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夜间奇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49章 夜间奇袭

不仅如此,足立宽敏甚至还把他的联队部也搬到了泗塘河东岸,跟步兵第一、步兵第三大队呆在一起,却让青野隆太留在泗塘河西岸,指挥步兵第二大队,等明天一早,就两东西两岸同时向宝山县城的南门阵地发起钳形攻势。

  夜深人静,足立宽敏在最后一次巡视阵地。

  在泗塘河的东岸有一大片湿地或者说沼泽,沼泽的北边是公路,沿道公路一直往东就可以到吴淞炮台,公路的北边就是宝山县城南门,因为公路北边距离宝山县城太近,容易遭到城内守军炮击,所以步兵第二十五联队只能在南边的沼泽旁边驻营。

  足立宽敏沿着沼泽地的北岸走了两个来回,却始终没有想过,紧挨着他们驻地的这一大片沼泽地里,居然会隐蔽着几百个精锐中国兵!

  在驻地走了两个来回,发现没什么问题后,足立宽敏便返回自己的帐篷睡下了,这老鬼子毕竟也是五十岁的人了,连续两天的高强度作战行动,使得他早就已经筋疲力尽,所以一倒在毯子上就立刻睡着了。

  到了次日凌晨零点过,过河的鬼子大部分都睡着了。

  宝山城内的淞沪独立团今晚也是比较配合,没有像昨晚那样派出小股部队袭击,因而步兵第二十五联队的鬼子睡得都比较塌实,这些小鬼子却没有想到,事出反常必为妖,淞沪独立团不像昨天那样进行小规模的袭扰战,却是为了给鬼子个狠的!

  万簌俱寂中,寂静的泗塘沼泽深处忽然响起一阵阵轻微的水声,黯淡的星光下,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个的黑影从沼泽里缓缓蠕动,然后坐了起来,是的没错,真的有一个个的身影从沼泽里坐了起来,然后向着岸边慢慢的无声无息的移动。

  从沼泽地里走出来的这几百个黑影,正是岳振生的三连指战员。

  从今天凌晨,岳振生就从三连挑选了四百名最精锐的百战老兵,然后趁着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悄然潜入泗塘沼泽中隐蔽起来,然后今天一整天他们都是在沼泽中渡过的,现在他们真是又冷又饿,不过这仍然压抑不住他们胸中那烈烈燃烧的战意!

  岳振生摸了把脸,将脸上的淤泥抹掉,然后从油纸包拿出饭团,用力咬了一口,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大战即将爆发,不抓紧时间吃点儿东西、补充一点体力,那可是不行的,不然待会拼刺刀的时候就得吃亏。

  几个饭团下了肚,体力便立刻恢复了。

  岳振生又将上的长包裹解下来,先解去包裹皮,再解开内层的油纸,然后将几层油纸包裹下的汤姆森冲锋枪、还有刺刀拿了出来,先将冲锋枪背在背上,再将刺刀衔嘴里,就这样一脚深一脚浅的摸到了沼泽的边缘。

  在岳振生的身后,四百余名精锐老兵,就如来自地狱的四百多魔鬼,跟着岳振生这头魔王无声无息的往前走,惨星星光下,他们一个个都亮出了刺刀和冲锋枪,就如魔鬼张开了血盆大嘴,露出了冷森森的嗜血獠牙。

  倏忽之间,岳振生停下了脚步,并扬起了右手。

  身后跟进的四百多个精锐老兵便纷纷停下脚步。

  前方不远,一个起夜的鬼子兵正站在沼泽边缘,这个小鬼子刚刚撒完尿,就在他转身回帐篷的那一刻,耳畔似乎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水声,那声音,仿佛有人或者动物在水中跋涉时发出的声响,小鬼子便立刻又回过身,侧耳聆听。

  仔细聆听,却又听不到什么声音了,那小鬼子摇了摇头,又准备往回走,然而才刚走了没两步,小鬼子便又听到了刚才的声响,这下这小鬼子毛了,顺手就抄起放在帐篷旁边的三八大盖,然后兜头往沼泽岸边走了过来。

  这小鬼子没想过沼泽里会藏着有人,还以为是条大鱼呢!

