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 主动后撤-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8章 主动后撤

鬼子海军的狂轰滥炸足足持续了三个多小时,如果再加上之前鬼子航空兵的轰炸,整个轰炸的时间持续了四个多小时,这也开创了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以来的先河,既便是在第一次淞沪会战期间,鬼子也没有搞过如此烈度的轰炸。

  中午十二点过后,鬼子的大轰炸终于结束了。

  阵地上沉寂下来,由极吵骤然转为极静,耳朵一下适应不了,仍然还在嗡嗡作响。

  李迎庆从地下掩蔽所里上来,放眼四顾,只见泗塘河东岸的整个防御阵地都被浓郁的硝烟笼罩着,空气中更是充满了刺鼻的硫磺味,视线所及,到处都是一个个巨大的弹坑,好几个弹坑还在袅袅冒烟,更有的还在猛烈燃烧。

  那是鬼子扔的硫磺弹,连泥土都能烧着。

  往前走了没几步,李迎庆便看到了一个已经遭到摧毁的地下掩蔽所。

  刚才鬼子轰炸时,李迎庆还在想,如果小鬼子的大口径炮弹直接命中地下掩蔽所,结果肯定很惨,庆幸的是,直到最后轰炸结束了,都没一发炮弹直接命中他的地下掩蔽所,但是紧挨着的这个地下掩蔽所却没有这个好运了。

  一发大口径炮弹直接命中了这个地下掩蔽所,猛烈的爆炸一下就掀开了掩蔽所顶部的十几根圆木,然后将大量的钢片弹雨顷泄进掩蔽所,躲在掩蔽所里的十几名老兵几乎被钢片打成了筛子,不过他们应该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痛苦,因为在钢片弹雨切入身体之前,他们就已经被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瞬间就震晕死过去。

  不过这还算好的,再往前的另一个地下掩蔽所更惨,一发大口径炮弹直接就从顶部的圆木缝隙之中落了下去,在掩蔽所的地下空间中猛烈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一下就将躲在其中的十几个老兵撕扯成了碎片。

  藏身其中的十几个老兵,没有一个留下全尸!

  李迎庆站在呈喇叭状翻开来的地下掩蔽所前,心下惨然。

  蹲下身来略微的一翻找,李迎庆便从焦黑的泥土中发现了一只手掌,手掌的五根手指却没了三根,但既便只剩下了食指跟拇指,都兀自死死的握着加兰德步枪,哪怕加兰德步枪已经只剩下了一个枪把,也足以证明这个老兵至死不灭的战意。

  身可死,命可没,但是我们中国,军人的战意永不磨灭!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蛋走到了李迎庆的身边,低声说道:“二哥,我已经清点过了,咱们排还剩二十八个人!”

  一个一百二十人的加强排,已经只剩二十八人!

  仅仅两天,就已经减员超过八成,不可谓不惨!

  “知道了。”李迎庆点点头,肃然说,“传我命令,检查武器弹药,准备战斗!”

  鬼子的轰炸既然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该是鬼子步兵投入进攻了,李迎庆预感到,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战!不过,既便是这样,李迎庆心下也没有一丝恐惧,甚至于还有一些隐隐的期待,一种近乎于宿命的期待。

  军人,就该为国而战,就该马革裹尸!

  不过,鬼子还没进攻,营长吴亮却先过来了,还有连长胡翼。

  “营长?连长?”李迎庆讶然问道,“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吴亮神情凝重的点点庆,说道:“我就过来看看你们,待会就走。”

  “营长,你就别待会了,小鬼子说话就要开始进攻了,你赶紧走吧。”李迎庆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道,“说真的,你留在这里我们反而没法安心的打仗,算我求你了,营长还有连长,你们两个赶紧的走吧。”

  “行,我们这就走,绝对不会给你们添麻烦。”吴亮说完转身就走,不过走了两步又顿步回头说,“哦对了,李排长,待会鬼子开始进攻之后,你们不要死守,只需要象征性的守一下就赶紧撤进南门,听到没?”

  赵龚牺牲后,李迎庆就兼任了排长。

  不过听到吴亮这么说,李迎庆却怀疑耳朵出了问题:“营长你说啥?只要象征性的守一下,就赶紧撤退?不是吧?”

  “什么不是!”胡翼没好气道,“就是!”

  李迎庆挠了挠头,茫然的问道:“可是,为什么?”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胡翼哼声说道,“你只管服从命令就行了!”

