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狙击较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7章 狙击较量

看到这,钻山豹的嘴角立刻勾起一抹笑意,送死的来了!

  唯一让钻山豹感到有些失望的是,之前那个鬼子并未随队冲锋,看来要想夺取军刀,然后以那把军刀将那个小鬼子削成人棍,还得另外再寻找机会,不过,能够趁这个机会多干掉几个鬼子兵,也是不错的。

  轻轻一拉枪栓,一枚弹壳便从枪膛跳出来,掉落在城垣废墟上,发出丁的一声轻响,钻山豹接着一推枪栓,将又一发子弹推进了枪膛,然后透过瞄准镜锁定了前方一个刺刀上挑着膏药旗的鬼子旗手,然后轻轻搭住了步枪扳机。

  鬼子速度极快,转眼之间便已经迫近到八百米内。

  八百米,以今天的射击条件来说,还是有些远了!

  只不过,钻山豹已经不想再等了,他的长枪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狰狞的笑了笑,钻山豹轻轻扣下步枪扳机,只听叭的一声枪响,先是肩膀剧然一震,再然后,在瞄准镜的视野之中,鬼子旗手的脑后便猛的喷出一团血雾,然后在惯性作用下,往前奔跑两步,颓然倒在地上。

  “一个!”钻山豹狞笑了一声,再一拉枪栓,又一发滚烫的弹壳便从枪膛里跳出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掉落在城垣上,再一推枪栓,又一发子弹被推入枪膛,再掉转枪口,迅速锁定第二个目标,这却是个少尉。

  “西内!”钻山豹再次扣下扳机。

  瞄准镜视野中,那个鬼子少尉的右侧太阳穴外猛的绽放起一大团血雾,然后打着转,摔跌在血泊中。

  仅仅只是两枪,便连续击毙两个鬼子,而且都是一枪爆头!这个结果,立刻引起剩下的鬼子的警觉,带队的鬼子中队长一声大吼,出击的两百多鬼子便纷纷卧倒,紧接着,十几挺轻重机枪以及七八具掷弹筒便迅速架起来。

  近卫师团的鬼子,战术素养确实很高,反应速度更是一流!

  转眼之间,鬼子的支援火力就已经到位,密集的机枪火力迅即向着钻山豹他们藏身的城垣废墟扫过来,紧接着,随着嗵嗵嗵的声响,七八发掷榴弹也腾空而起,然后挟带着短促的尖啸向着城垣废墟攒落下来。

  “快跑啊!”钻山豹怪叫一声,一个原地挺身再接一个后空翻,人便已经从城垣废墟上往后倒翻下去,胡子还有耗子的动作也只比钻山豹稍慢,霎那之间,三人便从刚才藏身的城垣废墟翻下来,迅速躲入下方的一处断垣残壁中。

  几乎是在三人下来的同时,七八发掷榴弹便吱吱尖啸着落下来。

  “轰轰轰轰……”连续不断的爆炸之中,那段原本就已经摇摇欲坠的城垣废墟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轰的一声垮塌下来,也就是钻山豹他们三个跑得快,但凡要是慢上半秒钟,只怕就已经被城垣废墟活埋其中了。

  借着断垣残壁的掩护,钻山豹他们三个侥幸躲过了被活埋的厄运,却终究没能够躲过灰尘的笼罩,城垣废墟垮塌之后卷起漫天烟尘,却把三个人呛了个半死,捂着脸逃出烟尘笼罩范围之后,兀自还咳嗽了半天。

  从呛鼻的烟尘中逃出来后,钻山豹他们迅速进入到第二个狙击点。

  这次开枪的就不止钻山豹,耗子还有胡子也加入到了狙击的行列,三个人三条枪,在小鬼子的支援火力倾泄过来之前,又摞倒了九个鬼子!

  不过,等钻山豹他们进入到第三个狙击点之后,却发现鬼子已经迫近到了百米内,到了这个时候,守在西门城垣上的二连官兵也纷纷开火。

  各式枪械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之间交织成一张绵密的火网,呼啦啦罩向正向前冲锋的鬼子,很遗憾的是,小鬼子的散兵线拉得非常的开,单兵之间的间隔极大,所以被摞倒的小鬼子,根本没几个。

  但是小鬼子的攻势,却终究被压制住了。

  在一百米的距离上,双方展开激烈交火。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却是狙击手大展神威的时候了!因为小鬼子的支援火力已经完全被二连的机枪火力所吸引,已经根本顾不上再压制狙击手!

  钻山豹撅着个屁股,小心翼翼从一截废墟后探出头,正欲越过废墟观察前方敌情时,一股蚀骨的冰寒忽然之间像潮水一般席卷过来,一下就将他笼罩在其中,几乎是一霎那间,钻山豹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我艹,对面有小鬼子的狙击手!

