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0章 垂死挣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0章 垂死挣扎

百老汇大厦,淞沪独立团团部。

  虽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可是团部几个主官却都还没睡。

  参谋部主任杜俊杰走进作战室,将刚刚才绘制好的敌我态势图贴到了墙壁上。

  从地图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日军的兵力部署,标着第七师团字样的蓝色箭头,在地图上划出一个巨大的弧形,正如同利箭一般刺向宝山,而标着近卫师团字形的蓝箭头,却在越过太仓之后分成了三股,分别指向闸北、租界西区以及龙华!

  贴好地图后,杜俊杰又指着作战地图讲解道:“今天上午,青浦县城及松江县城内所有人员物资均已经完成撤离,不过根据可靠的情报,近卫师团并没有分兵占领青浦、松江,而只是控制了市区通往青浦、松江的交通要道。”

  王沪生沉声说:“看来板垣征四郎这个老鬼子不肯分兵。”

  “这也很正常。”徐锐说道,“在鬼子的诸多高级将领中,板垣征四郎算是厉害的,这个老鬼子肯定知道一根筷子跟一把筷子的道理,队肯定很清楚,一旦分兵驻守周边各县,就势必会削弱手中兵力,所以不分兵也在情理中。”

  王沪生叹息道:“可是这样一来,就很难消灭鬼子的有生力量了。”

  徐锐最终还是采纳了杜俊杰的建议,从淞沪独立团专门挑选精兵强将,组建了十几支精锐小部队,每一支小部队还配备了狼牙,这十几支小部队的唯一任务就是,迂回到鬼子身后袭扰他们的补给线,同时尽可能的消灭鬼子的有生力量。

  不过,现在近卫师团不分兵,要想消灭鬼子有生力量的目标就困难了。

  徐锐却嘿然说:“凡事有利则有弊,板垣征四郎将整个近卫师团都紧紧捏在手心,固然可以避免被我们消灭有生力量,但是这样一来,他的后勤补给线也就势必会缺乏保护,袭击鬼子的后勤线就会变得更容易。”

  王沪生点点头,好像还真是。

  杜俊杰又接着说道:“还有,近卫师团在进至市区西郊后,并未发动大规模攻势,几个方向都只是发动了几次试探性的攻击,投入的兵力甚至不足一个步兵大队,结果被我们的防御部队很轻松的打退了。”

  王沪生忍不住说道:“通知各营,千万不要因此而麻痹大意。”

  “也不必太过紧张。”徐锐紧接着又说道,“目前的局面已经很明显了,板垣征四郎这个老鬼子明显是两手准备,一方面命令近卫师团抢占上海市西郊,切断我们的陆上退路,另一方面则命令第七师团前出宝山,威胁吴淞炮台。”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一旦第七师团得手,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被清除掉,一旦鬼子海军进入到黄浦江,则近卫师团立刻就会从闸北、租界西区及龙华三个不同方向,同时向我们发起进攻,但是,在第七师团还没有得手之前,近卫师团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更不可能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王沪生说道:“这也就是说,关键还在宝山县城跟吴淞炮台?”

  “是的!”徐锐点点头说道,“只要二营能够在宝山撑过十天,吴淞炮台的防御工事就能够彻底成型,那个时候,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而鬼子的近卫师团,也不可能再得到海军的支援,如此,我们就已经赢了一半!”

  王沪生担心的说道:“可既便如此,近卫师团也有四万多人!”

  “无妨!”徐锐说道,“打巷战,并不是人多就行的,再说了,要比人多,我们淞沪独立团除了九千多正规军外,还有两百多万的老百姓呢,两百多万人,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把近卫师团的四万多小鬼子给淹死了。”

  “你呀,说的鬼子跟纸糊似的。”王沪生笑了笑,旋即又收敛笑容,说道:“可是,二营在宝山,也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十天?”

  王沪生话音才刚落,窗外忽然猛然绽起一团亮光。

  徐锐和王沪生下意识的就扭头看向窗外,旋即两人同时神情一凛,因为这团亮光赫然是从宝山县城方向绽放的!难道说……小鬼子转了性子,开始玩夜战了?想到这里,徐锐和王沪生便不由得心头一沉。

  (分割线)

  同样被这一团亮光所惊动的,还有第七师团的师团长国崎登。

  足立宽敏和步兵第二十五联队所属步兵第一、第三大队的鬼子兵,因为还要给第二天的进攻积攒体力,所以早早睡下了,结果却在睡梦之中,就成了岳振生还有三连四百多精锐老兵的刀下亡魂,飘飘渺渺的回东瀛岛了。

  但是,国崎登这个老鬼子却是没有必要积攒体力,所以一直熬到凌晨都还没有睡,都还在跟第七师团的参谋长铃木敬司讨论明天的作战部署,两人正讨论呢,结果帐篷外面却突然闪过一道亮光,紧接着就是一阵爆炸声。

  “八嘎!”国崎登的眉头立刻蹙紧,“又是小股支那军的袭扰?”

