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0章 必死任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0章 必死任务

傍晚时分,王沪生最后一个赶回百老汇大厦,然后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就马上被徐锐给叫到了会议室,紧急会议。

  会议到正北面的墙上,已经挂起了一张地图。

  在地图上,徐锐已经让杜俊杰绘出了两个巨大的蓝色箭头,一个箭头从太仓、浏河、罗店直到宝山县,另一个箭头从太仓、嘉定到青浦,这两个巨大的蓝色箭头,就像是毒蝎子伸出的一对双钳,将上海这颗东方明珠夹在了中间。

  在这两个巨大的蓝色箭头上,分别写着“第七师团”、“近卫师团”字样,看到这八个字之后,与会的杨瑞以及八个主力营的营长都是神情凝重,王沪生坐下来之后,脸上的神色也不怎么好看,小鬼子大兵压境哪!

  待王沪生落座后,徐锐说道:“好,全都已经到齐了,现在开会!”

  原本正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几个营长便立刻住嘴,挺直了身板。

  徐锐转身一指墙上的大地图,说道:“参谋部刚刚绘制的敌我态势图,想必刚才进会议室的时候你们就看到了,根据可靠情报,日军第十二军前锋已经抵达太仓,至于过了太仓之后的下一步,是东进宝山还是兵分两路,目前暂时还只是猜测。”

  顿了顿,徐锐又说:“不过基本可以确定,宝山一定会成为主攻目标!至于原因,我就不再多说了,总而言之,如果日军不主攻宝山,我们是求之不得,怕就怕,日军真的要主攻宝山,那局面就变得有些棘手了。”

  杨瑞接过话茬说道:“为什么棘手?是因为日军一旦攻占宝山,就可以直接从侧后威胁到吴淞炮台,但是现在,吴淞炮台的防御工事并未完成,也就是说,一旦宝山失守了,吴淞炮台也是支撑不了几天。”

  徐锐又紧接着说道:“吴淞炮台一旦失守,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也就不可能保住,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保不住,鬼子海军的军舰就可以像第一次淞沪会战时那样直入黄浦江,利用大口径舰炮对鬼子陆军提供炮火支援,这仗就没法打了。”

  与会的几个主力营长全都神情凝重的点头,事实如此。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王沪生,问道:“老王,吴淞炮台还要几天才能完事?”

  “至少还要半个月!”王沪生说到这忽然觉得有些托大,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最好还是预留二十天,如果能有二十天,应该是足够了!”

  “不行!”徐锐一皱眉头说,“我最后只能给你十天时间!”

  “十天?!”王沪生闻言一惊,不过最后还是一咬牙说道,“行,那就十天!”

  徐锐点点头,冷浚的目光又从与会的八个主力营脸上掠过,说:“那么,现在新的问题又来了,吴淞炮台的防御工事还要至少十天才能完工,这也就是说,至少要将小鬼子挡在宝山十天,否则这仗就会非常的困难……”

  徐锐话还没有说完,一营长石长庆就猛然站起身,朗声说:“团长,我去!”

  下一个霎那,三营长丁文豹也紧接着站起身,梗着脖子说:“团长,我去!”说完了,丁文豹又扭头跟石长庆说,“石头,这活你别跟我抢!”

  然而,想抢这一趟活的又何止石长庆跟丁文豹。

  丁文豹话音还没落,其余六个营长便也跟着起身,主动请缨出战。

  徐锐却是冷冷一笑,沉声说:“你们一个个的先别急着抢呀,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等到我把话说完了,你们再抢不迟。”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指着地图说道:“宝山的地理位置,你们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到,处于长江跟黄浦江交汇口,鬼子的军舰进不了黄浦江,却可以直接开到宝山县城的城门外,对宝山县城实施抵近射击,甚至都不需要热气球的观测引导!”

  “第一次淞沪会战,姚子青营长的营在宝山县城内死守了一个星期,但是战至最后,包括姚营长在内,全营四百余官兵全部壮烈牺牲,为国捐躯!战斗结束后,整个宝山县城甚至找不出一栋完好的建筑,让鬼子军舰的大口径舰炮给炸的!”

  八个营长的表情便立刻变凝重起来,不过,没有一个人坐回椅子上。

  徐锐又道:“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宝山县城的破败,相比第一次淞沪会战之时,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一次淞沪会战之时,好歹还有残缺的城墙,可是现在,却甚至连一段超过三米长的城墙都找不到,城内建筑也残破不堪,基本不可用!”

