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薄弱点-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4章 薄弱点

鬼子海军的炮击,持续了足足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的炮击,鬼子海军足足打掉了五千多发大口径炮弹,为了配合陆军,鬼子海军这回也真是豁出去了,不过,鬼子海军之所以如此卖力,还有个不可忽视的因素,那就是他们的海军司令官长谷川清让淞沪独立团抓了。

  直到现在,长谷川清都还被淞沪独立团关在地牢里。

  就是不知道这个地牢具体在哪,要不然,鬼子海军早就出动九六舰载轰炸机,对关押长谷川清的地牢实施大轰炸了,至于轰炸目的,杀伤淞沪独立团反在其次,炸死长谷川清这个自甘堕落的窝囊废才是真的。

  所以在刚才的炮击之中,小鬼子海军足足打了五千多发炮弹。

  在炮击结束之前,李迎庆几乎被大口径炮弹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得昏死过去,他从浑浑噩噩之中被李蛋叫醒,摸出怀表看了看时间,只见时针已经指向上午十点零五分,鬼子海军的炮击却终于是停了。

  不过,骤然之间再也听不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了,李迎庆一下还有些不适应,耳孔就像是突然被掏空了似的,耳膜也是隐隐的作疼,李迎庆便忍不住呻吟了一声,拿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这才感觉稍得舒服些。

  然后,前方便传来赵龚声嘶力竭的大吼:“进攻了,鬼子进攻了,鬼子进攻了,鬼子进攻了,小鬼子进攻了……”

  伴随着赵龚声嘶力竭的怒吼,被炮弹冲击波震得七荤八素的一排官兵,便纷纷从浑浑噩噩中醒来,争先恐后的冲出了藏身的芦苇荡,然而遗憾的是,有不少老兵却就此趴倒在芦苇荡里,再站不起来了。

  李迎庆从藏身处一路往外跑,经过一片洼地,一眼就看到一个老兵脸朝下趴着,李迎庆想也没想,当即上前拍了拍老兵的肩膀,示意他起身回阵地,可是老兵却毫无反应,李迎庆便赶紧跟李蛋将老兵给翻了过来。

  却发现那个老兵的眼睛兀自圆睁着,脸上、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呼吸却没有了,只有颈后有不少褐色小斑点,看到这些小斑点,李迎庆顷刻之间神情惨然,因为这意味着,这个老兵已经被炮弹的冲击波给震死了。

  黯然叹息了一声,李迎庆伸手轻轻从老兵脸上抚过,老兵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李迎庆再带着李蛋往外面冲,一路上又遇到好几个被震死的老兵,不过,这并不是更惨的,更惨的是,有一发大口径炮弹直接就落进了芦苇荡,炸出一个超级大坑,隐蔽在那片芦苇荡里的十几个老兵,甚至连一节完整的指骨都找不着。

  片刻之后,李迎庆便带着李蛋进入到阵地,见到了赵龚。

  赵龚伸手一指前方,对李迎庆说道:“老李你看,小鬼子来势很凶啊!”

  李迎庆顺着赵龚手指的方向一看,便立刻心头一沉,但只见,至少一个中队的鬼子,已经拉开了稀疏的散兵线,正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向着他们的阵地慢慢的逼过来,由于距离相隔还比较远,所以鬼子显得有些随意,一个个都直着腰。

  只不过,鬼子身上透出来的杀机,隔着上千米都能感受得到。

  “老李,我的预感不是很好!”赵龚摇摇头,沉声说,“你还是赶紧的给突击队准备入党宣誓仪式吧,或许很快就要上突击队。”

  “老赵,不能够吧。”李迎庆说,“这么快就上突击队?”

  赵龚说:“你还是先去准备一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那行!我这就去准备。”李迎庆转身走了。

  赵龚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下来。

  李迎庆离开之后没多久,前方过来的鬼子就进入到了五百米内。

  这时候,小鬼子就变得谨慎多了,不再直挺挺的往前走,而是一个个都弯下了腰,互相之间的间隔也拉得更加的开,在守军机枪手的射界中,基本不会有两个鬼子同时出现,这也就是说,基本不会给你扫一片的机会。

  “准备战斗!”赵龚说着就举起了手枪。

  已经进入阵地的八十多个官兵也纷纷举起了步枪,赵龚的一排足有一百二十多人,但是在刚才鬼子海军的炮火准备中牺牲了十几个,李迎庆又带走了一支二十余人的突击队,阵地上就只剩下了九十多名官兵。

  很快,鬼子就迫近到了两百米内。

  不过,李迎庆仍旧没有下令开枪。

  淞沪独立团并不缺弹药,至少徐锐并没有下达过节约子弹的命令,但是底下的各级指挥官却还是本能的会节省弹药,没别的,实在是穷怕了,既便是中央军,在淞沪会战时,也经常会陷入弹药匮乏的困境中。

  所以,能省一点是一点。

  进入到一百米后,鬼子开始冲锋。

  看着潮水般蜂拥过来的鬼子步兵,赵龚岿然不动,一排的八十多老兵也岿然不动,这可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比这更加凶险、更加惨烈的场面他们都经历过,又何惧这区区一个中队的鬼子的集群冲锋?

