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9章 参谋主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39章 参谋主任

钻山豹漫不在乎道:“能不能打通,试试不就知道了?”

  当下钻山豹就带着胡子、耗子大摇大摆的出了伙房,三人也不怕伙房大厨告密,就这样径直走向了据点中间的炮楼,守炮楼的小鬼子问了一句,直接就放行了,进了炮楼,一楼就是白茆镇据点的办公场所了。

  钻山豹一打眼,便看到对面的桌子上摆了一部电话,不过有个鬼子正在打电话。

  钻山豹便直接走到那小鬼子的面前,劈手夺过话筒,那小鬼子只是一个军曹长,哪敢跟钻山豹这大尉炸刺?当即哈依一声,乖乖的退到了一侧。

  钻山豹给胡子、耗子使个眼色,然后用力摇动手柄。

  胡子、耗子非常隐蔽的给钻山豹回个手势,然后不着痕迹的守住了炮楼大门及通向二楼的楼梯口,做好了动手准备。

  稍顷,听筒里便响起一个日本女人的声音:“麻西麻西?”

  钻山豹便用日语回答道:“我是白茆镇据点,给我接法租界巡捕房。”

  “哈依,请稍等。”电话那头的日本女人很恭敬的哈依了一声,开始转接线路,钻山豹便心下一喜,电话还真的能够打通!

  其实早在国民政府时期,就已经在江浙沪宁沿海发达地区建立完备的电话线路,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电话线路的存在,淞沪会战中,蒋委员长才能通过电话对前线遥控指挥,气得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将军摞挑子不想干。

  淞沪会战中,淞沪地区的电话线路一度遭到破坏。

  但是南京沦陷之后,日军很快就修复了电话线路。

  之后淞沪独立团光复上海,与日军爆发残酷巷战,但是战场主要局限在虹口、杨树浦两个区域,后来第二十师团抵沪,战场上也局限在罗店、江湾一线,并未波及市区,因此市区的电话线路也没有受太大影响。

  事实上,淞沪独立团自占领上海后,从来就没有切断过电话,尤其是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的电话局,全都是与南京直接连线的,从南京可以直接打电话到上海公共租界,从上海法租界也可以直接打电话到南京。

  不一会,电话便再次接通,还是一个悦耳的女声。

  女声问:“你好,这里是法租界电话局,请问你需要接哪里?”

  这个时代的电话都是要靠人工接线的,你得先把电话打到所在城市的电话局,经由电话局的接线员将信号转到目标城市的电话局,再经由目标城市电话局的接线员,将你的信号转接到你想要的电话终端,然后才可能通话。

  钻山豹立刻回答说:“给我接巡捕房陈探长。”

  “好的,请您稍等。”接线员当即开始转接线路。

  只不过,据点炮楼里的几个小鬼子却是有些发懵,什么情况?这位从太仓宪兵队过来的长官怎么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难道是一个中国通?下一霎那,为首的军曹长便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当即就要反手掏枪。

  只可惜,这时候才想起掏枪,已经来不及了!

  不等那鬼子军曹长掏出手枪,耗子便已经一个箭步欺到近前,然后一扬手,锋利的刺刀便已经刷的一声从鬼子军曹长的咽喉上反抹过去,鬼子军曹长的咽喉便立刻像金鱼嘴般绽裂开来,一股股的血丝,就跟利箭一般标射了出来。

  “八嘎,支那人……”剩下********兵惊觉不对,转身就要去取搁在墙边的步枪,但是胡子早已经盯上他们,一个闪身,胡子便已近欺近两个鬼子跟前,再疾探双臂,一下就搂住了两个小鬼子的脑袋,再猛然发力向着中间一带。

  只听咣的一声响,两颗脑袋便已经撞在一起,瞬间炸裂开来,殷红的血液、白的脑浆还有骨骼的碎片溅了胡子满头满脸,胡子却也不嫌恶心,只是随意的抹了一把脸,然后便反手拔出刺刀,敏捷犹如猿猴一般冲上了炮楼的二楼。

  接着,楼上便响起几声惨叫,又过了几秒钟,胡子便满身是血的回到一楼,桀桀狞笑着对钻山豹说道:“豹哥,都解决了!”

  这个时候,钻山豹也打完电话。

  法租界巡捕房的陈探长其实是淞沪独立团的人,从白茆镇据点没办法直接给淞沪独立团的团部打电话,但是陈探长却可以。

  钻山豹看了眼胡子,皱眉说道:“把衣服换了,这样像什么样?”

