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游戏规则-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4章 游戏规则

“呵,呵欠!”钻山豹忽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艹,你特么的轻点。”余必灿急道,“想惊动小鬼子还是咋的?”

  “不好意思,鼻子痒。”钻山豹摸了一下鼻子,又说道,“不过,老鱼,要不然咱们还是别进去了,看这里的架势,既不像是鬼子第十二军的司令部,也不像是某个师团的师团部,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联队部,不值得咱们冒这个险。”

  最近这几天,狼牙一直以小组为单位在外游荡。

  至于目的么,无非就是寻找小鬼子的军司令部或师团部,然后争取再来个斩首战,只不过小鬼子在连续吃亏之后,也是学乖了,不仅戒备更加森严,伪装也变得厉害了,现在如果不深入其中,已经很难区分这是司令部、师团部还是联队部。

  比如说钻山豹他们入夜之后发现的这个指挥部,就很难以判断。

  余必灿却说:“就算是只是个联队部,那也是某个近卫步兵联队,咱们干过的普通联队可是不少了,但是近卫联队还没有一个,你就不想尝个鲜?”

  “尝鲜?”钻山豹没好气的说道,“说的好像吃饭赶席似的。”

  “吃饭赶席?还真就是吃饭赶席。”余必灿说道,“小鬼子在老子眼里,就是盆菜,能够被老子吃了,是他们的福气,嘿嘿嘿。”

  “也行,既然你老人家决意赶席,我们说不得就只能够奉陪。”钻山豹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又说道,“还是按老规矩,你我各率一个小组同时突入,十五分钟之后,不管结果如何都必须撤退,还是在这里会合。”

  “可以。”余必灿点头说道,“你右我左。”

  “凭啥。”钻山豹哼声说道,“我左你右。”

  尽管关系已经改善了,相处起来不再像之前剑拔弩张了,可两人无论大事小情都爱争个先手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就连出击的左右之分也要争个先,因为按照咱中国的传统,以左为尊,所以两人都要争这个左手。

  两人正争执不下之时,时小迁忽然过来了。

  “老时,你怎么来了?”钻山豹讶然问道。

  “队长,团长刚刚发来急电。”时小迁扬了扬手中的电报,说,“他让我们狙击中队立刻赶赴宝山县,帮二营守城!”

  “得嘞,这下也不用再争了。”陈元贵、耗子几个狼牙都偷笑。

  钻山豹匆匆看完电报,扭头对余必灿说:“老鱼,赶紧集合队伍。”

  既然这是徐锐的命令,余必灿当然不会多说什么,当即将整个狙击中队集结起来,然后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的越过鬼子的封锁线,向着宝山县城方向进发,一个多小时后,终于抢在黎明之前赶到了宝山。

  (分割线)

  吴亮也抢在天亮之前,把十几个连排长召集起来,开了一个短会。

  二营教导员李羽首先说道:“小鬼子在泗塘河东岸吃了大亏之后,估计是不太可能重蹈覆辙了,所以再接下来,小鬼子的攻击重心一定会转向宝山县城,宝山县城的城垣工事不足以仗恃,所以最好是把小鬼子放进城,跟他们打巷战。”

  吴亮接过话茬,沉声说:“考虑到一连伤亡比较大,所以南门的防御暂时交由三连。”

  “凭啥?”一连长胡翼一听这话就急了,起身叫道,“营长,你凭啥把我们一连从南门阵地撤下去?”停顿了一下,胡翼又大叫道,“我们一连伤亡虽大,却还有两百多人呢,南门阵地我们能守住,用不着让别人来替我们!”

  说完了,胡翼还气哼哼的瞪了三连长岳振生一眼。

  三连在今天凌晨一家伙歼灭了鬼子两个步兵大队,可是着实出了一回风头,却把胡翼跟二连长秦永妒嫉得要死,尤其胡翼,更是恨得牙痒痒,因为三连的这个大胜仗,完全是建立在一连的巨大牺牲之上,合着他们给三连当了垫脚石。

  现在胡翼看岳振生是哪哪都不舒服,直恨不得把人打一顿。

  吴亮没好气道:“你当南门阵地是块宝啊,藏着掖着还不让人碰了?”

