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岿然不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6章 岿然不动

在鬼子的前沿观察哨。

  看到出击的鬼子步兵终于越过泗塘河,突入守军阵地,正在观察哨里观战的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便同时松了口气,虽然代价惨重,一次就损失了三辆装甲车,但是不管怎样,泗塘河桥防线终于是被突破了。

  接下来,只要调来工兵修复泗塘河桥,第七师团的重装备就能顺利过河,接下来,第七师团就该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围攻宝山城,另一部则挥师南下进攻吴淞炮台,只等拿下吴淞炮台,就能着手清理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

  可以说,第三次淞沪之战的胜利之匙,已经拿到手了!

  足立宽敏手拄着军刀,对青野隆太说:“鹿岛君还真是不负众望呢。”

  “索嘎。”青野隆太欣然点头,又说道,“大佐阁下,我看可以给师团部发电报了,就说我联队已经成功突破支那军之泗塘河防线,可以派工兵前来修复桥梁了。”

  “这个还是先别着急。”足立宽敏却说,“鹿岛大队终究是立足未稳,还是等他们打退支那军的反击,稳住了阵脚再上报师团部吧。”

  青野隆太不以为然道:“大佐阁下,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吧?既然皇军已经突入到泗塘河的东岸阵地,难道还会让支那军给赶回来?”

  足立宽敏摆了摆手说:“青野君,也不差这点时间,对吧?”

  “好吧。”青野隆太无所谓的道,“既然如此,那就先缓缓。”

  正说呢,泗塘河对岸的守军阵地上忽然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

  听到这嘹亮的冲锋号声,两个老鬼子顿时间微微一哂,然后不约而同的又举起望远镜往河对岸观望,淞沪独立团果然是发起反攻了!只不过,步兵第一大队的勇士都已经突入防御阵地了,再反击又有什么用?此战胜负已分!

  尽管足立宽敏不赞成现在就向师团部报捷,但是在他内心里,却也是完全认同青野隆太的判断,随着步兵第一大队的突入,泗塘河桥阵地的易手已成定局!现在,他需要考虑的已经是下一阶段对吴淞炮台的进攻了。

  (分割线)

  李迎庆带着突击队上到地面时,日军已经突入泗塘河桥东岸的防御阵地。

  不过,出击的鬼子有一个中队,最终突入东岸阵地的鬼子却只剩下不到半个中队,也就七十多人,还有最后剩下的那辆装甲车,也陷在了河中,这一段的泗塘河虽然浅且窄,但是松软的河床仍不足以支撑起一辆装甲车。

  尽管鬼子还有七八十人,突击队却只有不到三十人,可是李迎庆和二十余名突击队员却没有一丝的畏惧,端着卡宾枪就冲上去,先是一波火力急袭摞倒十几个鬼子,紧接着,便与小鬼子短兵相接,爆发了惨烈的白刃战。

  “杀!”李迎庆一记突刺,就将一个小鬼子挑翻在地。

  又一个鬼子从侧面冲过来,一记突刺照着李迎庆腹部猛刺过来,李迎庆一个收腹,鬼子的刺刀便贴着他的肚皮刺过去,一下将他的军装刺个对穿,再接着,李迎庆猛一发力,在将刺刀从倒地的那个鬼子身上拔出的同时,枪托也重重砸在侧面偷袭的那个鬼子的脸上,只听啪的一声,那鬼子便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李迎庆再回转刺刀,照着倒地鬼子的心窝用力刺下去。

  只听噗的一声轻响,鬼子的胸腔连同胸腔里的心脏便刺个对穿,那鬼子呜咽一声,抽搐了两下就再也没动静了。

  转眼之间,李迎庆便已经连杀了两个鬼子。

  李迎庆能够从十年内战中幸存下来,又岂是侥幸?反观第七师团的鬼子,这还是第一次踏上中国战场,其中不少鬼子甚至是第一次参加实战,这些鬼子虽训练有素,但是训练再好也终究是训练,跟实战完全不是一回事。

  李蛋等二十多名突击队员,也多是从第一次淞沪会战中幸存下来的老兵,一个个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白刃格斗的经验又岂是第七师团这些鬼子兵能比拟?所以,突击队虽然在人数上处于劣势,但是在场面上,却牢牢占据着上风!

