。”

  “随便你们。”鬼子少尉不再多说什么。

  钻山豹便重新上车,将边三轮摩托车开进据点的停车场,然后带着胡子、耗子下车,大摇大摆的进入据点食堂,让伙房给他们几个做中饭,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早就过了吃中饭的时间了,但是食堂的大厨可不敢拒绝,麻溜的升火做饭。

  钻山豹他们三个如此大大咧咧,据点的鬼子反而不怀疑,从开始到最后,就没有一个鬼子进来盘问。

  不一会,据点的大厨就做好了一顿丰盛的中饭,鸡鸭鱼肉俱全。

  钻山豹、胡子、耗子三个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当下也不客气,三个人围着桌子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差不多吃完时,伙房外忽然响起引擎的轰鸣声。

  耗子一个箭步,窜到伙房的窗前,往外一张眼,便看到十几辆边三轮摩托车已经沿着公路浩浩荡荡开过来,在那一溜的边三轮摩托车身后,还有好几辆盖在帆布篷的运兵卡车,在最后一辆卡后后面,还有至少一个大队的鬼子步兵,正在徒步跟进。

  “我艹!”耗子便立刻低叫起来,“豹子哥,来了一个大队的鬼子!”

  站在旁边小心伺候的伙房大厨便愣了一下,什么情况,说的中国话?这位太君怎么说的一口流利的中国话?

  钻山豹正端着大瓷碗在喝面汤,骤然听到这话,险些给一口汤噎死!

  “我去!”钻山豹放下汤碗便冲到了耗子的跟前,然后一巴掌扇在耗子的后脑勺上,再然后训斥道,“耗子,跟你多几回了,说鬼子话,说鬼子话!”

  据点的大厨便越发的懵逼了,这是怎么说的?这几位……不是太君?

  钻山豹这才意识到旁边还站了个同胞,当时就瞪了大厨一眼,警告说:“千万不要动什么歪心思啊,不管怎样,大家都是中国人!”

  “对对,是中国人,大家都是中国人!”据点大厨连连的点头。

  警告完,钻山豹再定睛往伙房窗外看,却看到那支庞大的车队就连停都没有停一下,径直就驶过了白茆镇据点,还不到片刻功夫,那至少一个大队的鬼子便已经全部过了据点,公路上只剩下滚滚的灰尘,扬起足有半天高。

  胡子和耗子不约而同把目光转向钻山豹,现在怎么办?

  钻山豹揉了揉肚子,说:“这据点应该有电话,我去打个电话。”

  “电话?”耗子茫然道,“豹子哥,你给谁打电话?给小鬼子?”

  “屁话,老子给小鬼子打什么电话。”钻山豹没好气道,“当然是给团长打电话了。”

  “可是……”胡子挠了挠头,说道,“这里能打通团部的电话么?这可是日占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