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巨舰大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3章 巨舰大炮

回头再说宝山这边。

  二营一连负责宝山县城南门的防御,但是一连的任务不是守住宝山南门,不让鬼子进入宝山县城就行了,而是得守住从南门外、北泗塘直到南泗塘将近两千米正宽,确保鬼子的重型装备不能从泗塘过去,对吴淞炮台构成威胁。

  一个连要防御将近两千米宽的正面,任务还是十分艰巨的。

  领到任务后,连长胡翼也是动了一番脑筋,最后决定将主阵地构筑在泗塘河东岸,将一连四个排中战斗力最强的一排摆在泗塘河东岸,作为防御主力,二排摆在宝山县南门,三排摆在一排的身后,四排暂时充当预备队。

  这会,一排的一百多官兵正在泗塘河东岸紧张的构筑工事。

  李迎庆虽是党代表,而且是笔杆子,却也是没有任何特权,哦不对,这个时候的共产党员还是有特权的,这个时候的共产党员,唯一的特权就是有困难我们上,哪里有困难,哪里就会有共产党员,哪里要有人做出牺牲,哪里就会有共产党员。

  所以,李迎庆也得跟普通士兵一样,踩着河边的淤泥修建防御工事。

  “噗!”李迎庆脚下一滑摔倒在泥水中,扛在肩上的一根足有百十来斤重的圆木便立刻滑落下来,眼看就要砸在李迎庆的膝盖上时,一只大手忽然斜刺里伸过来,一把就稳稳的接住了下滑的圆木,李迎庆这才免于受伤。

  扭过头一看,却只见李蛋正对着他憨笑。

  “二哥,还是我来吧,你歇着。”李蛋说完,一把就扛起了那根圆木。

  李蛋已经正式编入李家门户了,为了这件事,李迎庆还另外写了封信,将李蛋的身世以及他代父“收养”李蛋的原因说了,李迎庆相信,在他父亲看到书信之后,是一定会同意收养李蛋的,也一定很乐意有李蛋这么一个养子的。

  李迎庆上面还有一个兄长,所以李蛋叫他二哥。

  看到李蛋扛起那根大圆木,李迎庆便本能的叮嘱道:“小弟,你小心……”

  然而,才说了半句,后半句话李迎庆就再说不下去了,因为,在他手里沉重无比的大圆木,在李蛋手里却跟玩具似的,他还真是没有想到,李蛋的身材也就比普通人稍高稍壮了一些,但是力气却这么大。

  这个时候,排长赵龚找到了李迎庆。

  赵龚说道:“老李,别的地方我都不怎么担心,唯独泗塘河桥我不太放心,虽然河上的桥已经炸掉了,但是这个地方的水很浅,而且还窄,鬼子工兵只需要稍加修葺,他们的卡车甚至装甲车都能过来,那麻烦可就大了。”

  李迎庆说:“泗塘河桥确实是个薄弱点。”

  赵龚说道:“所以我们必须提早准备,绝不能等鬼子突破泗塘河桥了再来想办法,到那时候可就晚了,老子还是那句话,南门阵地可以丢,一连也可以全军覆没,但是绝不能让鬼子先从我们一排打开缺口!”

  “我同意。”李迎庆点头说道,“老赵你说吧,怎么准备?”

  赵龚摸了摸下巴,说:“我打算挑选一批精锐,组建一个突击队,万一要是泗塘河桥阵地失守了,还能够依靠这个突击队夺回来!”

  李迎庆讶然说道:“老赵,这事你看着办就是,不用经过我批准。”

  “废话,这事还用你批准?看把你能的,实话告诉你吧,突击队员我早就挑好了。”赵龚闷哼一声,又说道,“但是接下来的这件事,就得你批准了,是这样,为激发这批突击队员的积极性,我打算接纳他们火线入党!”

  “火线入党?”李迎庆道,“这个主意好。”

  “你同意了?”赵龚喜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话音才刚落,旁边一个老兵忽然大叫了起来:“排长、党代表你们快看,气球!”

  赵龚和李迎庆的神情一凛,急抬起头来看时,便看到西北方向的天际线,果然有一颗热气球正冉冉升起,在那颗热气球的底下还悬了一个吊篮,因为隔太远看不清,但就是用脚指头猜也能够猜到,吊篮里必定坐着鬼子的观测员。

  “狗曰的,可真是真狡猾!”赵龚估计了一下距离,有些失望的说道,“再近一些,老炮的火箭筒就够得着了!”

