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3章 小鹿原又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3章 小鹿原又来了

如果换成是别的师团长,面对如此强势的板垣征四郎,说不定就只能忍了,无论如何,板垣征四郎都号称陆军之胆!要知道两年前在忻口战场上,板垣可是曾经以半个师团打垮了中央军、晋绥军三十几个师。

  但是饭田贞固的激烈反应却超乎了板垣征四郎的想象。

  怔愣片刻后,饭田贞固终于反应过来,愤怒的大吼道:“板垣征四郎,你这属于越级指挥,你破坏规矩,我要向陆军大本营、我要向东条君还有天皇陛下控告你!近卫师团是个整体,你无权拆散!任何人都没这权力!”

  因为生气,饭田贞固连职务都不称呼,直接指名道姓了。

  这在等级森严的日本军界,可以说是十分无礼的表现了。

  “你尽管去控告。”板垣征四郎说,“但是命令必须执行,近卫步兵第一联队必须立刻调往宝山,接受国崎君的指挥!就是这样,现在你们可以走了!我这里的野战口粮全都是定量供应的,可没有给你们两个人准备早餐!”

  饭田贞固闷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走了。

  国崎登却向着板垣征四郎恭敬的顿首,然后才转身离开。

  两个师团长先后离开,板垣征四郎的背却忽然佝偻下来,脸上也流露出疲惫之色,然后一屁股跌坐回到了椅子上。

  除了带兵打仗,还要跟二叶会的大佬勾心斗角,心好累。

  第十二军的参谋长田中久一、小鹿原俊泗先后走了进来。

  小鹿原俊泗关切的问道:“司令官阁下,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没事。”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说,“你们都看见了吧,饭田这个家伙,仗着有东条君甚至天皇陛下在给他撑腰,实在是太嚣张了,完全就没有把我这个司令官放在眼里,没办法,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提醒他摆正自己的位置。”

  “提醒一下也好,否则等到战事激烈时起纷争,麻烦更大!”田中久一道,“何况,我也敢肯定,无论东条君还是天皇陛下,都一定会全力支持司令官阁下,如若不然,东条君也不会力主由司令官阁下您出任第十二军的司令官,天皇陛下也不会批准这个提请。”

  小鹿原俊泗也道:“如果非要在司令官阁下与饭田阁下之间二选一,卑职也坚信,天皇陛下跟东条阁下一定会选择司令官阁下,而非饭田阁下!不过我也相信,饭田阁下绝不会如此不智,真去东条阁下或者天皇陛下面前控告司令官阁下。”

  “不说这个了。”板垣征四郎摆摆手,又对小鹿原俊泗说,“小鹿原君,对饭田君还有国崎君的安保工作一定要做好,可千万不能再让狼牙对近卫师团或者第七师团实施斩首战!否则的话,皇军可真要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了。”

  “司令官阁下放心。”小鹿原俊泗说,“卑职已经往近卫师团及第七师团的师团部各派了一个战斗小组,这两个战斗小组很难在进攻战中帮上什么忙,但是用来保证饭田阁下还有国崎阁下的安全,却是绰绰有余。”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点头道,“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旁边的田中久一忽又说道:“司令官阁下,航空兵团一大早发来电报,要求取消对吴淞炮台的轰炸,在昨天的轰炸中,航空兵又损失了两架轰炸机。”

  “也好,取消就取消了吧。”板垣征四郎点点头,又说道,“事实证明,在步兵还没有突破宝山防线,推进到吴淞炮台之前,对吴淞炮台的轰炸很难有实质性效果,这点却是我太过于理想化了,我必须向田中君您检讨。”

  尽管第七师团现在正跟淞沪独立团在宝山大战,但宝山并不是日军的目标,日军的目标是吴淞炮台。

  只有占领了吴淞炮台,日本海军才有可能清除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所以,在猛攻宝山县城的同时,板垣征四郎也要求航空兵对吴淞炮台实施轰炸,至于轰炸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阻止淞沪独立团在吴淞炮台构筑起完善的防御工事。

  但是田中久一却不建议轰炸吴淞炮台,因为这个时候距离第二次淞沪会战结束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如果淞沪独立团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在吴淞炮台修防御工事的话,现在早就已经基本建成,就算还没有彻底成型,也只剩下一些扫尾工程。

