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意外之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1章 意外之喜

然而,这终究只是垂死挣扎,终究改变了不了最终的结局。

  足立宽敏带着五十多个鬼子,往前冲了还不到二十米距离,便已经倒下了一多半,从南北两个方向猛扑过来的中国官兵,也已经冲到了小鬼子的面前,双方遂即爆发白刃战,刺刀的撞击声,鬼子临死前的惨叫声,瞬间响成一片。

  前后不到片刻功夫,足立宽敏身边便已经只剩下两个鬼子。

  这两个鬼子是足立宽敏的警卫兵,他们活着的唯一理由就是保证足立宽敏的安全,如果足立宽敏有个什么好歹,他们两个也绝对活不了,对视了一眼,这两个鬼子便大叫着,端着刺刀扑向对面的中国兵!

  然而,这种近乎自杀式的攻击能有什么卵用?

  寒光一闪,这两个鬼子便已经倒在了对面中国兵的刺刀下,足立宽敏见情形不对,本能的就想要掏枪,只可惜,不等这老鬼子掏出手枪,对面的岳振生就已经抢先开枪,足立宽敏的眉头便立刻多了个筷子头大小的血洞,然后直挺挺往后倒下。

  岳振生一枪击毙足立宽敏,环顾四周大喝道:“弟兄们,抓紧时间打扫战场!”

  “是!”三连官兵轰然应喏,遂即四散开来打扫战场,打扫战场既是为了从鬼子身上搜刮战利品,也是为了捕杀漏网之鱼,小鬼子素以凶悍著称,却也难免有企图以装死而侥幸蒙混过关的,这样的鬼子,当然不能够让他们如愿。

  很快,打扫战场的三连官兵便发现了一个装死的鬼子。

  看到三连官兵端着明晃晃的刺刀逼过来,而且只要是穿着日军军装的,不论死活都要在往心窝刺上两刀,那小鬼子自忖逃不过厄运,便立刻跳起身来,企图逃跑!但是黑灯瞎火再加上地形又不熟,跑了没两步便摔倒在地上。

  等到那个倒霉的小鬼子再次翻身爬起时,三连的官兵早就已经追上来,两个老兵挺着刺刀,照着那鬼子的心窝和腹部就是呲呲两刀,那小鬼子便立刻呜咽了一声,抽搐着倒在血泊中,过了没一会,就再也没了声息。

  三连长岳振生也追上来,照着那鬼子的脖子猛的踩了一脚,嚓巴一声,将小鬼子的颈骨整个踩断,这下,就算小鬼子没有死于刺刀,也被踩断了颈骨,必死无疑!

  岳振生又抬起头大喝道:“弟兄们,都给老子把眼睛放亮些,不要让一个鬼子漏网!这些个狗曰的畜生,既然敢拿着武器踏进中国,那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正在打扫战场呢,泗塘河西岸忽然亮起无数束雪亮的车灯还有手电!

  “连长!”有个老兵立刻大叫起来,“鬼子的援军到了!鬼子的援军!”

  “我看见了,不要慌!”岳振生说,“泗塘河东岸的鬼子已经让我们杀光了,西岸的鬼子也就没有了动机,咱们只要守住阵地就行了!”说到这停顿了下,岳振生又说道,“命令,一排立刻进入阵地,二排、三排继续打扫战场。”

  岳振生猜测的没错,十几分钟后,赶过来增援的步兵第二十六联队的步兵第三大队,便到了泗塘河西岸,不过,这个时候河对岸的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发现这一点后,步兵第二十六联队立刻放弃救援,又撤了回去。

  (分割线)

  回撤的同时,步兵第二十六联队也将这一消息上报给师团部。

  “纳尼?!”接到第二十六联队的报告之后,国崎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第七师团参谋长铃木敬司,嘶声问道,“你刚才说,等步兵第二十六联队赶到泗塘河西岸时,东岸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哈依!”铃木敬司重重顿首说,“是这样的。”

  “八嘎!”国崎登难以置信的说,“也就是说,昨天傍晚渡过泗塘河的两个步兵大队已经遭到全歼了?两个最精锐的步兵大队,两千两百余名英勇的皇军勇士,都被消灭了?前后不到半个小时,两个最精锐的步兵大队就被全歼了?”

  “哈依!”铃木敬司再次顿首说,“师团长,事实就是这样。”

  “八嘎,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国崎登却还是没办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一边摇头一边梦呓似的嘶吼道,“半个小时,就全歼了我们最精锐的两个步兵大队,不不,这绝不可能是真的,不要说两千多皇军勇士,就算是两千多头猪,半个小时的时间,支那军也不可能抓得完吧?”