  赵龚甚至都没有刻意去叮嘱他手下的官兵,等他命令才准许射击,因为赵龚对他手下这些老兵有绝对的信心!

  转眼之间,鬼子便已经迫近到了五十米内!

  这个时候,由于受到地形的限制,鬼子散兵线就不可避免的压缩,单兵之间的间隔就不如刚才那般大,偶尔还会有两个鬼子跑到一起。

  老子等的就是这!赵龚狰狞一笑,大吼道:“给我打!”

  伴随着这声大吼,赵龚扣下扳机,手枪便叭的打响了。

  赵龚的枪声就是命令,下一霎那,早就已经等候得有些不耐烦的八十余名官兵便纷纷扣下了扳机,三挺轻机枪还有七十余枝步枪便同一时间打响,灼热的子弹顷刻之间就如密集的雨点一般,向着日军的散兵线泼过去。

  眨眼之间,正端着刺刀往前冲的鬼子便下了二十几个。

  不过,剩下的鬼子却迅速的卧倒,跟守军对射了起来。

  (分割线)

  这个时候,在鬼子的出击阵地上。

  步兵第二十五联队联队长足立宽敏和联队副青野隆太,已经来到了所属步兵第一大队的临时指挥部外,听闻联队长跟联队副联袂到来,步兵第一大队的大队长,鹿岛秀二,便赶紧迎出指挥部外。

  “联队长,副联队长!”鹿岛秀二重重顿首,恭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足立宽敏摆了摆手说:“鹿岛君,你不用管我们,这仗该怎么打还怎么打。”

  青野隆太更是微笑说:“我和大佐阁下,就是想看看鹿岛君指挥若定的英姿。”

  “副联队长说笑了。”鹿岛秀二摆手说,“您可是陆大毕业的高材生,更是军刀组的成员之一,卑职如何敢在您的面前显丑?”

  鹿岛秀二的恭维话,说的青野隆太很是受用。

  当下青野隆太问道:“鹿岛君,进攻可还顺利?”

  鹿岛秀二便肃手说:“联队长,副联队长,请你们二位移步观察哨。”

  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欣然应允,当即跟着鹿岛秀二上到了设在大队部上方的观察哨,鹿岛秀二的大队员选的是一栋二层的民房,还算坚固,所以这老鬼子便又在民房的顶上临时搭建了一个平台,作为前沿观察哨来使用。

  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上到观察哨后,便不约而同的举起手中望远镜。

  鹿岛秀二却并没有跟着举起望远镜,而是手指前方介绍说:“联队长还有副联队长,你们看,前方便是支那军的南门防御阵地,这也是皇军前往吴淞炮台的必经之路,只要打通了这里,既便不拿下宝山,也同样直接进攻吴淞炮台。”

  “索代斯。”青野隆太点头说,“这里绝对堪称是咽喉要道。”

  足立宽敏一边调整焦距一边询问道:“可曾找到支那军的薄弱点?”

  “哈依,已经找到了。”鹿岛秀三伸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联队长请看,支那军的薄弱点就在那,泗塘桥!”

  “泗塘桥?”足立宽敏皱眉说,“桥不是已经被炸了?”

  “哈依。”鹿岛秀三顿首说道,“泗塘桥虽然被炸毁了,但是据卑职观察,泗塘桥附近的河道是最窄的,而且也是最浅的!只要突破了泗塘桥阵地,以工兵稍加修葺,皇军的重型装备就能够过河,只要皇军的重装备过了河,支那军的防线也就离崩溃不远了。”

  “哟西!”足立宽敏欣然点头道,“鹿岛君,那就不要犹豫了,快动手吧。”

  青野隆太也不失时机的插话道:“我已经向师团部提出了请求,请求师团长调一个战车小队前来配合我们步兵第二十五联队,我和联队长已经一致决定,将这个战车小队配备给你们步兵第一大队,鹿岛君,还请您务必拿下泗塘桥阵地,拜托了!”

  “哈依!”鹿岛秀二重重顿首说,“卑职绝不会让联队长还有副联队长失望,更不会让帝国还有天皇陛下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