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8章 以身为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358章 以身为饵

“是吗?这事好办!”九条忠清冷然道。

  “好办?”朝比奈舞闻言一愣,茫然道,“你打算怎么办?”

  九条忠清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问他身后的一个勤务兵:“鬼岛君,你准备好为帝国捐躯、为天皇陛下玉碎了吗?”

  “哈依!”勤务兵毫不犹豫的顿首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

  “哟西。”九条忠清欣然点头,又说道,“我数到三,你就赶紧往前跑!”

  说完了,九条忠清便开始数数,数到三的一霎那间,名叫鬼岛的勤务兵便猛然转身,顺着交通壕往前狂奔而去。

  朝比奈舞神情一凝,她已经知道九条忠清想要做什么了?

  九条忠清是想要拿鬼岛当诱饵,引诱对面的中国狙击手先开枪!

  九条忠清却气得险些闭过气去,鬼岛你这个蠢货,还能不能更蠢一些?

  “八嘎,回来,快回来!”九条忠清将鬼岛叫回来,先劈手扇了他一个耳光,然后恶狠狠的训斥道,“你个蠢货,我让你往前跑,不是让你顺着交通壕往前跑,这样有个鸟用?我是让你跳出散兵坑,从地面往前跑,明白?”

  “哈依!”鬼岛重重顿首,又道,“明白。”

  “哟西!”九条忠清再次开始数,“一、二……三!”

  在九条忠清数到三的一霎那之间,鬼岛便猛的从朝比奈舞藏身的散兵坑里跳起身来,端着三八大盖就往前狂奔。

  (分割线)

  朝比奈舞只说对了一半,钻山豹确实已经找到并且锁定她藏身的那个散兵坑,但是,钻山豹的锁定并不是直接锁定,而是通过耗子来锁定的!因为钻山豹所藏身的废墟,没办法时时刻刻观察朝比奈舞的动静,但是前边的耗子却可以。

  耗子藏身的那一堆废墟,是房屋倒塌之后形成的,通过房梁与椽子间的空隙,可以清楚看到朝比奈舞藏身的散兵坑。

  不过,有一点朝比奈判断得没错,她跟钻山豹确实已经进入互相锁定的局面,而且谁先开枪谁就得死,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其中一方主动认输,退出这次对抗,但无论是朝比奈舞还是钻山豹,都不会这么做。

  因为这已经不是他们两人的决斗,而是涉及到狼牙跟小鹿原大队之间的较量,所以,只要不出现意外,他们两个人中必定得有一个死在这里!

  意识到这一点后,耗子立刻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尽管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耗子还是毅然决定去做!

  不过,就在耗子准备冒着危险跳起身,以身为饵吸引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开枪时,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却突然间从藏身之处跳起身来,飞快往前跑!耗子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无比确定的,这可是个好机会!

  提醒钻山豹已经来不及了,耗子果断决定自己动手!

  没有片刻的犹豫,耗子下意识的就从藏身的废墟之后站起身,几乎是在站起身的同一时间,就迅速完成瞄准,然后扣下了扳机,只听“叭”的一声爆响,耗子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子弹出膛后的反作用力,通过枪托重重撞击在他的肩头。

  但是下一个霎那,耗子的眼角余光,却倏然发现,一点寒光,从鬼子狙击手刚刚离开的散兵坑猛的绽放出来,这是……上当了?

  或者,还有另外的一个鬼子狙击手?

  然后,耗子的意识便骤然间停滞了。

  一发5.5mm口径的尖头铜芯弹,瞬间就穿透了耗子的脑袋,子弹高速旋转所形成的巨大动能,瞬间就将耗子颅腔里的脑组织搅碎,跟着一起被搅碎的,还有耗子的意识,耗子几乎是瞬间就丧失意识、壮烈牺牲!

  (分割线)

  回头再说钻山豹,刚刚还在冥思苦想如何破解这个僵局。

  但是在看到耗子起身的瞬间,钻山豹就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一句“不要”还卡在钻山豹的喉咙里,耗子便已经跳起身,耗子先开了一枪,下一个霎那,一点红光闪电般穿透耗子的脑袋,紧接着耗子脑后便猛的绽放出了一团血雾。

  “不要!”直到这个时候,钻山豹的一声大吼才终于冲出喉咙。

  大吼出声的同时,钻山豹也猛的从废墟后起身,甩手就是一枪!