  “是!”李迎庆便立刻挺身立正,昂然道,“两位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吴亮点点头,带着胡懵转身离开,就在两人离开之后不久,小鬼子便出动了一大约一个加强中队的步兵,再一次发动了攻击。

  (分割线)

  这一次进攻,小鬼子也是发狠了。

  青野隆太身为联队副,都亲自赤膊上阵了,这老鬼子光着膀子,挺着军刀,嗷嗷叫着冲在队列的最前方,一直冲进泗塘河中,这老鬼子才赶紧卧倒在那辆抛锚的装甲车后面,一边挥舞着手中军刀,一边大喊着快快滴,快快滴。

  在青野隆太的指挥下,身后鬼子兵如同潮水一般漫过了泗塘河。

  紧接着,泗塘河东岸的守军阵地上面便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枪声,一听这稀落枪声,青野隆太便大喜过望,当即从装甲车后探出了脑袋,挥舞着军刀大吼道:“支那军不行了,支那军顶不住了,涛次改,涛次改,涛次改改……”

  在青野隆太的大声咆哮下,越来越多的鬼子端着刺刀冲过泗塘河,突入到了东岸的防御阵地上,青野隆太也夹杂在人潮之中,挺着军刀兴匆匆的上到了东岸,刚一踏上东岸,青野隆太便兴奋的看到了,有二十多个中国兵正在向着宝山南门仓皇后撤。

  出击的步兵中队杀得兴起,还想继续追击,却让青野隆太制止了。

  “八嘎,不要追了!我们的任务是占领泗塘河东岸阵地,并守住阵地,掩护工兵联队修复泗塘河桥,至于宝山城内的支那军,有别的联队对付他们!”青野隆太制止了出击中队的追击,又道,“命令,就地转入防御!”

  青野隆太发了话,出击的步兵中队立刻就地转入防御。

  不一会,第一大队主力也越过泗塘河,进入东岸阵地。

  到这时,步兵第二十五联队的联队长足立宽敏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第一大队已经全部过了泗塘河,并建立了防御阵地,现在就算淞沪独立团立刻集中兵力发起反攻,他们也是不怕了。

  当下足立宽敏长长的舒了口气。

  要说紧张,足立宽敏是最紧张的,他可是在师团长国崎登面前立下了军令状的,如果今天拿不下阵地,他就要切腹以谢天皇,现在泗塘河东岸阵地终于拿下来,也就是说,他不用再切腹以谢了,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

  当下足立宽敏扭头对青野隆太说:“青野君,可以给师团部发报了,就说泗塘河桥东岸阵地已经拿下,并且我联队之步兵第一大队已经在东岸构筑起防御阵地,可以出动工兵联队修复泗塘河桥,野炮联队以及辎重联队也可以准备过河了。”

  “哈依!”青野隆太重重一顿首,转身去了。

  只不过,足立宽敏还是太乐观了。

  (分割线)

  半小时后,第七师团所属工兵联队便赶到了泗塘河桥,一起到来的,还有随军携带的舟桥设备,按说,泗塘河桥只是一条普通小河滨,宽度不过区区二十余米,理论上最多只要一个下午,工兵联队就可以将泗塘河桥修复完成。

  但问题是,实战从来就不会停留在理论上!

  鬼子忘了,淞沪独立团其实也是有炮兵的!

  从工兵联队开始修桥的第一时间,隐藏在宝山县城内的炮兵,就会时不时的往泗塘河桥方向发射炮弹,有时一发,有时两发,最多也绝对不会超过五发,但是,炮击的精度却是十分之高,几乎每次都会准确的落在桥头阵地上。

  这就给鬼子工兵的修复工程造成极大困难!

  在先后挨了三次炮击,死了十几个工兵后,工程只能够暂停。

  因为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两人都看出来了,在没有拿下宝山,没有消灭隐藏在宝山县城内的炮兵之前,修复泗塘河桥几乎是不可能的!足立宽敏也试过呼叫野炮兵第七联队的炮群反制宝山城内的中国炮兵,但是效果并不理想。

  因为中国炮兵使用的是轻迫击炮及火箭筒,打完就迅速转移,而且便于隐蔽,不要说野炮兵第七联队的炮群,就是吴淞口外海军的大口径舰炮群也很难将他们彻底摧毁,所以,战局就再次回到了原点!还是得拿下宝山城才行!

  这个时候,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如果足够明智的话,就应该将过河的部队撤回西岸,但是两个老鬼子不甘心,步兵第二十五联队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好不容易才拿下东岸阵地,现在一枪未发就要放弃,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足立宽敏和青野隆太不仅不肯放弃东岸阵地,甚至还将步兵第一大队也调到了东岸,准备明天一大早,就从泗塘河东岸向宝山发起进攻,这样一来,就能跟留在西岸的步兵第二大队形成一个钳形攻势、胜算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