  胡子臊眉耷眼的笑笑,赶紧从一个倒毙在地的鬼子身上扒下军装。

  片刻之后,钻山豹便带着耗子还有重新换了套军装的胡子昂然走出了炮楼,外面站岗的两个鬼子还有一直在路边执勤的鬼子少尉愣是不知道炮楼里已经出事,当钻山豹驾驶着边三轮摩托车从他面前经过时,甚至还敬了一记军礼。

  不过这次,钻山豹也没再下手,干掉白茆镇据点的小鬼子很容易,但是要是惊动了公路上的鬼子大队,那可麻烦!钻山豹可不希望被鬼子追得像野狗般乱窜,他还想骑着边三轮摩托一路开回去,不过太仓不能走了,得绕道昆山。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百老汇大厦。

  “知道了。”徐锐搁下电话,又立刻扭头对身边站着的小桃红说道,“小桃红,立刻通知政委、杨副团长还有叶主任、江主任回团部开会!”

  “是!”小桃红答应一声,赶紧挨个打电话去了。

  徐锐自己却脚下一拐,就走进了隔壁的作战室内。

  这个时候,杜俊杰正带着团部的几个作战参谋在进行图上作业,杜俊杰是跟何书崖同期的青训队学员,毕业考核成绩仅次于何书崖、黄守信跟梅九龄三人,徐锐原本想把何书崖调过来当参谋长,但军部首长没答应,只派来了杜俊杰。

  不过徐锐对杜俊杰也算是满意,才刚来就委任为团参谋部主任,说是参谋部主任,但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杜俊杰早晚升参谋长,因为这个杜俊杰也确实是个有真本事的,才刚刚上任没几天,就将独立团的防务,处理得井井有条。

  看到徐锐走进来,杜俊杰立刻上前说道:“团长,你来得正好,我忽然有个想法,想要跟你交流一下。”

  徐锐哦了一声,笑着问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杜俊杰嘿嘿一笑,又说道:“是这样,如果仅仅只是依托上海市区的街巷建筑,跟来犯的鬼子打巷战,还是太被动了,在巷战中,小鬼子估计会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但我们何尝不也是这样呢?所以我觉得光巷战还不够。”

  徐锐说道:“那你又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杜俊杰道:“我觉得,我们应该筛选一批精锐部队,以连排为单位撒出去,深入到鬼子身后打袭扰战,这些小部队因为战斗力强,规模又不大,所以小鬼子很难揪住他们,但要是不小心被他们咬上一口,却是够鬼子受的。”

  徐锐闻言眼前一亮,欣然说:“这个主意好!”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如果再给每支小部队配几名狼牙充当尖兵,及时预警鬼子的扫荡围剿,鬼子就更完蛋了!”

  杜俊杰一拍双手说:“我也刚想跟你说来着。”

  “行,这事我准了。”徐锐说,“你回头拟一个详细的行动方案。”

  “是!”杜俊杰啪的立正,刚要转身离开时,却又让徐锐叫住了。

  “先等等。”徐锐叫住杜俊杰,又接着说道,“敌后袭扰的方案你回头再拟,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刚刚接到狼牙报告,日军第十二军所属第七师团一个步兵大队,刚刚已经过了白茆镇据点,你们赶紧计算一下,第七师团主力大概多久到太仓?还有近卫师团大概还要多久能到太仓?再讨论一下,鬼子过太仓之后,最可能的进军路线。”

  “鬼子过白茆镇据点了?”杜俊杰闻言后,脸色立刻变严肃起来。

  接着,杜俊杰便带着团部的几个作战参谋,开始紧张的图上作业,图上作业有一套作业流程以及标准,只要将日军的兵力、装备数量及后勤保障水平填进去,再结合道路状况,就能大致计算出日军一天的行军里程。

  一刻钟后图上作业就有了结果。

  当下杜俊杰转身向徐锐报告说:“团长,根据计划,鬼子的第七师团主力将会在两天之内抵达太仓县,而近卫师团也将在三天之内赶到太仓县。”

  “好。”徐锐点点头,又说道,“现在你们讨论一下,鬼子过了太仓之后,最可能选择的进军线路,过嘉定正面攻击上海,还是从宝山迂回侧击,或者从青浦县迂回?甚至三个方向同时动手?你们认为哪种可能性更加大些?”

  徐锐话音才落,杜俊杰便立刻回答道:“鬼子一定会走宝山!”

  徐锐暗暗点头,嘴上却问道:“宝山么?你为什么如此肯定?”

  杜俊杰却没有回答,只是呵呵的一笑说:“团长不是早就知道结案了么,要不然你又怎么会花这么大力气修复吴淞炮台?”

  “滑头。”徐锐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