  “不像!”铃木敬司摇了摇头,说,“而且爆炸声来自宝山县方向。”

  “宝山?!”国崎登脸色一沉,当即掀开帐帘走到了帐篷外,然后举起望远镜向宝山县城方向了望,不过遗憾的是,第七师团的师团部所在位置不够高,因为视野遮挡,国崎登根本就看不清楚宝山方向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是铃木敬司有急智,指着不远处的装甲车说道:“师团长,上边!”

  说完了,铃木敬司便走到装甲车前,弯下腰给国崎登充当垫脚石,国崎登也没客气,直接踩着铃木敬司的背上到了装甲车顶上,宝山附近都是无遮无掩的平地,国崎登在上到装甲车顶上之后,终于看清楚了宝山的情形。

  不过看清楚之后,国崎登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

  “八嘎!”国崎登举着望远镜,咬牙切龄的说道,“是白天过河的步兵第二十五联队主力遭到了夜袭,支那军的火力很猛,而且出动了炮兵!支那军可真是狡猾,知道白天不是皇军的对手,所以故意选在夜间反击!”

  “反击?”铃木敬司凛然道,“师团长,难道支那军企图恢复防线?”

  “是的。”国崎登点了点头,又说道,“刚才我还在纳闷呢,昨天的时候,支那军在泗塘河东岸还打得如此顽强,怎么到了今天,却变得如此不堪一击,步兵第二十五联队仅仅只是一次进攻就拿下了阵地,原来他们打的竟然是这样的如意算盘!”

  铃木敬司沉声说道:“支那军不在白天与皇军硬拼,就可以有效的保存有生力量,然后在夜间反击,恢复阵地,又可以避开皇军以及海军的舰炮火力,以尽可能的减少伤亡,这个算盘还真不是一般的精!”

  “但是,我们绝不能够让他们得逞!”说到这停顿了下,国崎登扭头对站在脚下的铃木敬司吼道,“铃木君,你立刻给步兵第二十六联队打个电话,让步兵第二十六联队立即赶往宝山南门,接应步兵第二十五联队!”

  “哈依!”铃木敬司转身去了。

  (分割线)

  国崎登还幻想着接应步兵第二十五联队,却已经不可能了。

  就在铃木敬司匆匆去给步兵第二十六联队联队部打电话时,泗塘河桥东岸的战斗都已经快要结束了,白天跨过泗塘河到东岸驻扎的,那两个步兵大队,两千两百多鬼子,先是被岳振生手下的四百精兵杀了一大半。

  等到鬼子惊觉时,已经只剩不到五百人!

  紧接着,吴亮又率领三连主力从宝山南门蜂拥而出,配合岳振生的四百精兵,向负隅顽抗的四百多鬼子发起总攻,三连的轻火力并不比鬼子差,再加又是以有心算无备,剩下的负隅顽抗的四百多鬼子很快就被消灭了一大半。

  到现在,只剩下不到五十个鬼子还簇拥在足立宽敏的身边,正在作最后挣扎。

  足立宽敏这老鬼子也是命大,为了展示决死之心,他的联队部是靠前驻扎的,因此相对远离沼泽地,因此这老鬼子才得以免于被岳振生的突击队抹喉,但是既便是这样,这老鬼子也是蹦达不了太长时间了。

  灼热的子弹从四面八方雨点般倾泄过来,在夜幕下拉出一道道的璀璨的轨迹,看上去真是无比绚丽,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鬼子来说,就不那么美妙了,因为这些璀璨绚丽的弹道轨迹所过之处,立刻就是血肉横飞、生命凋落。

  “八嘎,八嘎牙鲁!”足立宽敏气得咬牙切龄,地毫无办法。

  直到现在为止,老鬼子都还没有闹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在驻地的四周设置了大量的岗哨,其密可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甚至就连一只苍蝇都难得进来,这些该死的中国军队又是怎么渗透进来的?

  不过既便如此,足立宽敏也还是决定垂死挣扎一番。

  当下足立宽敏将军刀高高举起,仰天长嗥道:“命令,各步兵中队向前突击,突击,统统给我突击,突击,涛次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