  二十余名突击队员,就跟二十多头猛虎一下闯入了羊群,突入泗塘河东岸阵地的鬼子顿时间被冲击得七零八落、溃不成军,勉强支撑了几分钟之后,随着第一个鬼子溃逃,剩下的二十多个鬼子也纷纷转身往回溃逃。

  李迎庆带着突击队又追了一段,一直将鬼子赶时泗塘河,这才撤了回去。

  李迎庆倒是还想追,他恨不得将过河的鬼子全部都干掉,但是没机会了,因为鬼子的援军已经赶到了,鬼子之前留在泗塘河西岸的几个火力支援小组也是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顿时间雨点般猛泼了过来,突击队员一下子就被摞倒了好几个。

  没有办法,李迎庆只能带着突击队撤回去,躲进战壕内。

  趁此机会,从泗桥河东岸阵地上溃退下去的鬼子终于逃过河对岸,不过,出击时的一个中队的小鬼子,最终活着逃回对岸的只剩十个!突击队虽然没能够全歼鬼子,但是好歹守住了泗桥河阵地,暂时保住了这个危险的薄弱点。

  (分割线)

  在鬼子的前沿观察哨。

  看到这一幕,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七八十名皇军勇士居然在白刃战中输给了二三十个中国兵?这完全不符合逻辑,白刃格斗,中国兵怎么可能是皇军的对手?这也太不真实了!

  “八嘎牙鲁。”青野隆太吃声道,“大佐阁下,我没看花眼吧?”

  足立宽敏没有回答青野隆太,但也是嘴巴张大,满脸的呆滞状。

  足立宽敏的吃惊绝不在青野隆太之下,这跟军中流传的说法不太一致哪?

  军中广为流传的一个说法是,三个日本士兵呈丁形站位,足可以挡住至少九个中国兵的围攻,可是现在,情形却似乎反过来了,二十多个中国兵居然杀败了七八十个日本兵?这是怎么说的?中国兵的白刃格斗有这么强?

  足立宽敏却不知道,在侵华日军中间其实还有一个说法,这个说法就是,三个大梅山独立团的士兵丁字形站位,足可以挡住九个日本兵的四面围攻!只不过这种说法太过于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所以并没有传回国内。

  所以,第七师团的官兵就都不知道。

  过了好半晌,青野隆太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大佐阁下,看来我们有必要对支那军的战斗力重新进行评估,此前的评估还是过于乐观,要想在今天天黑之前突击泗塘河桥防线,听怕是困难不小哪。”

  “八嘎!”足立宽敏也反应过来了,怒道,“困难再大也必须在天黑前拿下!”

  停顿了一下,足立宽敏又霍然回头,对身站着的传令兵大吼道:“命令,步兵第一大队立刻发起第二波攻势,你告诉鹿岛秀二,今天天黑之前必须拿下泗塘河桥东岸阵地!如果拿不下来,他就准备切腹以谢天皇陛下吧。”

  “哈依!”传令兵一顿首,转身去了。

  (分割线)

  其实用不着足立宽敏警告,鹿岛秀二也已经恼羞成怒了。

  鹿岛秀二对于刚才第二个回合的进攻可是寄予了厚望的,然而,最终的结果却大大的出乎了鹿岛秀二的预料,出击的步兵第四中队不仅遭到了失败,而且一个中队一百八十余人只逃回到十个,几乎是全军覆没!

  面对这样的结果,鹿岛秀二一下就红了眼。

  鹿岛秀二很清楚,今天如果不能够突破泗塘河东岸防线,足立宽敏肯定不可能给他好果子吃,所以,这老鬼子便直接将身上军装一脱,袒露出胸腹,然后反手抽出军刀,要赤膊上阵了,这老鬼子是打算拼命了。

  鹿岛秀二集中了两百多个鬼子兵,组建了一个加强中队,由他自己亲自率领,向泗塘河桥东岸阵地发起了第三次攻击,不过,鹿岛秀二这个老鬼子也并没有一味的蛮干,而是将整个步兵大队的所有支援火力集中起来,疯狂的提供火力支援。

  在四门九二步兵炮、八挺九二式重机枪以及十几挺歪把子的掩护下,鹿岛秀二亲率两百多鬼子向泗塘河桥东岸阵地发起猛攻,不过这时候,一连二排也赶到了东岸阵地,双方遂即围绕泗塘河阵地展开反复争夺、绞杀。

  猛攻了半个多小时,出击的鬼子中队死伤惨重,却始终过不了河心,到最后,鹿岛秀二这个老鬼子也在乱战中被击毙,出击的一个加强中队也只剩不到五十人,终于力不能支仓皇溃退了回去,傍晚时分,鬼子步兵第二十五联队中止了攻势。

  一天激战下来,敌我双方均死伤惨重,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泗塘河桥阵地岿然不动,步兵第二十五联队依然被压制在泗塘河西岸,不得寸进!

  PS:手里还有票的,请帮忙投几张月票,拜谢。

  另外,本书需要大量龙套,有兴趣的可以去书评区龙套楼留言,但是尽量不要留稀奇古怪的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