  铃木敬司沉声说道:“师团长,这一结果确实令人震惊,但事实就是事实,步兵第二十六联队所属步兵第三大队赶到泗塘河西岸时,东岸的战斗确实已经结束,支那军甚至都已经开始打扫战场了,所以,接受这样的现实吧。”

  “八嘎!”国崎登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只听嘭的一声,这张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破板桌便立刻散架,摆在桌子上的茶杯、饭盒及文件什么的撒的满地都是,一个勤务兵试图上前收拾,却被国崎登一脚给踹翻在地。

  国崎登的暴怒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因为这一次,板垣征四郎没有选择兵力更多、战斗力更强的近卫师团主攻宝山、吴淞炮台方向,而是选择兵力相对较少、装备相对较差、战斗力相对较差的第七师团主攻,此举引发了近卫师团四万多官兵的很大不满。

  近卫师团的师团长饭田贞固更是背后说怪话,说第七师团担负不起主攻的重任,这样的重任就只有他们近卫师团能承担得起!国崎登听到这个说法之后很生气,但是他并没有跑去找饭田贞固理论,而是暗暗发狠,要在宝山、吴淞炮台打一个漂亮的胜仗,他要用铁一般的事实去扇饭田贞固这蠢货的耳光。

  然而,宝山县的初战结果却似乎证明了,饭田贞固的结论居然是对的,他们第七师团似乎真的承担不起主攻这样的重任!一想到这,国崎登胸中的怒火就更暴虐,当下反手抽出案上的军刀,沙沙几刀将整顶野战帐篷切成条。

  (分割线)

  几乎是同时,吴亮也向团部报告了喜讯。

  跟国崎登气得暴跳如雷不同,徐锐闻讯之后却大喜过望。

  “你说什么?”徐锐同样有些不敢相信,眼神热烈的看着柳眉,问道,“老叶你刚才说什么?刚才宝山县城方向的枪声,是二营在打夜袭?而且夜袭的效果还超乎想象的好,把昨天过河的两个步兵大队给全歼了?”

  “你干什么?老徐你干什么?”王沪生夸张的挡在柳眉跟前,笑骂道,“这可是我媳妇你嫂子,可不许你动什么歪脑筋,不然我跟你没完。”

  “你要死啊。”柳眉又羞又气,往王沪生胸口打了一拳。

  “你快死开!”徐锐却一把将王沪生推开,又问柳眉道,“老叶,是真的?”

  “我还能拿这事跟你开玩笑呀?”柳眉白了徐锐一眼,没好气的道,“你要不信,赶紧给二营发个电报,再确信一下。”

  “不用不用,我相信你。”徐锐赶紧摆手。

  说完了,徐锐又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透着说不出的畅快。

  此时此刻,徐锐的心情确实极好,因为二营的这次夜袭跟团部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次夜袭从头到尾就是二营长吴亮策划的,然后也是吴亮所指挥的,这就说明了一个事实,吴亮完全具备独立指挥作战的能力,而且完全有能力指挥好、打好!

  吴亮可以,石长庆呢?丁文豹呢?别的营长想必也是可以!

  对于国军,一个普遍的说法就是,一流的士兵,二流的军官,三流的指挥外加一个不入流的最高统帅。

  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以及武汉会战,这些大型会战也证明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国军的士兵确实很优秀,军官素质确实差强人意,高级将领的指挥也确实很糟糕,还有蒋委员长这个三军最高统帅,说不入流都是抬举他了。

  如果完全按照这个说法,像吴亮这样的国军军官,作为基层军官还勉强能够胜任,可一旦他们晋升成为将军,开始独立指挥战斗,结果往往会非常糟糕,但是这次发生在宝山战场的这次夜袭战,却似乎打破了这一个论断!

  事实证明,诸如吴亮这样的从战火中成长起来的国民军军官,其实是能够胜任更高一级的指挥岗位的!这一发现确实让徐锐感到了意外之喜,原本他还对淞沪独立团的这些个营连长的指挥能力颇为担心,还想着是不是从大梅山调一批干部过来。

  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诸如吴亮这样的营连长,完全可以胜任现在的岗位,他们完全有能力完成自己的职责!所以对于徐锐来说,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意外之喜了!比一家伙消灭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更让他感到高兴!

  PS:今天只有两章,五一了,陪陪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