  来中国前,这小鬼子可是听人说过,中国的沼泽里有娃娃鱼,十分美味!没准今晚上就能够逮着一条娃娃鱼,那可就有口福了,这样想着,到了岸边之后这小鬼子还不罢休,脱了鞋子卷土裤脚,索性直接就进了沼泽了。

  打着手电,往前走了差不多有十米,却始终没有什么发现。

  而且,刚才的那阵水声也再次消失,整个沼泽地一片死寂。

  没来由的,鬼子兵便感到一阵害怕,当下赶紧转身往回走,但是这一回头,小鬼子便吃惊的发现,面前突然之间多了一个黑影,那个黑影仿佛早就站在那里多时似的,挡住了他的回归之路,吃惊之下,鬼子本能的想喊。

  然而,不等这可怜的小鬼子喊出声,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就从身后探了过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口鼻,小鬼子便再也喊不出声,只能发出轻微的唔唔声响,再接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刺刀架住鬼子咽喉,只听得呲拉一声,鬼子的喉管便被整个切开。

  那个黑影一刀抹了鬼子的喉咙,再拿手摁住鬼子脑袋稍稍的往后扳,鬼子咽喉处的伤口便立刻绽裂开来,鲜血就如箭一般,一股股标射出来,没一会,小鬼子的血液就差不多流干了,整个人也像烂泥似的瘫软下来。

  岳振生一刀割断小鬼子的喉管,再揪着鬼子脑袋,就像杀鸡之后给鸡放血一样,给小鬼子放了十几秒血,等小鬼子的身体彻底的瘫软了下来,再松手,将小鬼子的尸体慢慢放进沼泽地里,只片刻,沼泽的淤泥便已经浸没鬼子的尸体。

  又等了片刻,确定没有被别的鬼子发现,岳振生再一挥手,继续带着四百余名精锐老兵踩着沼泽的泥水,继续悄悄的逼近鬼子驻地,没一会,岳振生便头一个上到了岸边,当双脚踩到岸边的实地,岳振生忍不住轻舒了口气。

  再抬头看时,只见整个鬼子营地都沉浸在静谧中,除了面向宝山县城以及吴淞炮台方向设了大量的岗哨,并且还有巡逻队不间断的进行巡逻,在他们这个方向却毫无防备,鬼子显然没有想到会有敌人从沼泽向他们发起袭击。

  第七师团毕竟久疏战阵,警惕性不够高!

  这要是换成曾经在中国战场跟中国军队交过手的野战师团,绝对不可能在夜间宿营时留下这么大的破绽,如果换成是之前的第九师团或者第二十师团,他们就算不在沼泽岸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必定会增设大量的岗哨!

  可不幸的是,战场上从来就没什么如果,只有残酷的事实!

  岳振生身后,三连的四百多个精锐老兵也相继上到了岸边,紧接着,便立刻以三人为一小组,两人口衔刺刀为前导,剩下一人则挎着冲锋枪留下殿后,转眼间,十几个小组便已经没入到了小鬼子的帐篷之中。

  岳振生第一个摸进一顶小鬼子的帐篷内,那是顶方顶帐篷,也就是大型帐篷,里面至少有二十多个小鬼子席地而卧,当然,鬼子并不是真的睡在地上,而是铺了毯子的,毯子底下还垫了毛毡垫子,小鬼子的单兵装具很齐全。

  帐篷内的鬼子分成两排,岳振生和另外一个进帐的老兵也很自然的左右分开,各自负责一侧酣睡的换子,黑暗之中,岳振生悄然摸向离他最近的鬼子,那个鬼子的鼾声简直比猪都还响,岳振生很容易就完成了定位。

  先伸手捂住鬼子的口鼻,然后,在鬼子被惊醒之前,跟着右手一刀扎进心脏,那小鬼子只在岳振生怀抱中抽搐几下,便瘫软了下来,片刻之后,岳振生松开了那个鬼子,拔出刺刀摸向第二个鬼子,然后继续刚才的一套流程。

  不过几分钟,酣睡中的二十多个鬼子便全部解决了。

  二十多个鬼子,全部都在睡梦中被一刀刺穿了心脏,甚至都没有感受到痛苦,他们就都已经魂归东瀛岛了。

  帐帘撩起来,守在帐外的老兵急定睛看,幽暗的夜色之下,只见岳振生和另外一个老兵浑身浴血,两人就跟刚从血池中爬出来似的,带着满身的煞气!岳振生打个手势,三人便立刻又悄无声息的摸向了下一顶帐篷。

  杀戮,在夜幕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进行。

  三连的这四百个老兵虽然不是狼牙队员,却也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精锐,无论意识反应还是单兵战力,都是最顶尖的!再加上步兵第二十五联队久疏战阵疏于防备,悲惨的下场也就已经注定了。

  过了泗塘河的那两个步兵大队,两千多鬼子,几乎被岳振生他们杀了个干净!这跟长城抗战中,第二十九军大刀队的雪夜奇袭如出一辙,不过二十九军大刀队一个晚上杀掉了六千多鬼子,几乎是岳振生他们的三倍!

  这次由吴亮、岳振生精心筹划的夜间奇袭,顺利得超乎想象,直到最后,在收拾靠近几处岗哨的帐篷时,才终于惊动了小鬼子的哨兵,双方遂即爆发了激烈的交火,紧接着,二营主力也从宝山南门压过来,向鬼子发起了侧击。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