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大战前夕-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2章 大战前夕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清早,吴亮的二营便从杨树浦的驻地开拔,经过一个上午的行军之后,顺利抵达宝山县城,宝山县城原本就驻有七营的一个排,交接完防务,七营的这个排便立刻回去了,二营却开始加紧抢修防御工事。

  吴亮带着手下三个连长爬上了宝山西门的一段残剩的城墙。

  宝山县城的北面和东面临水,鬼子如果进攻,必定从西门、南门来进攻,因为直接从北门和东门抢滩,难度太大!所以,二营的防御重心也摆在西门、南门的方向,尤其南门更是整个防御工事的核心支撑。

  因为绕过宝山城南门,再往前就是吴淞炮台。

  也就是说,如果南门失守了,吴淞炮台就会直接暴露在鬼子的刺刀之下!

  当下吴亮对一连长胡翼说道:“一连长,宝山南门,我就交给你们一连了!”

  胡翼闻言便啪的立正,应道:“营长放心,只要我们一连还有一个人在,只要我胡翼还有一口气在,无论来多少小鬼子,都别想从南门过去!”

  “很好。”吴亮点点头,又挥手说道,“你先去吧。”

  胡翼向吴亮敬了记军礼,转身下了城墙,带部队走了。

  吴亮又对二连长秦永说道:“二连长,西门、北门还有东门的防御归你们二连,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小鬼子的攻击重心多半会是西门,但是北门和东门也绝对不能放松,万一小鬼子给你来个反其道而行之,那就麻烦。”

  “营长放心。”秦永说道,“只要有我秦永在,小鬼子别想进得了宝山县城。”

  说完之后,秦永也转身走下了城墙,然后带着部队走了,城墙上便只剩下吴亮和三连长岳振生两个人。

  岳振生便立刻急了,叫道:“营长,那我们三连呢?”

  “你们三连先充当预备队。”吴亮沉声说道,“我想过了,宝山城无险可守,再加上又紧挨长江航道,小鬼子都可以把军舰开到城门外,只是一味死守,是绝守不住的,所以老子必须在手里留一支预备队,万一哪处阵地失守了,还能够夺回来!”

  岳振生便不再吭声,因为这是个艰巨的任务,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次他们二营前出镇守宝山县城,原本就是个必死的任务,在这个十死无生的大任务之内,小任务怎么分配其实已经无所谓,所以岳振生也就不再想抢什么风头了。

  吴亮回头看了一眼破败的城池,对岳振生说:“不过,你得想想怎么样隐蔽部队,可千万不要没来得及上战场,部队就让小鬼子的舰炮给炸没了!”

  说完,吴亮便也转身下了城墙,很快就不知道到哪去了。

  岳振生愁眉苦脸的走下了城墙,几个排长便立刻围上来。

  “连长,一连占了南门,二连却把另外三座城门都占了,那我们三连去哪?”

  “就是,营长这唱的是哪出啊?光想着让一连、二连吃香的喝辣的,我们三连却连一口汤都喝不着?不带这么偏心眼的吧。”

  “娘的,肯定又是充当预备队!”

  “我艹,老子早受够了预备队!”

  “不行,这事得去跟营长说道。”

  几个排长在那吵个不停,岳振生便一下就火了。

  “行了,都给我闭嘴吧!”岳振生瞪着眼睛怒吼道,“预备队怎么了?预备队辱没你们军人的身份了?一个个的一点不让人省心!再则说了,谁说预备队就不是主力、不光荣了?这仗打到最后,就全指着我们预备队表现!没点见识!”

  几个排长便立刻耷拉下脑袋,至少不敢当面呛声了。

  岳振生又道:“给我听好了,现在交给你们一项任务,如何在现有条件下将部队隐蔽起来,还不能让鬼子热气球给发现。”说完,岳振生又特意加了一句,“现在就开始给我想,谁要是一个法子都想不出来,不许吃午饭!”

