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6章 元首军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6章 元首军刀

“天皇陛下板载!”

  “大日本帝国板载!”

  “大日本皇军板载!”

  九条忠清所过之处,原本坐地休息的鬼子兵便纷纷起身,一个个高举双手,发出一阵阵排山倒海一般的欢呼声。

  九条忠清一边前行,一边不停的跟战壕两侧的鬼子兵顿首致意,若是遇到了军容不整的士兵,他还会停下来替那个士兵整理一下军装,或者扣上一个扣子,遇到有同样贵族出身的军官,九条忠清甚至还会停下来跟他用力击掌。

  看得出来,九条忠清很受麾下官兵的拥戴。

  不到片刻,九条忠清便已经走到队列末尾,末尾的一个大尉军官上前一步,重重顿首说道:“长官,步兵第四中队已经准备就绪,请您训示!”

  “哟西。”九条忠清欣然点头,又亲切的拍了拍那大尉军官的肩膀。

  再然后,九条忠清便转身走出掩蔽所,准备站到高处发表战前演讲。

  随行的副官便立刻上前阻止道:“长官,这里可是前沿阵地,距离支那军的防御阵地只有不足千米,当心支那军的狙击手!”

  “八嘎!”九条忠清却一把将副官推开,然后毅然上了高处。

  聚集在掩蔽所里的近卫步兵第四中队的两百五十多个鬼子兵,便立刻围拢过来,一个个跷首仰望着九条忠清,满脸的期待。

  九条忠清叉着腰,不屑的说道:“刚刚,我的副官阻止我说,这里距离支那军的前沿阵地只有不足千米,让我当心支那军的狙击手!当心什么,怕什么?有什么好害怕的?身为一名皇军军官,自打我穿上这身军装,我就已经做好了随时为帝国、为天皇陛下玉碎捐躯的心理准备,今天如果能够战死在这里,这是我的荣幸!是我的荣耀!不仅我,我的妻子还有我的家族,都将以我战死在这里为荣!”

  “天皇陛下板载!”

  “大日本帝国板载!”

  “大日本皇军板载!”

  聚集在战壕里的两百多鬼子便再次欢呼了起来,巨大的声浪震碎了战场的静寂,远在千米外的淞沪独立团官兵都清晰可闻。

  (分割线)

  鬼子的轰炸结束手,淞沪独立团二营的官兵便纷纷爬出地下掩蔽所,上到阵地,二十余名狼牙狙击手也跟着上了防御阵地。

  钻山豹刚爬上城垣,便听到了这巨大的欢呼声。

  “我艹,什么情况?”钻山豹翻身趴倒在塌得只剩一小截的城墙上,然后扭头问身边的胡子和耗子,“这么吵?小鬼子在开战前动员大会?”

  胡子便赶紧举起望远镜四下观察,片刻后大叫起来:“队长你快看,十一点钟方位有一个鬼子军官!他姥姥的,太嚣张了,竟然敢站在战壕上!”

  “是呢!”另一边的耗子也叫起来,“还是个佐官嘞!”

  “什么,竟然有个鬼子佐官站在战壕上?!”钻山豹目光一凝,说,“找死!”

  说话间,钻山豹便迅速举起勃郎宁狙击步枪,扫到十一点方位,下一霎那,瞄准镜的视野中便果然跳出了一个鬼子的军官,竟真的无遮无掩的站在战壕上,看他身上穿着短袖军装的翻领样式,竟然真的是一个佐官!

  “西内!”钻山豹狰狞一笑,迅速锁定目标。

  胡子抓起一把灰尘抛向空中,迅速报出了射击参数:“距离一千两百米,风向东南,风速十米每秒,艹,风向正在转换,风速也不稳定,队长,以现有的射击条件,命中率绝对不会超过一成,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管他娘的,这么好的机会,不打太可惜了!”钻山豹闷哼一声,右手食指便轻轻搭上了步枪扳机,然后根据胡子报出的射击参数适当的调高了步枪的射角,最后轻轻的压下搭在步枪扳机上的右手食指。

  (分割线)

  千米外,小鬼子的出击阵地。

  九条忠清正在发表激情洋溢的战前演讲,这个小鬼子有一个习惯,每逢有重大的行动之前,他都会将麾下官兵召集起来,发表演讲,而且,这小鬼子的演讲水平极高,往往会鼓动得麾下官兵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九条忠清正说到最精彩之处,右脸颊上却突然之间多了一道血槽,紧接着,又有叭的一声枪声传来,听到这声突兀枪声,聚集在战壕里的鬼子瞬间反应过来,这是有中国兵在打冷枪,而且险些就将他们的大队长一枪爆头!