  老炮正好在旁边,嘿然道:“老赵,要不你派一个班把我往前送两公里,我保证把鬼子的这颗热气球揍下来。”

  “两公里?!”赵龚没好气的道,“你怎么不去死!”

  先不说赵龚手上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就算是有,也绝不敢干这样的事,在这样无遮无掩的旷野之上,拿一个班的兵力保护炮兵往前推进两千米?那不是找死呢么!前方至少有一个步兵大队的鬼子已经展开来,眼看就要发起进攻了。

  这个时候,又一个老兵大叫起来:“排长,连部有命令!”

  赵龚便赶紧回头,便果然看到南门城墙上,一个旗语兵正不断打出旗语,赵龚可是正儿八经的中央军的出身,能够看懂旗语,当下对李迎庆说道:“不好,吴淞口外来了大批鬼子军舰,鬼子军舰马上就要开始炮击了!快隐蔽,赶快隐蔽!”

  赵龚一声令下,一排的一百二十多个老兵便呼啦啦的离开阵地,窜进了附近的一片芦苇荡里,不过在离开阵地的同时,也留下了一百多个身穿军装的草人,吴亮率领二营前来宝山之前带了大量的军装以及稻草,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吴淞口。

  小鬼子海军第四舰队、第五舰队的十几艘战列舰、巡洋舰、驱逐舰已经一字排开,一尊尊口径超过200mm,甚至超过300mm的主炮,正在缓缓扬起,黑洞洞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前方数公里外的宝山县城以及南门外的防御阵地。

  不过,此时鬼子军舰还没有完成炮击准备。

  因为,要相对宝山县城以及南门外的防御阵地实施精准的炮火覆盖,还差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那就是观测兵的引导!不过也快了,因为步兵第二十五联队的观测热气球已经升到了几十米的高空,正在对敌方阵地进行测量。

  很快,概略的射击诸元便通过气球观测兵,用旗语传过来。

  接着,两艘驱逐舰率先发炮,分别对准宝山县城以及南门外的防御阵地实施试射,三发试射过后,气球观测兵将经过修正之后的精确射元诸元发过来,再接着,鬼子海军的十几艘军舰便锁定了诸元,开始对宝山县城及南门阵地实施狂轰滥炸。

  一霎那间,但只见停泊在江面上的鬼子军舰上便腾起一团团的浓烟,从那一尊尊巨炮的炮口喷射出的烈焰,更是几乎将长江的江面都给染红,那场面,就跟长江着火了似的,烈焰漫江肆虐,仿佛世界末日真的已经降临。

  (分割线)

  站在高地上的足利宽敏和青野隆太,看不见江面上的烈焰,却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宝山城中以及南门外那地狱一般的爆炸场面,但只见,一排排的炮弹铺天盖地的攒落下来,将宝山县城以及南门外的阵地炸成一片火海。

  透过望远莘的视野,可以清楚看到,躲在战壕里的中国兵,被炸成碎片、以及大量的残肢断躯漫天飞舞的景象,看到了这一幕之后,无论是足利宽敏还是青野隆太,嘴角都流露出了残忍而又快意的笑容:支那人,西内!

  青野隆太放下望远镜,扭头对足利宽敏说道:“大佐阁下,面对如此烈度的炮击,支那人除非变成老鼠躲进地洞里去,否则根本不可能挺过去,既便侥幸没被炸死,只怕也会被这巨大的声势给吓傻,也就是说,等会皇军只需要走着上前接收阵地就可以了。”

  “索代斯。”足利宽敏也跟着放下望远镜,满脸困惑的道,“不过奇怪的是,第九师团还有第二十师团,究竟是怎么输掉的?尤其是第二十师团,明明是海军全力配合,可最后甚至连上海市区都没有打进去就被全歼,简直是无法想象哪。”

  青野隆太的傲气立刻故态复萌,冷笑说:“这只能说,第二十师团上到师团长,下到基层的作战参谋,一个个全都是蠢货!如果不是蠢到了极至,完全无法想象,江湾之战还有罗店之战竟然会打成那个样子,完全无法想象!”

  “索代斯。”足利宽敏欣然说道,“今天,就让我们来教教第二十师团那群蠢货,该如何合理利用海军的舰炮火力群,又该如何从正面突防,不过,非常遗憾的是,第二十师团的那群蠢货却永远不可能学会了。”

  第二十师团全军覆灭了,还怎么学?

  “那也没什么。”青野隆太哼哼两声,又说道,“第二十师团全军覆灭了,不是还有近卫师团么?近卫师团不是一贯自诩天下第一?今天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打仗?一支部队的战斗力要想变得强大,并不是抽调精兵强将就能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