  “啊?”三个排长的脸便立刻垮下来,然后一个个抓耳挠腮,开始冥思苦想。

  岳振生尤嫌出主意的人不够,又把下面的十几个班长都叫来,叫他们一起想。

  有道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人一多,你一言我一语,还真就想出了好几个绝妙的好主意。

  其中有一个班长说,现在江滩上的芦苇荡已经长得十分茂密,可以在芦苇荡与城墙之间挖几条沟,作为交通壕,鬼子炮击时,通过这几条交通沟将部队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动到芦苇荡中隐蔽,炮击结束后,再从交通沟返回到阵地。

  还有一个班长则说,可以利用那几堵还没有完全垮塌的城墙,因为城墙可以遮挡远处鬼子热气球观测兵的视线,所以,如果他们将掩蔽所建在城墙后面,鬼子的热气球观测兵就无法确定他们的确切方位。

  还有一个班长也说,还可以在城内设假目标,误导鬼子炮兵。

  岳振生听了之后十分高兴,当即便下令照办,还派人把这三个方法报告给吴亮,吴亮又派警卫员将这三个方法,传达给了一连还有二连。

  (分割线)

  先不说二营在宝山紧锣密鼓的抢修防御工事,回头再说鬼子。

  两天之后,第七师团的前锋,步兵第二十五联队就已经进至宝山城外,这一路上虽然不断有淞沪独立团的小股部队袭扰,甚至还有狼牙参与其中,给第七师团的行军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但也仅仅只是困扰而已。

  两天之后,步兵第二十五联队还是进至了宝山西门外。

  这与淞沪独立团参谋部主任杜俊杰的判断,完全吻合。

  步兵第二十五联队的联队长,足利宽敏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军人,身材又矮又壮,一对小眼睛炯炯有神,双腿略有些罗圈,嘴唇上留有一撮小胡子,还有一对硕大的招风耳,日本人老被人嘲笑是武大郎后裔,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相比之下,联队副青野隆太却是日本人中罕见的高个,青野隆太不仅有双长腿,还有一副英俊的长相,嘴唇上也没有日本军人常见的一撮小胡子,而是修理得十分精致的两撇八字胡,看上去比足利宽敏顺眼多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两人的形象差距太悬殊,所以两人的关系一向都不怎么融洽,足利宽敏经常在背后嘲笑青野隆太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而青野隆太也不止一次当面顶撞足利宽敏,指责他战术思维呆板。

  在指挥上,两人的个人作风是截然相反。

  足利宽敏就是个传统的军官,一板一眼,极少有逾矩的时候,但是青野隆太却曾经到德国留过学,接受过相当程度的西方军事教育,因此战术思想活跃,经常会有些匪夷所思的点子冒出来,却屡遭足利宽敏否决。

  在江阴要塞登陆之后,两个人又因为一件小事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连第七师团的师团长国崎登也被惊动了,国崎登专门找两人谈话,足利宽敏和青野隆太都虚心的接受了批准,并表示一定改正错误,融洽的相处。

  于是国崎登便把担任开路先锋的任务交给步兵第二十五联队。

  别说,足利宽敏和青野隆太两人在经过与国崎登的谈话之后,还真变得融洽了起来,从江阴要塞直到宝山,这一路上两人就再也没有因为一件事争吵过,无论遇到什么事两人都是有商有量,到现在,两人几乎成了莫逆之交。

  部队正行进间,忽然接到报告说,宝山城附近发现大量守军。

  足利宽敏当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然后跟青野隆太登上了公路附近的一处无名高地,站在这处无名高地上,可以居高临下俯视前方的宝山县城以及附近的区域,虽不怎么清晰,但至少可以看个大概。

  透过望远镜的视野,果然发现宝山县城外有许多中国军人正在活动。

  青野隆太一边调节望远镜的焦距,一边对足利宽敏说道:“大佐阁下,从太仓开始,我就在好奇,到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才会与中国军队出现真正意义的接触?我原以为,要到进入了上海市区才会有这样的可能,现在看来却还是有些小觑他们了。”

  足利宽敏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从宝山县城有重兵把守这一现象看,徐锐还是十分清楚吴淞炮台对于第三次淞沪会战的重要性的,也同样清楚宝山县城是吴淞炮台的屏障,所以才会在宝山城派驻重兵,严防死守。”

  青野隆太嘿嘿一笑说:“但是,宝山城却是根本守不住的。”

  足利宽敏轻嗯了一声,又说道:“除非中国人凭空变出一支强大的舰队,否则像宝山城这样紧挨长江航道的城池,根本就不可能守住!第一次淞沪会战时,国民党的七十万大军没能够守住,现在徐锐的几千人就更不可能守住!”

  青野隆太放下望远镜,沉声说:“大佐阁下,开始攻击吧。”

  足利宽敏微微颔首说:“命令,气球队的热气球立刻升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