  说到这里,徐锐的语气变得凝重,又说道:“我也不讳言,此去宝山,几乎就是个必死的任务,所以,我绝对不会强求你们,当然了,如果最后没一个人愿意去,那就说不得只能由我或者老王亲自顶上去,反正总得有人来守……”

  “团长!”二营长吴亮抢着说道,“你得留在团部主持大局,至于政委,不过是一介文弱书生,这种事且轮不到他!所以还是让我去吧!”说完,吴亮又环顾另外几个营长说道,“还有各位兄弟,在今天之前,我吴亮从来没跟你们争过,所以这次,你们也不要跟我抢,这宝山县,就归我们第二营了!”

  吴亮态度如此坚决,其余的几个营长便不好再争。

  徐锐深深的看了吴亮一眼,心下有些讶异,更有些钦佩。

  吴亮一贯都以老好人的形象示人,遇事从来就不与人争执,却没想到,在面对这样一个必死任务时,却竟然表现得如此强硬!看来,他不是没有脾气,也不是不愿与人争抢,而是之前的东西,他根本不屑于出手去争!

  片刻后,徐锐重重点头说:“好,老吴,宝山就交给你了!”

  “请团长放心!”吴亮啪的立正,向着徐锐毕恭毕敬的敬了一记军礼,肃然说道,“只要我们二营还有一个人在,只要我吴亮还有一口气在,小鬼子就别想从宝山过去,小鬼子就是把巡洋舰开到陆地上来,也是休想!”

  “好!”徐锐点点头,又说道,“老吴,守宝山,我也没有别的什么好办法,只有一个小小的建议,你最好多带一些稻草还有军装,多扎些稻草人,再让草人穿上军装,这些假目标或许提供不了太大作用,却多少可以欺骗一下鬼子的气球测兵!”

  “是!”吴亮肃然道,“卑职一定多带稻草,还有军装!”

  说完,吴亮即放下手,转身扬长去了。

  (分割线)

  吴亮一回到二营营部,便立刻召集所有排以上干部开会。

  过了没一会,三个连长和十几个排长便纷纷进了会议室。

  一连长胡翼进来就问:“营长,这次去团部开会,要打仗了?”

  二连长秦永接着问道:“是不是小鬼子又要来了,第三次淞沪会战要开打。”

  三连长岳振生也说道:“第三次淞沪会战要开始?那我们可得博一个头彩!”

  吴亮冷浚的目光从三个连长脸上扫过,沉声说道:“让你们说着了,小鬼子都已经到太仓了,第三次淞沪会战就要开打了,而且,我们二营真的博了一个头彩,这次由我们二营守宝山,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这就是个必死的任务!”

  几个连长还有十几个排长便愣了一下,必死的任务?

  吴亮又冷冷的说:“刚才在团部开会的时候,团长就明说了,这个全凭自愿,团长绝对不会勉强任何人去守宝山,团长还说了,如果最后没人愿意去守,他或者政委去!所以我主动请缨把这任务揽了下来!”

  停顿了下,吴亮又道:“我吴亮这条命都是团长救的,要不是团长,我肯定到现在都还被关在孤军营,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所以我绝不能让团长去守宝山,但是正如团长没勉强我,我也不想勉强你们,你们要不想去宝山,可以不去!现在就给我脱掉军装,然后上缴武器,我保证不为难你们!”

  一听这话,十几个连排长立刻炸了。

  “营长,你这说的都是什么屁话?”

  “就是,你不怕死,难道我们就是怕死的!”

  “我们二营就没一个孬种!这没什么说的!”

  “要不是团长相救,我赵龚只怕是坟头草都已经几尺高了,没说的,这百十来斤就交待在宝山县了!不过在临走之前一定要杀个痛快!”

  看着群情激愤的连排长,吴亮的喉头忽然有发堵。

  多好的兵,多好的兵哪!自己却要带着他们去死!

  不过没办法哪,如果他们不死,如果没人愿意死,那么最后,大伙都得死,上海的几百万老百姓尤其得死!不为别的,就只是为了上海的几百万老百姓,也必须拼命!因为上海是一座孤城,他们已经没有退路!

  “好!”吴亮猛的一甩脑袋,将脑子里最后残留的一丝哀伤抛到九霄云外,然后硬下心肠冷冷的说道,“都回去准备吧,记得让弟兄们写好遗书,虽然没有什么卵用,却好歹也能给亲人留一个念想,遗书写好后,统一交给教导员保管!”

  PS:要觉得好看,看完扔几张月票,要是已经投了,就当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