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2章 近卫联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2章 近卫联队

见徐锐高兴成这样,王沪生忍不住打趣道:“不就歼灭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么,看把你乐的,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跟捡了个金元宝似的,之前在江湾全歼鬼子三个联队,也没见你高兴成这样,你可真是的。”

  “那不一样。”徐锐说道,“这一仗是老吴一个人指挥的。”

  “这倒也是。”王沪生说,“老徐你再厉害也只有一个人,不是三头六臂,架不住鬼子从几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现在老吴他们几个可堪大用,你的压力就会小得多,不过,老吴这仗打的确实漂亮,也不比书呆子他们几个差了。”

  徐锐的脸色却又垮了下来,沉声说:“不过,老王,小鬼子这次吃了亏,一定不会善罢干休,再接下来,肯定会更加疯狂的进攻宝山城,老吴的二营经过两天恶战,已经减员四分之一,我担心支撑不了太长时间,所以吴淞炮台的工程得抓紧了。”

  “老徐,我正想跟你说这个。”王沪生点头说,“昨天我从浸会大学找到了一个学建筑的老师,他给整个防御工程提出了几条宝贵的意见,只要后面的天气不会转坏,继续现在这样的晴好天气,再有三天就能完工!”

  “三天?”徐锐道,“太好了!”

  王沪生连忙解释说:“但是这得有个前提,后面天气不能转坏。”

  “那是你的事。”徐锐霸道的说道,“我反正就知道,你刚才亲口说了,三天之内吴淞炮台的防御工事就能完工!”

  “你这话怎么说的?”王沪生瞠目结舌道,“老天爷的事我能决定得了?”

  “反正我不管,我就知道你刚才说了五天,我这就给老吴发电报去,让他们二营无论如何也得再守宝山城五天!”徐锐说完转身就走。

  王沪生只能够苦笑,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个。

  (分割线)

  步兵第二十五联队所属两个步兵大队遭到全歼,联队长足立宽敏阵亡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第十二军司令官板垣征四郎耳朵里,板垣征四郎接报之后睡意全无,立刻一个电话将近卫师团的师团长饭田贞固和国崎登叫到他的司令部。

  饭田贞固的师团部离板垣征四郎的司令部较近,很快就到了。

  趁着国崎登还没到,饭田贞固便立刻旧话重提:“司令官阁下,恕卑职直言,第七师团无论是官兵素质、装备水平或训练水平,都远远不如我们近卫师团,之前我就说,第七师团恐怕承担不起主攻重任,现在果然让我给不幸言中。”

  板垣征四郎只是直勾勾的盯着地图,并没有吭声。

  饭田贞固还道板垣征四郎已经动心,便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趁现在第七师团实力还未受损,将其调到沪西一线担任牵制任务还来得及,否则等第七师团损兵折将,他们就连侧翼牵制能力都将丧失,那时就又要从本土调兵前来。”

  停顿了一下,饭田贞固接着说道:“至于从宝山、吴淞炮台方向主攻的重任,就尽管交由我们近卫师团,卑职保证不辜负司令官阁下的期望。”

  板垣征四郎却始终没理饭田贞固,直到国崎登到来。

  “司令官阁下!”国崎登大步走到板垣征四郎面前,猛然收脚立正,再顿首。

  “国崎君,你来了?”之前饭田贞固说了半天,板垣征四郎理都没理,可现在国崎登才刚一进来,板垣征四郎便立刻抬起头,跟他打招呼,这样的区别对待让饭田贞固心下感到十分的不爽,他感觉自己被板垣轻视了。

  其实,板垣征四郎是故意这么做。

  因为这个饭田贞固的来头可不小,饭田贞固的家族没什么,纯粹农家,可是早年间在陆军部当副官时,却受到了素有“昭和三羽乌”之一美誉的永田铁山的赏识,并且加入了永田铁山的二叶会,并迅速成为二叶会的骨干。

  这二叶会,大家可能会感觉陌生,但如果说到二叶会的另外一个俗称,那几乎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名称,就是昭和军阀!二叶会就是冈村宁次、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用来替裕仁小鬼子网罗少壮军官的工具!

  饭田贞固通过二叶会获得了裕仁赏识,从此便一路青云直上。

  现在,饭田贞固更是成了近卫师团长,成为昭和军阀的中坚!