  九条忠清的副官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前,拿他自己的身体挡在九条忠清的面前,然后才大叫道起来:“保护大队……”

  然而,副官的一个长字还没有喊出口,便被九条忠清一脚给踹倒了。

  九条忠清一脚将副官踹倒在地,又冲着四周堪堪骚动起来的两百多个鬼子大吼道:“都给我站住!别忘了你们是近卫师团的勇士,是大日本皇军的表率!如果,区区一个支那狙击手就能让你们乱成一团,算什么近卫师团,有什么资格充当皇军的表率?”

  听到九条忠清这话,底下的两百多个鬼子兵便立刻镇定下来,只有副官小声哀求道;“长官,好歹还是躲一下吧。”

  “躲什么?有什么好躲的?”九条忠清却根本不为所动,冷然说道,“我刚才说了,能够为帝国捐躯,能够为天皇陛下玉碎战场,乃是我的大荣幸!自打穿上这身军装,自打来到中国战场,我就已经不再作生还日本想了!”

  “板载!”

  “板载!”

  “板载!”

  底下的鬼子兵便越发热烈的欢呼起来。

  九条忠清猛然扬起右手,底下的山呼海啸声便嘎然而止。

  等到底下完全静止下来,九条忠清又解下腰间一把军刀,以双手高高举起空中,对着底下的鬼子说:“这把钨钢军刀,是德国元首希特勒先生所赠,此刀代表着德国最高超的铸刀工艺,可谓是世间罕有的极品!”

  两百多鬼子的热烈的目光,便立刻聚焦到这把军刀之上。

  这可是德国元首的赠刀啊,先不说刀如何,只是这来历,就足以成为传家宝了!

  顿了顿,九条忠清又说道:“元首赠我军刀时曾经说过,此军刀乃极品,只有从柏林军事学院毕业的特优生才配拥有!今天,我借花献佛,拿出元首所赠这把军刀,赠予第一个踏进宝山县城的勇士,绝不食言!”

  “板载!”

  “板载!”

  “板载!”

  底下的两百多鬼子几乎疯了,一个个喊得嗓子都快哑了。

  在两百多个鬼子的欢呼声中,九条忠清却悠然转身回头,拿那把元首军刀比在自己脖子上,对着宝山方向做了个抹喉的手势,他其实并不知道刚才那个中国狙击手躲藏在哪里,但是他很确信,那个中国狙击手一定能看到他的这个挑衅动作。

  (分割线)

  九条忠清猜对了,钻山豹确实看到了他刚才的挑衅动作。

  “可恶,好嚣张!”钻山豹倒是没什么,可他旁边的胡子、耗子两人却已经气坏了,胡子更是气得险些连手中的望远镜都给摔了,一边气呼呼的说,“队长,这小鬼子好嚣张,他居然挑衅您,简直就是活腻了!”

  耗子说:“我要拧下他的脑袋当夜壶使!”

  钻山豹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熟悉钻山豹脾气的胡子还有耗子却知道,钻山豹已经生气了!而且是十分生气,因为他越是生气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反而越是平静,真当他疾言厉色时,比如以前每次跟余必灿吵架之时,反而没怎么生气。

  但现在,钻山豹却分明在笑,笑得十分瘆人。

  笑了笑,钻山豹忽然说道:“胡子,你眼力好,刚才那小鬼子手里的应该是把刀吧?”

  “是刀!”胡子点了点头,然后十分肯定的说道,“而且多半还是一把好刀,看上去价值不菲的样子。”

  “是么?”钻山豹狞笑道,“这把刀,我要定了!”

  顿了顿,钻山豹又以平静的语气说道:“而且,我要用这把刀,亲手将那小鬼子削成人棍!我保证!”

  胡子和耗子闻言激泠泠的打了个冷颤。

  再回头透过望远镜锁定那个鬼子之后,胡子跟耗子忽然在心里替那个仍在发表演讲的鬼子感到可怜,可怜的小鬼子啊,惹谁不好,非要来招惹我们的队长?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队长是整个狼牙大队中,仅次于大队长的恐怖存在?

  (分割线)

  九条忠清并不知道他已经被狼牙锁定,不过,话又说回来,既便知道,这小鬼子也不在乎,他刚才所说的话,可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真的是这么想,在他内心,真的视为日本而死,为天皇陛下玉碎战场,为莫大的荣幸。

  “这把元首军刀,只有最勇敢的勇士才配拥有!”九条忠清高高扬起手中那把希特勒所赠予的军刀,然后手指前方仰天长嗥起来,“涛次改,涛次改改……”

  “板载!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底下鬼子立刻跟着嚎叫起来。

  下一刻,两百多个鬼子兵,便在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中涌出了出击阵地,一个个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就如决了堤的洪水涌向宝山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