  因为是惊鸿一瞥,完全没有时间瞄准,所以钻山豹选择了目标的****,而非头部。

  在打完一枪之后,钻山豹根本来不及察看结果,用力一个纵跳,从藏身的废墟跳到前面的废墟,也就是耗子藏身的废墟,两处废墟呈前后排列,正因为这,对面的朝比奈舞才会错把耗子当成了钻山豹,要不然耗子既便是牺牲自己,她也不会上当!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就发生在一瞬间,钻山豹打完一枪之后,一个纵身跳进耗子藏身的废墟,正好这时候,耗子直挺挺的倒下来,倒在了钻山豹的怀里,钻山豹伸出手接住耗子的时候,却发现耗子的眼神早已经变得空洞。

  (分割线)

  再说小鬼子那边。

  耗子上当,错把冲出散兵坑的鬼岛当成鬼子狙击手,朝比奈舞也一样上当,错把起身开枪的耗子当成钻山豹,几乎是在耗子起身开枪的一瞬间,朝比奈舞也迅速起身,甚至都没来得及进行瞄准,只是凭着感觉就扣下了扳机。

  其实这种情形下,想不上当几乎不可能,因为一切都太快了,根本就不容你思考,更不允许你分辩是真是假。

  朝比奈舞的这枪,跟耗子的那一枪一样,全都准确命中目标!

  朝比奈舞很清楚的看到了目标头部中弹、脑后血花绽放的血腥场面,但是下一刻,她却很惊恐的发现,在中弹的中国狙击手的身后,紧接着又站起了另外的一个中国狙击手,这才是真正的目标,朝比奈舞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下意识的,朝比奈舞猛的一侧身,想躲!

  但是晚了,视野中,那个中国狙击手只是一甩手,朝比奈舞便感到右胸猛的一热,接着右半边身体便失去知觉!没了右腿作为支撑,朝比奈舞便立刻身躯一歪,摔倒在地上,发出噗的一声闷响,嘴里也发出呃的一声疼呼声。

  朝比奈舞身在其中,看不清楚怎么回事,九条忠清却看得真真切切。

  九条忠清的视野中,先是鬼岛起身前跑,接着鬼子便中弹倒在地上,几乎是同时,朝比奈舞也站起身开了一枪,紧接着朝比奈舞的胸口便猛的绽放出一朵血花,然后整个人打着转摔倒在了地上,只片刻,鲜血便**了军装。

  这一个回合的交锋,看得九条忠清瞠目结舌!

  一个回合,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己方还有对面便倒下了三人!

  这么快的出枪速度,还有这么高的杀人效率,简直堪称恐怖!

  九条忠清从来就没有想过,一个人的出枪速度可以快成这样,而且,还可以保持如此之高的命中率!瞄都不瞄,甩手就是一枪,叭,然后人就中弹倒地,尼妹,这还是人么?九条忠清忽然之间感觉到了一股蚀骨的寒意。

  “队长!”

  “队长!”

  “队长你醒醒!”

  直到好几个鬼子特种兵赶到,将朝比奈舞扶起,九条忠清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撼中回过神来,然后上前问道:“诸位,朝比奈小姐情况怎么样?”

  “长官!”其中一个鬼子特种兵顿首说道,“我们队长的伤势很重,子弹穿透了她的右肺叶,好在没有停留在体内,但是仍然造成了大量出血,如果不能及时送到医院进行手术,她很快会被自己的血液淹死。”

  “那还等什么,赶紧送医院。”九条忠清说完又扭头喝道,“担架队!”

  当下便有一组担架队上前来,将朝比奈舞放到担架上,匆匆抬了下去。

  九条忠清又趁机对那几名鬼子特种兵说道:“诸位,支那人打伤了你们的队长,你们难道就不想替她报仇?”

  几个鬼子特种兵对视了一眼,重重的点头。

  “哟西。”九条忠清欣然点头,遂即大喝道,“命令,步兵第四中队全线突击!”

  九条忠清的命令迅速传达下去,已经败退到距离城垣三百米外的鬼子,便立刻从藏身的弹坑或者战壕起身,纷纷端着刺刀,再一次发起了进攻,而且这次,近卫步兵第四中队的进攻还得到了小鹿原特战大队的支持。

  小鹿原特战大队的加入,迅速的改变了局势。

  尽管二连这边也有狼牙,但是狼牙也只能尽可能的射杀鬼子的军官及机枪手,却无法阻止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射杀二连的军官以及机枪手,交火不到五分钟,二连这边就伤亡了十几个军官以及机枪手,秦永便立刻感到有些吃不消。

  好在从一开始,吴亮就没有让二连死守城垣,而是让他们能守则守,不能守,则立刻放弃城垣撤退到城内,凭借城内的建筑废墟打巷战。

  看到情形不对,秦永当即下令全员撤入城区。