  航空兵的航空炸弹,还有海军的炮弹,数量都是有限的,每在吴淞炮台浪费一发,在其他的战场就相应少一发,所以田中久一认为应该将宝贵的航空炸弹以及大口径重炮弹,都用在宝山战场,争取早日突破宝山县的防线。

  但是板垣征四郎并没有听取田中久一的建议,乾纲独断,可是最后的事实却证明,田中久一是对的,对吴淞炮台的轰炸确实没什么效果,不仅浪费了宝贵的航空炸弹及炮弹,而且还被吴淞炮台的防空炮火击落了四架九六轰炸机。

  想到这,板垣征四郎又诚恳的对田中久一说:“田中君,事实已经证明你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参谋长,所以今后,如果你有什么意见的话,既便你的意见与我严重相左,也一定不要有什么顾忌,请务必当面向我提出来。”

  “司令官阁下放心,我一定会的。”田中久一微笑点头,接着说道,“而且,现在我就要向您提一个建议。”说到这停顿了下,田中久一又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我们恐怕要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准备在没有海军提供炮火支援的前提之下,与敌巷战了。”

  “纳尼?”小鹿原俊泗目光一凛,沉声说道,“田中阁下,你的意思是说,既便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也不可能突破宝山防线?”

  “突破宝山防线问题不大,这只是时间问题。”田中久一摇摇头,又道,“但是既便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突破了宝山防线,只怕也很难攻占吴淞炮台,吴淞炮台拿不下,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就不可能清除掉,海军的军舰就不可能进入黄浦江。”

  “提前准备?”板垣征四郎沉声道,“应该怎么准备呢?”

  田中久一沉声说道:“提前让近卫师团的官兵适应巷战!”

  “我明白了!”板垣征四郎点了点头,又说道,“但这终究只是最坏打算,我们的确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但还是要往最好的方向努力。”

  “那是当然。”田中久一点头说,“这点卑职完全赞同。”

  板垣征四郎指了指田中久一,又说道:“不过,你刚才的建议却提醒我了,其实我们并没有尽最大努力,要想尽快突破宝山防线,拿下吴淞炮台,仅仅只是将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调往宝山还是不够,还需要更加强大的战力!”

  “更加强大的战力?”田中久一茫然,“什么?”

  板垣征四郎的目光却转向小鹿原俊泗,沉声说:“小鹿原君,我记得你好像说过,只需一个战斗小组就能保证司令部安全,是吧?”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保证司令部的安全,卑职一个人就足可以胜任,只要有卑职在,狼牙就根本别想对司令部实施斩首。”

  “哟西。”板垣征四郎欣然点头,又道,“这也就是说,你们特战大队至少可以抽调出五十名特种兵,前往宝山战场支援作战,对吗?”

  “哈依。”小鹿原俊泗顿首说道,“这个绝对没有问题。”

  “哟西!”板垣征四郎再次点头,又说道,“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的战斗力没有问题,但是他们更擅长野战,说到巷战,恐怕还是你们特战大队更强,所以,有劳你们特战大队通过实战向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传授巷战经验。”

  “哈依!”小鹿原俊泗重重顿首。

  (分割线)

  回头再说徐锐,给二营发完电报之后又回到了作战室。

  这时候,王沪生已经返回吴淞炮台,继续搞工程去了。

  徐锐却忽然间感到隐隐约约的不安,对杨瑞说道:“老杨,小鬼子在宝山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干休,接下来肯定会有大动作。”

  杨瑞说道:“再大动作又能大到哪去?宝山战场宽度有限,小鬼子最多也就展开一个步兵联队,所以,小鬼子就算调来十个师团,能直接向我们宝山防线发起进攻的也只有一个步兵联队,不怕,根本就用不着怕他们。”

  徐锐说道:“我就担心小鹿原大队又来!”

  “小鹿原大队?!”杨瑞闻言神情一凛,皱眉说道,“不能吧?狼牙可一直潜伏着,随时准备对小鬼子的司令部及师团部搞斩首战呢,小鹿原大队现在分兵保护司令部及几个师团部都还嫌人不够,还能分兵前往宝山战场助战?”

  “老扬,你错了,保护司令部不用太多人,甚至一个人就足够了!”徐锐摇摇头,又皱着眉头说道,“不行,我得防着小鹿原,这种事可来不得半点儿侥幸,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赶紧给豹子发个电报,让他带狙击中队去宝山。”

  PS:月初了,月票榜好凶残,急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