  换句话说,饭田贞固拥有裕仁当后台,未必会把板垣征四郎这长官放在眼里。

  如果板垣征四郎是一个性格软弱的人,那也没啥,但是偏偏,板垣征四郎也是一个性格十分强势的人,双方共事就难免发生冲突,这个时候,建立一个明确的上下隶属,就变得十分重要了,板垣征四郎现在就在努力的明确这种隶属。

  板垣征四郎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提醒饭田贞固,他才是第十二军的司令官,近卫师团作为第十二军的下属单位,就必须服从司令部的命令!你饭田贞固再怎么有背景,再怎么受天皇赏识,也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于我!

  所以,板垣征四郎故意冷落饭田贞固却又热情的对待国崎登,他要通过这种简单而又直接的方式,告诉饭田贞固还有国崎登,如果你们听话,我就给你们好脸色,如果你们不听话顶撞于我,那就不要怪我给你们难看。

  板垣征四郎走过来亲切的拍拍国崎登的肩膀,说:“国崎君,现在你应该相信了吧?我之前确实没有夸大其辞,徐锐确实很难以对付吧?”

  “哈依!卑职已经相信了,徐锐确实难对付。”国崎登重重顿首说道。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点头说,“看来国崎君确实已经汲取教训了。”

  “哈依!”国崎登再次顿首,然后神情歉疚的说道,“只不过,换取这个教训的代价却未免有些大了,损失了足足两个步兵大队,才换来这样的一个教训,这是卑职的失职,如果不是卑职固执,原本不应该发生这件事的。”

  板垣征四郎点头说:“这次的代价确实是惨重了些,但是话又说回来,只要国崎君你能够从中汲取足够的教训,并在今后的作战之中革新战术,尽可能减小损失,那么这两个步兵大队的损失也就是值了。”

  “哈依!”国崎登再次顿首,又说道,“回去之后卑职一定认真总结、革新战法,在今后的作战行动中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听到这,饭田贞固便忍不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不犯同样的错误,却难免又会犯下新的错误,国崎君,要不然还是换我们近卫师团上吧?至于留在沪西牵制淞沪独立团主力的光荣使命,就拜托给你们第七师团了。”

  “八嘎!”国崎登闻言大怒道,“饭田君,你这是在侮辱我们第七师团么?”

  看到国崎登急眼了,饭田贞固赶紧打了个哈哈,说:“国崎君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也就开个玩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国崎登闷哼一声说:“这种玩笑还是少开。”

  “国崎君说的没错,这样的玩笑少开为妙。”板垣征四郎说到这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饭田君有句话说的对,你们第七师团的战斗力相比近卫师团确实有差距,所以我决定,调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前往宝山战场。”

  “司令官阁下,你这是?”国崎登闻言一下就愣了。

  这是怎么说的?上一秒还在肯定我们第七师团,下一秒就给我来这个?

  饭田贞固闻言却是大喜,心忖板垣征四郎这个榆木疙瘩总算是开窍了!

  只不过,饭田贞固只高兴了还没有两秒钟,板垣征四郎紧接着的第二句话就立刻把他从高兴的云端扯下来,直接就跌入到愤怒的深渊。

  板垣征四郎紧接着又说道:“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调往宝山之后,暂时归属第七师团的战斗序列,由国崎君你直接指挥。”

  板垣征四郎突然提的这茬,打了饭田贞固一个措手不及。

  足足过了好半晌之后,饭田贞固才终于反应过来,叫道:“司令官阁下,这么做好像不合适吗?”

  “没有合适不合适。”板垣征四郎强硬的道,“这都是战局的需要。”

  停顿了下,板垣征四郎又难得的解释了一句:“近卫联队战斗力要比第七师团的步兵联队更强,这点是所有人都公认的,想必饭田君你也不会否认,至于为什么要让近卫步兵第一联队暂时隶属第七师团,交由国崎君指挥,却是因为国崎君对宝山战场的局势更加熟悉,如果换成由饭田君你指挥,难免又需要几天的适应时间。”

  板垣征四郎说的理由确实成立,但是饭田贞固却显然不会甘心。

  当下饭田贞固又叫道:“问题是,自从明治维新以来,皇军还从来就没有过打散师团一级建制,将原属于某个师团的步兵联队调往另外一个师团的先例。”

  板垣征四郎哂然说道:“那就让它从我这里首开先河吧。”

  “纳尼?”饭田贞固便愣在那里,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PS:新的一月,新的征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