  本能的,钻山豹猛一缩头,然后就感觉到头皮一阵灼热,再然后,鼻际就闻到一股毛发烤焦的气味,倒着缩回废墟中,钻山豹只觉一颗心怦怦狂跳,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刚才他就被鬼子狙击手给爆头了!

  尼妹的,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好像很厉害?!

  钻山豹从挎包掏出小镜子,再低头一看,只见顶门位置的头发已经烧出了一道焦痕,不用说,肯定就是刚才那个鬼子狙击手的杰作!

  这时候,左边不远处忽然响起一阵轻响,扭头一看,却看到耗子正撅着个屁股,准备从一堵断墙的后面直起身,钻山豹便赶紧打出一连串手语:小心,对面有鬼子狙击手,老子刚才险些就让他一枪爆头!

  说完了,钻山豹还低下头,让耗子看了下自己头顶。

  看到钻山豹顶门位置的头发被灼出一道凹陷的焦痕,那发型就跟阴间小鬼似的,简直帅到没有朋友,耗子便立刻捂嘴,双肩却开始剧烈的耸动,钻山豹凶狠的眼睛瞪过去,那意思是说不许笑,可耗子的双肩却反而耸动得更加的剧烈了。

  钻山豹无奈,只能将注意力转向对面的鬼子狙击手。

  换了片废墟,钻山豹背贴着地面,小心翼翼往上爬,距离废墟顶部还有几厘米时,便不再往上爬,而是从挎包里掏出小镜子,沾点唾沫贴在刺刀上,然后拿刺刀挑着小镜子,越过废墟顶部,开始仔细观察对面的动静。

  然而,观察了还不到半秒钟,镜子里猛有寒光一闪而过,下一刻,挑在刀尖上的小镜子便啪的一声碎裂,好家伙,镜子竟被对面的鬼子狙击手一枪给打碎了!钻山豹见状便不由得心头一凛,这小鬼子的枪法貌似不在他之下啊!

  不过,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他已经知道鬼子狙击手的藏身方位。

  耗子还有另一侧的胡子也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两人也是神情骇然,要想在几百米外打中这么小一面镜子,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难度可不是一般大!既便是他们俩,只怕也是做不到这点,队长只怕也是够呛。

  (分割线)

  三百米开外,朝比奈舞藏身在一处散兵坑内,端着一支加装了瞄准镜的三八大盖,锁定了前方一处废墟。

  而这处废墟,就是钻山豹藏身处。

  其实,早在钻山豹击毙第一个鬼子旗手之时,朝比奈舞就已经盯上他了,只不过,朝比奈并未立刻出手,她只是反复的观察,观察钻山豹的出手习惯、出枪的速度,以及选择狙击点的规律,直到基本摸清楚了钻山豹的习惯之后,才终于出手!

  很遗憾的是,朝比奈舞的这一枪,最终却还是宣告失手了,钻山豹于生死关头所爆发出来的那种玄之又玄的直觉,帮助他躲过了这一劫。

  不过,朝比奈舞并不气馁,她有的是耐心,她仍在等机会。

  朝比奈舞有耐心,九条忠清却没有耐心了,步兵第四中队的攻势遭到彻底的压制,迟迟攻不破宝山城的城垣,这让九条忠清脸上无光!他们可是近卫步兵第一联队辖下的近卫步兵第一大队,天下骁锐,怎么可以如此表现乏力?

  作为近卫步兵第一大队,难道不应该是兵锋所向,势如破竹么?

  如果连打一个小小的县城都如此吃力,那还算什么近卫步兵第一大队?

  当下九条忠清找到了朝比奈舞,沉声说道:“朝比奈小姐,看到对面的那挺躲在城垣下的勃朗宁重机枪没有?我命令你,立刻干掉它!”

  “抱歉,我们的目标只有狼牙!”朝比奈舞却淡淡的说道,“狼牙以外的目标,并不在我们狙杀之列,这点还请九条君见谅。”

  “八嘎!”九条忠清勃然大怒道,“你敢违抗军令?”

  “九条君!”朝比奈舞冷冷的道,“请你务必慎言,你我是平级!”

  “纳尼?”九条忠清闻言一愣,这才想起,朝比奈舞也是个少佐,从军衔上,他们两个确实是平级,当下语锋一转又说道,“朝比奈小姐,刚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请你看在帝国的面上,看在天皇陛下的面上,出手干掉对面的支那机枪手。”

  “抱歉,九条君,真不是我不愿意出手帮你忙,实在是不能。”朝比奈舞摇了摇头,苦笑说,“我跟对面的中国狙击手已经互相锁定,他若开枪他就先死,同样的道理,如果我先开枪,那必定是我死!所以,我真的帮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