  “对对对,营长说的对,南门阵地根本不是什么宝,这根本就是个苦差事。”胡翼跟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所以你就别让三连跟我们一连抢了,反正我们一连已经在南门阵地守了两天了,索性就让我们一直守下去吧。”

  “鸟。”吴亮却一口拒绝道,“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

  胡翼的脸便立刻垮下来,叫苦道:“营长,你这是不讲理呀。”

  “讲理?”吴亮哼声说,“很抱歉,老子不识字,不知道理字怎么写。”

  胡翼险些被吴亮的这句话给噎死,吴亮油盐不进,胡翼便只能向林羽求助:“教导员你倒是评评理,营长也太欺人了。”

  林羽闻言却是莞尔一笑,心下却是不免有些感慨。

  这时候,甚至就连吴亮、胡翼他们俩也没意识到,相比起在国民军的时候,他们的作风已经大变样,几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在国军,由于派系辄轧,谁兵多枪多谁的话语权就大!所以,国军上至各个战区的总司令长官,下到基层的连排长,脑子里想的就只有一个念头,如何保全手中兵力!所以挖空心思避免消耗,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给我们留点种子吧!

  既便是在淞沪会战之时,保存实力的也照样大有人在。

  但是共产党这边的游戏规则跟国民党那边完全不一样。

  在共产党这边,军队不是个人的,而是属于党组织的,组织一个命令下来,让你去哪就得去哪,兵多枪多已经决定不了一个人的升迁以及话语权,共产党的游戏规则,是谁的功劳最大谁就有话语权,所以一个个都拼了命的想着积攒战功。

  吴亮他们这些孤军营的军官自从加入淞沪独立团之后,很快就适应了共产党的这一套游戏规则,而且还喜欢上了这一套规则,相比国民党的那套,共产党的这套规则,才是真正适合他们这些当兵的游戏规则。

  国民党的那套,只有政客玩得转。

  共产党的这套,才是当兵的玩法!简单,直观,公平,公正!公开!

  所以胡翼就跟母鸡护鸡仔似的守护着南门阵地,死活不愿意让出来,尤其不愿意让给岳振生的三连,因为一旦让出南门阵地,也就意味着把守卫南门这份战功,也让给了岳振生还有他的三连,他们一连就汤都捞不着。

  这让胡翼如何甘心?哪有这样的!

  林羽却微笑着说道:“胡连长,营长这么决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只管服从就是了。”

  “啊?”胡翼的脸便彻底垮下来,连林羽都不肯给他撑腰,那他真就没辙了,当下苦着脸对吴亮说,“营长你不公道,我想不通。”

  吴亮说:“想不通就慢慢想,但是命令必须执行。”

  胡翼便再不敢跟吴亮炸刺,却把目光转向三连长岳振生,哼声说道:“老岳,你小子可真是命好,又让你们三连捡个落地的桃子。”

  “那没办法。”岳振生笑道,“谁让我们三连能打呢。”

  “嘁。”这下连二连长秦永也不高兴了,撇撇嘴说,“就你们二连能打。”

  “那可不是咋的?”岳振生嘿嘿一笑说,“今天凌晨被我们三连消灭的两个鬼子步兵大队两千多个鬼子,那可不是假的。”说完之后,岳振生又笑呵呵问道,“对了,老秦,还有老胡,你们俩这两天消灭了多少鬼子?”

  “德性。”胡翼甩给岳振生一记白眼。

  秦永也立刻哑了,一张脸却憋成了猴子的屁股,还真是无话可说,三连一家伙歼灭鬼子两个步兵大队,这确实不是假的,相比三连的战果,他们二连和一连的战果,简直只能够用惨淡来形容,说真的,连人家三连的零头都不到啊。

  岳振生洋洋得意,还要想再显摆时,却让吴亮给打断了。

  “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得瑟。”吴亮打断岳振生,没好气的说道,“赶紧带着部队,接管南门的防务,这天马上就要亮了,可别让小鬼子给钻了空子。”

  “营长你就放一百个心,不存在那种情况,只要有我们三连在,小鬼子根本就不要想突破南门防线。”岳振生说着话,脚下却麻溜起身,跟胡翼一起离开,在离开的一路上,两人还在不停拌嘴,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嘲讽。

  片刻之后,二连长秦永也告辞离开了。

  摇了摇头,吴亮扭头对林羽说道:“这几个家伙的脑子里就只有战功,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接下来小鬼子的进攻只会更加的凶狠,局面也只会变得更加的严峻!尤其南门,肯定会承受小鬼子最残酷的报复!”

  林羽笑道:“但是至少,士气不错。”

  “我们二营也就只剩下这点底气了。”吴亮点点头,沉声说,“要不是这,我也不敢在团长那里打保票,坚守宝山县城至少十天!”

  “是五天!”林羽说道,“命令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